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2006~2007年世界難民局勢點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三 國際社會關注達爾富爾難民危機

蘇丹達爾富爾地區出現人道主義危機是在2003年,由於缺水少雨和荒漠化嚴重等環境問題,阿拉伯裔遊牧民和當地黑人部落髮生水草糾紛。反政府組織“蘇丹解放軍”和“正義與公平運動”以保護黑人免遭阿拉伯民兵襲擾為由對政府軍發動武裝攻擊,戰事不斷擴大,産生了10萬難民和60多萬國內流離失所者。2004年7月,美國眾議院通過決議認定蘇丹政府縱容阿拉伯民兵大量屠殺當地黑人,構成“種族滅絕”,敦促美國政府推動國際制裁,達爾富爾難民危機開始成為一個國際問題。

(一)達爾富爾及蘇丹難民的現狀

達爾富爾衝突爆發以來,難民流向主要是鄰近的查德共和國,2004年查德接納了11.5萬達爾富爾難民。此後查德的蘇丹難民連續三年保持在22萬~23萬人的水準。隨著蘇丹政府在2006年5月與主要反政府武裝簽訂《達爾富爾和平協議》和非盟維和部隊的進駐,蘇丹達爾富爾地區的安全形勢出現了積極變化。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基本消失,發生在部落武裝之間和反政府組織不同派系之間的敵對交火和“打怨家”也有所收斂,新增的蘇丹難民已大為減少,部分難民開始出現返鄉苗頭。2006年進入查德的蘇丹難民只有1.16萬人,返回的蘇丹難民也有8500人。目前查德東部的12個難民營和一些村鎮收容有23.3萬達爾富爾難民。

達爾富爾最為嚴重的事態是流離失所問題,戰亂嚴重破壞了達爾富爾的安全保障和基本生活條件,嚴酷的生態環境和極度貧困迫使大量平民逃離家園尋找生活出路,聯合國難民署關注的流離失所人口快速增加,僅在2006年就增加了82.2萬人,2007年1~9月份達爾富爾地區又新增流離失所者約25萬人。聯合國秘書長在關於蘇丹的報告中提到,蘇丹局勢因持續不斷的暴力和普遍的不安全狀況而困難重重,已有200多萬人淪為境內流離失所者,人數仍在上升。隨著人口的增加,達爾富爾地區101個國內流離失所者收容營地大多人滿為患,無法容納更多的來者,處境異常艱難,聯合國難民署、國際紅十字會等13個聯合國機構和80多個非政府組織有1.2萬工作人員在蘇丹開展人道主義救援工作。

達爾富爾出現的難民和流離失所問題僅僅是蘇丹的局部事態。蘇丹自獨立以後,國內戰亂一直不斷,在西部達爾富爾衝突爆發之前,長達22年的南、北戰爭也産生了大量的難民,在國外的蘇丹難民有50.8萬人。2005年1月蘇丹南北正式簽署全面和平協議之後,地區安全環境逐步安定,境外蘇丹南部的難民開始回流,自2005年12月以來,在難民署的幫助下,從中非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烏干達、肯亞和衣索比亞自願回國的蘇丹難民累計已達到約15.7萬人,其中2006年從中非共和國返回蘇丹的就有1.2萬人。2007年,聯合國難民署決定加快遣返速度,預計在2007年10~12月再協助2.2萬難民返回蘇丹東南部。

從蘇丹國家整體情況看,包括達爾富爾在內的蘇丹難民共有68.63萬人,其中烏干達有21.57萬人,衣索比亞6.7萬人,肯亞有7.3萬人。

(二)達爾富爾難民危機泛政治化的趨勢

蘇丹達爾富爾地區出現的難民和流離失所問題,目前被普遍稱為“世界上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圍繞達爾富爾危機的應對和處理,世界上各種政治因素摻雜其中,出現了泛政治化的傾向。

1.美國將達爾富爾危機定性為“種族滅絕”的政治含義

從達爾富爾危機爆發開始,美國在未有充分證據的情況下,一直堅持將達爾富爾危機定性為有組織的“種族滅絕”。2004年7月,美國國會認定達爾富爾存在“種族滅絕”,布希政府開始高調介入達爾富爾問題,對蘇丹政府施加強大的政治壓力,要求停止軍事行動和暴力鎮壓,解除穆斯林金戈威德民兵的武裝,開放人道主義援助,無條件接受部署聯合國維和部隊。2007年4月25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一項決議,呼籲阿盟將發生在達爾富爾的一些侵犯人權的行為宣佈為“種族屠殺”,受到阿盟的抵制。2007年5月29日,美國副國務卿內格羅蓬特在宣佈制裁蘇丹的聲明中講到“種族滅絕奪去了成百上千人的生命,使250萬人流離失所”。美國政府和國會口徑一致地“指責”,使得達爾富爾危機更罩上了一層黑幕。對蘇丹政府來説,達爾富爾出現危機是政治上的軟肋,將其定性為“種族滅絕”可以收到一石三鳥的效用。第一,把握政治主動權。種族屠殺是反人類罪,蘇丹政府被置於重罪審判臺上,在國際輿論和道義上可以先勝一籌。第二,彰顯自身人權衛士形象。美國的民主價值觀念始終把人權放在首位,譴責蘇丹政府的同時可以在世界範圍內弘揚美國的人權觀念。第三,創造干預機會。利用人道主義災難獲得採取單邊行動的合法性,消除軍事干涉或進入的政治障礙。美國的指責和制裁使蘇丹政府陷入千夫所指,有口難辯的境地。西方國家和不明真相者齊聲譴責。2006年4月25日,非政府組織在英國開展了“全球達爾富爾日”活動,世界36個城市同時舉行遊行示威,籲請各自的政府和國際社團進行干涉。

2.蘇丹政府面臨政治生存壓力

2006年以來,美國在達爾富爾問題上對蘇丹政府依舊保持了強大的政治壓力。2006年4月25日,在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約翰·博爾頓的提議下,聯合國安理會經投票,首次決定對4名涉及達爾富爾難民危機的蘇丹軍隊和民兵領導人實施制裁。2006年9月28號,美國國務卿賴斯對蘇丹總統發出警告,“應該接受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進駐飽受戰火摧殘的達爾富爾區,選擇‘對抗’將面臨嚴重後果”。2007年5月29日美國總統布希宣佈,在已實施制裁的基礎上,對蘇丹採取新的經濟制裁措施。制裁對象有蘇丹政府部長、軍事情報機構負責人等個人和Azza航空運輸公司以及蘇丹國家電信公司、石化公司等30家政府控制的國有或合資公司,具體的制裁措施包括禁止美國公民和企業與蘇丹制裁對象進行商業往來,凍結其在美國金融機構的所有資産,斷絕一切金融業務聯繫。

2007年6月7日,布希在參加八國首腦會議時表示,他對達爾富爾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表示失望,“如果聯合國不行動,我們有必要自己採取行動”。

蘇丹政府高度質疑美國關注達爾富爾危機的政治動機,認為美國政府高調介入達爾富爾危機,直接對蘇丹構成外部力量介入國家內部事務的現實威脅,存在西方國家“人道主義干涉”的危險。蘇丹政府最為關切的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擔憂西方國家借手聯合國維和行動進入蘇丹,擴展自己的勢力範圍,出現損害蘇丹國家利益,弱化蘇丹的國家政權,助長反政府武裝,以至於導致國家分裂的現象發生。蘇丹司法部長穆爾迪認為,美國總統宣佈對蘇丹採取新的制裁措施是一種“粗暴行徑,其出發點不是為了解決達爾富爾問題,而是為了應付國內所面臨的諸多問題,包括美國在伊拉克陷入困境以及來自民主黨的政治壓力”。蘇丹總統顧問哈裏法也多次強調,美國在達爾富爾難民形勢出現好轉之時決定擴大對蘇丹的制裁毫無道理,蘇丹政府決不會屈服於美國的制裁壓力。

3.圍繞達爾富爾難民危機展開的政治博弈

美國發動反恐戰爭和長期將非洲邊緣化的對外政策使美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明顯滑落。特別是美國深陷伊拉克戰爭僵局和伊拉克出現空前規模的難民危機,使美國的國際聲望受到嚴重損害,在伊斯蘭世界的政治威望更是一落千丈,非洲等一些伊斯蘭國家開始出現脫離美國政治主軸的傾向。達爾富爾出現的難民危機,為美國“重返非洲”和改善由於伊拉克戰爭陷於低迷的政治形象創造了一個非常好的政治契機。

大國和國際社會圍繞達爾富爾難民危機展開的互動與合作,或多或少折射出相互之間維護國家利益的政治推手。毋庸置疑,關注達爾富爾難民背後存在著巨大的國家利益動機和戰略考慮。2005年,美國前負責非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沃爾特·坎斯坦納很坦率地説:“非洲石油對我們來説是國家戰略利益,並將隨著我們的發展而變得日益重要。”蘇丹是一個有著巨大石油生産潛力的國家,在零和博弈觀念盛行的西方社會,油氣資源無疑是一個令大國關注的戰略要點。利用難民和人道危機産生的政治殺傷力鉗制潛在的“競爭對手”,扼制其政治、經濟對非洲的影響,可以收到“兵不血刃”的成效。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