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全球政治與性別平等:現狀與挑戰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性別平等是一個全球性議題,實現它具有極大的複雜性和艱巨性。經過從1995年至今十餘年的發展,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的現狀可以概括為:進步與挑戰並存,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真正實現性別平等,婦女在政治參與、經濟參與和教育機會等方面的發展並不均衡,地區差異十分顯著。國際社會和各國人民需要協力應對挑戰,將社會性別主流化,賦權婦女,逐漸實現性別平等,並以性別平等重新塑造全球政治。

近幾年來,世界政壇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就是有更多女性成為國家領導人或政府首腦。2005年,德國這樣的世界大國出現了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理安格拉·默克爾;2007年,普拉蒂巴·帕蒂爾贏得選舉,成為印度獨立60年來首位女性總統;同年,以色列有了女總統、南韓産生了女總理。在美國,南茜·佩羅西于2006年美國國會中期選舉時當選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成為美國歷史上最有權力的女性,紐約州參議員希拉裏·羅德曼·克林頓正在競選2008年美國總統,並在民主黨候選人中領跑;在聯合國,坦尚尼亞外交和國際合作部長阿莎-羅絲·姆滕蓋蒂·米吉羅被任命為常務副秘書長,成為聯合國中僅次於秘書長的人物,……可見,確實有越來越多位女性政治家登上全球政治的中心舞臺,對國際事務和國家決策産生前所未有的影響。女性在參政上取得的成績促使人們進一步深入、全面地探究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的最新狀況。

性別平等是全球政治中最重要、獲得共識最多的一個議題。前聯合國秘書長布特羅斯·布特羅斯-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這樣評價國際社會對提高婦女地位的支援程度:“在聯合國倡導的事業中,很少有比促進和保護婦女平等權利的運動贏得更強烈和更廣泛的支援的。”自1995年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通過《北京宣言》和《北京行動綱領》(簡稱《行動綱領》),社會性別(gender)、社會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賦權(empowerment)等概念逐漸為人們所接受,國際社會開始從關注“婦女地位”和“性別不平等”轉向關注“性別平等”和“賦權婦女”。這種轉變已在最近十餘年全球性別平等發展中充分體現出來。對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的界定多種多樣,根據《聯合國千年宣言》(簡稱《千年宣言》)達成的共識,性別平等意味著兩性在各級教育、各工作領域中享有平等權利, 能夠平等掌握資源,並在公共和政治生活中擁有平等的代表性。《千年宣言》指出,“某些基本價值對21世紀的國際關係是必不可少的”,其中包括“必須保障男女享有平等的權利和機會”,決心“促進性別平等和賦予婦女權能,以此作為戰勝貧窮、饑餓和疾病及刺激真正可持續發展的有效途徑”。

透過社會性別角度可以看到,傳統國際關係、國際政治一直以男性與男性特質為主導,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們對於全球政治、經濟、文化發展進程的認識。與國際政治、國際關係相比較,全球政治(global politics)的內涵更加豐富,超越了民族國家的局限,研究民族國家以及民族國家以外的各種行為體的政治、經濟行為及其規律,如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跨國公司、市民社會等;更重要的,它是一種區別於國際政治、世界政治的新型政治,突出特徵是強調政治主體、利益、價值的人類整體性和共同性。全球政治的研究和全球政治學的構建就是要以這種鮮明的“全球性”為基礎。正如《千年宣言》中所申明的:“除了我們對各自社會分別要承擔的責任外,我們還有在全球維護人的尊嚴、平等與公平原則的集體責任。”全球政治以人為中心的價值導向、關注全球議題和全球利益的研究偏好,有助於體現女性主義理念與視角的重要意義,併為社會性別研究和促進男女平等的實踐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

本文將在全球政治語境中,展示21世紀以來特別是近年來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的現狀,包括分析婦女地位的變化與實現性別平等面臨的挑戰,總結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的特性,並探討推動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的有效途徑。

一 動態背景:全球推動性別平等的最新努力

本節將通過表格,追溯國際社會推動性別平等的歷史事件、重要文獻,著重展示2000年以來的最新成果,為系統介紹分析全球性別平等發展狀況提供一個動態背景。

(一)實現性別平等的重要歷史事件

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國際社會一直致力於實現男女平等。《聯合國憲章》開宗明義地規定:“我聯合國人民同茲決心,欲免後世再遭今代人類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重申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以及男女與大小各國平等權利之信念”。60餘年來,這種努力一直沒有停止過。迄今為止,聯合國共召開了包括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內的一系列相關會議,並通過了提高婦女地位的相關文件(詳見表1)。

表1 實現性別平等的里程碑

時 間 事 件 文 件 地 點
1975年 第一次世界婦女大會 《墨西哥宣言》、《世界行動計劃》 墨西哥城
1975~1985年 聯合國婦女十年    
1980年 第二次世界婦女大會 《聯合國婦女十年後半期行動綱領》 內羅畢
1985年 第三次世界婦女大會 《到2000年提高婦女地位前瞻性戰略》 哥本哈根
1995年 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 《北京宣言》、《行動綱領》 北京
2000年 聯合國大會第23屆特別會議“北京+5” 《政治宣言》、《成果文件》 紐約
2005年 婦女地位委員會第49屆會議“北京+10” 《第四次婦女問題世界會議以及題為“2000年婦女:21世紀兩性平等、發展與和平”的大會第二十三屆特別會議的後續行動:各項重大關切領域的戰略目標和行動的執行情況以及進一步的行動和倡議》 紐約


1995年9月,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召開,大會的主題是“以行動謀求平等、發展與和平”。會議審查和評價了《內羅畢戰略》的執行情況,制定和通過了旨在提高全球婦女地位的《北京宣言》和《行動綱領》,“社會性別”、“賦權婦女”和“社會性別主流化”成為《北京行動綱領》的核心概念。2000年6月5~9日,聯合國召開關於北京會議五週年的特別會議,會議主題為:“2000年婦女:21世紀兩性平等、發展與和平”。

距今最近的里程碑式事件是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第49屆會議。婦女地位委員會是聯合國成立的第一個婦女組織,以消除性別歧視、實現性別平等為首要目標。婦女地位委員會成立後主要致力於探討、推動已婚婦女的國籍、婦女的政治權利與婚姻自主法定年齡等三大議題,1995年後該機構成為北京世婦會《行動綱領》的主要監督執行機構,以《行動綱領》為基準,審查檢討各地方婦女政策的運作。委員會閉會期間,日常事務由提高婦女地位司負責。到目前為止,該委員會已經召開了51屆會議。

前四次世界婦女大會相隔的時間一般為5年,最多10年。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後,國際社會對是否有必要召開第五次世界婦女大會進行了討論。反對者的一個重要理由是,北京世婦會制訂的戰略目標大部分沒有實現,再召開第五次世婦會制訂新的目標沒有實際意義,目前擺在各國政府面前最主要的任務是把對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的承諾變成實際行動。另一個理由是,“9·11”恐怖襲擊後各國採取了很多反恐措施,給相關國家的人權狀況帶來消極影響,一些婦女組織認為在這樣的形勢下進行新一輪國際磋商,幾乎不可能達到1995年《行動綱領》那樣的高度和共識,且有退步的危險。

在此主導觀點影響下,2004年3月聯合國第48屆婦地會啟動了“北京+10”的進程。這一進程在聯合國各個層面和各個機構進行:聯合國一級,決定於2005年3月在聯合國總部召開第49屆婦地會,即高級別(部長級)會議,對10年來性別平等在全球的進展進行全面評估;區域一級,決定於2004年分別舉行區域性政府會議和非政府婦女組織論壇,為聯合國一級會議奠定基礎;國家一級,聯合國要求各國政府于2004年4月30日前提交《執行北京〈行動綱領〉和〈成果文件〉的國家報告》,各國非政府組織也可以提交“影子報告”。

2005年2月28日至3月11日,婦女地位委員會第49屆會議召開,會議著重審議《北京行動綱領》和婦女問題特別聯大《成果文件》的執行情況,研究各成員國10年來婦女地位的評估報告,並商討進一步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等問題。

(二)關於性別平等的重要國際公約與《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

聯合國成立以來通過了一系列關於婦女問題和性別平等的國際公約,其中包括《禁止販賣人口及取締意圖營利使人賣淫的公約》、《同酬公約》、《婦女參政權公約》、《已婚婦女國籍公約》、《歧視(就業及職業)公約》、《取締教育歧視公約》、《關於婚姻的同意、結婚最低年齡及婚姻登記的公約》、《消除對婦女歧視宣言》、《在非常狀態和武裝衝突中保護婦女和兒童宣言》、《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簡稱《消歧公約》)等等。這些文件至今仍深刻地影響著國際社會和各國提高婦女地位的努力(詳見表2)。

表2 有關婦女問題的國際公約

年 份 名 稱
1979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
1999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任擇議定書
1994 消除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宣言
1974 在非常狀態和武裝衝突中保護婦女和兒童宣言
1967 消除對婦女歧視宣言
1962 關於婚姻的同意、結婚最低年齡及婚姻登記的公約
1960 取締教育歧視公約
1958 歧視(就業及職業)公約
1957 已婚婦女國籍公約
1952 婦女參政權公約
1951 同酬公約
1949 禁止販賣人口及取締意圖營利使人賣淫的公約
2000 《聯合國千年宣言》與《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


近年來通過的主要文件有:1999年10月6日,第54屆聯大通過了《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任擇議定書》,並於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那天發放給《消歧公約》的締約國簽署;2000年9月6~8日,各國元首和政府首腦聚集聯合國紐約總部,發表《聯合國千年宣言》並通過《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簡稱《千年發展目標》);2000年10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關於婦女、和平與安全的第1325號決議,等等。

迄今為止,在國際社會提高婦女地位、實現性別平等的眾多文件中,最具影響力和約束力、最重要的當屬《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北京行動綱領》和《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

1979年12月18日聯合國大會第34/180號決議通過《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公約于1981年9月3日生效,目的在於用一個在法律上有約束力的文件來消除拒絕和限制婦女在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領域及家庭關係中享有平等地位的歧視。這是關於婦女人權的最全面的國際公約,又被稱為國際婦女權利法案。各國對該公約的簽署與批准情況,可以被看做各國對待性別平等基本態度的風向標。截至2006年8月28日,在聯合國七大重要國際人權公約的簽署情況中,《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締約國總數排在第二位,僅次於《兒童權利公約》,有185個締約國,美國已經簽署但國會並沒有批准公約,卡達、東加、伊朗、蘇丹、諾魯、帛琉、索馬利亞沒有簽署,黑山共和國于2006年加入聯合國,數據統計者尚未接到相關資訊。

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通過的《北京宣言》和《行動綱領》列出了12個重大關切領域:婦女與貧窮、婦女與教育、婦女與健康、對婦女的暴力、婦女與武裝衝突、婦女與經濟、婦女權力與影響、提高婦女地位的制度機制、婦女人權、婦女與媒體、婦女與環境、女童。《北京行動綱領》是國際社會在賦權婦女和性別平等方面最全面的政治文件,它強調不同環境和框架下的婦女權利,並制訂了相應的戰略目標以及政府和其他部門在推動社會性別平等方面應採取的具體行動,包括立法、政策和措施等。

2000年,世界各國首腦匯聚聯合國,莊嚴地公佈了引領世界發展進程的《千年發展目標》,聯合國192個成員國已經全部對該目標作出承諾。“《千年宣言》和《千年發展目標》為促進兩性平等開啟了一扇嶄新的大門”,成為國際發展的驅動力量。它首先是以人為中心、有時間限定和可測量的;其次,它以全球夥伴關係為基礎,強調發展中國家自身的責任和發達國家支援發展中國家努力的責任;第三,《千年發展目標》具有前所未有的政治責任,在發展中和發達國家得到最高層次的政治支援以及市民社會和主要發展機制的支援;第四,這些目標的可實現的。

《千年發展目標》明確規定,在2015年之前世界應當在消除極端貧窮和饑餓、普及小學教育、兩性平等、降低兒童死亡率、提高母親健康水準和抗擊艾滋病等八個領域實現的目標。第三項目標“促進性別平等和賦予婦女權力”特別規定,最好在2005年以前消除初等和中等教育中存在的性別不平等現象,2015年以前在各級教育中消除性別不平等現象。該目標的指標體系包括: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中女孩對男孩的比率、女孩對男孩的識字率比例、從事非農業有薪職業女性比例、女性在議會中所佔席位。性別平等與其他七項目標息息相關,不實現性別平等,就不可能完成其他目標。“性別平等和賦權婦女是千年發展目標的重要內容,同時也在實現其他發展目標中居於中心地位。”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和《北京行動綱領》為消除性別歧視的性質和實現性別平等的理論與實踐提供了豐富的認識和經驗,這是一筆有待挖掘的寶貴財富。“從《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和《北京行動綱領》的角度來理解和貫徹《千年發展目標》,人們可以將信念和發展實效有力地結合起來。”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