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快遞: ·我赴黎巴嫩維和工兵營“藍線”雷場開闢生命通路 ·澳大利亞外長:貢獻相當巨大 不會向阿富汗增兵 ·美軍準備將260架阿帕奇I型直升機出售給盟國 ·糧食計劃署吁更多國家派軍艦為索馬利亞運糧船護航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軍 事>>中國軍事字號:
中國空軍探照兵精心保障救災軍機夜間安全著陸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6-13  發表評論>>

探照燈將機場跑道照得通亮

對燈車進行全面的檢查維護,作好夜航準備

  當夜間返航的戰機在跑道上著陸的一剎那,跑道邊順著戰機著陸的方向瞬間亮起幾盞強烈的探照燈光,將跑道照得通亮。擔負此項任務的是航空兵場站導航連燈站班燈手——

  一天傍晚,久違的日頭噴出萬道霞光在片片火燒雲的簇擁下將廣空航空兵某部機場照得紅彤彤的,幾顆閃亮的星星伴著一輪彎月也早早地挂在天邊。

  18時40分,筆者隨廣空某場站導航連三輛探照燈車一道進場,按預定地域來到機場西頭跑道邊,從跑道端開始,燈車每隔300米左右米依次有序停放。和筆者在一起是二級士官劉剛駕駛的第三輛燈車,還有副班長、二級士官張寶寧,操縱員、一級士官劉浩,還有上等兵盧熾安及剛調整到燈站帶教的列兵林清偉。此時,第一批上天的夜航飛機早已聽不到轟鳴聲,第二批正在停機坪緊鑼密鼓地準備著。殘陽如血。乘著天未黑下來,戰士們抓緊時間對燈車進行了最後的調試,並按照塔臺指揮員的指令準確調整燈光探照角度。劉剛告訴筆者:“今天跨晝夜飛行,第一批飛機已經上去,第二批在準備,下午我們對燈車已經進行全面的試機試線,現在主要是檢查燈車的發電部位,還有燈光探照的角度一定要調好,差一點的話,燈光照出去後方位就差很多了,影響飛行員的視角。”

  “夜間飛機著陸時,不是有跑道指示燈嘛,幹嘛還要用這探照燈?”筆者好奇地問道。張寶寧介紹説:“燈車的探照燈亮度高、照程遠、光束集中,在夜航、複雜氣象及低能見度情況下,可給跑道照明,引導飛機著陸。還有一點,當飛機夜間偏航無法找到機場方位時,根據指揮員的指令,探照燈向天空照射,引導飛機至指定區域,它的作用可不少哦。”

  約摸半小時的工夫,一切準備就緒。此時夕陽殘缺得只剩下一點邊緣,一眨眼就帶著最後一絲光芒滑下了地下線,天一下子就黑了下來。幾分鐘後,所有場道燈、塔臺指示燈等陸續開啟了。站在燈車上舉目環視機場,宛如群星璀燦,煞是好看。不經意間,第二批飛機開始從停機坪陸續地滑向跑道,待命起飛。

  “哇,吹著涼風,迎著夕陽,近距離地看著飛機騰空而起,真是一種快樂的享受啊!”劉剛和劉浩一屁股坐在車廂邊上,點燃一支煙,倆人自我陶醉起來,盧熾安和林清偉則跑到車上的操縱間,早早地把耳朵捂起來。劉浩對指著跑道對筆者説:“這裡是起飛點,飛機一打加力,那聲音真是震耳欲聾,耳膜要是生得薄的話,肯定得震破。”説話間,一架戰機拖著橘紅色的火焰呼嘯而上,接著第二架,第三架……

  夜色籠罩著機場,彎月迷人地放射著光芒。20時15分,專線電話響了,塔臺通知第一批飛機返場了,燈站作好開燈準備。張寶寧立即站起身召呼大家:“進入工作狀態啦!劉浩負責控制臺,我和盧熾安負責操縱探照燈,劉剛負責發電和觀察塔臺指示燈,小林注意聽電話。”氣氛似乎一下了緊張起來。筆者急切地問道:“什麼時候開燈啊?”張寶寧指了指不遠處指揮塔臺頂上説道:“一會那個黃色指示燈變成綠色,我們就開燈;綠色變成黃色,關燈保持發電狀態;黃色要是變成紅色,就關掉發電機。”

  正説著,飛機的轟鳴聲由遠而近傳來,一架戰鷹呼嘯著穿過上空,機翼下紅、藍指示燈有節奏地閃爍著,隨後大半徑轉彎通場。5分鐘後,我們看到,天西邊亮起了一束光,很快就暗下來。筆者知道,那是飛機起落架下放的指示燈。一會工夫,“嗖”的一聲,戰機準確地降在跑道上。“開燈!”就是著陸的一剎那,塔臺綠色指示燈亮起,張寶寧一聲令下。在我們前面那兩輛燈車的探照燈光也在同一時間開啟,聚光如柱,由西向東,指向飛機滑行的方向。“關燈!”當塔臺指示燈一轉換,張寶寧又迅速下令。大家此刻絲毫不敢馬虎,第一批飛機才下來一架,要全部安全著陸,他們才能把心裝在肚子裏。

  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大家都守在各自的崗位上,誰也不説話,靜靜地屏住呼吸。等待下一架飛機的到來。約摸過了10分鐘,第二架又下來,緊接著第三架,第四架……依次有序地降落在跑道上,在探照燈光的照耀下,拖著傘花滑向跑道盡頭。這時,中央停機坪那邊開始忙碌起來,保障車輛亮著小燈往來穿梭,遠遠地也能聽到保障人員的吆喝聲,充電機的嗡鳴聲。

文章來源: 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