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維基解密:利比亞反對派成員與"基地"關係密切 ·利比亞阿其其亞兵營遭轟炸 格達費目前生死不明 ·一名試圖劫機前往利比亞的男子被制服(圖) ·北約敲山震虎 再炸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官邸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國 際>>國際觀察>>熱點評論 字號:
面對地震海嘯核危機 菅直人政權為何張皇失措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1-04-26  發表評論>>

日本三分之二以上的選民對現政府在此次地震、海嘯及核災難的危機處理能力表示不滿。《日本經濟新聞》、《朝日新聞》等報今天(4月18日)公佈了這一最新民意調查結果。調查結果顯示,民眾最為不滿的是菅直人內閣在本次所謂的日本“國家歷史上最嚴重的災難”面前束手無策,混亂不堪。事故發生後既沒有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親自指揮,也沒有努力收集第一手材料,徵求專家的意見以做出明智的決斷;而是在總理府內遙控,一會兒成立個機構,一會兒任命個大臣;事故現場的情況和核輻射的數據全聽任東京電力公司報告。因為情況不明就無法做出正確判斷,因為沒有專業知識就只能聽任東電方面解釋。貽誤了戰機,致使核發電站泄漏事故發展到幾乎無法收拾的地步。   

菅直人內閣在上個月30日,就對本次事故中受害者的賠償問題進行説明時談到了本次災害的性質,將它定為“天災”,理由是這次地震之強烈,是“千年一遇”的:震後的巨大海嘯也是“想定外”的。所謂的“想定外”,翻譯成中文應該是“始料未及”,“預料以外的沒有想到”的。有史以來第一次。言下之意就是由於發生了沒有能預料到的事情,引起了核泄漏,這並不是政府的過錯。   

但是果真如此嗎?其實不然,在很早以前就有學者撰文指出,東北地區以前曾遭受過特大海嘯,核發電站建在那裏很不安全。事故發生第二天,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專家小出裕章教授就指出,福島核電站2號機的爐心熔毀,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災難可能會在日本重演。同時他還要求“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等有關當局,無論是以海水或泥水注入反應爐防止燃料棒熔融,都必須時時刻刻公開資訊。”對這樣的建議和要求,政府一概裝聾作啞,將責任全部推在一個私人公司—東京電力身上。而政府機構——原子力安全委員會和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又互相扯皮,發表的內容不但含糊其辭,更令人氣憤的是如此專業機構發表的數字竟然矛盾百齣,錯誤連篇。正如日本部分網民所説,本次事件的起因是7分天災3分人禍,而後來就是百分之百的人禍了。   

一直到4月12日,也就是大震災發生一個月零一天,日本政府才把核事故的級別,從“5”提高到最嚴重的“7”級,與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故同級。但是,經過一個月的大地晃悠和菅直人內閣搪塞敷衍的“大本營”報告的洗禮,人們已經麻木了,對此沒有多大反應了。我們清楚地記得,事故發生後的第一天,即3月12日,原子力安全·保安院者輕描淡寫地説宣佈説核發電站事故為“4”級;過了幾天,到3月16日,又將事故的級別提升到了“5”級,相當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三里島”核發電站洩露事件。三里島事件從最初清洗設備的工作人員的過失開始,到反應堆徹底毀壞,整個過程只用了120秒。6天以後,堆心溫度下降,蒸氣泡消失——引起氫爆炸的威脅免除了。100噸鈾燃料雖然沒有熔化,但有60%的鈾棒受到損壞,反應堆最終陷於癱瘓。此事故為核事故的第“5”級。而福島核發電站不但堆芯溫度居高不下,而且還連續發生了幾次氫爆炸,帶有核輻射灰塵的濃煙隨風四處擴散。這怎麼可能是“5”級呢。但是,菅直人政權就用大日本皇軍大本營式的發表,不但隱瞞了事故的真相,欺騙了世界各國人民,錯過了處理事故的最佳時期。如果當時就聽從小出裕章教授的意見,事情還不至於糟糕到這一地步。要知道切爾諾貝利只爆炸了一個爐子,而“福島第一核電站”則是四個爐子連續出事,5號,6號爐子也受到損傷,其嚴重的程度是空前的。   日本人是世界上唯一受到過原子彈傷害的民族,長久以來,受原子彈傷害成了日本民族心靈上一個抹不去的陰影,也成了某些人拒絕承認戰爭犯罪的擋箭牌。菅直人政權在核發電站事故發生後非常緊張不安,惟恐日本民眾知道真相後會起來造反,一夜之間推翻民主黨政權。面對經濟的長期低迷和內部權力抗爭的日漸激烈,菅直人政權張皇失措的原因不就昭然若揭了嗎。(日本新華僑報網供稿)

文章來源: 人民網 責任編輯: 宇文拓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精彩圖片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