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海外看中國>>中外交流志

黃衫客傳奇:首部中國人以西文創作的小説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0-03-18 15:25   發表評論>>

《黃衫客傳奇》是目前所知第一部中國人以西文創作的中篇小説,遠早于林語堂的同類作品。小説中所體現的超前的文學觀念,或將改變我們對中國近現代文學史和文化史的傳統認知。作為一位清末外交官,陳季同試圖為西方公眾建構一個飄溢著清茶芬芳的“文化中國”。這個未受工業文明污染的文化烏托邦,打動了19世紀末的西方讀者,而今天的中國讀者,或許也可以從中體味那份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鄉愁。

陳季同

法文版《黃衫客傳奇》書影

古畫中的霍小玉像

陳季同(1852—1907),字敬如,號三乘槎客,福州人,清末外交官,曾在歐洲生活十餘年,是當時法國外交和文化沙龍裏的活躍人物。他先後出版了《中國人自畫像》、《吾國》、《中國人的戲劇》等八種法文著作,被譯成多種西方文字,在歐洲産生了廣泛影響。

陳季同用法文寫的中篇小説《黃衫客傳奇》(Le Roman de l’Homme Jaune)1890年出版于巴黎,至今已整整一百二十週年。《黃衫客傳奇》並不屬於大氣磅薄的宏大敘事,它只是一部愛情題材的中篇小説,但卻在思想上、藝術上都有不少重要的、具有現代意義的開拓。

《黃衫客傳奇》早在“五四”前約三十年,就已對家長包辦兒女婚姻的制度以及“門當戶對”等舊觀念、舊習俗提出了質疑。小説通過新科狀元李益與霍小玉的自主而美滿的婚姻受到摧殘所導致的悲劇,振聾發聵地進行了控訴,促使讀者去思考。雖然《黃衫客傳奇》以唐代蔣防的《霍小玉傳》為基礎,作者在人物性格與相互關係上卻進行了許多改造和變動,完全可以説,這是陳季同自己的重新創作。《霍小玉傳》中的男主人公李益,是個“虛詞詭説,日日不同”的負心郎。《黃衫客傳奇》中的李益則有很大的不同。小説借其表兄崔允明之口來這樣評點李益的性格:“你有想壓倒天朝男兒的雄心壯志,但你又會為了一個窮人而兩手空空。當你想當一個惡棍的時候,你又忍不住要去行善。”在作者看來,李益雖然有點軟弱,也少一點果決,但卻是善良而真誠的。他一再給寡母去信,懇請寡母同意自己與小玉成婚。但冷酷、專橫、嚴厲的母親,卻因對方鄭氏家中社會地位低微而堅決反對。母親利用李益性格中軟弱、猶豫的一面,處心積慮地採用突然襲擊的方式,將自己選定的另一場婚姻強加到他頭上。當她得知李益將於某日回到家鄉的消息,便迅速佈置了一整套對付自己兒子的密謀,還搬來了甘肅總督大人壓陣。李益剛到家,母親不許他申訴任何理由,便將他引進點燃著燭光的宗祠,關閉大門,面對著歷代祖先的牌位,怒氣沖衝地宣稱:“這次讓列祖列宗來回答你!”接著是連篇累牘的訓斥:

看看這些牌位!每一位先人都有既體面又受人尊敬的頭銜:他們都在那裏望著你,都在質問你怎麼能讓他們蒙羞,這是沒有先例的。你看!在他們每人的名字旁邊都寫有頭銜和對他們為官的評語,你還能看到一個婦人的名字:每個都與我們家門當戶對。

而你呢?當你有能力繼承他們的傳統而且可以光宗耀祖的時候,你做了什麼?你要把未來寄託在一個沒有父親的女子身上嗎?正是她,在某一晚上,像花船上跑出來的歌女一樣,投入你的懷抱;你竟想讓這樣一個女子躋身於我們高貴清華的門第嗎!

……

她在一種狂怒的狀態中,不停地講著、喊著、威脅著:如果他不放棄原來的計劃,她就呼喚神明的報復和先人無可逃避的仇恨,向他、她自己,還有整座宅院。

這是在祖宗靈位面前對李益進行的一場嚴厲審判———而且是不許李益説一句話的審判!這是從精神上朝李益打去的一悶棍,打得李益暈頭轉向,“他像醉漢一樣腳步踉蹌,心如死灰,唇上帶著苦笑,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接著,母親又進行第二步:押送李益離開宗祠,“在驚愕的年輕人還沒明白母親要幹什麼的時候,她已將新郎的紅色綬帶遞過來,又飛速給他戴上婚禮時才用的金花冠;然後,不給他恢復正常的機會,她打開大門,將他推入燈火通明的大廳,她向眾人鞠躬致意,高聲宣佈:‘承蒙總督大人光臨寒舍,著實令蓬蓽生輝。今以亡夫的名義宣佈,同意愛子李益與盧小姐喜結連理!’”於是,接下來就是中國傳統婚姻的“拜堂”場面。“神智不清的李益”,被媽媽推到一個年輕女子的身邊。

———跪下!她用堅決的語氣説。看到一旁的盧小姐已經俯身而拜,而他還沒有跪倒,媽媽一手放在他肩上,重復道:

———跪下!你沒看到你在這兒多丟臉麼?

僵硬地,他拜倒又起來……成了禮。

他好像處於一場噩夢當中:朦朧中,他看到人們來到身前,笑著向他説些他無法理解的言辭。恍惚中,他意識到自己走來走去,好像有另一個像自己的人,向賓客施禮,拜謝總督,總督又頷首答禮。

他目光呆滯,覺得心中痛楚萬分。他是在哪?人們對他做了什麼?

小玉呢?為什麼小玉不在這裡?

———您的兒子怎麼了,夫人?他好像不太舒服。

———很可能的,他太累了,可憐的孩子!多年的用功,多次的考試,還有旅途疲倦;剛剛重逢的激動,馬上又是婚禮的激動。

當他一恢復知覺,馬上明白了上面的問話和對答。可是,他又陷入了麻木的狀態。

他覺得透過一層面紗,又看到一張曾經微笑著的面容,現在,面容上凝結著可怕的怨恨:在他對面,雲霧之中,黃衫客抖動他的箭囊,發出令人恐懼的聲音,然後,用弓箭瞄向自己。他聽到弓弦的顫動,耳邊響起羽箭的蜂鳴。猛然間,一道閃電劃過眼前,他頭痛欲裂,之後,一切都消失了!……他昏了過去。

從此,“三個星期中,李益處在生死一線之間。”他大病一場。也從此,他把媽媽當做“一個怪物,一個追逐他、啃噬他的心的吸血鬼。一見到她,他就覺得厭煩,生出瘋狂的憤怒”。這是寫得很有震撼力的一章。其中李益母親的形象,她的許多言行,確實令人震驚,也讓人顫慄。張愛玲在《金鎖記》中寫過一個曹七巧,她因為自己沒有得到過幸福,就千方百計破壞子女的幸福。作者寫得很深,挖到人物心靈的深處,刻畫出了一個典型。陳季同在《黃衫客傳奇》中,同樣塑造了一個典型人物,那就是李益的母親。這個母親從28歲起就守寡,她當然吃過很多苦,於是,她覺得自己必須獲得子女面前的絕對權威地位來作為補償。她必須讓子女絕對服從自己的一切決定,而不考慮子女本身幸福與否。正像第十八章中李益譴責母親時所説的那樣:“為了滿足你的虛榮心,要以我的生命為代價。”最後,終於逼得李益在23歲的青春年華就發瘋致死。《黃衫客傳奇》確實寫了一齣震撼人心的專制包辦婚姻的悲劇,完成了連後來的“五四”新文學都未能較好完成的任務。這是陳季同的一個突出貢獻。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 未克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201 主編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