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國 際>>海外看中國>>中外交流志

關於達爾文主義者海克爾在中國的影響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9-10-18 10:11   發表評論>>

《中華讀書報》編輯同志:

貴報紀念達爾文誕辰200週年的專題(2009年9月30日),每篇文章都有趣,特別是《被劫持的達爾文》和《情感如何塑造了人類社會?》兩篇文章,更使我獲益良多。稍感遺憾的是,無論是在諸位作者的行文中,還是在達爾文和進化論相關書目中,都沒有片言只語提到海克爾和他的《宇宙之謎》。

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1834-1919)是達爾文主義者,進化論者,自然科學中唯物主義代表,無神論者。他提出確定系統發育和個體發育之間的相互關係的生物發生律,也是社會達爾文主義者的始作俑者。恩格斯曾以認可讚揚的口氣多次提到他和他的《宇宙之謎》;列寧對他和《宇宙之謎》評價更高。如果事情到此為止,那麼在中國紀念達爾文不提他和其著作也沒什麼大的缺憾。可據我所知,他的《宇宙之謎》就有三種中譯本,一是馬君武的譯本,在《新青年》雜誌連載;二是劉文典的譯本;三是文革中由復旦理科大批判組的四人小組(筆者是其中的一員)翻譯的本子。海克爾和他的《宇宙之謎》也曾引起魯迅的注意,1907年,魯迅發表了論述海克爾一元論生物發生規律的專論《人之歷史》,其副標題即為《德國黑格爾氏種族發生學之一元研究之詮釋》。這裡的黑格爾即海克爾,而黑格爾那時譯成黑該爾。

海克爾和其《宇宙之謎》還有下文。按照德國著名政論家、蘇聯和中國問題專家克勞斯梅奈特的説法,毛澤東發動文革,和他接受了《宇宙之謎》中的某些思想有關。1972年,我和其他三位同事調至復旦理科大批判組,翻譯德國人海克爾的《宇宙之謎》。那時林彪雖已折戟沉沙,可文革幹將風頭尚健,批林批孔,殺聲震天。偏偏在這種時候翻譯一部古人洋人的書,真乃匪夷所思,但又不敢問個究竟,只知任務是上頭來的。四人合作,有的朗讀,有的記錄,我和老陳口譯,每譯一章,由我來整理。以這樣的方式翻譯了前十章,後來兩同事回到外文系“復課鬧革命”,後十章我和老陳各顯神通,分別翻譯。那時我三十齣頭,精力旺盛,完成了七章,校對是老鄭。

1974年,《宇宙之謎》出版,發行47萬冊。那時新華書店擺放的全都是馬、恩、列、斯、毛和魯迅的著作,再就是批林批孔批水滸的小冊子。而一夜之間,一個“名、洋、古(人)”的一部大書進駐紅光閃耀的“無産階級專政的思想陣地”,這背後有什麼玄機,作為該書譯者之一的我也不明就裏。

直到1975年底,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1975年11月30日,德國《世界報》刊載了克勞斯梅奈特的一篇文章,介紹了西德總理施密特訪華的情況。作為施密特的顧問,梅氏參加了毛澤東會見施密特的全過程。梅氏寫道:“毛在開始談話時提到四個德國人的名字,説他世界觀的形成主要歸功於這四個德國人。聽起來似乎是黑格爾、馬克思、恩格斯、黑格爾。可為何兩次提到黑格爾呢?”當譯員將第四人譯成黑格爾時,毛主席顫巍巍擺了擺手,糾正道:“是海克爾。”梅奈特這才恍然大悟:“是海克爾,確切地説是恩斯特海克爾。”年輕的譯員對海克爾沒有任何概念,而梅氏七歲時就閱讀了《宇宙之謎》。梅氏的記述也為施密特的回憶錄《偉人和大國》所證實,施密特説他和毛澤東花了十分鐘的時間討論了“海克爾那部粗糙的唯物主義著作《宇宙之謎》”。

梅奈特此後不停地思索:“海克爾怎麼會給這位深居紫禁城的偉大老人留下那麼深的印象?”他最後認定,海克爾秉持一元論哲學,馬恩也堅持一元論哲學,可作為自然科學家的海氏走得更遠,海克爾認為,一切在流,一切在變,世上萬物沒有終極目標,有的只是狀態。梅氏發現,“隨著年事漸高,毛越來越成為哲學家了,也越來越把目標稱之為狀態”。“人類發展不會停留在某一諸如社會主義的目標上,具體到革命上,也要繼續革命,不斷革命。”毛澤東反對革命勝利後就不再有衝突的觀點,相反,他認為要進行多次新的革命,“七八年來一次”是自然而然的事,甚至是必要的,為的是使發展不致停滯。

毛澤東晚年處處強調“運動”、“變化”、“革命”,“動是絕對的,靜是暫時的”;“一萬年以後還有革命”;“社會主義制度作為歷史現象,總有一天會滅亡”;“生與死不能轉化,請問生物從何而來?地球上原來只有無生物,生物是後來才有的,是由無生物即死物轉化而來。生物都有新陳代謝,有生長、繁殖和死亡,在生命活動的過程中,生與死也在不斷地相互鬥爭、相互轉化”;“有問題才革命,革了命又出問題”。梅奈特把毛澤東的不斷革命論和海克爾的反對任何“終極目標”聯繫了起來,他認為,毛從這部“粗糙的唯物論著作”得出重大結論。梅奈特還猜想説:“眾所週知,毛在一戰結束前後曾在北大圖書館做過圖書管理員,那時這裡是最重要的現代化圖書館之一。毛自小嗜書如命,他在那裏必定如饑似渴地大量閱讀了有關西方知識的書籍和資料,也必定精心閱讀了《宇宙之謎》的中譯本,以致他60年後還記得作者的名字。”

這是一個很聰明的推斷。經我查證,馬君武所譯的《宇宙之謎》1916~1917年題名為《海克爾一元哲學》在《新青年》雜誌上連載,估計毛主席是在《新青年》雜誌上讀了《宇宙之謎》。毛澤東青年時代讀了這部書,60年來唸唸不忘,可見印象之深,梅奈特將其具體化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思想根源,甚至認定海克爾和黑格爾對毛澤東的影響要大於馬恩對他的影響,對此論我不敢深信,不過,據此判斷達爾文主義者海克爾的思想對毛澤東有一定影響當不為過。2003年,我參與的這個譯本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列入“世紀文庫”再版。研究達爾文與中國的關係,《宇宙之謎》這段故事值得注意。(袁志英)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 未克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201 主編信箱 :luoqi@china.org.cn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