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海外看中國>>中外交流志

西方紀錄片大師鏡頭中的中國往事:從忘卻到記憶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11-20 15:04   發表評論>>

荷蘭導演尤裏斯伊文思

新中國誕生之後,曾有一批西方電影人到訪,並以中國為主題拍攝電影紀錄片,其中包括安東尼奧尼、伊文思等大師級的人物。不過,文化和制度的雙重差異,讓西方人眼中古老“東方龍”煥發朝氣的景象,也在不經意間成為誤讀的影像。

由上海文廣新聞中心製作的紀錄片《看懂中國——外國影像裏的60年》,梳理了建國60年來一些曾經引發爭議的關於中國的海外紀錄片。通過截取紀錄片的鏡頭,以及拍攝者的回憶和講述、經典重訪,回溯30年的變遷,再現中西文化從誤讀到理解的過程,以及世界對中國的重新認識。

——編者

《北京的星期天》,錯別字擋不住激情 克裏斯馬克——寫給兒時嚮往的回信

從《北京的星期天》海報和片頭錯誤百齣的漢字中,不難看出那個年代,西方媒體對於中國和中國文化認知的缺乏。不過在20分鐘的篇幅裏,法國導演克裏斯馬克處處流露出對中國的愛慕,《北京的星期天》幾乎就是導演寫給自己兒時嚮往的回信。

影片的開頭,他就以講述者的身份直陳了對中國的熱情,説北京其實是他童年時最嚮往的地方:30多年來,身在巴黎的我一直嚮往著北京,儘管我對她一無所知。我天馬行空的想像從書本裏得到了一些依據。

糖紙上的形象現實中的孩子

20分鐘的《北京的星期天》中,克裏斯馬克以他一貫的電影散文風格,展示了北京的風土人情、歷史文化和日常生活,將他所見所聞濃縮成一天的影像記錄。新中國欣欣向榮的景象、人們樸素溫馨的生活、街頭藝人的精彩表演,以及天真無邪的孩子,都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影片用父母的語言為北京孩子的影像配解説詞,而且將中國孩子的形象和法國兒童的幸福類比。“這些孩子是如此惹人喜愛,他們的形象曾出現在我們父母的巧克力糖紙上。很難讓人相信在25年前的北京,每天早晨都能在街上發現死去的兒童。”

“運動員矯健的身姿完全顛覆了所謂‘東亞病夫’的中國形象。”在影片中,克裏斯馬克用大量的篇幅拍攝體育運動的場景,讓西方民眾看到了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國。同時,克裏斯馬克還拍攝了1956年五一國際勞動節的盛大遊行。影片中還出現了大量的玩具和動畫的形象,其中包括剪紙、皮影等,從這些畫面不難看出,中國傳統工藝與民間藝術對法國攝製組的強大吸引力。克裏斯馬克還在自己名字旁放上了他最喜愛的動物——貓,在他後來的影片裏,貓的形象千變萬化,成為克裏斯馬克的一個標誌。

“當時所有的旅社都叫差不多的名字”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在法國巴黎,幾經週折,來自上海的電視記者找到了已經89歲的克裏斯馬克。不過這位倔強的老人一貫排斥媒體,最終只答應接受口頭采訪,拒絕拍攝和錄音。對於那次到中國的經歷和感受,影片顧問法國著名女導演、“新浪潮之母”阿涅斯瓦爾達記憶猶新。

阿涅斯瓦爾達回憶説,1956年,克裏斯馬克邀請我拍攝一部紀錄片。第二年中國政府通過友好協會正式邀請了我。當時小組有七八個人,中國政府認為這部紀錄片很有用。“當時聯合國還沒有承認這個偉大的國家,就好像她不存在一樣。現在我們當然可以對此一笑而過。”

《北京的星期天》完成之後,阿涅斯瓦爾達在中國做了一次長途旅行,從北京的天橋,到上海的戲院,再到三峽,一直走到雲南,1957年才回到法國。當時中國人的封閉、羞澀、好奇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到住處的時候,發現當時所有的旅社都叫差不多的名字。有一個服務員過來送熱水,之後過了沒多久又有人來送水。其實送水只是他們的藉口,他們只是想來看看外國人是什麼樣子的。”

在中國旅行期間,瓦爾達拍攝了大量照片。半個世紀後的2005年,法國電影回顧展在北京舉行,瓦爾達帶著她的9部電影參加了展映,同時她在1957年拍攝的100多幅照片也在北京展出,引起了極大的關注。

“我的孩子們都去過中國。我的孫子奧古斯丁去過北京、昆明。另一個大一些的孫子在美國讀書,也在中國待過一年。我覺得,以前學生大都喜歡去美國,而現在所有的年輕人都想去中國,我所看到的現象就是這樣的。”

文章來源: 文匯報 責任編輯: 未克
1   2   3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201 主編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