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海外看中國>>中外交往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多無奈和解 律師憂造成法律障礙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11-03 14:48   發表評論>>

民間真正響應者鳳毛麟角

劉寶辰教授眼裏的“無可奈何”,恰恰反映了中國民間對日漫漫索賠路上的尷尬與困境。

十餘年來,不停地有中國老人站到了日本法庭上,他們是慰安婦問題、勞工問題、毒氣問題以及細菌戰問題的受害者,儘管他們拿出了如山的鐵證,但結果仍是敗多勝少,能夠得到日本企業的一點補償金,就已是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劉寶辰教授對此深有感觸。他説,1998年之前,中國國內對索賠“並不那麼認可”,社會輿論關注得也很少,許多研究者多是“偷偷摸摸地調查”,相互之間少有溝通和協調。長此以往,就形成了現在的民間零星索賠、各自為戰的局面。

日本國內的形勢也很複雜。

日本律師黨派不一,觀點立場不同。這在此次西松索賠案中展露無遺。據了解,為安野作業所中國受害勞工索賠的是由內田雅敏為代表的日本律師團,背後主要是過去一直對華友好的日本華僑在支援。而為信濃川作業所受害者索賠的則是由小野寺利孝為代表的日本律師團與中方律師。在歷史、政治以及現實利益等各種因素的影響下,雖然均為西松公司的受害者,卻不得不各自為戰。

康健更是直言被“日方鑽了空子”,是日本人為儘早卸下“歷史包袱”而採取各個擊破之舉。

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副會長陳春龍教授曾總結索賠之路上的尷尬:“雖然大家總的目標一致,但實際操作起來則誰也不會聽誰的。每個人的經歷、性格、習慣各不相同,在一起合作共事難免産生分歧誤解;國內每個訴訟團體的目標不一樣,每一件案子所接觸的日方機構之間想法也有差異。”

但更為尷尬的是“自己人的漠視”,這是幾乎所有受訪者的共同感受。儘管中日曆史遺留問題總能挑起國內很多口水,但要真正落實到對日索賠這樣的具體事件上,響應之人鳳毛麟角。陳春龍教授説:“中國受害者所打的這麼多場官司,大部分資金還是由日方的律師以及愛國華僑資助的。”

不要給後人留下遺憾

中國國內各自為戰,日方支援團體出發點亦不相同,這樣複雜的情況給對日索賠造就了重重障礙。 

如何更有效地對日索賠?國內各界人士提出過各種建議。

原駐日大使館外交官、現故宮博物院副研究員朱春立去年曾向中國有關部門提出建議:可以在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下設立機構統一解決對日索賠問題。但直到現在,她的這個方案始終“擱淺”。她告訴本報記者,提交上去的意見書一直沒有回音,倘若能“批准”,今後的“賠償金”便能在中國安家了。

而早在2004年,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會長童增曾提出“國內訴訟”的途徑,即把對日索賠的官司搬到國內打。他告訴本報記者,問題的關鍵是中國的法院對此類案件沒有一個明確的司法解釋,並且在實際申訴中,願意接手的國內法院也屈指可數。

2006年,日本的支援律師團曾提出“全面政治和解”的建議,而政治和解的主角指的是中日兩國政府。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武器訴訟案中方代理人蘇向祥更是期望:日本民主黨鳩山政權的上臺能給政治解決提供契機。

但劉寶辰還是認為,目前最務實的辦法還是和解,“至少能讓那些為數不多的還仍然在世的受害人可得到一點補償,一個安慰。”

文章來源: 國際先驅導報 責任編輯: 未克
   上一頁   1   2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201 主編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