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兒童與全球武裝衝突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兒童與武裝衝突是當前聯合國以及國際社會非常關注的一項議題。在武裝衝突中,兒童是最大的受害者:慘遭殺戮、流離失所、性暴力、兒童兵和精神創傷。為了盡可能地保護在衝突中受到侵害的兒童,以聯合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在落實相關國際標準和規範、消除有罪不罰的現象以及積極與各成員方協調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

《戰爭讓女人走開》,這是一部電影的名字。在現實的國際政治中,戰爭不但沒讓女人走開,而且也沒讓兒童走開。在當代全球的武裝衝突中,特別是在一些國家的內戰或部族衝突中,兒童在相當大的程度上被捲入其中。用聯合國有關文件的話來講,“兒童是武裝衝突的主要受害者。他們是武裝衝突的目標,並日益成為其利用的工具。在武裝衝突及其後果中,兒童所遭受的災難是多方面的。他們被屠殺或致殘、成為孤兒、被綁架、被剝奪受教育和獲得醫療保健的權利,留下了深深的精神創傷。他們被招募成為兒童兵,被迫成為成年人仇恨的發泄者。背井離鄉、流離失所的兒童,非常易於受到傷害。女童面臨額外危險,特別是性暴力和性剝削。”這樣的情況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聯合國認為,這些兒童因此遭受的身心創傷是對持久和平以及可持續發展的嚴重威脅。

一 在武裝衝突中兒童遭受傷害的主要表現

1996年8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向聯合國大會提交了根據1993年聯合國第48/157號決議的要求委派專家格拉薩·馬謝爾夫人撰寫的報告——《武裝衝突對兒童的影響》。這份被譽為開創性的報告全面分析了當代武裝衝突對兒童的影響。作者在導言中提到,當代所有的重大武裝衝突都是在國家範圍內,在種族、宗教和文化分裂的派系之間進行的。在這些衝突中,一切都不能倖免,沒有被奉為神聖或受到保護的事物——兒童、家庭或社區概莫能外。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地方陷入了道德真空,沒有了最基本的人類價值觀,兒童遭到殺戮、強姦和重殘,被拉去當兵,忍饑挨餓並遭受野蠻暴行。肆無忌憚的恐怖和暴力顯示出蓄意的屠殺,人類的墮落到了幾乎無以復加的地步。

兒童在武裝衝突中的悲慘境地與當代武裝衝突的格局和特點緊密相關。首先,當前全球重大武裝衝突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不對稱衝突”。無論是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進行的戰爭,巴以、黎以衝突,還是發生在世界各地的國內衝突,衝突參與方的力量都相差懸殊。由於軍事力量的不對等,這些衝突已經不再是傳統意義上兩軍對壘的正規戰爭了,而表現為各種對抗的形式。衝突中弱勢的一方,為達到目的,往往會選擇非常規方式進行戰鬥,諸如進行恐怖襲擊,發動遊擊戰,或是採取街頭暴力等。作為強勢的一方,它們面對的也不是可以正規交戰的軍隊,而是小股武裝、恐怖分子或是武裝犯罪團夥。在這樣的衝突中,戰鬥人員和平民之間的界限日益模糊,平民和社區常常成為襲擊的目標,包括對婦女和兒童使用暴力。其次,價格低廉的輕型武器的擴散為兒童捲入衝突打開了方便之門。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國際武器貿易的氾濫,大量易於拆卸和組裝的輕型武器以極低的價格被出售給衝突各方,兒童可以輕易地使用它們作為攻擊的武器。

武裝衝突對兒童的威脅是多方面的,包括流離失所、保健和營養的缺乏以及教育機會的喪失,而且包括在衝突中被招募為兒童兵、遭受性虐待、受到地雷和未爆彈藥的傷害,乃至直接成為暴力襲擊的對象而受到殺害和傷害。這些威脅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表現形式。

1.殺戮

武裝衝突帶給兒童的首先是傷亡。在衝突中,往往有大量兒童被殺害或重傷致殘。他們是衝突中最無辜的受害者。據統計,在過去的十年中,共有超過200萬兒童在全球的武裝衝突中死亡,超過600萬兒童重傷或致殘,每年有至少8000~10000名兒童因地雷爆炸死亡或傷殘。

在巴以衝突中,許多兒童失去了生命。2006年,在被佔巴勒斯坦領土有124名兒童被殺,還有400名至今被拘禁;以色列也有8名兒童被殺。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自2007年1月以來,至少11名巴勒斯坦兒童在以巴衝突中遇害,另有20名巴勒斯坦兒童在巴勒斯坦內部武裝衝突中喪生。據一份2007年發佈的報告,自2000年9月以來,以色列軍隊殺害了800名巴勒斯坦兒童,而巴勒斯坦武裝分子也殺害了120名以色列兒童。

在阿富汗,以美國為首的聯軍2007年6月轟炸了阿富汗東南部的一所教會學校,造成7名兒童喪生。

在斯里蘭卡,2007年4月14日,有5名平民被拉出他們在東斯里蘭卡的家後慘遭射殺,其中包括一名3歲的男孩兒和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兒,這已經是斯里蘭卡北部和東部在該月發生的第五起平民死亡事件。

在泰國南部,針對學生的暴力事件也不斷增多。2007年3月,宋卡府的一所寄宿學校受到武裝分子襲擊,有3名學生死亡,7名受傷。在陶公府,一夥武裝分子朝一輛校車開火,造成5名小學生受傷。另外,也拉府2名少女在去參加期末考試的路上被殺害。

2.流離失所

在武裝衝突中,即使能夠僥倖躲過死亡和傷殘的厄運,衝突地區的兒童也不可避免地會流離失所,有些仍留在國內,有些則成為難民。他們的人數常常佔到難民總人數的一半。在流離失所的過程中,兒童是最易於受到傷害的,他們不僅要面臨饑餓和貧困的威脅,由於營養不良而生病或者死亡,而且還會受到身體的虐待,或者被強行招募,甚至被綁架和殺害,更會由於戰爭的陰影和家破人亡而留下深深的心理創傷。

在境內流離失所的兒童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營養與保健的缺乏,並且很難得到必要的保護和援助。據馬謝爾的報告統計,流離失所最初的一段時間和幾個月裏是兒童高死亡率的一個時期。由於惡劣的生活條件,兒童們缺少食物和清潔飲用水,必要的營養和保健都無法保證。麻疹、腹瀉、急性呼吸道感染、瘧疾和營養不良在已報道的流離失所兒童的死亡案例中佔到60%~80%。

據聯合國統計,目前全球共有2500萬人因衝突和侵犯人權事件而流離失所,其中2006年新增400萬人。這些境內流離失所者分佈在全球42個國家,其中的一半在非洲的12個國家。2006年全球境內流離失所者最多的五個國家分別是:蘇丹、哥倫比亞、伊拉克、烏干達和剛果民主共和國。此外,土耳其、緬甸和印度境內的流離失所者也在100萬人左右。亞洲的境內流離失所者人數在多年的下降後在2006年出現了回升,特別是在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緬甸、東帝汶等國家。在這些流離失所人口中,70%~80%是婦女和兒童。

同在境內流離失所的兒童相比,越過邊境成為難民的兒童同樣面臨著被綁架和招募入伍的威脅。難民營的環境往往是軍事化的,難民營中的兒童常常被迫從事勞作,充當性奴隸或被綁架、販賣到國外。此外,他們還常常被欺騙或強迫從難民營前往第三國接受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被招募為兒童兵。在伊拉克,自2003年以來,已經有400萬伊拉克人離開家園,其中有一半是婦女和兒童。據聯合國難民署估計,為躲避戰火,約有200萬伊拉克人逃往約旦和敘利亞等鄰國,其中僅學齡兒童就大約有50萬人。

3.性暴力

在武裝衝突中對兒童施以性暴力已經成為當前全球武裝衝突中的重要現象,一些武裝組織甚至把這種行為作為一種戰爭的武器。在衝突中,強姦以及基於性暴力的其他形式,諸如賣淫、性羞辱、性摧殘和販賣人口等,都對兒童構成了嚴重的威脅。在衝突期間,這些暴力行為常常被用作侮辱、報復敵對派別或者是種族清洗的手段。

蘇丹的達爾富爾是全球衝突中性暴力最嚴重的地區,尤其是2006年以來,該地區的強姦案出現了激增的現象。大批流離失所的婦女和女童都是被攻擊的對象,甚至於女孩到營地以外的地方取水和拾柴都意味著一場生與死的賭博。這些受害者中約40%是不足18歲的兒童。另外,在伊拉克、阿富汗、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蒲隆地,女童也常常因害怕性暴力而不敢上學。

在戰亂中,雖然女童更容易受到性侵犯,但男童同樣難以避免。Abdul Kabir是一位12歲的阿富汗男孩兒,因為戰火他離開了自己的家投奔親戚,遭到拒絕後,他不得不自己找工作。在此後的6個月中,他曾經兩次被性侵犯。據阿富汗獨立人權委員會的統計,目前共有14例這樣的案件被提交上來,但是,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有很多兒童因為懼怕而不敢公開事實。

在武裝衝突中,性暴力對兒童的威脅可謂無處不在。即使在聯合國維和部隊入駐之後,他們有時也可能成為受害者。在莫三比克,1992年簽署和平條約之後,聯合國莫三比克行動的士兵招募12~18歲的少女賣淫。在一份關於武裝衝突中被用於性營利兒童的12個國家的研究報告中,有6個國家的報告表明維和部隊的到來與兒童賣淫行為的增長有關。2007年1月,蘇丹南部的聯合國維和官員被指控強姦和虐待當地兒童。指控稱,自2年前聯合國維和官兵入駐蘇丹南部以來,大約有數百名兒童遭到聯合國士兵的性侵犯。

4.兒童兵

招募和使用兒童兵是當前全球武裝衝突中一個突出問題。由於兒童天真幼稚,易於控制,兒童兵越來越多地出現在衝突中。這些兒童兵直接捲入了衝突,不僅時常遭受虐待,而且大都親眼目睹過死亡、殺戮和性暴力場面,許多兒童甚至直接參與過殺戮活動,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兒童兵是以多種不同的方式被招募的。有些是被強迫或綁架,還有一些則是出於表面上的自願。目前,全球已經有70多個國家簽署了聯合國的有關協議,禁止招募18歲以下的童兵,但在很多地方,由於缺少出生登記,以“貌”徵兵的現象十分普遍。在更多的情況下,很多童兵是被武裝團夥從街上、學校等地方綁架走的。還有些時候是兒童主動報名當兵,這些兒童或者是因為家庭貧困、希望獲得歸屬或保護,或者是出於在暴力環境中的自我保護,抑或是由於被灌輸了某種宗教信仰。無論屬於哪一種情況,他們都成為武裝衝突的受害者。

在武裝衝突中,兒童兵大多承擔了一些軍隊的服務性工作,諸如充當通信員、炊事員、特務等。但是,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兒童兵走上了戰場。他們被訓練得麻木不仁,對生死無所畏懼,對血腥的暴力行為習以為常。在一些國家,例如伊拉克和中東,兒童兵還常常被製造成“人彈”或“人體盾牌”。更有甚者,在伊拉克,一些有智障的兒童被賣到基地組織等武裝衝突分子手中,以便訓練後用於對美軍和伊政府的攻擊。

按照聯合國提供的數字,目前全球武裝衝突中被招募和使用的兒童兵多達25萬人,主要分佈地區包括非洲、中東、亞洲和拉美28個國家。其中非洲的情況最為嚴重,兒童兵多達12萬人,年齡最小者只有9歲。根據美國國務院2007年3月6日公佈的人權年度國別報告,在2006年招募和使用兒童兵行為亟須關注的25個國家中,行為最惡劣的是烏干達的“聖靈抵抗軍”、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緬甸政府軍和民主剛果的政府軍等。有9個國家的兒童兵是被政府強制招募的;有3個國家的政府軍和武裝分子用兒童作“人盾”。

5.精神創傷

武裝衝突帶給兒童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從身體、智力到心理。如果説身體上的苦痛是有形的,有一天終於會結束,那麼精神的創傷卻是無形的,它的影響更為長遠,而傷口卻更加難以癒合。因為戰亂的炮火而流離失所,因為目睹血腥的暴力而飽受精神的折磨,這些兒童的字典裏只有仇恨和恐懼,在他們的生活中只有苦難和慘痛的記憶,他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因此而改變。

有人將伊拉克戰後的兒童稱為“沉默的羔羊”。一位16歲的伊拉克少女扎曼曾和另外20個女孩在學校被綁架,並被關在一個漆黑的房間里長達9天。期間,她親眼目睹一個女孩被綁架者姦殺,自己也遭到綁架者的狠狠毆打,並被強迫緊靠那個女孩的屍體睡覺。幸運的是,扎曼的家人最後將她贖回。但從此,扎曼每天都生活在夢魘之中,夜晚常被噩夢驚醒,害怕得再也無法入睡。2007年4月19日,聯合國負責兒童與武裝衝突問題的秘書長特別代表庫馬拉斯瓦米結束對黎巴嫩、被佔巴勒斯坦領土和以色列為期兩周的訪問後表示,中東兒童表現出來的無助、恐懼、焦慮、憤怒和仇恨讓她深感不安。研究顯示,以色列北部地區30%的兒童都存在創傷後應激障礙。

像扎曼這樣的兒童遍佈全球各衝突地區,而那些曾經作為兒童兵如今重返社會的兒童則會面臨著更大的障礙。在聯合國的網站上有這樣一個例子:2000年,聯合國人員在獅子山幫助一名叫“Abou”的男童從軍隊復員,他是在11歲那年被革命聯合陣線(聯陣)從卡內瑪的學校綁架的。4年後,15歲的Abou成為一名殺人狂,一名聯陣叛軍中知名的而且令人聞風喪膽的指揮官。獲得大赦之後,他返回了社區,但他的處境相當孤立。Abou在與家人團聚6個月之後失蹤了。2003年,Abou與一些兒童兵在鄰國象牙海岸被解除武裝並復員。他説因為感到“有惡鬼在滋擾”他,於是重新應召入伍。他解釋説,“我之所以離開是因為我拿手的只是打仗和當一名士兵,但獅子山已實現和平”。這是一個可怕的悲劇。這一事例表明,兒童兵們在經受了巨大的精神創傷之後,恢復正常生活已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挑戰。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4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