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美科學家發現禽流感攻擊人類機制 ·美國大選新罕布希爾州預選:奧巴馬、麥凱恩暫領先 ·布希敦促國會通過減稅方案以應對經濟挑戰 ·伊朗低調回應快艇與美軍艦對抗 稱類似事件很平常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國 際>>國際觀察>>熱點評論 字號:
美軍"策反"遜尼派武裝"掉轉槍口" 在養虎為患?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1-09  發表評論>>

2007年下半年以來,伊拉克的安全局勢有所改善,這與駐伊美軍“招安”部分遜尼派反美武裝,借助他們的力量打擊“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不無關係。但有評論人士指出,美軍資助這些遜尼派武裝的做法是“養虎為患”,他們很可能再次成為導致伊拉克內亂的因素。

近日,英國《衛報》的伊拉克籍撰稿人蓋斯·阿卜杜勒-阿哈德,在巴格達跟蹤採訪了一位與美軍合作的主要遜尼派武裝領導人,試圖探尋這些反美武裝掉轉槍口的真正原因。

1.“阿米利亞騎士”的神秘首領

位於巴格達西部的阿米利亞是一個封閉的社區,一道高高的鋼筋水泥墻將它與巴格達的其他地區隔離開來。在通往該社區的道路上,伊拉克政府軍設置了兩個關卡,一般只允許徒步的行人經過。但在社區內的大街小巷上,卻看不到政府軍士兵的身影——那裏不是伊拉克政府的地盤,而是遜尼派武裝“阿米利亞騎士”的天下。

“阿米利亞騎士”的首領是哈吉·阿布·阿比德。在最近的某個星期五的早上,我在“阿米利亞騎士”的總部見到了聞名遐邇的阿比德。

阿比德的年齡不到40歲,身材不高,但是很結實,總是戴著一副巨大的黑色墨鏡,與手下人一樣穿著綠色的迷彩服。

在薩達姆統治時期,阿比德是伊拉克軍隊中的一名情報官員。薩達姆政權倒臺之後,阿比德加入了遜尼派反美武裝“伊斯蘭軍”,並很快成為一名小頭目。在曾經遍佈伊拉克的教派仇殺中,阿比德的家人也成了犧牲品:2005年的一個深夜,阿比德的兩個弟弟被伊拉克警察部隊(當時,警察部隊中有為數不少的什葉派武裝人員)逮捕;3周後,兩個弟弟的屍體在靠近伊朗的伊拉克邊境地區被發現,一個弟弟的頭部被釘上了一枚大釘子,另一個弟弟的一隻手被砍掉。

家人的悲慘遭遇成為阿比德心中永遠的痛。他將兩個弟弟屍體的照片存入手機,激勵自己更加勇猛地與伊拉克政府軍和美軍作戰。

2.與仇敵握手言歡

2006年,伊拉克各反美武裝之間的關係發生了顯著變化。為了爭奪勢力範圍和主導權,“基地”組織在伊拉克的分支“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與包括“伊斯蘭軍”在內的多支反美武裝勢同水火。當年10月,“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主導成立了“伊拉克伊斯蘭國”,試圖號令所有反美武裝,反美武裝間隨即爆發了大規模流血衝突。“街道上堆滿了屍體,”阿比德回憶説,“阿米利亞社區的大部分居民不得不逃離家園。”

眼見這是一個分化、瓦解反美武裝的好機會,駐伊美軍立即委託中間人與“伊斯蘭軍”等反美武裝接觸,表示願意幫助他們打擊“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

面對敵人伸出的橄欖枝,“伊斯蘭軍”內部意見不一,有人主張暫停襲擊美軍,首先對抗“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這個主要威脅,也有人對此提出異議。阿比德贊同與駐伊美軍合作,儘管他與美軍庇護下的伊拉克政府有著深仇大恨。

由於“伊斯蘭軍”內部仍然存在分歧,阿比德也不想立即成為“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眼中釘,因此,他與駐伊美軍之間的合作從秘密提供情報開始。在巴格達,阿比德有一個卓有成效的“線人”網路,依靠他提供的情報,美軍和伊拉克政府軍給了“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不小的打擊。

然而,“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還是發現了阿比德與美軍之間的合作關係。一天,阿比德在阿米利亞社區內搭乘一輛計程車時,突然遭到槍手襲擊。那輛計程車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阿比德卻毫發未損。他隨後逃至敘利亞,在那裏躲避了幾個月,然後返回巴格達。

3.街頭狙擊“白獅子”

當阿比德再次出現在阿米利亞社區的街頭時,便公開與“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決裂了。2007年5月30日,他在大街上攔住“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在巴格達的負責人之一、綽號為“白獅子”的哈吉·薩巴赫,告知對方“反美活動在阿米利亞社區從此終結”,隨後將16顆子彈射入對方體內。阿比德繳獲了薩巴赫的黑色“格洛克”手槍,然後率領手下人對“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一個據點發動了襲擊。

“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畢竟人多勢眾,使用重機槍、火箭筒和迫擊炮發動了反擊。追隨阿比德的武裝人員從150人減少到15人(不少人半途逃離),他們被壓制在一座清真寺內,情況十分危急。

正在此時,駐伊美軍的8輛“斯崔克”裝甲車聞訊趕到,協助阿比德打退了“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攻擊。此後,阿比德公開扯起了與美軍合作的大旗。他成立了名為“阿米利亞騎士”的武裝組織,與美軍一道將“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勢力從阿米利亞社區逐出。在他的掌控之下,阿米利亞社區實現了安定,2007年8月至今,該社區沒有發生過一起謀殺事件,居民之間産生了糾紛,也習慣找阿比德解決。

目前,阿比德約有600名手下,駐伊美軍按每人每月400美元的標準向阿比德提供經費。在阿比德辦公室的墻上,挂著數張他與美軍官員的合影,其中包括駐伊美軍最高指揮官戴維·彼得雷烏斯中將。阿比德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個玻璃盒,裏面是一頂小山羊皮材質的黑色騎兵帽,這是駐伊美軍送給他的禮物。

4.夢想控制整個巴格達西部

正當阿比德把玩那把“格洛克”手槍,向我講述他的過去的時候,“阿米利亞騎士”中負責情報的貝克爾走進來,向阿比德報告稱,在社區內發現了“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的一個頭目。阿比德將手槍插入腰帶,抄起一把MP-5衝鋒槍,帶領手下乘坐數輛汽車,向那名頭目藏身的地方趕去。我也隨他們一同前往。

當我們趕到的時候,貝克爾已經開始了行動:他一隻手端著一挺輕機槍,另一隻手揪著一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試圖將他往汽車裏拖。“我向真主發誓,我絕對沒有説過‘基地組織比你們好’之類的話,你們是我們的兄弟,求求你們放了我吧。”那個中年人惶恐地哀求道。旁邊站著一些婦女,也在啼哭、哀求。

原來,這個中年人家中並沒有“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頭目,貝克爾等人在搜查的時候,他似乎嘟囔了一句“你們比‘基地’組織更壞”,這句話激怒了對方。

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後,阿比德立即變得怒不可遏。他將槍口頂在那個中年人的腦袋上,狠狠地説:“‘基地’組織比我們好,是嗎?難道你忘記了街道上堆滿了屍體的那些日子,嗯?”

這時,一些鄰居開始進行勸解。阿比德揮舞著手中的衝鋒槍,用嘶啞的聲音引用了西元7世紀時伊拉克一位統治者的話:“噢,伊拉克人,我來這裡時原本帶著兩把劍。一把是仁慈之劍,被我留在沙漠中了,另一把是壓制之劍,我時刻將它握在手中。”説完,他命令手下將那名中年人塞進汽車,然後率領車隊疾馳而去。

當我們又回到阿比德辦公室的時候,他向我描述了他的宏偉夢想。“控制阿米利亞只是一個開端。當我們完全將‘伊拉克聖戰基地組織’在這裡的勢力肅清後,我們將轉而對付主要敵人——什葉派武裝。我將解放傑哈德區(與阿米利亞相鄰的一個區,被什葉派武裝“邁赫迪軍”控制),然後是塞迪亞區,以及整個巴格達西部。”(文 蓋斯•阿卜杜勒-阿哈德 /編譯 陶蹊)

文章來源: 青年參考 責任編輯: 未克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