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安倍外交及其繼任者的取向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安倍晉三執政近一年,基於擺脫戰後體制、謀求行使集體自衛權、修改“和平憲法”的政治路線,在外交方面著力推行強勢外交、推動型對美外交和戰略性亞洲外交等三大舉措。如此外交的展開,不可避免地與世界潮流發生衝突,加上安倍缺乏執政經驗,經常在政治理念和現實利益之間搖擺,往往誤判形勢而劍走偏鋒,致使如何選擇國家發展道路、如何調整對美關係和如何改善鄰國關係等重大問題難以解決而遺留下來。繼任者福田康夫將繼續推行追求軍事大國和政治大國的大國戰略,但是會修正小泉-安倍的激進政治路線,回歸自民黨保守派的穩健政治路線。

安倍晉三2006年9月26日繼小泉純一郎出任日本首相,2007年9月12日宣佈辭職,執政近一年。安倍推行擺脫戰後體制、謀求行使集體自衛權,修改“和平憲法”的政治路線,在外交方面推行一系列激進舉措,並且造成諸多遺留問題。如何修正安倍的激進外交政策,妥善處理其外交遺留問題,是繼任者福田康夫必須面對的難題,並且制約著這位新首相的外交取向。

一 安倍的外交構想

安倍在出任首相之前,本著崇尚“保守主義”和“民族主義”、標榜“戰鬥的政治家”、否認侵略戰爭歷史的政治理念,提出擺脫戰後體制、謀求行使集體自衛權、修改“和平憲法”、將日本建設成“美麗國家”的政治路線,在此基礎上提出日本外交的總體構想。綜觀安倍2002年1月17日講演《如果我是日本首相》、2006年7月20日出版的《致美麗的國家》、9月1日發表的題為《美麗國家——日本》的政權公約以及歷次競選演説和答記者問,其外交構想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強調“強勢外交”。認為“在對方制訂的規則下,進行取悅對方的相撲比賽,成為從來不變的外交手法,對中國、對朝鮮的外交尤為如此”,這樣的外交必然失敗。提出“作為世界領先國家,日本應該加入制訂規則國家的行列,創造條件展開日本自己更為強勢的外交”;“要提高日本在國際社會的存在感,發揮日本在國際社會的表率作用,逐步完善‘強大的日本、可信賴的日本’的形象”;對憲法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提出質疑;充當經濟全球化的推動者,通過東亞經濟合作協定,確立日本在“東亞共同體”的主導地位,並且使之成為取得亞洲主導權的突破口;“要為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繼續努力”。

其次,要把對美外交“追隨型”變成“推動型”。認為應該繼續強化日美同盟,“從核抑制力量和遠東地區的安定來看,與美國結成同盟是不可缺少的,考慮到美國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力、經濟力量和最強的軍事力量,日美同盟就是最好的選擇”;應該延長《反恐特別措施法》,以便為印度洋上的美軍艦艇繼續提供加油服務。同時,提出“要強化‘世界與亞洲’雙重意義上的日美同盟,確立日美雙方共同努力的體制”,“應該增強日美關係的對等性,要使日本也能平等地對美國發言”,促使日美同盟向著“為了世界和亞洲的日美同盟”方向發展。

第三,倡導“戰略性亞洲外交”。主張“召開日美印澳四國首腦或外長會議”,在向亞洲其他國家推廣“普遍價值觀”方面“發揮指導作用”。批判日本戰後60年的對華外交,“由於對戰前事情感到內疚”,對來自中國的批評“老是採取等待風暴過去的態度”,“給世界以日本方面有問題的印象”,今後,要敢於向中國説“不”。然而,考慮到日中經濟關係對日本的重要性,提出“日中關係需要建立‘政經分離原則’”。在朝鮮問題上,“日本將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不會有任何妥協”。

總的看來,安倍的外交構想凸顯以強勢外交為主線,推動型對美外交和戰略性亞洲外交為支柱,追求軍事大國和政治大國的戰略訴求。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4   5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