軍情快遞: ·俄羅斯宣佈將利用敘利亞港口增加地中海軍事存在 ·中國軍方首個“軍事心理應激研訓基地”正式成立 ·揭秘解放軍空軍飛行人員“三項制度”出臺始末 ·新疆軍區某師96%宿舍開通局域網 日上網人數近千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焦點新聞字號:
戰爭界限日益模糊 軍事武器革命創造歷史與未來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8-28  發表評論>>

福特動力公司1918年製造的雙人坦克

福特動力公司1918年製造的雙人坦克

1966年3月,美軍坦克通過南越西貢市區

1966年3月,美軍坦克通過南越西貢市區

美軍M1坦克在伊拉克街頭巡邏

美軍M1坦克在伊拉克街頭巡邏

許多例如機器人技術、指向能技術、電腦技術、基因工程和奈米技術一類的創新技術,都擁有突然改變戰爭形態並從而導致國際體系發生根本改變的潛在能力。雖然美國在資訊時代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但這並不能保證該優勢就能一直保持下去。美國的挑戰者,可以使用新的戰爭手段(或者是象核武器這樣並不是很新的手段)來改變他們與美國之間的實力平衡。細菌武器、化學武器以及電腦病毒這樣一些可廉價製造並散佈的武器特別適用於弱者對抗強者的場合。

如果這些技術手段被運用到諸如恐怖襲擊一類的作戰模式中,美國及其盟國將會遇到很大的麻煩。

在歷史上充斥著這樣的先例,超級大國由於沒有跟上軍事革命的步伐而最終失去了其固有的優勢-蒙古人沒有趕上火藥革命,土耳其人和印度人錯過了工業革命,法國和英國在很大程度上錯過了第二次工業革命,還有就是蘇聯錯過了資訊技術革命。這些例子很好地證明了這樣一條地緣政治的鐵律:過去的成績並不能保證你在未來也可以獲得同樣的成績。霸權的終結很可能是突然發生的,甚至可能發生在其長期的繁榮之後。

特別是這種長期興盛之後的霸權終結。一般來説你越是長時間地居於頂端,就越少會去考慮存在別人取代你的位置的可能性。這種自滿是一點點滲入人心的,尤以美國這種沒有先例的霸權為突出。

1973年,以色列在幾乎要輸掉贖罪日戰爭的時候意識到了這一點-僅僅在六年之前以色列軍隊在該地區還是不可戰勝的。當時以色列人在面對蘇聯提供的反坦克和防空導彈時毫無心理防備,這是一次為資訊時代戰爭做預演的戰爭。事後有人説,埃及軍隊和敘利亞軍隊的實力在遭受六日戰爭的恥辱後獲得迅速提升並不那麼令人吃驚。因為失敗往往可以成為改革的動力,從普魯士人在拿破侖戰爭中的恥辱(普魯士人在拿破侖戰爭中慘敗給法國人,勵精圖治後在普法戰爭中俘虜了法國皇帝-譯注)到德國人在一次大戰中的恥辱,再到美國人在越南戰爭中的恥辱,都是如此。而在1853年發生日本的例子中,當時日本並沒有真正戰敗,美國的佩裏將軍僅僅是率領“黑船”到達了日本(其實是武力脅迫日本開國-譯注),就促使日本進行了廣泛的軍事改革。上面所説的所有這些挫折都導致了一度被擊敗的軍隊找到了新的作戰方法,並在未來的戰場上獲得了勝利。

相對來説,居於統治地位的霸主們所進行的改革就要少得多。這裡最好的例子就是奧斯曼帝國,他們只在其建國早期趕上了一次軍事革命-火藥革命。在其十五世紀和十六世紀的全勝期,土耳其人使用火器的海陸軍擊敗了小亞細亞、北非和巴爾幹地區的大量國家。然而,到了十八世紀,奧斯曼帝國過去在戰爭中的輝煌卻成為了他們進行改革的主要障礙,而當時只有通過改革他們才有可能同歐洲的競爭者們並駕齊驅。到了十九世紀,土耳其宮廷再進行那些三心二意的改革已經太晚了,曾經的基督教國家鞭撻者(歐洲人在歷史上幾次給東方人打得狼狽不堪,不過他們從來不認為是自己無能,而總是認為那是上帝的懲罰-人力是不能對抗神力的,所以打敗他們的東方民族往往被稱為“上帝之鞭”。其中最有名的幾條鞭子是匈奴人、蒙古人和奧斯曼土耳其人-譯注)淪落為了“歐洲病夫”。就這樣,早期的成就造成了土耳其人和許多其他國家晚期的失敗。

無法控制的創造力

歷史並沒有給出軍事革命是如何發生的具體藍圖。並沒有某種單一的模式可以覆蓋所有的例子。這正如詹姆士•威爾遜所寫:

(技術)革命發生的不同性並不僅僅在於想找出一種可解釋所有革命發生原因的普遍理論如想找出一種可解釋所有疾病的醫學理論一樣是不可能的,而且還在於技術革命在很大程度上同其執行者個人興趣和信仰相關。所以説除了“偶然發生”之外,很難找到另一種通用的社會科學理論來對技術革命的發生進行解釋。

下面我們來概括描述一下五百年來的歷史,這樣我們就可以很好地看出,自中世紀以來多數根本性創新來自於正常軍事體系之外(此處最新的例子包括原子彈、衛星、以及隱形飛機)。但是絕大多數改變了戰爭面貌的關鍵性發明則多少是那些獨立發明家,例如羅伯特•富爾頓、海勒姆•馬克沁、馮•德萊瑟(發明撞針式步槍-譯注)以及古裏奧•馬可尼等人過人天賦的産物。這些創新中的一部分本來就是出於軍事目的研究出來的,但多數卻不是。例如,在十五世紀導致了火炮更加有效的鑄造技術,其開始的初衷僅僅是為了更好地鑄造教堂裏的大鐘。

技術的傳播和過時

幾乎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單獨保有一項技術或者科學概念很長時間。法國在柯尼格拉茨會戰(普奧戰爭的決定性會戰,會戰中普魯士軍隊使用新式撞針步槍大敗奧匈帝國主力軍團。此戰後奧地利退出了對德意志霸權的爭奪-譯注)之後僅僅四年就裝備了撞針步槍,德國在英國人推出無畏艦之後兩年就推出了同樣的産品,蘇聯在美國轟炸廣島和長崎之後僅僅四年就爆炸了自己的原子彈。新科技只要證明了其有效性,總是會在最快的時間內得到傳播,這是一條鐵律。

也存在一個例外,那就是在後火藥時代和早期工業社會,也就是説在1700-1900年間,從西方到世界其他國家的技術傳播是非常緩慢的。這就造成了極度的不平衡,並使得歐洲人以非常低的代價征服了世界上大多數的土地。然而到了二十世紀中葉,平衡規律再次發揮了作用,亞洲和非洲的國家擁有了現代化武器,從而可以從被兩次世界大戰所削弱的歐洲國家手中贏得自己的獨立。有些分析家可能會低估技術原因在戰爭中所起到的作用,但這並不能動搖先進武器在西方崛起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這一觀點。

技術傳播和技術過時的過程在19世紀中葉例如克虜伯、溫徹斯特、阿姆斯特朗等軍火巨頭崛起後變得更加快速了。這些軍火巨頭很樂意將武器賣給任何人。於是産生了這樣的結果-在1900年義和團運動的時候,德國軍隊被中國士兵所使用的毛瑟槍和克虜伯火炮所打死。而那些當代軍火製造商們,例如洛克希德 •馬丁、羅斯洛爾•格魯曼以及歐洲航空防務和空間公司,雖然被嚴格限制出口,但也同樣在追尋將盡可能多的最新技術賣給全世界。

今天,賣電腦、夜視鏡、以及全球定位系統等軍民兩用産品的公司大行其道。由於他們的成就,許多美國在資訊時代的關鍵性優勢技術以同樣的速度同時流入朋友和敵人之手。這是全球西化長期趨勢的組成部分,這使得亞洲人、美洲人、非洲人以同樣的標準在經濟和軍事方面同歐洲人融合。

同技術過時同樣重要的是心理過時。當士兵們在柯尼格拉茨會戰第一次面對撞針槍,在恩圖曼面對機槍(恩圖曼戰役-馬克沁機槍早期使用的經典戰役之一,一天內約有兩萬名蘇丹騎兵倒在英國殖民軍的馬克沁機槍陣地前-譯注),在波蘭和法國面對坦克,在海灣戰爭中面對靈巧炸彈的時候,他們是毫無心理防備的。然而下一次就不是這樣了,正如2003年在伊拉克執行的聯合轟炸戰役一樣,這次戰役帶來的“震驚和敬畏”遠不如1991年那樣大。斷斷續續的轟炸持續了十年,伊拉克人已經習慣了精確制導武器的效力。相對來説,美國裝甲部隊兇猛和快速的推進反而給伊拉克人留下了更深的印象。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説,獲得軍事優勢,並不一定需要首先製造某種工具或者武器。也許如何在最廣泛程度上有效利用這種工具或者武器才是更重要的。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