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字號:
布希政府在伊拉克問題上的內外困境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2-13  發表評論>>

2007年已是美軍佔領伊拉克的第五個年頭,美軍依舊深陷教派衝突和恐怖襲擊的泥潭。為了擺脫伊拉克局勢所帶來的內外困境,2007年初,布希及其幕僚們制訂了以增兵為核心的對伊新戰略。這項新戰略是2007年美國外交目標的重中之重,也成為本年度全球國際形勢的一個主要看點。2007年9月13日,布希宣佈新戰略已取得初步成效,美軍開始部分撤出伊拉克。中短期內,不管布希增兵也好、撤軍也罷,都難以從根本上扭轉其在伊拉克問題上的困境。從長期看,兩黨都會希望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保持在伊的軍事存在。因為,美國出於其國家利益和全球戰略需要,不會放棄作為戰略要地、民主樣板和世界主要石油出産國的伊拉克。

一 美國出臺對伊拉克新戰略的背景

美國入侵並佔領伊拉克,無論在延續時間、投入兵力還是經費支出上,都堪稱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場對外戰爭。在4年時間裏,布希政府曾多次修改在伊戰略,更換軍政官員,但沒有收效。2007年初宣佈的戰略,是迄今最重要、意義也是最深遠的一次調整。此次調整的背景是伊拉克安全局勢持續惡化,甚至是失控,國內外輿論對美軍繼續存在下去的作用和價值出現了廣泛的質疑。

1.對伊戰略屢試屢敗

2003年3月20日,美國發動了對伊拉克的戰爭。由於實力懸殊,美軍毫無懸念地僅用40余天就推翻了薩達姆政權,佔領伊拉克全境。2003年5月2日,當美國總統布希在“林肯”號航空母艦飛行甲板上宣佈勝利的時候,他肯定沒有想到,輕而易舉的勝利背後是曠日持久,令其焦頭爛額、代價沉重的伊拉克泥潭。

2003年5月,美國成立了伊拉克重建和人道救援辦公室,任命前美國國務院反恐事務負責人保羅·佈雷默擔任聯盟駐伊拉克臨時管理當局(伊拉克重建和人道救援辦公室)最高文職行政長官。在13個月時間裏,保羅·佈雷默作為伊拉克最有權力的人,主要工作是搜捕前薩達姆政權高官,圍剿前政府武裝殘余,主持挑選伊拉克政治領導人。此外,他還參與制定伊拉克臨時憲法以及其他方面的工作。在他所作出的決定中,有些不乏爭議。例如,解散伊拉克前軍隊、警察隊伍以及國防部和新聞部。到保羅·佈雷默2004年6月28日向伊拉克臨時政府交權時,伊國內安全局勢已嚴重惡化。美軍死亡人數從第一階段軍事行動結束時的140人,上升至958人。

在向伊拉克臨時政府移交權力之前,布希在2004年5月推出了一項五階段過渡計劃。第一步:6月30日前向伊拉克臨時政府移交“全部”主權;第二步:幫助伊拉克實現穩定,美國保持在伊拉克的13.8萬名駐軍;第三步:重建伊拉克的基礎設施,使其經濟能很快獨立,伊拉克人能過上更好的生活;第四步:在伊拉克過渡問題上爭取更多的國際支援;第五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實現伊拉克權力機構的重建。雖然過渡議會選舉、憲法公決和政府選舉都如期舉行,但伊拉克國內安全局勢並沒有好轉。至2005年12月政府大選之日,美軍被襲死亡人數從移交主權時的958人上升到2153人。

為應對伊拉克不斷惡化的形勢,2005年11月,美國家安全委員會推出了《在伊拉克獲勝的國家戰略》(National Strategy for Victory in Iraq)。文件指出,美國在伊拉克的勝利是以階段劃分的。短期勝利是伊拉克人在打擊恐怖分子方面取得穩定進展,達到某些政治目標,建立民主機構和一支安全部隊。中期勝利是在伊拉克建立完全的立憲政府,發展經濟。伊拉克人在打擊恐怖分子、提供安全方面發揮主要作用。長期勝利是伊拉克成為一個“和平、團結、穩定和安全”的國家,融入國際社會,成為反恐戰爭的全面夥伴。文件認為,在伊拉克取得勝利事關美國的重要利益。伊拉克是全球反恐戰爭的中心和前線。美國在伊拉克的敵人是反美的遜尼派穆斯林、薩達姆的追隨者和恐怖分子。

為了獲勝,美國採取了一項綜合戰略:在政治方面,建立一個具有廣泛支援的伊拉克政府,幫助伊拉克政府孤立敵人,建立穩定的能夠保護伊拉克人利益的機構;在安全方面,打敗恐怖分子,建立伊拉克安全部隊;在經濟方面,幫助伊拉克建立具有自我支撐能力的經濟基礎,恢復基礎設施,發展經濟。

2006年5月20日,以馬利基為總理的伊拉克新政府終於走馬上任,這本來意味著一個伊拉克的新時代已正式開始。然而,新政府所面對的局勢,卻是更加肆無忌憚的恐怖襲擊和教派仇殺。2006年6月,美伊聯軍在巴格達開展了代號為“共同前進”的大規模治安行動。這一行動要點是,集中兵力挨個清剿巴格達重點區域,即那些反美武裝活動最頻繁和教派衝突最激烈的地方。該行動使一些目標地區一度恢復平靜,但反美武裝的襲擊活動和教派衝突又出現在別的區域,當美軍再去那些區域“滅火”時,剛剛平靜的區域又恢復了原狀。

2006年10月18日,布希首次承認美軍目前在伊拉克的局勢可能與越戰時的“春節攻勢”存在相似點。“春節攻勢”被認為是越南戰爭的轉捩點,經此一役,美國國內掀起反戰高潮,約翰遜政府面臨嚴重危機。在承認伊戰與越戰相似點的同時,布希提出了他自己的“伊戰成敗三標準”:伊拉克人能否實現自我防衛;有沒有修建學校或開設醫院;中東民主有無發展。頗具諷刺意義的是,就在他提出上述標準的第二天,駐伊美軍發言人威廉姆·考德威爾少將表示,旨在消除巴格達反美武裝襲擊活動的“共同前進”行動未能收到預期效果,美軍需要重新考慮清剿戰略。而更讓布希尷尬的是,伊拉克衛生部重建負責人塞法爾當天也表示,自伊戰以來,沒有新建一家醫院。不僅如此,當地有家醫院在戰爭剛開始時還有20個緊急救護設備,眼下只剩下一半,不少病人被迫在黑市上自己購買氧氣設備。

2006年12月19日,在接受《華盛頓郵報》記者採訪時布希首次承認,美國並沒有贏得伊拉克戰爭,但也沒有輸掉這場戰爭。而在11月初舉行國會中期選舉之前,布希還曾明確表示,美國“絕對正在贏得”伊拉克戰爭。到2006年12月31日,美軍在伊陣亡人數已從一年前的2153人上升到3000人。美國對伊政策所經歷的“五階段過渡計劃”、《在伊獲勝的國家戰略》以及“共同前進”行動被證明全都失敗了。

2.伊拉克重建舉步維艱

美國對伊拉克戰略的失敗,儘管也包括軍事行動的不利,但最主要的體現則是伊拉克重建的失敗。美國主導的伊拉克戰後重建,有三個層面:安全重建、政治重建和經濟重建。

在安全方面,伊拉克可以説是當今世界最沒有生命保障的國家。根據美國國家反恐中心2005年的報告,該年度全球1萬1千余起恐怖襲擊事件中,伊拉克佔了30%,約3468起,平均每天9.5起;死、傷和被綁架的人數達到2834人。而2006年,伊拉克境內的恐怖襲擊事件上升到6630起,佔全球1萬4千余起恐怖襲擊事件的46%,平均每天18起;死、傷和被綁架的人數達到6026人。

“伊拉克傷亡調查小組”與牛津大學研究中心聯合公佈的一份報告説,自2003年3月美英發動入侵伊拉克戰爭至2005年3月的兩年時間內,伊拉克平民死亡人數高達2.4860萬人,平均每天有約34名平民死亡,受傷人數近4.25萬人。這份題為《2003至2005年伊拉克平民傷亡檔案》的報告是上述兩家研究單位在對2003年3月到2005年3月間的一萬多條媒體報道進行全面分析後作出的。報告説,美國領導的聯軍共造成9270名平民死亡,佔所有平民死亡總數的37.3%。

伊拉克政府2007年1月1日宣佈,根據衛生部、國防部和內政部統計,2006年共有16273名伊拉克平民、士兵和警察在暴力襲擊事件中死亡。其中平民14298人,警察1348人,士兵627人。

應該説,最近兩年伊拉克大部分平民和士兵的傷亡是近乎于內戰的教派衝突造成的。自2006年7月份開始,越來越多的人甚至由於名字透露出自己的教派身份而被殺,於是在短短兩個月裏,1000多人去當地政府更改了自己的名字。“內戰”是世界多家媒體對伊拉克十分嚴重而又幾乎已經失控的教派衝突的描述。雖然伊拉克馬利基政府和美國布希政府都不情願使用“內戰”這樣的詞語,但顯然現實情況已經超出了“衝突”所能容納的範圍。

由於戰亂、貧困和難以獲得基本的社會服務,大量伊拉克人離開家園成為難民。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伊拉克境內和境外難民數目仍在不斷上升,到2007年8月已經有420萬伊拉克人逃離家園,而且每月新增人數已經由從前的5萬人升至現在的6萬人。目前,伊拉克境內有200多萬流離失所者,其中有100萬人是2006年2月薩馬拉城阿裏·哈迪清真寺遭爆炸之後離開家園的。另外,在敘利亞有140多萬伊拉克人,約旦收留了50萬~75萬人,尋求在歐洲避難的伊拉克人2007年上半年已經達到2萬人,與2006年全年的數目一樣多。

在政治重建方面,從2003~2006年底的三年半中,伊拉克人民的政治生活經歷了戰後首次過渡議會選舉、憲法草案全民公決和正式議會選舉三次全民的投票,總的看其過程還是順利的。

2003年7月,美國佔領當局組建了由伊拉克人組成的伊拉克臨時管理委員會(臨管會)。臨管會受命于8月11日組建制憲預備委員會,9月1日組建伊過渡政府。2004年3月8日,伊拉克臨管會正式簽署伊拉克臨時憲法。5月,臨管會推薦伊政界、宗教、部族領導人組成臨時政府,取代臨管會和前過渡政府領導伊拉克。6月28日,美國佔領當局向新的臨時政府移交了權力。

根據臨時憲法,伊拉克臨時政府在2005年1月組織舉行全國選舉,産生全國委員會(即過渡議會)。過渡議會推舉庫爾德愛國聯盟領導人塔拉巴尼為總統、什葉派達瓦黨領導人賈法裏為總理的新“過渡政府”取代1月份過渡議會選舉的“臨時政府”。新的“過渡政府”2005年8月制定出永久性憲法,10月經全民公決批准成為伊拉克永久性憲法。

根據這部永久性憲法,2005年12月15日,包括政黨、政治聯盟和獨立候選人在內的307個政治實體的7655名候選人參加了角逐275個正式議會席位的全國大選。曾抵制過渡議會選舉的遜尼派此次也積極參選。選舉産生了任期4年的伊拉克正式議會。

2006年1月20日,伊選舉委員會公佈大選結果,什葉派的伊拉克團結聯盟贏得128席,成為議會中的最大黨派。另外兩個主要派別庫爾德聯盟和遜尼派的伊拉克共識陣線分別獲得53席和44席。什葉派政黨聯盟雖然是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但其所獲席位並沒有超過全部議席的半數,因此無法單獨組閣。而此前一直被邊緣化的遜尼派則在此次選舉中贏得相當數量的議席,再次成為伊拉克政壇的重要力量。議會選舉的結果造成了伊拉克“三足鼎立”的局面,即庫爾德聯盟出任總統,遜尼派出任議長,什葉派團結聯盟出任總理。

伊拉克國民議會2006年5月20日通過了總理馬利基提交的內閣名單,這是伊戰以來的首個正式政府。世界各國領導人紛紛表示支援,布希也讚揚新政府是“進步的機會”,並且保證美國將在新政府面臨挑戰時給予支援。

對於伊拉克政治進程中的每一步,飽受苦難和憧憬和平與幸福的伊拉克民眾都充滿了期待。但是,經歷了太多苦難的伊拉克人發現,2006年完成的選舉“三級跳”,並沒有使他們的生存環境得到改善。伊拉克的安全重建並沒有隨著政治重建的推進而呈現有效的改觀。這種情況也直接影響了經濟重建。

在經濟重建方面,自2003年上半年開始,美國就投入了大量財物在伊拉克開展重建計劃,並取得了一些成效。早期的重建項目幾乎全部由美國承包商包攬。《華盛頓郵報》提供的數據顯示,2003年以來,美國在伊拉克有1.2萬個重建項目,其中88%已經完工,還有4%即將動工。這些美國承包商在伊拉克修建的基礎設施,使巴格達有了斷斷續續的電力供應和自來水,他們的項目還包括修復伊拉克的5000多所學校,維修全國98個火車站中的86個。

美國投入多少錢重建伊拉克,對此尚無統一數據。在過去4年裏,布希政府撥出專用於重建的款項已有210億美元,這還不包括美國軍方參與重建所用資金。一致的看法認為,伊拉克重建已經花掉美國200億到300億美元,最高估計超過380億美元。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計算,伊拉克2006年扣除通貨膨脹的GDP增長率為4%。根據美國國務院公佈的數據,伊拉克的行動電話用戶,戰前只有2萬戶,2005年為140萬戶,到2007年初上升到710萬戶(伊拉克總人口2600多萬)。日用消費市場上,有很多來自中國的貨物。伊拉克的失業率,在戰前高達60%,目前各機構的估計有所不同,大致在30%~50%之間。總之,伊拉克的經濟形勢在好轉,而且好轉的速度比較快。

然而,儘管伊拉克有大量重建項目和大筆資金的注入,但老百姓的生計仍然十分艱難。由於國內暴力事件不斷,許多伊拉克人都避免外出,很少使用重建後的各種設施。以火車站為例,雖然全國大部分的火車站已經修復完畢,但由於擔心安全,伊拉克境內鮮有火車運營,這些車站大都閒置。由於害怕遭到襲擊,許多承包商在防彈建築內完成設計、監督施工,施工現場管理不力,令部分項目差錯頻出。伊拉克公司的運作費用中大約有1/3是花在保障安全上。由於安全形勢惡劣,很多公司不可能做長期的投資經營規劃。

此外,反美武裝對基礎設施的破壞,使得水站、油管等設施的修復和維護趕不上破壞的節奏。綁架、殺戮橫行,使得外國人無法到伊拉克開展重建工作。動蕩不定的局勢,使得伊拉克本國人才流失嚴重,不少工程技術人員紛紛移居海外。美國曾信誓旦旦地許願讓伊拉克人民過上美好生活,但這一許諾至今無法實現。

3.布希政府內外交困

隨著恐怖襲擊事件和教派衝突所造成的美軍和伊拉克平民死傷人數的持續上升,2005年下半年以後,美國的主流輿論發生逆轉,由多數人支援伊拉克戰爭變成多數人反對伊拉克戰爭。

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著書嚴厲批評美國總統布希的外交政策,指責布希用充滿專制色彩的基督教言論去談論外交問題,造成美國與穆斯林世界的疏遠。奧爾布賴特指出,布希總統有著虔誠的宗教信仰,但這種信仰與區別善惡是不同的,布希的宗教絕對主義已讓美國的外交政策過於僵硬,讓其他的國家更難接受。奧爾布賴特認為,伊拉克戰爭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外交災難,要比越南戰爭更加惡劣。2006年5月,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和華盛頓一個智囊團,就美國反恐戰爭進展的課題,徵詢了116位美國專家的意見。84%的人相信,美國的反恐戰爭將會失敗;86%的人認為,世界在過去5年變得更危險;80%的人則相信,美國未來10年可能面臨新的大規模襲擊。紐約的外交關係委員會會長蓋爾布指出:“顯然,布希對通過軍事行動所能取得的成果,有著完全不切實際的想法。”

根據美聯社和美國線上聯合所作的一項民調,66%的美國人認為國家正處於錯誤的前進軌道中。這與2002年同期的民調結果幾乎完全相反。當時68%的美國人表示國家處於正確的前進方向。伊拉克問題依然是公眾關注的焦點所在,65%的美國人不贊成布希的對伊政策。事實上,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伊拉克已陷入“內戰”,亂局還有可能進一步惡化。

在2006年11月7日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共和黨不敵民主黨的圍攻,輸掉了國會參眾兩院多數黨的地位。民主黨12年以來首次獲得兩院控制權,這為共和黨2008年總統大選前景蒙上陰影。民主黨重新掌控國會後,兩黨在伊戰問題上的爭吵更加激烈,對抗情緒瀰漫。

美國總統布希在對這一選舉結果表示驚訝、失望和承擔“大部分責任”之餘,還向媒體公佈了內閣重臣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辭職”的消息。拉氏“辭職”的原因與共和黨在國會中期選舉中慘敗的原因一樣,都是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的失誤。拉姆斯菲爾德的“辭職”貌似個人行為,其實是布希迫於各方壓力“揮淚斬馬謖”。

在此前和此後,伊拉克戰爭的主要策劃者沃爾福維茨、副總統辦公室主任利比、國防部國際安全政策助理秘書克勞奇、副國務卿羅伯特·喬瑟夫,陸續離開了布希政府。切尼的言論也比以前趨於謹慎。前美國常任聯合國大使博爾頓在接受《每日電訊報》採訪時無奈地説:“在許多方面,你在政府外比在政府內更具有影響力。”現在,布希的決策班子已面目全非,持溫和立場的專業人士正重新恢復對美國對外事務的控制。

由於伊拉克局勢的持續惡化和出兵伊拉克的國家內部反戰力量的壓力,參與駐伊聯軍的國家紛紛撤軍。在2003年,除美英外,出兵伊拉克達千人以上的國家有荷蘭、波蘭、烏克蘭、西班牙和義大利。2005年,西班牙執政黨因為伊拉克政策而喪失民心,最終在選舉中落敗,新首相薩帕特羅宣佈西班牙從伊全面撤軍,多國部隊掀起了一個撤軍高潮。到2006年底,原由30多個國家組成的駐伊多國部隊只剩下20個國家左右。2007年,丹麥撤軍,波蘭在伊駐軍將於2007年年底全部撤回。新任英國首相布朗2007年10月訪問伊拉克時宣佈將在耶誕節前撤軍1000人。一波新的撤軍潮已經來臨。

多國部隊駐紮伊拉克,對於美國來説政治意義遠大於軍事意義。各國的紛紛撤軍,頗有眾叛親離的味道,對布希政府的政治影響力是一個巨大打擊,説明美國的對伊政策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

在伊拉克所面臨的困境,使得美國在軟實力上也遭到重大損失。單邊主義、先發制人、雙重標準、虐囚,加上新近揭發出來的海軍陸戰隊在伊拉克濫殺無辜和黑水保安公司事件等,都使得美國的形象嚴重受損。根據美國皮尤調查公司2007年7月的調查,美國形象在被調查的33個國家中有26個國家呈下降趨勢。在中東和亞洲穆斯林國家中,對美國持負面看法的比例達到65%~86%。即使在美國的傳統盟國,如法國、德國,也有60%和66%的被調查者對美國有負面的看法。在美國最親密的盟國英國,81%的受訪者反對美國在伊拉克的所作所為。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羅琪
1   2   3   4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