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優訊>影視>粉絲 “優訊”iphone客戶端下載

嚴寬否認已婚:現在狀態最好

優訊-中國網 china.com.cn/info  時間: 2011-10-14  責任編輯: 資訊實習

嚴寬

由嚴寬、林心如、霍建華主演的電視劇《傾世皇妃》正在湖南衛視和樂視網熱播,在《傾世皇妃》中嚴寬出演孟祈佑,讓很多粉絲驚呼真帥。嚴寬最近頻頻露臉,在《美人心計》裏雖只出場三幕,卻讓很多人一直記得,並送以“妖孽”美名;新《水滸傳》裏的浪子燕青更是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一身妖冶文身迷煞眾人。很多演員忙著整容,因為覺得自己不夠美,而嚴寬前幾年卻忙於不能對自己這張臉的酷帥釋然,有點找不著北的意思,不過到了現在,他已能坦然面對。平頭已經留了兩年,他説現在是人生狀態最好的時候。

和林心如的默契不需培養

林心如和嚴寬的緣分來自於《美人心計》,估計他們是“一見鍾情”,當然是伯樂與千里馬的那種鍾情。

嚴寬説:“當時我和心如只有三場戲,我就是去客串,她可能感覺我和她對手戲的默契度不錯。《傾世皇妃》籌拍很久以前,她就聯繫過我,當時我就答應了,但沒想到半年後她就説要開戲了,而且這個角色還是留給我。我就覺得她一個小女生很有擔當,特別講義氣,很有力量。” 首次擔當製片人的林心如在嚴寬看來也很有親和力:“她也是演員嘛,所以對演員都很好,沒有架子。”而因為嚴寬和林心如都是水瓶座,所以兩個人私下也很談得來:“我們的默契很夠,常常探討星座的事,都對星座比較感興趣。想法、價值觀,很多東西都一樣,屬於不用怎麼溝通,就能知道對方想法的那種狀態,我們的熟悉不需要過程。”

這一次的合作讓嚴寬和林心如成為新晉熒屏情侶,不過嚴寬之前卻曾經説過,心如很幸運,這搞不好是自己最後一次演同類型的角色。對於這個説法,嚴寬表示自己只是不想總是重復一類角色:“劇本好的話,還是可以考慮出演。”那麼林心如要是再開一部戲嚴寬是否還會參與呢?嚴寬説:“那得看開的是什麼戲。”

“汽油君”是“腹黑”不是“妖孽”

孟祈佑因為諧音“汽油”,於是嚴寬的粉絲為嚴寬取了新綽號“汽油君”,而在這之前嚴寬最常被粉絲形容的是“妖孽”。早前嚴寬在博客上曾説:“大家都用‘妖孽’形容《美人心計》的劉少康,不知對這種誇讚是否應該感到開心。説出來也許你們不相信,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因為這張臉苦惱,於是去健身、去曬黑、蓄鬍子。”

不過現在再問到嚴寬對於“妖孽”的看法,他卻説用來形容孟祈佑不太襯:“我覺得他是腹黑吧。對馥雅的愛就很腹黑,開始是不在乎,後來被融化,再到後來等待馥雅愛他,甚至最後登上皇位,他又要抉擇要愛情還是事業。過程很曲折,他是一個不怎麼會説愛的人。”

因為劇中霍建華出演的連城和嚴寬出演的孟祈佑都是大美男,又都愛著一個女人,三角戀之中難免被比較。霍建華的粉絲和嚴寬的粉絲入戲太深,一直在貼吧探討誰更帥,不過嚴寬卻笑言這事挺沒勁:“比帥啊,怎麼沒人拿我和葛優老師比啊,真要比也應該比演技吧。”

在劇中,嚴寬有一些激情戲,尺度頗有些大,嚴寬表示自己並不抗拒這類劇情:“劇情發展有需要的話,就去演了,不過我很排斥用這個吸引觀眾,我們的出發點可不是用激情戲來刺激收視率。”

為了“燕青”錯失“八阿哥”

之前有媒體爆料嚴寬因為要出演《新水滸》的浪子燕青,請辭了《宮》的八阿哥,而這個角色卻讓之後出演的馮紹峰大紅大紫。

嚴寬證實確實有這麼回事,但他不後悔:“我對燕青從小就有個情結,我覺得我必須演這個角色,現在我也從沒後悔過,我覺得燕青是一個要什麼有什麼但又從來不怕失去的男人,他詩詞歌賦什麼都會,又很瀟灑,很多層面可以讓演員充分發揮。但是對我來説,也有難度,因為太全面,反而沒了特色,沒有特別鮮明的特色。這個角色是我目前為止最愛的一個角色,因為拍了八個月,有很深的感情。”

在新戲《鐵血男兒》裏,嚴寬以幾乎平頭造型出演夏明翰,一個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他也坦言自己現在已經能夠享受深入角色的感覺。

演戲很累但要會扛

演員是個很累的職業,總在不同的劇組漂泊,記者採訪時,嚴寬正在拍完戲回賓館休息的途中,聲音略顯疲憊。前天晚上記者打電話詢問是否方便採訪,他還在機場正在辦理登機。不過嚴寬卻説從未因為累對演戲喪失熱情:“做演員就是要挨餓受凍不怕熱,不怕困,雖然有很多對體力的挑戰,但我覺得一切扛下來就好了,我還是很享受演戲的過程。”不過終究有時候面對疲勞,嚴寬還是有自己必備良方:“其實很簡單,就是泡茶還有咖啡,用來提神嘛!”

嚴寬也坦言在演戲的第一個階段,仍舊會為了謀生去接演一些角色。但是演過燕青後,嚴寬坦言自己入戲頗深:“燕青改變了我很多。他對人生的態度對我有很多啟發,讓我越來越看得開,我也越來越能看清楚自己了。現在接戲覺得要對得起這個角色,看本子會比較認真。”

我從沒説過“老婆”這事

嚴寬和女友杜曉婷9月份在機場被拍到親密告別,基本上沒有緋聞的嚴寬一下子成了風口浪尖的人。但是他顯然是正在熱戀中,仍舊在微博上曬出女友照片,配以流淚表情,大喊思念。而在之前上《非常靜距離》的預告片中,嚴寬更是親口承認了“老婆”。不過記者詢問此事的真實度,嚴寬卻説:“我可從來沒説這事啊,都是主持人靜姐説的。”

言下之意是一切還沒有定?嚴寬説:“我不是一個會很神秘的人,如果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我是會第一時間告訴大家的。”

嚴寬把頭髮剪短已經有兩年,看上去更爺們和硬漢了,嚴寬説:“只是因為舒服,沒有什麼特別的考慮,我覺得這個髮型讓我更自然。”

和髮型一樣,此時,未必是嚴寬最好的狀態,卻是最舒服自然的時候。

記者 周宜凝

分享 |
  文章來源: 山東商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昵 稱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