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2006~2007年世界難民局勢點評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三)伊拉克難民危機的影響和後果

伊拉克出現難民危機,不僅對周邊國家的經濟發展、社會管理和國家安全帶來重大影響,也給十分複雜的中東局勢增添了新的不穩定因素。

1.周邊國家承擔巨大經濟負擔

伊拉克産生的難民約有85%在敘利亞和約旦,大量難民的流入引起約、敘兩國領導人對國家安全和地區穩定的擔憂。約旦內政部長法伊茲2007年4月4日談到伊拉克難民問題時表示“我們承受著一個沉重的負擔,特別是從經濟的角度考慮”。敘利亞副總統沙雷2007年4月30日會見歐盟負責發展和人道主義援助事務的委員米歇爾時認為:美國和以色列奉行的暴力和武力政策,導致中東地區出現數百萬伊拉克和巴勒斯坦難民,為阿以實現真正和平設置了主要障礙,美以兩國應該為大批巴伊難民涌入阿拉伯鄰國負責,承擔恢復中東地區安全、幫助發展中東地區經濟的責任。

目前,在約旦和敘利亞的伊拉克難民分別佔到了兩國人口的12.7%和6.2%,維持人數龐大的難民生活成為巨大的經濟負擔。食品供應、住房分配、兒童教育、醫療衛生等領域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社會服務系統已不堪重負。約旦在歷次巴以衝突中已接納了大約180萬巴勒斯坦難民,政府預計每年為安置新到來的伊拉克難民要多支出10億美元,敘利亞估算僅供應伊拉克難民每年要消耗36萬噸的糧食,這對經濟發展相對滯後、缺少經濟實力的約旦、敘利亞而言,很可能引起生活水準下降,招致社會公眾不滿,進而導致政治動亂或社會動蕩。大型難民聚集區對庇護國的社區管理也提出了嚴峻考驗,管理失控形成的國中之國將會導致黎巴嫩國家悲劇重新上演。

2.敘利亞憂心國家安全

在敘利亞,國民大多為遜尼派穆斯林教徒,什葉派約佔人口的12%。大量伊拉克遜尼派穆斯林難民的涌入改變了國內教派政治力量的對比,伴隨難民而來的政治、族群矛盾和偶發因素帶來的不確定後果非常難以控制。難民的教派背景和政治分歧隨同難民一同進入敘利亞,大大地增加了伊拉克教派衝突延伸擴展到敘利亞的可能性。許多伊拉克人背井離鄉逃往周邊國家,最初不是尋求國際難民庇護,而是依賴阿拉伯民族的宗教、親友關係網,流亡人口的擴增及偶然摩擦帶來的衝突正在成為凸顯的社會問題之一,宗教成見勾起歷史積怨,引發國內的政治衝突的幾率也在增長。

敘利亞境內流入了大量支援伊拉克前政權的遜尼派難民,這也為外部政治干涉提供了口實。敘利亞長期以來對以色列和美國持強硬態度,美國布希政府曾將其列為“邪惡軸心國”,經常指責其謀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恐怖主義分子”滲入伊拉克提供渠道。開放邊界,庇護伊拉克難民的人道主義行為極易被解釋為“庇護薩達姆的支援者和恐怖分子”,成為阻礙提供國際人道主義援助以及政治上打擊敘利亞的藉口。敘利亞外交部長穆阿利姆在第62屆聯大公開指出武裝分子通過敘伊邊境滲透伊拉克的説法是佔領軍在無法實現伊拉克安全與穩定的情況下企圖把責任轉嫁他人的藉口。

3.嚴重削弱伊拉克現政權的執政基礎

伊拉克目前有2900多萬人口,持續增長的難民潮使伊拉克流失了國民人口的8.7%,其中大部分是普通民眾,也有很多是伊拉克重建急需的醫生、工程師等專業技術人員和熟練工人。據美國難民與移民委員會發表的報告顯示,伊拉克的專業人員中已有40%以上出國避難。這些人員的流失,對伊拉克恢復經濟建設産生了重大影響。更為重要的是,無論這些人的政治傾向如何,選擇難民之路對伊拉克現政權都是一種背棄和政治上的否定,也可以説構成了對當權者執政能力的挑戰。

近期逃離伊拉克、前往西方發達國家避難的伊拉克人,從人員構成上看,有許多是曾經為美軍及伊拉克現政權工作或提供過幫助的伊拉克人。儘管這些人的政治主見不同,本意是為伊拉克服務或為生活所迫,但在混亂的局勢和不同的政治觀念下,幫助美軍和美國政府的行為備受爭議,他們被國內伊拉克反美武裝視為“叛徒”,以至遭到追殺和恐嚇,相當一部分人在不得不直接面對生命威脅時逃離伊拉克。這類人員本應是美國構建民主政體和伊拉克政府賴以依靠的主體階層。他們淪為難民出走,不僅增加了伊拉克“政治重建”的困難,嚴重削弱了美國在伊拉克推行民主政治的基礎,也使伊拉克現政權失去執政的基礎力量。

4.美國在伊拉克陷入被動局面

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有著深層次的戰略考慮。在政治上,其戰略目標是在伊拉克建立一個西方式的民主政權,為中東阿拉伯國家樹立一個民主的樣板。同時,以強大的軍事存在和政治影響力,實現對伊拉克的周邊國家伊朗和敘利亞的戰略遏制。前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曾經説過:“伊拉克戰爭的成功在於推翻了薩達姆的獨裁統治,消除了他對本國人民,伊拉克周邊地區和國際秩序的威脅,為伊拉克和平創造了機會”。大量衝突後難民的出現,使美國期待的伊拉克政治走向産生了事與願違的發展,國際社會和美國國內公眾普遍開始質疑伊拉克戰爭的基本理據和布希政府的中東政策。

美國為避免難民在國際上産生負效應,吸取阿富汗戰爭的教訓,把防止大規模難民潮作為其推行全球反恐安全戰略的重要舉措。在伊拉克戰爭開始之前,做了大量的預防工作。通過大量使用精確制導武器、撥出大額專款安排難民救濟、投放傳單、單頻收音機以及利用非政府組織先期介入等手段,比較成功地抑制了通常戰爭初期都會出現的大量難民外逃和平民出走現象。2003年進入約旦申請避難登記的伊拉克人有3345人,進入敘利亞的只有976人。至布希宣佈戰爭結束時,伊拉克並未出現聯合國難民署和國際社會早期預計的大規模難民潮。

伊拉克在恢復重建過程中出現大規模難民潮,不僅使美國早期防止難民危機的努力付之東流,而且反映了諸多政治資訊。其一,表明布希政府高估了軍事實力和手段的作用,美國並不能完全駕馭伊拉克的政治走向與安全形勢。其二,美國嚴重低估了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政治後果,根本無法用西方民主模式統一伊拉克的國家政治認同。其三,美國正在逐漸喪失在伊拉克的控制力和影響力。上千億計的戰爭投入面臨製造“失敗國家”的窘境。2006年,美國伊拉克問題研究小組提出的一分研究報告指出“如果伊拉克局勢繼續惡化,後果將非常嚴重,可能導致伊拉克政府崩潰並引發一場人道主義災難”,“美國在全球的地位可能受損,美國人民的分化可能加劇”。研究報告的預示不幸而言中,美國依靠國家和軍事實力對外輸出西方民主政治的努力受到了一次空前沉重的打擊和挫折。

5.美國面臨嚴重的道義壓力

伊拉克出現難民潮,令美國陷入十分尷尬的境地。美國政府出於全球反恐的需要,在“9·11”恐怖襲擊之後採取了嚴厲的國內安全措施,對來自中東和具有阿拉伯背景的申請庇護者控制嚴格。自2006年10月至2007年7月31日,美國只接納了190名伊拉克難民。國際社會和美國輿論普遍要求美國政府承擔對伊拉克難民的責任,擴大接收伊拉克難民數量。布希政府對伊拉克難民危機在公開場合保持沉默,國會中的反對黨議員頻繁要求國務院報告伊拉克難民危機的情況。對美國來説,是否接收伊拉克難民是一個兩難的選擇。不接納伊拉克難民,從道義上有失傳統移民和民主自由大國的風範,流落他鄉的伊拉克難民會改變對美國的印象或增加對美國的怨恨。接納伊拉克難民,等於承認美國從薩達姆暴政統治下解救的國家出現了異常嚴重的大規模難民危機,與建設一個“和平、繁榮、民主的伊拉克”出現巨大反差,嚴重失信于國際社會。如果出現越南戰爭後期大量越南難民涌入美國那樣的“崩潰效應”,後果更令美國不堪設想。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