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海外看中國>>中外交流志

夏目漱石的漢詩文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0-06-07 10:10   發表評論>>

夏目漱石(1867-1916),日本明治時期的大牌作家,有國際聲譽的小説家。有日本學者認為他在日本文學史上的地位相當於中國的魯迅。這種説法恰當與否姑且不論,要知道,漱石可是日本現在唯一一位尊容被印在鈔票(日元千元)上的文學家啊。

魯迅先生對漱石也是重視和尊敬的。有意思的是,魯迅1908年在東京的時候,還曾和許壽裳、周作人等五個人合租過漱石住過的房子,他們稱作“伍舍”。這個房子至今還在,十年前我還特地去看過呢。可惜,漱石享年比魯迅還短。

夏目漱石本名金之助,“漱石”是其號。這個號可是出於我們中國古代的一個現今連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的典故。《世説新語排調》雲:“孫子荊年少時欲隱,語王武子‘當枕石漱流’,誤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孫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此事又見《晉書孫楚傳》。孫楚明明是口誤,卻將錯就錯,突發奇論,可謂機敏之至。更沒想到,這還成了千餘年後一位日本文學家的雅號。1889年(明治二十二年),夏目受好友、著名作家正岡子規編印漢詩集《木草集》的刺激(按,所謂“漢詩”,就是日本人用中文創作的舊體詩),也自編了一本漢詩文集《木屑集》,並開始用“漱石”為號,足見他對中國文史的熟悉。

漱石生於江戶(今東京都)牛。1879年入一橋中學,因喜歡唐宋詩文,特意再到專教漢學的二松學舍學習,師從著名學者三島中洲,打下了漢文學基礎。(而二松學舍延續至今,已改為大學,仍是日本研究中國古典文學和日本漢文學的重鎮。)1884年入一橋大學預備門。1889年與正岡子規會面,更喚起他寫漢詩及俳句的興味。1893年文科大學畢業,曾在東京專門學校(早稻田大學的前身)任講師。1895年赴伊予(今愛媛縣)松山中學任教。翌年,赴熊本第五高等學校任教,此時又向同事、詩人長尾雨山學習寫漢詩。1900年赴英國留學。三年後回國,任第一高等學校及東京帝國大學講師。此後,直至逝世前的短短十幾年裏,他發表了很多作品(日文),成為第一流的英國文學研究、介紹者,又是明治第一流的小説家。但他同時鍾愛漢文學,到逝世前還大寫漢詩。今存他的漢詩有二百多首,因此,完全可以稱他為漢文學家。

他在1889年寫的《自嘲,書〈書屑錄〉後》,反映了少年漱石蔑視世俗,同時其實虛懷如谷:

白眼甘期與世疏,狂愚亦懶買嘉譽。為譏時輩背時勢,欲罵古人對古書。才似老駘駑且騃,識如秋蛻薄兼虛。唯贏一片煙霞癖,品水評山臥草廬。

他在同年寫的《山路觀楓》,得到當代中國著名學者程千帆的擊賞:“漱石詩風流蘊藉,殆不讓其説部。能者自不可測。可喜可笑也。”詩云:

石苔淋雨滑難攀,渡水穿林往又還。處處鹿聲尋不得,白雲紅葉滿千山。

1895年他離開東京去松山任中學教師後,寄七律四首給好友正岡子規,其三顯示了既憤世又自嘲的口氣:

二頃桑田何日耕?青袍敝盡出京城。棱棱逸氣輕天道,漠漠癡心負世情。弄筆慵求才子譽,作詩空傳冶郎名。人間五十今過半,愧為讀書誤一生。

此詩首句反用《史記蘇秦列傳》:“使吾有洛陽負郭田二頃,吾豈能佩六國相印乎?”極妙。“冶郎”即野郎,為日本人叱罵語(即“八格牙路”的“牙路”),意為野小子、渾蛋。更妙的是“冶郎”在中文中亦自可通,《古樂府》就有“道逢遊冶郎”句,李白也有“岸上誰家遊冶郎”句,均指不務正業的浪蕩子。由此詩可知,當時漱石的詩(按,日本明治以前“詩”專用指漢詩)已讓某些詩壇老輩震驚和妒忌。

漱石1898年寫的五古《春日靜坐》也很耐讀:

青春二三月,愁隨芳草長。閒花落空庭,素琴橫虛堂。蛸挂不動,篆煙繞竹梁。獨坐無只語,方寸認微光。人間徒多事,此境孰可忘?會得一日靜,正知百年忙。遐懷寄何處,緬邈白雲鄉。

漱石寫得最多最好的,就是七律。他在晚年臨終前約百日之間,幾乎日課有作,一連寫了七十五首詩,其中六十六首均為七律,而且除一首外均無題目。這是他一生漢詩成就的高峰。這些珍貴的手稿,今存日本東北大學圖書館漱石文庫。詩中表達了隱逸和超越的思想。他將中國古典文學和禪道的有關思想相結合,找到了“則天去私”這一詞彙來概括他的人生哲學。有日本論者認為這也是日本近代咀嚼中國文化所達到的思想高峰。這種説法是否正確,亦當別論;但這些詩確實頗值得我們咀嚼。

漱石的好友子規曾評論他的詩“意則諧謔,詩則唐調”。其實他晚年的詩又超越了諧謔,回顧往事,甘於淡泊,學習唐調的風格更明顯,更成熟。這樣的優秀漢詩人出現在大肆鼓吹“脫亞入歐”的明治、大正年間,實在可説是一個奇跡。而且,他又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日本近代有世界影響的大文學家,因而尤為難得!日本及中國當代出版的很多《日本文學史》上,僅介紹漱石的日文創作而不涉及他的漢詩,是一種何等淺薄無知的表現!

漱石的漢詩文生前未曾結集,僅附錄于日本出版的他的文集之後,中國讀者很難讀到。近日,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夏目漱石漢詩文集》,是為首次引入我國讀書界。值得欣喜和介紹。

 

夏目漱石的像被印在日元上

文章來源: 文匯讀書週報 責任編輯: 未克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orld@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201 主編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