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李克強與巴羅佐共同出席中歐合作項目實施典禮 ·日韓以學者評美大選:力挺奧巴馬 麥凱恩高深莫測 ·聚集亞歐峰會 各路媒體記者匯聚新聞中心[組圖] ·“盛裝”夜景喜迎亞歐首腦會議[組圖]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國 際>>風雲人物 字號:
解讀奧巴馬:步步為營 三重優勢競選總統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7-22  發表評論>>
圖片來源:新華網


解讀奧巴馬:從混血兒到哈佛博士

6月27日,當奧巴馬和希拉裏肩並肩出現在新罕布希爾州小鎮團結鎮的造勢場合時,民主黨進軍白宮的號角發出了今年1月初選打響以來最為高亢的共鳴聲。20天前,當希拉裏在位於首都華盛頓的國家建築博物館喊出“Yes,we can!”這樣的典型奧巴馬口號時,還有許多婦女在為她跑遍50州最後痛失總統競選資格而感傷落淚,而今,在奧巴馬領先共和黨對手麥凱恩5到15個百分點的不同民調之間,民主黨人整體上被今年11月的勝利前景所激動,他們再不會從希拉裏的眉宇間察覺到曾經“偶爾閃過失落”的表情。

對奧巴馬來説,獲得“決不輕言放棄”的希拉裏的站臺支援,是比之前獲得約翰·克裏、愛德華·肯尼迪等民主黨大佬和愛德華茲、戈爾等見風使舵派的支援更為重要的競選成就。奧巴馬總有辦法把這些比自己出道早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政客團結在身邊,與他一道去爭取屬於民主黨的榮耀。那麼,這個美國史上第一個取得總統提名的非洲裔,這個象徵著美國政治劃時代意義的年輕人究竟有著怎樣的人生經歷呢?他又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呢?

從混血兒到哈佛博士

奧巴馬的全名是貝拉克·侯賽因·奧巴馬,1961年8月4日生於夏威夷州火奴魯魯。他的父親老貝拉克生於肯亞西部尼安薩省一個牧民家庭,母親雪莉·安·鄧納姆生於堪薩斯州的威奇托。對於童年記憶,奧巴馬在他1995年的回憶錄《父親的夢想》中寫道:“我的父親與我身邊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膚像瀝青一樣黑,我的母親卻像牛奶一樣白。”

奧巴馬的母親安是在夏威夷大學的俄語班結識比她大11歲,當過放羊娃、並在家鄉早已娶過妻子的老貝拉克的。他們瞞著同學和朋友在毛伊島悄悄結婚,年僅18歲的安當時已經懷上奧巴馬3個月。兒子還不滿周歲,老貝拉克便拋妻別子赴哈佛攻讀經濟學博士。畢業後,他更是帶著另一名美國女人、第三任妻子露絲回國,當起了肯亞政府的經濟師。

父親離開了,當教師的母親不久改嫁一名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外國學生羅羅·蘇托洛,並生下女兒瑪雅。奧巴馬6歲時,被母親和繼父帶到印尼。在雅加達的天主教小學裏,奧巴馬尚不在乎同學的戲弄和“黑鬼”的綽號,他學會了吃豆腐和印尼豆豉,跟同學一起踢球、爬樹摘番石榴。他還學會了印尼語,並且自豪于他和妹妹所擁有的“小聯合國”家庭。

10歲時,奧巴馬再遭打擊——母親與繼父離婚,但留在印尼以繼續完成夏威夷大學人類學博士的田野調查論文,奧巴馬則被送回夏威夷,與外祖父母住在一起。奧巴馬的外公參加過二戰,退伍後成為傢具推銷員。外婆瑪德琳如今已有80多歲,仍住在檀香山。她只念到高中,但極為能幹,從秘書一直做到夏威夷銀行副總裁。瑪德琳為了補償外孫奧巴馬遭遇的不幸,把他送進火奴魯魯最好的大型私立學校普納荷。全校1200名學生中只有3名非洲裔,奧巴馬就是其中一個。他從5年級開始一直讀到12年級,並於1979年畢業。

在中學階段,開始明白世事的奧巴馬被混血身份困擾。為了找回自信,他吹噓説自己的父親是一個非洲國家的王子。而當他的生父有一天終於從非洲來夏威夷看他,並應邀來他的學校演講時,奧巴馬就坐在聽演講的同學中間,他把頭埋得很深,覺得非常沒有面子。這是兩歲後的奧巴馬與其生父在1982年一次車禍中死亡之前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倍感失落的奧巴馬在夏威夷海灘和街頭遊蕩、逃學,甚至吸食大麻和可卡因,以“將‘我是誰’的問題擠出腦袋”。放蕩不羈和英俊的奧巴馬在17歲時與一名美麗的女生墜入愛河,但他仍經常背著女友拈花惹草。高中畢業前的一個舞會上,他竟將已經交往了很久的女友甩掉,閃電般地與另一名只有15歲的白人女孩交往。當奧巴馬一天晚上摟著新女友出現在大家面前時,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在這之後,興奮到極點的兩人直接前往酒店開房!可是沒過多久,這位尚未成年的女孩也一樣慘遭拋棄。“中學時候的我是每一個老師的噩夢,沒人知道該拿我怎麼辦。”奧巴馬在自傳中回憶道。

高中畢業後,奧巴馬先是在加州“西方學院”就讀兩年,之後轉學至位於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並在那裏主修政治學,重點研究國際關係。在1983年取得文學士之後,奧巴馬在國際商務公司工作了一年。1985年,他搬到芝加哥,成為一名年薪僅1.3萬美元的社區組織者,負責與芝加哥教會合作搞慈善活動。其間他主導了一個非營利計劃,協助當地教堂為窮困的居民舉辦職業培訓,幫助失業的工人安頓生計。奧巴馬到現在都認為這是他“曾受到的最好訓練”,他後來還把這段時間定性為一種“尋根式”的精神覺醒,並在隨後加入牧師傑裏邁亞·賴特所在的三一聯合基督教會。

在芝加哥當義工3年後,奧巴馬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並在畢業前一年當選全美最具權威的法學雜誌《哈佛法學評論》104年曆史上首位非洲裔主編。這是人才濟濟的哈佛法學院所有1600名學生當中的最高榮譽,奧巴馬首次獲得了全國性的認可。1991年,奧巴馬在哈佛獲得了“極優等”法學博士的學位。但奧巴馬在讀哈佛法學院時,仍然殘留了一些早年桀驁不馴的作派。因為違章停車,他總共領到17張罰單,但他只肯付兩張。直到17年後準備競選總統的兩周前,他才決定把賬付清。

帶著哈佛光環回到芝加哥後,奧巴馬選擇了一家專門受理民權訴訟的律所工作,當了多年的“窮人代理人”,並於1 992年與此前在另一家律所實習時認識的小他4歲的律師米歇爾結婚,生下兩女。米歇爾出身芝加哥的工人家庭,高中畢業後考入普林斯頓大學,後來又進入哈佛法學院,現在是芝加哥大學醫學中心副主任。而從1993年至2004年,奧巴馬也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憲法學。換句話説,奧巴馬伕婦身上集合了普林斯頓等4所名校的光環,其精英化程度絲毫不輸于克林頓夫婦。

奧巴馬從政路步步為營三重優勢競選總統

步步為營的從政路

奧巴馬回到芝加哥後指導了一次選民登記活動,這直接導致該市19個非洲裔選區的選民登記人數第一次超過了19 個主要白人選區,黑白選民人數比達到67.6萬比52.6萬。有50多萬在芝加哥的非洲裔1992年11月去投票,從而改變了芝加哥的選舉形勢。奧巴馬因此被當地雜誌譽為“一顆政治新星”。

經過3年的法律實踐和民間行動,奧巴馬決定適時潛入選舉政治。為了製造賣點兼“洗掉”早年吸毒、濫交的污點,他精心炮製了一本回憶錄——《父親的夢想》。在書中,奧巴馬設計了一個老掉牙的“發現自我”的故事,結局就是主人公浪子回頭。奧巴馬曾對他朋友説過,他最喜歡的一句關於民權運動的話就是:“背不起十字架,就戴不起皇冠。”他寫這本書,就是要給自己積累政治資本。

作為一名公民權利律師、教師、慈善家以及自傳作者,奧巴馬説自己從政是為了推動社區組織建設。儘管認識還很淺薄,但其在1996年競選伊 利諾州參議員時的競選方式卻很高明。民主黨初選時,奧巴馬質疑他的3個對手在投票請願書上簽名的有效性,其中包括一名長期的芝加哥活動家、競選聯邦參議員失敗後又想坐回原來位置的州參議員,結果他們全都被迫退出,這樣奧巴馬自動成為民主黨選民集中的第13區的提名人。這為奧巴馬的競選掃清了道路。1996年,35歲的奧巴馬從芝加哥第13區——海德公園區以大幅的優勢被選入伊 利諾伊州議會,兩年後取得連任。

隨後奧巴馬又瞄準了當時美國非洲裔當選率最高的伊 利諾伊州第一選區的國會眾議院席位。佔據此位置8年的一位名叫博比·拉什的非洲裔民主黨政客剛剛在1999年初的春田市市長選舉中遭遇慘敗,甚至得不到非洲裔群體的支援。奧巴馬決定在2000年的眾議院換屆選舉中挑戰拉什。本來,奧巴馬希望得到打敗拉什的春田市市長戴裏的支援,可沒想到碰了個軟釘子。之後,時任總統克林頓也破例宣佈支援拉什,而且拉什的兒子在投票前被槍殺也讓他贏得大量同情票,結果儘管奧巴馬以10%的知名度獲得31%的選票並贏得了白人的選票,但拉什以2:1優勢獲得了61%的總選票。在非洲裔選區中,奧巴馬更是以1:4的劣勢慘敗。這讓他幾乎破産,甚至有芝加哥政治記者在電台中問:“奧巴馬死了麼?”但在2002年,奧巴馬第三次連任伊州參議員。

此時,41歲的奧巴馬仍然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州參議員,一個得不到非洲裔群體支援的非洲裔政客,一個芝加哥權力核心的邊緣人。在失敗中,奧巴馬抓住了一線生機。2002年秋,在州議會待了不到6年的奧巴馬,找到該州新上任的參院民主黨領袖E·瓊斯,説服後者讓他代表伊州民主黨競選2004年的聯邦參議員。這是個比他兩年前落選的國會眾議員席位更重要的位置,但瓊斯看好奧巴馬的潛力,願意冒這個險。他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打擊黨內其他參選人,為奧巴馬贏得關鍵的競選空間,還幫奧巴馬組織了龐大的非洲裔支援隊伍——這些條件都是奧巴馬先前所沒有的。

與此同時,奧巴馬也不忘自我改造。他從2000年開始造訪區內各個黑人教堂,學習黑人牧師講話的節奏和誇讚的神態,幾乎從不錯過每個星期在黑人教堂發言的機會,不斷強調自己對於基督教的信仰。每當有人質疑奧巴馬真正的種族身份時,他就把自己的牧師、在當地非洲裔群體中擁有廣泛影響力的傑裏邁亞·賴特搬出來。果然,2004年聯邦參議員選舉中,賴特為他贏得了大量基礎選民。此外,在長期的法律工作經歷中,在酒吧裏的撲克牌聯誼中,奧巴馬也得到了很多小鎮律師的支援。而為了獲得競選經費,奧巴馬一家甚至把公寓拿出去抵押了。最終,由於他的對手霍爾捲入家庭虐待,奧巴馬以52 .8%的支援率贏得了伊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

此時在與共和黨人的對決中,奧巴馬已是勝券在握。早前的民調中,他以22點的優勢領先其共和黨對手、前電臺非洲裔主播艾倫·凱耶斯。於是,他在2004年7月27日以一個候選聯邦參議員的身份,應邀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主題演講。奧巴馬不負眾望,一講成名,3個月後,他以70%比27%的高票當選為聯邦參議員,成了美國歷史上第五位,同時又是第三位普選産生的非洲裔聯邦參議員,也是目前國會中唯一一位非洲裔參議員。由此,奧巴馬正式登上全國政治舞臺。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麥琪
1   2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奧巴馬生平:從混血少年到政壇新星
奧巴馬競選專機抹除美國旗標識 遭共和黨批評
奧巴馬"補課"之旅 首談"調查"心得 歐洲心態各異
奧巴馬的“補課”之旅 彌補競爭中的兩個軟肋
奧巴馬抵達伊拉克訪問 首選"走秀"阿富汗絕非偶然
奧巴馬選柏林凱旋柱作演講地點 在歐洲人氣頗旺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