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利比亞政府軍猛烈炮轟米蘇拉塔 至少五人被打死 ·媒體稱拉登女兒證實其父被美軍活捉後再遭槍殺 ·東電公司稱八日開始為一號機組安裝新的冷卻設備 ·日東電社長向核電站事故避難災民下跪道歉(圖)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國 際>>國際觀察>>熱點評論 字號:
國際反恐還需加大力度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1-05-05  發表評論>>

象徵意義大於實質影響

英國《衛報》分析認為,拉登被擊斃的消息必定在全球範圍內産生巨大影響,而且拉登的死無疑標誌著全球範圍內的“反恐戰爭”進入了一個新時期,並將在很大程度上有助於美國的外交政策。許多專家也預測,拉登之死將使全球恐怖主義群龍無首、信心崩潰,甚至被各個擊破。但是,這種言論很可能過於樂觀。

“9·11”後,在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合打擊之下,“基地”組織作為一種網路化組織已經被嚴重摧毀,其組織結構在很大程度上已實現了“去拉登化”、“去中心化”。多年來,拉登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精神層面,對恐怖活動的實質性領導地位早已式微,其在組織中具有象徵意義的領袖角色遠高於實際領導角色。

近年來,發生在歐洲的多起重大恐怖襲擊都是本土醞釀的恐怖主義,與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並無直接聯繫。對這些零散和新生的恐怖勢力來講,拉登充其量是個“精神導師”,他的生死對這些極端勢力和恐怖組織不會産生實質性影響。即便是對“基地”組織來講,拉登之死也不會對其運作産生太大影響。海灣研究中心研究員穆哈辛在接受卡達半島電視臺採訪時説,打死拉登已“毫無意義”,因為拉登早已將其組織化整為零,培訓了大批骨幹而且各自為政,在中東和北非等地區的“基地”組織分支機構相對獨立運轉,不再需要他統一的領導和指揮。同時,拉登被擊斃並不意味著恐怖主義沒有了滋生的土壤,造成恐怖主義的諸多因素也不是一個拉登之死便能被消滅掉的。

全球反恐任務仍然艱巨

只要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民族之間的矛盾、發展中國家的貧窮落後、西方國家大舉的文化入侵以及民族分裂主義的存在等問題一天得不到有效控制和合理解決,恐怖主義威脅就會長期存在。不可能指望拉登之死這一孤立事件會使國際反恐形勢發生根本性變化,全球反恐任務仍然十分艱巨。

在未來一個時期,拉登之死不會使美面臨反恐壓力明顯減小,“基地”組織的行動力量以及領導能力也不會因此而削弱,包括“基地”組織在內極端勢力和恐怖組織反而很可能會以拉登之死為由在全球發動一場新的系列報復行動,不僅美國家安全將再次面臨嚴重威脅,其他西方發達國家以及地區親美政權也將面臨嚴峻考驗,如巴基斯坦、阿富汗、沙特和葉門等國家。巴基斯坦軍方和政府否認參與美國擊斃拉登的行動。即便如此,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賈爾瑟達一個警察局5月2日下午仍發生了一起路邊炸彈襲擊事件,造成3名兒童和1名婦女死亡,另有11人受傷,其中大部分是警察。雖然迄今尚無證據表明這起事件與拉登之死有關,但它至少給許多國家敲響了警鐘。德國政府已表示將重新實行今年2月撤消的公共安全措施,並且委派專家對國內安全形勢進行評估,以便進一步採取必要的防範措施。

從長遠發展看,恐怖主義組織及其恐怖活動在拉登死後有可能發生一些新的變化。比如,拉登之死會令其他恐怖組織小心行事,並加快分散化與地區化趨勢,以規模更小、結構更加複雜的組織方式來應對國際反恐壓力等。美國對外政策及國際問題專家湯姆斯·亨裏克森認為,美軍此次行動向世界證明美國比10年前打擊恐怖行為更有效,但美國也將面臨一場新的戰爭,未來恐怖主義將轉變為更不容易被滲透打擊的小團體行動,這些小團體的生存能力將更強,危害性也更大。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基地”組織有可能利用當前在中東和北非地區出現的動蕩局面進一步發展其勢力範圍,通過伊斯蘭世界與西方國家間的宗教矛盾和文化衝突改善其生存環境。一些“基地”組織分支機構的少壯派,如葉門“基地”的奧拉基等,可能比拉登更為危險。因為他們在西方呆過多年,熟悉西方事務,同時也掌握更為先進的組織控制和恐怖襲擊手段。奧拉基本人要比拉登更加熟悉如何利用網路來策劃活動和躲避打擊。美國耶誕節未遂劫機案和胡德堡軍事基地槍擊案背後,都有他的身影。屆時,來自中東的三大“基地”組織分支(“伊斯蘭馬格裏布基地組織”、“阿拉伯半島基地組織”和“伊拉克基地組織”)將可能取代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基地”組織發揮中心作用。對此,大多數國家認為國際反恐之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需要世界各國持續不斷的共同努力和密切合作。

撤軍進程更加受到關注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的初衷和首要任務是抓捕拉登,制止其領導的恐怖活動。在過去近10年中,拉登經常在重要日子通過錄影帶對外發佈資訊,但美國政府一直無法追查到他的下落。現在拉登死了,美國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算是完成了既定任務,奧巴馬政府執行撤軍計劃也就增加了一個新的重要理由。事實上,對於美國來説,不管拉登死與不死,都要想辦法從阿富汗撤軍,特別是在國內經濟困難重重且明年舉行大選的情況下,奧巴馬政府沒有理由不借此機會結束這場耗費巨大的戰爭。

當前,美國政府和阿富汗政府都傾向於認為阿富汗問題的解決需要某種形式的政治協議,形勢發展可能會迫使塔利班最終選擇與政府達成妥協。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5月2日在喀布爾發表講話,呼籲塔利班放棄使用武力,與“基地”組織決裂,參加阿富汗和平進程。

近十年來,一直有專家擔心國際反恐大聯盟面臨破裂的危險,而僅靠美國自己的力量無法打贏反恐戰爭。因為對美國來講,最大的難點在於如何妥善處理西方基督文明與伊斯蘭文明之間的差異和衝突。雖然美國政府不斷宣稱,反恐與文明、民族、宗教無關,但其對因民族宗教問題産生的文明衝突還是非常重視的。也正因為有這種潛在的擔心,奧巴馬才會在演講中一方面強調反恐戰爭“並非針對伊斯蘭”,不會與伊斯蘭世界為敵,另一方面極力強調拉登“並非穆斯林領袖,相反,他屠殺了大量的穆斯林。事實上,‘基地’組織在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屠殺了許多穆斯林”。

從長遠角度看,如果美國真能放棄冷戰思維、霸權思想、單邊思路,在中東和平進程中做出點成績來,那麼拉登之死也許有可能促使奧巴馬改變在伊斯蘭國家的一系列政策和運作,加快與伊斯蘭世界緩和關係。

(張秦洞 作者為軍事科學院科研指導部副部長)

眾説紛紜

報復行動如何防?

《巴西利亞郵報》:儘管美國人為拉登之死興奮不已,但美反恐部隊不得不加倍應對恐怖分子的反擊。拉登受到阿拉伯激進分子的熱愛,他的死亡在阿拉伯激進分子心裏種下新的反美仇恨。“基地”組織的思想意識還活著,與這種思想有關的組織還在活動,因此,反恐鬥爭將繼續下去,更需要各國的合作。

吉勒斯·凱爾肖韋(歐盟反恐協調員):拉登之死只是反恐進程中的重要一步。從長遠來看,“基地”組織核心機構被削弱,“基地”不再具備策劃“9·11”襲擊事件的能力。但從短期來看,拉登的死亡可能激起來自個人的某些報復行為。巴基斯坦和美國可能成為首選攻擊目標,在未來幾個星期,大家都應保持警惕。目前美國在世界各地的使館和機構均已加強安保措施。葉門、巴基斯坦以及薩赫勒地區仍然是恐怖主義組織的主要據點。歐盟需要對這些地區加大援助力度,幫助當地提高自我安保能力,完善警察、司法制度建設等,以便將恐怖主義威脅消滅在初期。歐盟也必須幫助動亂後的埃及、突尼西亞重建警察、安全系統。

肯亞《東非人報》:這是對當時遭受恐怖襲擊而死亡人們的莫大寬慰,但拉登之死可能導致該地區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索馬利亞反政府武裝的報復行動,因此該國已加強戒備。

對立情緒何時消?

馬哈茂德(埃及政治團體穆斯林兄弟會二號人物):“9·11”事件後,人們對伊斯蘭教有很多誤解,認為伊斯蘭教融合了恐怖主義。美國也以打擊拉登及其“基地”組織為由,向伊斯蘭國家發動戰爭。現在是美國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的時候了,這並不是因為拉登已死,而是因為美國人本來就不應該佔領別國領土。

拉什萬(埃及伊斯蘭團體研究學者):“基地”組織反對專制政權和美國政策的實踐早已失敗,像穆斯林兄弟會這樣放棄暴力、投身政治舞臺的伊斯蘭團體則可以在未來取得更大成功。

泰國《民族報》:東南亞近年來面臨恐怖威脅的嚴峻挑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提醒民眾高度重視拉登之死有可能引發的恐怖組織報復行動。目前,東南亞受到的恐怖威脅主要是兩股勢力,一是“基地”在東南亞的組織尚未完全瓦解,二是本土産生的恐怖組織仍在頻繁活動,威脅著東南亞的區域安全。拉登之死有可能“刺激”這些恐怖組織加緊行動。拉登有意渲染美國和西方的威脅是新的“十字軍東征”,這是他最容易找到的一堵將穆斯林與西方對立的意識形態高墻。現在最重要的是,怎樣才能阻止拉登這樣的恐怖主義分子在全球穆斯林中傳播仇恨情緒。

阿根廷《商業紀事報》:目前阿拉伯世界與美國、西方對立的情緒並沒有減弱,甚至在某些地方呈現出擴大蔓延的趨勢。中東的社會動蕩極有可能使一些人的極端情緒上升,而西方以非和平手段介入,更有可能加劇這種情緒。從利比亞人近日火燒英意大使館的舉動中就不難感受到這一點。希望拉登之死不會使中東人民偏離和平轉變的道路。

維塔利·納烏姆金(俄羅斯中東問題專家):消滅拉登對奧巴馬爭取總統連任有用,因為其不成功的中東政策一直受到批評,而如今給了他提高支援率的機會。為了實現打擊恐怖主義的新成果,奧巴馬應該設法改變美國對伊斯蘭世界的立場,最重要的是努力解決巴以衝突,否則這次成功擊斃拉登毫無意義。

“基地”組織虛擬化?

法裏德·扎卡裏亞(美國《時代》週刊主編):拉登之死對“基地”組織造成毀滅性打擊,“基地”組織事實上已被終結。“基地”組織更像是一種意識形態、一種被信念凝結起來的“虛擬組織”,因此拉登之死對“基地”組織打擊巨大。

詹姆斯·林賽(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副總裁):由於“基地”組織很久以來就不再是“集中化操作”,各分支相對獨立行動,拉登更多地發揮一種象徵性的領袖作用,因此拉登之死不會對“基地”組織造成“癱瘓性影響”,其二號頭目扎瓦希裏仍有能力策劃大規模恐怖襲擊。拉登雖死,但他作為一種“符號”並沒有死,將繼續激勵其支援者。

安娜利·博塔(南非安全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儘管“基地”組織的實際行動已不為拉登所操控,但其所有架構都是建立在相同的意識形態基礎上的,他們將繼續按照拉登的觀念行事,而且會更加有恃無恐,因為他們想讓拉登的“遺産”變得更為強大。

烏干達《觀察家報》:拉登之死是全球反恐戰爭的一個歷史性時刻,但這並不會使本國安全形勢有太大改觀。

毛爾托尼·亞諾什(歐盟輪值主席國匈牙利外長):現在要做的是觀察一些處在變動中國家的反應,觀察這些國家是選擇走極端主義的道路還是溫和派道路。雖然人類文明最大的敵人不復存在,但我們應對新的形勢有所準備。

十年戰事到盡頭?

弗朗索瓦·海斯伯格(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特別顧問):無論從政治角度還是戰略上看,介入阿富汗事務起初是為了拉登。隨著拉登死去,將很難界定北約在當地軍事存在的正當性,更不用説戰場形勢了。拉登之死對歐洲來説恰好是撤出阿富汗的好時機。

詹姆斯·林賽:拉登住所距離伊斯蘭堡如此之近的事實,無疑令美巴關係面臨考驗,而拉登之死使奧巴馬從阿富汗撤軍有了更多的“合法性”。

馬克斯·布特(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拉登之死雖然對阿富汗塔利班武裝造成重大的心理和財源上的打擊,但對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裝、“哈卡尼網路”等組織影響甚微,因此在阿富汗繼續全面的反恐行動仍至關重要,以避免其重新淪為恐怖主義活動的策源地。

法新社:自2001年美國為首的北約聯軍發動阿富汗戰爭以來,有14萬歐洲軍團參與其中,歐洲已經疲憊不堪。拉登的死亡解決不了所有問題。從阿富汗撤軍需要一個“由頭”,但歐洲國家眼下仍面臨極端主義分子滲透的風險。

黑格(英國外交大臣):現在就下結論説我們突然解決了世界上最大的問題是不對的。“基地”組織仍然活躍,其頭目死亡並不意味著該組織活動的終結。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會異常困難,但必須堅持下去。

馬克東·巴伯爾(巴基斯坦《每日時報》總編):拉登之死從長遠來講對世界、對巴基斯坦都是好事,這也是多數巴基斯坦人的看法。“9·11”事件後,巴基斯坦加入到反恐戰爭中。此後,因遭恐怖襲擊所致的人員傷亡超過了北約在阿富汗傷亡人數的總和,安全環境惡化使巴基斯坦付出了巨大的發展代價。巴基斯坦人渴望和平與安寧。當前在阿富汗戰爭已進入第十個年頭之際,應該重新審視以往的反恐戰略,擊斃拉登應當被視為美國反恐戰爭的一個重大勝利,也標誌著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區的“基地”組織能力遭到大幅削弱。阿富汗塔利班與“基地”組織有所不同。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因為阿富汗塔利班堅持庇護“基地”組織而引發,“基地”組織領導人拉登遭擊斃,也就使得阿富汗塔利班得以擺脫對“基地”組織的道義負擔,拉登之死是塔利班與“基地”組織“決裂”的機會。“基地”組織其實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區的外生力量,其目標是全球性的,主要以襲擊西方為目標;在過去很長時間裏,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目標是要把外國駐軍趕出阿富汗,因而表現為當地普什圖族與美國為主導的多國部隊的對抗,他們在當地具有廣泛的民意基礎,過去10年的戰爭已表明,軍事對抗化解不了與塔利班的干戈,只能通過和解的方式,將阿富汗塔利班重新融入阿富汗政治進程,這場因“基地”組織而引發的戰爭才能最終收場。

(綜合本報駐外記者丁剛、施曉慧、張金江、王恬、牟宗琮、裴廣江、孫天仁、韋冬澤、苑基榮、黃培昭、張夢旭、張衛中、吳志華、陳曉航報道)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 羅琪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