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9•11"五週年:美國站在反恐十字路口
中國網 | 時間: 2006-09-11  |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5年前,紐約雙子塔的坍塌不僅驚醒了冷戰後自以為是的美國人,也引發了全世界對後冷戰時代新的國際政治現象的重新解讀,結果是“恐怖主義”與“反恐”成為過去5年牽動國際政治、重塑國際關係的主旋律。美國一度因禍得福,高舉反恐大旗,對內凝聚民心,推進軍事、安全、情報系統的全面轉型,凸顯出“一超”化危機為轉機的超強能力;對外引領國際反恐聯盟,摧毀塔利班老巢,進入歐亞大陸心臟地帶,並掀起一股大國合作、協作的新氣象。

    然而,布希政府未能正確把握這一難得的歷史契機,也始終未能正確回答“他們(恐怖分子)為什麼恨我們(美國)”這個根本性問題,反而把大國聯合反恐視為對美國的無條件支援,把阿富汗戰爭的輕鬆獲勝理解成美國在軍事上的無所不能,由此斷送了反恐前兩年開創的大好局面,走上了伊拉克戰爭和中東民主改造的不歸路。

    反恐的異化

    實際上,從布希2002年國情咨文提出“邪惡軸心”概念,將伊拉克、伊朗、朝鮮並稱為“邪惡軸心”開始,美國的反恐鬥爭就已經偏離航向。而伊拉克戰爭在未得到聯合國授權、未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任何證據、未得到絕大多數國家支援的情況下逆勢發動,布希的反恐就已經走了樣,而且一年比一年走得遠。

    先是將反恐同打擊異己相結合。為此,將反恐的清單越拉越長,形成“恐怖分子 ——恐怖主義——恐怖主義庇護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國——邪惡軸心——暴政前哨”這樣一個打擊鏈條,並首先拿伊拉克開刀。結果是美國在伊拉克戰場上的勝利並沒有換來恐怖主義的減弱,反而越反越恐,把恐怖主義打成了網路,使恐怖襲擊在全球遍地開花。不僅如此,它還激起朝鮮、伊朗兩個美國定性的“邪惡軸心”不得不考慮以發展核武尋求自保,造成全球核武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化的趨勢難以阻遏。

    再是將反恐同地緣政治、地緣經濟相結合。阿富汗戰爭的結果,是美軍歷史性地進駐中亞地區,從而挺進到歐亞大陸的心臟地帶。伊拉克戰爭的結果,則是美國在中東落腳紮根。緊接著,布希政府一面迫不及待地拋出所謂“大中東計劃”,準備以伊拉克為中心、以以色列為依託實施歷史性地改造中東政治版圖的宏偉計劃,一面則在炮製所謂“大中亞計劃”,準備以阿富汗為橋梁,將中亞、南亞聯結成一個整體,打造所謂穩定的能源通道。結合冷戰後美國地緣戰略演變的內在邏輯和既定軌跡,美國在通過科索沃戰爭搞定歐洲之後,顯然致力於戰略東移,企望乘勢將中東、中亞也牢牢控制住。中亞“顏色革命”的漸次發生,美俄“新冷戰”的悄然上演,伊朗危機的全面升級,主要就是美國這一戰略催生的結果。

    發展到現在,則是反恐異化的第三部曲,即反恐同“文明衝突”相結合。布希一再聲稱美國無意同伊斯蘭世界發生“文明的衝突”,但他將反恐提升到反擊伊斯蘭極端主義、反擊所謂“伊斯蘭法西斯主義”的新高度,就很難如他所預期的那樣—— 反恐將只是21世紀新的意識形態戰爭。真主黨、哈馬斯等中東激進組織最近在美國、以色列的打壓下越挫越勇,公開和暗中的支援者越來越多,表明布希樹立所謂 “伊斯蘭法西斯主義”的靶子很容易傷及整個伊斯蘭世界,而所謂“新型意識形態戰爭”同“文明的衝突”之間也很難劃出明確的界限。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越來越多的嚴肅的人物和刊物開始談論“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問題。看來,這絕非無中生有。

    美國的得與失

    反恐的異化對世界當然不是福音,否則無法理解為什麼反恐5年之後世界反而更加不安定。那麼,它對美國就必定意味著戰略的收益嗎?其實不然。

    表面看來,美國通過反恐名義展開的兩場戰爭似乎收成不錯:不僅展示了軍事實力、檢驗了新式武器、鍛鍊了作戰隊伍,而且佔據了中東、中亞兩塊最重要的地緣政治要地,還順勢推進了拉姆斯菲爾德主導的“軍事轉型”、開啟了賴斯策劃的“外交轉型”,並實踐了以單邊主義、先發制人為特徵的“布希主義”和將理想主義同現實主義外交高度融合在一起的“新布希主義”。這也就難怪布希政府似乎更加躊躇滿志,意欲“將革命進行到底”了。

    但細究起來,美國的“得”是短視的,從長遠戰略看,是得不償失的。首先,美國的上述收益與其説是美國的,不如説是代表新保守主義、傳統軍工能源集團、進攻性現實主義精英們的少數利益集團的勝利。結果,他們的勝利沒有贏來滿堂喝彩,卻導致美國的“分裂”。其次,美國的硬實力雖得到部分發泄,但元氣大傷,軟實力則全面受損。美國的國際形象、美式自由民主的可信度、美國領導各類聯盟的能力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害,使美國通過所謂“文化霸權”、“柔性霸權”、“仁慈霸權”繼續保持“一超”地位的效能大打折扣。從長遠看,這恐怕是對美國強權的最大傷害。第三,伊拉克戰爭捅的馬蜂窩不知如何收場,再進一步順勢攻打伊朗,難免陷入“帝國戰線過長”引發大國衰落的定律;從伊拉克撤軍則可能導致功虧一簣,使伊拉克局勢更加惡化。更重要的是,布希“伊斯蘭法西斯主義”一言既出,今後如何拿捏同整個伊斯蘭世界關係的分寸,讓人擔憂。

    何去何從

    其實,回歸正確的方向並不難。但期待布希政府自我反省看來可能性不大。布希在“9·11”事件5週年前後精心準備的5次系列演講,給人的感覺不是理性反思得失,而是準備一條道走到黑,打一場不可能有終點的自由民主對“伊斯蘭法西斯主義”的意識形態持久戰。

    靠大國合作勸阻難度也較大。一方面,各主要國家均集中力量,謀求經濟振興、國家復興、民族崛起,因而無法也無暇騰出精力同美國費口舌。另一方面,“一超多強”的國際格局也註定多強暫時還不具備勸阻美國的能力,也還不具備聯合起來的政治意願。

    靠“以暴制暴”的恐怖勢力摧毀美國的戰略意志嗎?目前,美國在伊拉克的死亡人數已近3000,超過“9·11”事件的死亡人數。但是,目前誰也無法準確説出究竟多大的傷亡才是美國人的心理底線。何況,恐怖勢力目前雖有全球聯網的趨勢,但就整體實力而言,仍然呈分散化、多元化趨勢,對美國的實力能産生消耗作用,卻難以達到抵消效果。

    要阻止布希政府在反恐不歸路上越走越偏、越走越遠,歸根到底要依靠美國人自己。應該説,5年來,美國人民對這場反恐戰爭的認識更清楚了,集體的反叛意志也更堅定了。目前正全面鋪開的中期選舉就是風向標。這次,選民們在關注經濟、稅收、就業等傳統“過日子”的小事的同時,也對反恐、伊拉克戰爭給予了相當大的關注。在有些州,反恐甚至成為選民們最關心的頭號問題。因此,中期選舉可被視為美國下一步戰略走向何方的風向標。如果民主黨贏得眾議院多數席位,情況應該有所變化;而如果共和黨繼續控制兩院,則無疑會強化布希團隊的“使命意識”,美國進一步同伊朗交惡的可能性絕難排除。歷史證明,美國超強實力的獲得,最關鍵的一條是美國具有內在的糾錯能力。這種能力一旦喪失,對世界是麻煩,對美國也將是悲哀。

    俗話説得好:身在巔峰,進退都是深淵。此話形容當下的美國,再恰當不過。避免跌入深淵的唯一辦法,就是小心翼翼,一步一個腳印。 (袁鵬 作者為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相 關 新 聞
· 親歷9•11:“一週我都處在半夢半醒之中”
· 美國民眾紀念“9•11”死難者 布希獻花圈
· “9•11”五週年:量化反恐戰爭
· “9•11”五週年 美國人在想什麼
· 9•11五週年在即 "基地"與布希政府大打宣傳戰
· 布希11日將發表演講 紀念9•11恐怖襲擊五週年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