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優訊>影視>劇情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優訊-中國網 china.com.cn/info  時間: 2011-03-14  責任編輯: 姜一平

 
>>>點擊查看中國網更多劇情>>>點擊進入影視頻道瀏覽更多影視資訊


電視劇《風聲傳奇》分集劇情介紹: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一集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鵑秘密訪華,召集國共雙方地下情報組織代表,召開秘密會議,商討雙方在敵佔區對日情報的工作配合。汪偽特務機關大肆佈置抓捕行動,不料卻意外撲空。與此同時,汪偽破獲一軍統情報站,通過對交通員的嚴刑逼供,得知密電情報從汪偽司令部內部泄漏。

破敗神秘的裘莊,昔日滅門血案的現場,現成為臨時的囚籠。汪偽司令部屬員李寧玉、顧小夢等五人,均因有機會接觸密電,具有重大嫌疑,被關入裘莊。

電話鈴聲在裘莊餐廳響起,李寧玉從昏迷中驚醒,掙扎著起身環顧四週,周圍橫七豎八躺著四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電話鈴聲在寂靜的環境裏顯得格外刺耳。

李寧玉拿起話筒,電話的另一頭響起一個男聲,冷冷地提醒李寧玉他們只剩八十八個小時,電話隨即挂斷。李寧玉努力辨認地上躺著的另外幾個人,從中扶起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連聲呼喚顧小夢的名字。顧小夢緩緩睜開眼睛,問李寧玉她現在身在何處。

會議室的另外三人也先後甦醒過來。這五人均任職于汪偽松滬剿匪司令部,分別是機要處處長吳志國,行政處處長金生火,司令員侍從官白小年,機要處譯電科譯電員顧小夢,而李寧玉本人的身份是機要處譯電科科長。

眾人努力回憶之前發生的事情,深夜五人分別從不同地點被蒙面拉到這個秘密地點,然後就突然集體失去了知覺。這裡到底是什麼所在?吳志國檢查周圍環境,門窗均被緊緊封鎖,加固了鐵柵欄,對外大聲呼喊也沒有人應答。桌上的電話成為眾人的焦點,吳志國拿起電話聽筒後發現,電話是內線,根本撥不出去。

白小年質問李寧玉,他在昏迷中聽到李寧玉接過一個電話,要李寧玉説出電話內容。李寧玉一下成為眾矢之的。李寧玉坦然説出實情,電話裏有個男人提醒他們只剩下八十八個小時了。可是沒人能夠參悟這句話的意思。

白小年的臉上突然露出驚恐的神情,他認出了這個地方,這裡是裘莊,前任司令錢虎翼的私宅,一年前這裡曾經發生血案,錢虎翼慘受滅門之禍,至今沒有破案,白小年曾經到過案發現場,整幢下樓上上下下都被鮮血浸透。

與此同時,腿部中槍的特使杜鵑被共産黨人老潘營救。老潘找到一個隱蔽所在,為杜鵑取出腿上的子彈。

裘莊西樓的臨時辦公室,日本憲兵隊特高課課長石原少佐,將手下的軍醫叫來,東樓裏的人已經醒過來了,在封閉的會議室裏釋放的小量神經毒氣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由於劑量把握的問題,會議室的五個人並沒有受到催眠而吐露實情,反而一度昏迷不醒,軍醫請示石原是否還要再試一下,但同時提醒石原,並無把握成功,五個人很有可能就此送命。石原擺手,現在還沒有到時候,毒氣只是迎接他們的一個下馬威,接下來就要看他們自己的表現了。

被關在東樓裏面的五人驚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現在的狀況,抓他們的人是日本憲兵隊的人,但是為什麼要抓他們?整個剿匪司令部一百多號大小軍職官員,為什麼單單就抓他們五人?

顧小夢情緒失控,衝著外面大叫大嚷;吳志國在旁冷言冷語,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們做狗,隨時可能翻臉不認人;金生火神經質地自言自語;白小年堅信只要等到天亮,張司令一定會跟日本人交涉,把他們救出去;李寧玉冷靜分析,剛才那個電話裏,對方提到了八十八個小時,李寧玉算出八十八小時之後,應是二十九日晚上八點。顧小夢直言她對這個時間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這個時間出現在一份電報上。那是一份從南京汪偽總部發來的密電:"代號為'杜鵑'的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將於本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在上海帝國飯店,召集京滬杭國共地下抗日組織密謀聯合抗日反汪之計。"五個人終於先後承認他們都看到過那份密電。顧小夢還是想不明白日本人為什麼要抓他們,李寧玉輕輕嘆了口氣,日本人現在把他們五個人抓起來,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密電的內容洩露了。

張司令一大早就把王田香找來質詢,日本憲兵抓人抓到他司令部來了,作為特務處長,王田香事先是否知道這件事,為什麼不向他報告。王田香一臉冤枉,抱怨日本人從來都不信任他這個特務處長,連他親自抓來的犯人都沒有審訊的權力,更別説在採取行動前通知他了。

白小年看到張司令進入裘莊,不由得歡呼起來。吳志國要白小年別高興得太早,密電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張司令説了其實不算,還得看日本人的態度。

五個人眼睜睜看著張司令出了裘莊,氣氛再度壓抑下來。到了這一步誰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談判,在座的五人中吳志國軍銜最高,眾人推舉吳志國作為談判代表。現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話,白小年拍打著玻璃,衝著窗外的日本兵守衛大聲呼喊,日本兵充耳不聞,顧小夢拿起桌上的電話呼叫,對方也沒有反應。

李寧玉發現餐廳光溜溜的窗簾桿上沒有窗簾,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從西樓窗口傳來的望遠鏡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樓的窗口,用望遠鏡觀察東樓餐廳的情況,告訴身邊的手下,讓犯人等是一種審訊技巧。面對不可知的命運,犯人的恐懼感越來越強烈,就會自亂陣腳露出破綻,這叫心理戰。

李寧玉和吳志國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戶整個兒遮了起來。石原臉上露出微笑,看來已經有人坐不住開始採取行動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黨負責人老K報告國際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員"杜鵑"已經接到。但他在上岸時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傷。老K指示老潘要確保"杜鵑"的安全。老K要老潘隨時和"老鬼"保持聯繫,聽取他的消息。確保此次會議萬無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東太太張阿婆。張阿婆嘮叨著,孩子媽今天中午都沒回來給孩子做飯。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隱蔽在窗臺外的天線,把藏在收音機裏面的電臺收進一個皮箱,同時銷毀所有的密碼文件。三歲的兒子志寬看到老潘回來剛親熱地叫了一聲爸爸,張阿婆就趕緊把他拉走。

與此同時,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報站點,在老潘的果斷處置下全部在第一時間關閉。

裘莊東樓餐廳的門開了,石原出現在五個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們五人看過那份密電,但它被洩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絲放在桌上,問有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所有人沉默。石原説這是從一把長椅子底下拆下來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絲。他當場從空心螺絲中取出一張紙條,念給大家聽:"'杜鵑'行蹤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會面。"

石原提出兩個疑問。誰泄漏了密電的內容?那個"老鬼"是誰?疑問的答案就在他們五個人中間。石原自認不是一個好的提問者,所以給每人發了一支鋼筆一疊紙,要他們各自寫交待材料,寫完材料之後交換著看,找出別人的疑點,相互提問,直到有人難以自圓其説,暴露身份。桌上的電話直通石原的辦公室兼臥房,隨時歡迎自首或者相互揭發。

石原冰冷地宣佈,現在距離二十九日晚八點已經不到八十個小時,如果在這八十個小時內,他的疑問沒有得到解答,五個人將面臨同樣的下場……遭到日本憲兵的秘密處決。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二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塊石碑,碑上的數字代表他們還剩下的時間,每隔一小時就開始倒數,血一般紅色的數字,觸目驚心地提醒著五人,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眾人問吳志國怎麼辦,吳志國沒好氣地揮手,折騰了一晚上,先回房間休息!五個人各自回房,面對著發下的紙筆,神情各異,唯獨李寧玉拿著梳子不停地梳著頭……

石原決定重審叛變的軍統交通員,王田香認為已經沒有什麼油水,未料石原採用酷刑,結果交通員終於供述:他曾經聽説過"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誰,誰也不知道,他只聽説此次會議由"老鬼"具體負責安排。軍統同中共地下組織達成默契,通過《申報》廣告欄傳遞消息,如果發生緊急情況,"老鬼"會安排人在《申報》報館的報紙上登一份內容特定的訃告,發出取消會議或者改變時間地點的資訊。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報》報社查,從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沒有人去報社要求登訃告,如果沒有,馬上在報社四週佈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謝來到報館的廣告營業部,要求登一則訃告。在他離開時,守候在報館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謝走進電話亭,電話接通後要求給家裏送兩壇狀元紅,隨即將一張紙條塞進嘴裏咀嚼。老謝從電話亭衝出,撞開迎面而來的特務,衝進馬路上的人群當中,但是特務們緊追不捨,老謝撞上一輛飛馳的汽車,當場斃命……

王田香命令報館撤掉那份"訃告"。男子的屍體躺在停屍間,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圖向國共兩黨的地下組織發出警報,看來"老鬼"已經知道密電的內容。王田香突然發現了什麼,拿過工具撬開屍體的嘴,從裏面挖出一張嚼了一半的紙團。王田香仔細辨認紙條的邊角,發現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箋紙。

王田香向石原報告重大發現,"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裏。石原找出從軍統情報站搜出的那張情報,兩張紙的質地完全一樣。石原據此做出判斷,這麼説"老鬼"就是那個泄漏密電內容的人,且就在被關押的五人中間。石原命王田香繼續派人在《申報》社附近監視,只要有人來報社查詢"訃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黨。

老潘手下的黑勇報告,聯絡站接到老謝發出的報警信號,意味著老謝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頓時凝重。老謝是"老鬼"的聯絡員,會不會是"老鬼"出了問題?老潘向老K作了緊急彙報,老K中斷所有聯絡站相互間的聯繫。

石原詢問王田香被關押的五個人目前的家庭情況,王田香一一彙報:白小年和顧小夢都是單身,顧小夢的父親頗有來頭,但遠在南京,金生火剛調到司令部不久,據説家眷都還在老家,李寧玉和丈夫感情不合,晚上住在司令部宿舍不回家。吳志國的妻子臨盆在即,很早就住院安胎待産。目前看,這五個人身邊都沒有太親近的家人,臨時失蹤幾天,一時半會兒不會引起什麼懷疑。石原冷笑,從另一方面看,這五個人的情況都很符合潛伏在司令部裏那只獨來獨往的"老鬼"。

顧小夢推開李寧玉的房門,李寧玉問顧小夢,她被"請"到裘莊之前,有沒有人找她問過話,顧小夢搖頭。

吳志國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問大家在這之前有誰見過石原?眾人均搖頭。李寧玉冷笑説,日本人把他們抓進來,口口聲聲時間緊迫,卻不著急提審他們,也許他們中間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寧玉此言一齣,舉座皆驚。李寧玉接著分析,接觸過電報的五個人,她們機要處的三個人有值班記錄可查,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為電報的接手者,也不難查出,但是金生火當時的出現,日本人是怎麼知道的?司令辦公室在場的三個人,顧小夢沒説,金生火自己不會説,那是誰把金處長供出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白小年只得承認,他們被送到裘莊前的晚上,王田香曾經找過他談話,穿便裝的石原中途進來……白小年發誓自己當時並不知道石原的身份。吳志國發怒,在這種時候,誰説謊就説明誰心裏有鬼!吳志國突然抓起桌上的電話,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他,吳志國要求的卻是馬上送水和吃的過來。

石原親自送來了水和食物。吳志國向石原鄭重保證,泄密者絕不可能藏在機要處。石原宣佈,他已掌握證據,"老鬼"現在就在他們五個人中間!石原離去,白小年指著窗外驚呼,日本兵正在裘莊的庭院裏面挖坑,看那個大坑的規模,絕對不止埋一個人的。

金生火唯唯諾諾地提出建議,日本人要一個交代,硬頂是不行的,提議每個人還是寫一下自己在接觸密電之後當晚的行蹤,也許就能查出來到底誰泄漏了密電內容。吳志國點頭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間好好整理,晚飯後開會討論!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絕不是故意指認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裏去,就算他不説,顧小夢也會説的。白小年對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盡,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剛才吳志國信誓旦旦他機要處裏面沒有鬼,豈不是直接把他們兩個置於最危險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應説作為一處之長,吳志國保護自己部下的行為也沒有什麼可非議之處。白小年自討沒趣。

白小年來到李寧玉房間,他看出來吳處長對顧小夢有意思。李寧玉反駁,誰都知道吳處長的老婆在醫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説李寧玉不懂男人。李寧玉翻臉,她的確不懂男人,誰都知道她丈夫衝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白小年又湊到顧小夢身邊,他們兩個年紀資歷相倣,應該結成聯盟。顧小夢回答白小年,在這樣的生死關頭,我要知道你是"老鬼",我一定馬上向日本人報告!

白小年最後來到吳志國的門口,才張望了一眼,juqing.9duw.com被吳志國眼睛一瞪,嚇得都沒敢進去。

夜幕降臨,張阿婆拿著幾塊布料走進裁縫店,同等在那裏的老潘見面。張阿婆向老潘彙報,家裏的事情已經處理完畢,她會以回鄉下老家串親戚的理由暫時離家,帶著孩子撤到安全點。張阿婆從布包裏把一個相框交給老潘先保管。老潘拿起像框看,是一張全家福,老潘,兒子志寬,和李寧玉一家三口親親熱熱地對著鏡頭微笑著。

吳志國到李寧玉房間,誇李寧玉心細如發,能夠及時發現白小年的問題。李寧玉表示,她只是順著處長的意思接著説下去而已。兩人的第一次交手,以各自掩飾鋒芒而告終。吳志國走後,李寧玉緊張地思索著,她的情報是否傳遞出去了呢?

情景再現……前一天傍晚,李寧玉走出總部大門穿過馬路,到對面一家雜貨舖買了一塊肥皂,悄聲指示:明天去《申報》報社發一條'訃告'。説完李寧玉付完錢轉身離去。雜貨舖老闆(老謝)打開錢,裏面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訃告內容。老謝將紙條藏入口袋裏。

李寧玉意識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時傳遞出了關於密電的情報,就是説關在裘莊的五個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還有一個軍統潛伏下來的特務,這個人是誰?日本人做出了錯誤判斷,以為"老鬼"就是那個泄密者,這是她的機會。但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須判斷出另外四個人中間,究竟誰是潛伏在司令部的另一個鬼。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三集

裘莊東樓,被關押的五人圍坐在餐廳,各自手上拿著剛寫就的交待材料,會議由吳志國主持,石原推門進屋。白小年把五個人材料收集集中後交給石原。

石原把五個人寫的材料拿到手裏翻看。石原表示,機要處接到密電是下午兩點,密電洩露是晚上九點。如果五人中間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這段時間把情報傳遞出去的。石原問這段時間你們每個人都做了些什麼?

白小年稱自己在司令辦公室值班,一直到晚上王田香來辦公室向他了解情況。金生火兩點四十分去司令辦公室找張司令,然後就回到了行政處辦公室加班。吳志國下午三點接到陸軍醫院打來的電話,他的妻子已經有産前陣痛表現,他急忙趕去醫院迎接孩子的出生。顧小夢下午三點半感到身體不適,吃壞了東西,在廁所待了半天,然後請病假提前下班,回到宿舍休息。李寧玉獨自留守在機要處辦公室,六點下班後她去司令部食堂打飯,然後就徑自回宿舍。

五人裏除了吳志國之外,沒有人離開過司令部大院。吳志國苦笑,看來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寧玉表示這並不能説明什麼問題,如果那個"鬼"在司令部裏有同夥,即使不離開司令部,也能能把情報傳遞出去。

石原指責五人互相包庇,他希望五人相互揭發,找出撒謊的人。石原説完起身離去。問題是,誰在撒謊?所有人的焦點再次聚集在白小年身上。

白小年陰陽怪氣地質疑顧小夢,昨天下午到晚上長達數小時的時間裏,她到底有沒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門。顧小夢反唇相譏,白小年怎知她沒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沒待在司令辦公室。二人爭執起來。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寧玉突然開口,下班前她曾經給張司令辦公室打電話請示下周例會安排,但司令辦公室並沒有人接電話。白小年的神情尷尬,回答説他可能去廁所了,李寧玉不依不饒,説她隔十分鐘後又打過一個電話,司令辦公室還是沒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詭異的眼神看著白小年。白小年氣急敗壞,嚷嚷著:我可以證明,你們每一個人都在撒謊!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寧玉挺身而出,質問白小年,她撒謊了麼?如果白小年有證據説她撒謊了,她現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問懵了。

老潘向老K報告,無法和"老鬼"聯繫上。他讓張阿婆打電話去汪偽總部説他的兒子病了,希望他能馬上回家。結果對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開會了。還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來。老K聽了以後立即警覺起來,什麼樣的會需要走得這麼急?"老鬼"目前肩負如此重任,怎麼會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譯電科的怎麼會有緊急出差的任務?這裡面肯定有問題。老K讓老潘一定要想方設法了解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各地參加會議的人明後天陸續就要到達上海,這個關鍵時候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

老K問起"杜鵑"的情況,老潘彙報"杜鵑"的傷勢仍未見好。老K想了想説,他認識一位姓郭的大夫醫術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轟炸時遇難,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裘莊東樓,晚上的餐廳會議不歡而散,每人都各懷心事。窗外那個大坑越挖越深,埋他們五個人綽綽有餘。

白小年獨自蹲在樓梯拐角抽悶煙。吳志國走過來對他説,顧小夢只是個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見識。白小年白了吳志國一眼,別以為他不知道吳志國和顧小夢之間那樁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麼都會説出來的。吳志國突然露出兇惡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張臭嘴,如果張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醜事,他倒想看看誰的下場更悽慘。白小年臉上變色。

上樓的李寧玉剛好撞到這一幕,李寧玉躲在樓梯後,停頓了片刻,才故意加大腳步聲上樓。吳志國和白小年見李寧玉上來,馬上分開,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各自回屋。李寧玉盯著兩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顧小夢有氣無力地靠在床上發呆,見李寧玉進來,立刻隱藏起憂鬱的情緒,恢復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樣。顧小夢感謝李寧玉剛才為了她挺身而出,李寧玉告訴顧小夢,她其實根本沒有打過電話去張司令辦公室,就只是試一下白小年,結果他果然上當。顧小夢和李寧玉摟在一起哈哈大笑。李寧玉一副語重心長地模樣,要顧小夢當心白小年,從白小年的反應來看,他一定有段時間不在辦公室,但是他為什麼要死咬住顧小夢呢?難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見到顧小夢了?顧小夢突然臉上變色,委婉地向李寧玉下了逐客令。

李寧玉獨自待在房間,在紙上分別寫下白小年,吳志國,顧小夢,金生火的名字,在白小年和吳志國之間劃了一道連線,在白小年和顧小夢之間劃了一道連線,在下面分別打了兩個問號。

金生火來白小年的房間串門,表達對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沒好氣地説,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寧玉和顧小夢同進同出,幾乎好到合穿一條褲衩,再加上一個護犢子的吳志國,這樣下去,他們兩個早晚被機要處的"三個臭皮匠"賣掉。金生火意味深長地説了一句話,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會幫助白小年嚴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懼的眼神看著金生火。

吳志國突然敲響了李寧玉的房門,表示李寧玉是他最信任的部下,如果他們五個人中間真的有"老鬼",李寧玉一定是他最後懷疑的對象,李寧玉順著吳志國的意思往下問,處長的意思,難道他現在已經有了懷疑的對象?吳志國點頭,白小年,那個自相矛盾漏洞百齣的白小年。吳志國稱讚李寧玉的警惕性很高,他會進一步找到白小年就是"老鬼"的證據,需要李寧玉的配合。

吳志國走後,李寧玉回想吳志國人前人後對待白小年的態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須想辦法弄清楚其中的奧妙。

老潘同郭大夫聯繫上,告訴大夫傷者是無辜市民,腿上的傷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給"杜鵑"做了緊急手術。

樓裏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一群全副武裝的日本憲兵衝進樓裏,他們吆喝著把所有人趕出自己的房間。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四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綁起來押出了樓裏,憲兵把他們押到樓前的大坑前,憲兵隊長命令所有的人跪下。憲兵隊長髮出密碼,所有的憲兵集合列隊後舉起槍。五個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嚇得渾身顫抖,顧小夢不服扭動身子,但她嘴被堵住無法罵出聲,金生火衝著日本憲兵瞪眼,唯獨李寧玉顯得比較冷靜。

憲兵隊長一聲令下,所有的槍同時開槍,但子彈從他們的腦袋頂上穿過。白小年倒地昏死過去。憲兵隊長嘰哩哇啦一陣吼叫後,憲兵衝上前把五個人拽起,重新朝樓裏押去。白小年兩腿發軟無法站立被憲兵拖著回去。

石原轉過身對王田香説,眼瞧著第一個二十四小時就要過去了,被關在東樓的五個人一點兒動靜都沒有,石原所以必須給東樓的五個人施加更大的壓力,他相信今天晚上誰也別想再睡安穩覺了。

王田香來裘莊向石原彙報情況,他的人繼續在報社蹲守,至今沒有發現可疑人員。石原有些惱火,王田香向石原獻策,中國人審犯人有一招,所謂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石原現在是紅臉,但他缺少一個唱白臉的搭檔,王田香自告奮勇願意嘗試這個角色。石原對王田香的提議似乎並不抱什麼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積極,他同意讓王田香去試一下。

王田香踏進裘莊東樓,手裏提著大包小包的營養品,挨個房間敲門,連聲抱歉自己來晚了,張司令聽説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後心急如焚,命令他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談判半天才爭取到探視老同事的機會。一時間,裘莊被關押的五個人都把王田香當成救星,白小年拉著王田香到窗邊看那個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蹤了,就請王田香從那兒把他挖出來,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語地安撫他們,一邊説話一邊下意識地轉動手上的扳指,李寧玉認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個翡翠扳指,渾身一顫,那不是雜貨舖老闆老謝從不離身的板指麼?李寧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內心極度震驚。難道老謝出事了?李寧玉的腦子高速運轉起來。

老潘守候在臨時手術室外,大夫出來告訴老潘手術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個情況,要老潘自己進來看一下。老潘跟著大夫走進病房,剛剛經歷手術的"杜鵑"依舊昏迷著,嘴裏面唸唸有辭自言自語,老潘湊上去凝神細聽,臉色大變,這位國際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狀態中下意識説的全都是日語。

顧小夢請王田香幫給自己父親帶個話,告訴她被日本人抓了。王田香遺憾地表示無能為力,他什麼話都不能往外傳,什麼話也不能傳進來,這是日本人定的規矩,但他倒是願意做個中間人,要是有人想到了有什麼情況可以先跟他聊,由他去跟日本人談判交涉。顧小夢冷冷説她看出來了,王田香其實還是日本人派來的説客,玩的是唱紅臉白臉的遊戲。王田香被顧小夢一語戳破,非常尷尬。李寧玉突然開口,她有一些話必須單獨跟王處長談一下。王田香喜出望外,另外四個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李寧玉,但李寧玉一副豁出去了無所謂的表現。

李寧玉向王田香大倒苦水,絮絮叨叨説的都是自己的家務事。王田香問李寧玉到底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李寧玉答非所問,開始説王田香的好話。鋪墊半天,李寧玉突然把話題轉到王田香手上戴的扳指上,面色凝重欲言又止。李寧玉告訴王田香,這東西也許會害了他。王田香追問這枚扳指有何講究。李寧玉娓娓道來,這扳指出自南北朝墓葬,煞氣太重,會給主人帶來殺身之禍。王田香嚇得馬上把板指摘下來,説李寧玉説得果然有些道理,這枚扳指還真是從一個死人身上拿來的。李寧玉隨口問是什麼樣的死人,王田香推説是他辦案時抓的一名強盜。李寧玉點點頭,又開始接著絮叨,王田香趕緊推託告辭。

李寧玉意識到:老謝已經犧牲了。老謝出事意味著"訃告"沒有發出去。組織上還不知道"杜鵑"的行動和會議計劃已經暴露,李寧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杜鵑"從昏迷中醒來,面對老潘和黑勇惡狠狠的神情,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捆綁在床上。在老潘威脅下,"杜鵑"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長在美國的日僑第二代,大戰爆發後必須選擇一個陣營,最後他選擇跟自己的同胞作戰。杜鵑鳥把自己的蛋放在別的鳥窩裏孵化,是他命運的寫照,所以他才選擇"杜鵑"為自己的代號。

李寧玉獨自到餐廳喝起悶酒。顧小夢找到李寧玉,陪她喝了一杯,並攙扶著喝多了的李寧玉往房間走。吳志國在走廊遇到李寧玉,主動表示關心,不想李寧玉借著酒意突然歇斯底里起來。吳志國被李寧玉弄得十分煩躁,無法控制自己情緒,二人爆發爭執。

白小年在房間幸災樂禍。李寧玉突然闖入白小年的房間,隨手把門鎖上,白小年十分緊張。李寧玉全無醉意地告訴白小年,吳志國剛才對她説,白小年就是"老鬼"。(轉載註明:九度網電視劇頻道)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給李寧玉看。吳志國説他接到醫院電話,下午三點就去陸軍醫院了,陸軍醫院距離司令部大院五分鐘車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鐘,可是下午四點他還在馬路上看到吳志國,這段時間吳志國去哪兒了?

吳志國十分後悔自己剛才的衝動,他突然感到李寧玉的表現一反常態,吳志國起身到李寧玉房門前把臉貼在門上仔細辨聽了一會兒,敲了敲門沒動靜,輕輕推開房門走進去。

另一扇房門悄悄開了一道門縫,金生火隔著門縫窺視著吳志國……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五集

吳志國走進李寧玉房間,撲到床前把手伸到枕頭下,又翻開褥子,但什麼也沒有發現。

李寧玉用如夢方醒的眼神看著白小年,原來白小年真的不在辦公室,白小年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幸好李寧玉很快轉移了話題,那顧小夢呢,問白小年下午為什麼要死咬顧小夢?白小年反問李寧玉,她和顧小夢這麼要好,難道會不知道?顧小夢懷孕了。李寧玉震驚,追問白小年怎麼知道,白小年冷笑,有家婦科私家診所,去那兒一查病歷就能知道。

白小年暗示李寧玉他還掌握著更驚人的情報,只要李寧玉跟他結成同盟,他們倆就一定能夠揪出那個"老鬼"。李寧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萬別丟下他不管,張司令一定會來救他的,到時候怎麼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張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來。這一細節沒有逃過李寧玉的眼睛。

李寧玉從白小年房間出來,剛從李寧玉房間溜出的吳志國迅速閃回自己房間裏,他又轉身打開了一條門縫,狠狠盯著李寧玉進屋的背影。……

李寧玉回到自己房間,立即發現屋裏被人翻動過了,她摸出一個小本子打開,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邊寫下張司令的名字,在旁邊畫了一個問號。

老潘向老K彙報,司令部的司機班沒有派車送軍官去火車站或是機場,也就是説"老鬼"被派去南京開會的説法只是個幌子。據説,前天晚上日本憲兵闖入司令部,帶走了幾個人。老K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翻閱當天的《申報》,沒有發現訃告欄裏有任何資訊。會議是否如期召開?會議的時間地點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組織的代表有的已經到了,剩下的也會儘快趕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長期停留,當務之急是必須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問題,也必須了解到情況,以作最後決定。老潘決定親自到日本憲兵隊摸清情況。

老潘大搖大擺來到憲兵隊大門外遞上名片,他的身份是一份漢奸報紙的記者,想寫一篇頌揚大日本帝國軍威的報道。衛兵告訴老潘,採訪必須經過特高課批准,現在特高課課長石原有緊急任務外出。老潘打聽石原去哪兒了,什麼時候回來,得到無可奉告的回答。老潘被攔在憲兵隊外。這時,一輛滿載著蔬菜和雞鴨魚肉的卡車停在憲兵隊大門門口,轉眼功夫老潘神不知鬼不覺地藏身在卡車之下,冒險混進憲兵隊的大門。送菜的跟衛兵發牢騷,有批日本憲兵被派去執行緊急任務,這兩天駐紮在外,害他兩邊跑兩邊送菜。駐紮地就是郊區那幢有名的舊宅裘莊。老潘神情為之一變。

老潘佈置黑勇陪著郭醫生給"杜鵑"換藥,他自己趕去裘莊。老潘隻身來到裘莊外,裘莊門口果然有憲兵站崗,戒備森嚴。老潘顯然對裘莊十分熟悉,裘莊後的墳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鑽進秘道,往事仿佛歷歷在目。

老潘通過秘道潛入裘莊東西主樓旁邊的一間柴房,透過小窗觀察兩座主樓情況。老潘用望遠鏡發現了李寧玉的身影。但院子裏衛兵巡邏,老潘無法接近,只能隱蔽身形,潛回秘道。

吳志國表現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飯後找顧小夢談話,要顧小夢當心李寧玉。顧小夢表示,她和李寧玉的交情不是一天兩天了,她相信李寧玉決不會害她。吳志國深深嘆氣,顧小夢的父親是汪精衛的拜把兄弟,他跟顧先生有一面之緣。顧先生曾托吳志國對顧小夢多加關照,以後他可能沒法完成這一囑託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顧先生能夠照顧他的妻兒。顧小夢感到奇怪,為什麼吳志國會對她説這樣的話,又為什麼會提到自己的父親。

李寧玉在廁所發現了粘血的衛生紙,皺眉沉思。李寧玉來到顧小夢房間,單刀直入,顧小夢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行蹤?顧小夢不答,反問李寧玉難道懷疑她是"老鬼"。李寧玉搖頭,她相信顧小夢決不是"老鬼",因為她知道顧小夢那天下午做什麼去了,她是去墮胎的。顧小夢臉色大變,防線一下子崩潰。

顧小夢向李寧玉袒露自己的內心世界,她出身富貴,但父親事業忙碌,從來不跟她交流溝通。她感到人生空虛茫然,甘於墮落,渴求刺激和危險。可是,生活最終跟她開了個惡毒的玩笑,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的家族絕對無法接受這個沒有父親的孩子,她別無選擇。也許現在是老天在懲罰她,她將跟孩子一起死去。李寧玉向顧小夢保證,她會想辦法讓她們生存下去……

老潘緊急向老K彙報情況,老K給老潘調派了兩名經驗豐富的行動隊員,並親自聯絡松江地區遊擊隊,要求遊擊隊配合老潘行動,前往裘莊營救我方重要情報人員。

黑勇走進報社打聽這幾天有沒有人來登訃告。坐在報社編輯身後的特務拿起電話向王田香報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訓,遠遠跟蹤,決不能打草驚蛇。

老潘與行動隊開會研究營救計劃,隨手畫出裘莊秘道的詳細地圖。行動隊員奇怪老潘怎麼對裘莊這麼了解。老潘回答裘莊是他家的老宅。

東樓的電話鈴突然響起,所有人聽到電話鈴不約而同地從各自房間衝出,奔到電話機前,盯著電話。電話鈴聲仍在響著,五個人相互對視,吳志國小心翼翼拿起了電話,片刻傳來一個男人冰冷的聲音:"有人對你們的表現很不滿意。"

吳志國放下電話,白小年突然指著窗外驚叫起來。對面西樓樓頂已經架起了機槍,槍口對準東樓的窗口瘋狂掃射……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六集

黑勇意識到自己被人跟蹤,讓"杜鵑"先撤。"杜鵑"讓黑勇跟他一起走。黑勇搖頭,他必須出去引開敵人,為行動不便的"杜鵑"爭取時間。"杜鵑"悲痛,黑勇苦笑,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為一個日本人去死。

黑勇坦然走出大門,王田香手下緊張地關注他的一舉一動。黑勇故意兜圈子,引開敵人。王田香看出蹊蹺,果斷下令收網抓捕黑勇。緊急關頭,黑勇飲彈自盡。與此同時,杜鵑被憲兵逮捕了。

裘莊西樓,石原手下報告,他們已經挖到漢白玉石板,工兵鏟挖不下去了。石原命令手下準備炸藥爆破。石原終於暴露出他的真實目的,原來裘莊地下埋有寶藏,他是來挖寶的。把從汪偽司令部裏抓來的五名疑犯囚禁在裘莊審訊,只是他用來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東樓裏籠罩著一片死氣。所有人似乎都變得不再正常。李寧玉百般安撫顧小夢,顧小夢終於慢慢平靜,她對李寧玉的依賴大大加深,主動提及吳志國早些時候要她小心李寧玉,被她當場拒絕。李寧玉馬上警惕,吳志國為什麼要提防她?為什麼對顧小夢另眼相看?新的疑團在李寧玉心中升起。

李寧玉把話題引到吳志國與顧小夢的關繫上。顧小夢告訴李寧玉,吳志國認識她的父親,所以一直非常照顧她,有次她陪父親去漢口度假,在漢口出差的吳志國曾經專程前來探望。李寧玉邀顧小夢搬到她的房間同住,顧小夢欣然答應。

白小年主動到李寧玉房間幫顧小夢安置床舖,異常殷勤,他邊幹活邊神經兮兮顛三倒四地反復説,我們必須聯合起來,我們三個人才是好人!不能為了"老鬼"送死!

吳志國眼睜睜看著顧小夢完全不顧他的警告,反同李寧玉越走越近,感覺到危機感。顧小夢對白小年嗤之以鼻,她告訴李寧玉其實白小年是色鬼小人,她剛到司令部的時候,有段時間白小年對她緊追不捨。李寧玉隨口問顧小夢那天下午離開司令部後,有沒有再見過白小年。顧小夢回憶,她沒有見到白小年。李寧玉追問,那天在婦科私家診所,她有沒有見到什麼跟白小年有關的人。顧小夢回憶起來,那天她的確在診所見到一個熟人,但跟白小年沒什麼關係,是張司令的三姨太。李寧玉點頭,她終於知道白小年不可告人的醜事是什麼了。

李寧玉的人物關係圖上,在白小年和張司令中間添上了三姨太的名字……

白小年突然推開吳志國房門,底氣十足地主動找吳志國談判。他告訴吳志國現在李寧玉和顧小夢都是他一派的,所以要吳志國跟他合作,因為他知道是誰是"老鬼"。"老鬼"就是金生火!吳志國不動聲色,要白小年拿出證據……

白小年回憶,那天下午,金生火偷偷闖入司令辦公室翻找材料,被他當場撞破,金生火的説法是行政處正在對帳,獨獨缺張司令個人的差旅費報銷賬目,所以他才過來查賬,這個藉口十分牽強,如果需要查賬,為什麼不正大光明地通過他這個辦公室秘書?

吳志國冷笑,拆穿白小年只是害怕自己不在司令辦公室的事被金生火揭露。白小年暗示他手上還有一張王牌,足以給金生火的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吳志國追問白小年還掌握什麼情況,白小年堅持吳志國首先承諾同他結盟。吳志國盯著白小年,神情複雜……

李寧玉鋼筆沒水了,起身找墨水瓶,顧小夢隨手把自己的鋼筆換給李寧玉。李寧玉發現顧小夢的鋼筆也幹了,在碟子裏倒上水,將筆尖浸在水裏。

老潘帶領行動隊員潛入秘道,但通往東樓的那段因年久失修部分塌方。老潘指揮行動隊重新挖掘,必須在天黑前把秘道挖通。

李寧玉拿起碟子向窗外倒水,看到老潘用鏡子反光打出的簡單暗號,內心激動萬分。李寧玉敲擊碟子回復老潘信號。老潘告訴李寧玉,晚上十點展開營救行動,讓她在餐廳壁爐前等待。李寧玉剛想告訴老潘會議計劃已暴露,房間的門卻突然開了,白小年和吳志國進門,李寧玉連忙放下碟子,掩飾自己的行動。

白小年神秘地悄聲宣佈那個"老鬼"已經顯形,他們四人必須在同一陣線上,齊心協力揭穿金生火的真面目,只有這樣才能保住自己性命。

顧小夢問怎樣才能證明金生火就是"老鬼"。李寧玉話裏有話,金生火是日本人要抓的那個"老鬼",她認為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吳志國同李寧玉針鋒相對,反問李寧玉,還有百分之五十呢?李寧玉盯著吳志國,還有百分之五十,金生火不是,另有人是。白小年跳出來,還有百分之五十由他加上,大家聽了他掌握的情況,就會認定金生火百分之一百就是"老鬼"!

突然傳來敲門聲,金生火站在房間門口。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七集

金生火一臉後知後覺,連連抱歉他沒聽到開會的通知。白小年突然指著金生火尖聲大叫,他要金生火承認自己就是"老鬼"。金生火矢口否認,控訴大家同事一場,他們四個不該聯手把他出賣。

白小年當場亮出王牌,那天晚上王田香和石原詢問白小年密電的事情,他們走後白小年調看了金生火的檔案,這一看發現了重大問題,金生火的履歷是偽造的!在金生火的檔案裏,他在調到司令部前在汪偽某部隊擔任過軍需官,恰巧那支部隊的頭兒是白小年的同鄉,白小年打了一個電話。結果,那支部隊根本就沒有金生火這個人!

事已至此,金生火無話可説。白小年建議,由吳志國向日本人舉報。金生火慘然一笑,做最後的申辯,他不是"老鬼",這一點吳志國比誰都清楚。吳志國搖頭,他並不了解金生火,如果金生火需要申辯,可以去跟日本人説……金生火被日本兵押走了,留在東樓的四個人各懷心事。

秘道裏,緊張的挖掘工作仍在繼續。這時老潘接到老K託人帶來的緊急情報,"杜鵑"失蹤,黑勇犧牲。老潘必須趕回解決危機。老潘只得把這邊交待給行動隊臨時負責人小錢,無論他是否能夠趕回來,營救計劃絕不能拖延。

老潘再次救出"杜鵑",並建議取消會議。但"杜鵑"堅決反對,此次會議事關重大,不能輕易放棄,他必須儘快見到國共雙方地下組織的代表,及時傳達國際反法西斯聯盟的意見和態度。

夜色降臨,餐桌上的菜肴格外豐盛,石原親自作陪。但坐在餐桌旁心事重重的四人看上去均沒什麼胃口,桌上飯菜基本沒人動,顧小夢似乎聽到西樓傳來的慘叫聲,問旁人是否聽到,所有人均沉默……

石原在餐桌上談笑風生,親自給大家斟酒,並祝賀大家如果"老鬼"真的顯形,這很可能就是在這裡吃的最後一餐飯了。所有人聽到這句話氣氛才稍微活躍。

石原使出心理戰的老招數,對金生火押而不審,把金生火一個人扔在保齡球館。金生火大聲呼喊,要求馬上見石原,聲音聽起來有點兒撕心裂肺。

塌方的秘道終於挖通,老潘卻還沒有趕回來,行動隊決定仍舊按計劃展開營救行動。

晚餐後所有人都上樓回自己房間去,約定時間就要到了,李寧玉藉故下樓回到餐廳。小錢通過秘道從壁爐鑽出,告訴李寧玉他是老潘派來營救她的。李寧玉做出決定,她現在不能走。二人爭執起來。李寧玉要小錢把重要情報傳遞回組織:日本人已經發現"杜鵑"身份,並掌握了此次會議的時間和地點,所以必須立即取消這次會議!小錢聽從李寧玉的指示退回秘道。可就在這時候,一聲巨響,秘道塌方了,李寧玉眼睜睜看著小錢被活埋,拼命捂住自己的嘴,把手咬出血來。

東樓外那個大坑的現場,石原手下報告,石板已經炸開,石原命令馬上清理現場,連夜挖寶--原來秘道塌方正是爆炸所致。

聽到爆破聲,其餘幾人走進餐廳。李寧玉馬上做出反應,仿佛被剛才的爆炸嚇壞了,表現得歇斯底里,她不能容忍繼續待在這個鬼地方,既然日本人已經抓到了"老鬼",為什麼還要繼續羈留他們,她家裏還有孩子在等著她。李寧玉的説法得到白小年和顧小夢的響應,他們決定再次集體向日本人提出抗議,馬上放他們離開這裡。

石原冷冷發問,要金生火如實交待他所有間諜活動的細節,以及和特使"杜鵑"的接頭暗號。未料金生火突然冒出一連串的日語,大罵石原,讓他立即給外務部特務機關"岩井公館"打電話。石原一下子愣住了。

石原確認了金生火的身份,原來金生火是岩井公館的日本特務,職位軍銜比石原還高。金生火聲稱他已掌握情報,汪偽司令部內部有抗日組織打入的間諜,他受命查出內鬼,所以才特意到司令部任職。金生火質疑石原的做法,距"杜鵑"召開秘密會議已不到兩天,到現在還沒有鎖定目標,採取如此放任態度,就是嚴重瀆職。

石原告訴金生火他的如意算盤,老鬼已是甕中之鱉,而且他已成功阻止了"老鬼"企圖通過"訃告"發出警報的陰謀,所有與會者均不知道真相。如果在規定期限內"老鬼"不顯身,他就把嫌疑犯統統槍斃。石原還制定了"地獄計劃",就是"杜鵑"和抗日組織召開會議的時間,他將派人封鎖帝國飯店,許進不許出,一把大火將整個飯店燒掉,讓飯店變成人間地獄,所有抗日組織的頭目統統變成"鬼"。最後再往抗日分子頭上一推,譴責是他們搞的恐怖活動。這就是他的最終解決方案。

如此殘忍的計劃讓金生火臉上變色,石原洋洋得意地告訴金生火,他的方案已得到陸軍軍部批准。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八集

金生火同石原産生了激烈的爭執,他堅決反對石原的計劃,稱之為匹夫之勇,如果把這幾個殺了,最多只能消滅潛藏在司令部裏的一個"鬼",但卻把所有線索全弄斷了。至於火燒帝國,那也是下策,固然能燒死抗日頭目和"杜鵑",但帝國飯店還住著不少外國人,很可能因此會引起外交麻煩和國內抗議。

石原對金生火的批評不以為然,認為只是心慈手軟的書生之見,但金生火堅持,他已經掌握了所有必要的線索,並且鎖定目標,現在只需最後收網。石原問他誰是"老鬼"?金生火得意地説,到了明天就會真相大白。石原悉聽尊便,答應在剩下不到兩天的時間放手讓金生火去折騰,如果金生火的做法不成功,那他只能老實不客氣地照自己的計劃來了。

一系列的突發事件逼迫李寧玉必須重新判斷形勢……現在她可以確認組織上並不了解"杜鵑"的計劃已經暴露。形勢危急,如果金生火果然是另一隻鬼,他有可能向日本人交待出參加會議的名單,而且不管怎樣,日本人已經掌握了會議召開的時間和地點,這對"杜鵑"和國、共兩黨的抗日組織都是極度危險的狀況。現在唯一僥倖的是她自己作為"老鬼"的身份還沒有暴露,因此她必須想法子儘快出去,阻止會議召開。

就在東樓四個人嚷嚷著向日本人抗議的時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金生火回來了。一時間氣氛怪異,東樓四個人看著金生火,仿佛在看一個陌生人,沒有人主動跟金生火説話。金生火盯著四個人看,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回避他的目光。

最終還是毫無心計的顧小夢首先表達了對金生火的關心,主動問金生火日本人有沒有對他動刑,金生火感激地回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日本人沒有在他身上問出什麼來,所以今天晚上暫時把他放回來,明天還要再接著審問。

白小年一聽急了,他氣急敗壞地跳出來質問金生火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招供,如果他拖著不招,日本人就不會放他們走。白小年抓起電話尖叫:來人!快把他抓走!!金生火走上前把電話挂斷。平靜地對大家説他願意招供,但是在他招供之前,他要求跟這裡的每個人單獨談一談。李寧玉自告奮勇,她願意第一個跟金生火單獨談,金生火感謝李寧玉對他的信任。

金生火問李寧玉覺得他是不是那個"老鬼"。李寧玉盯著金生火,她之前覺得金生火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老鬼",但現在她明白金生火百分之一百不是"老鬼"。金生火愣了片刻,問李寧玉為什麼會改變想法。李寧玉表示她已知道金生火的身份,他是日本方面的人。金生火不動聲色,要李寧玉説出她的理由來。李寧玉分析,金生火的檔案是偽造的,光這一點就是致命的大罪,日本人不可能把他放回來。如果金生火的檔案並不是軍統情報機關做的手腳,那就只有日本人能夠輕而易舉地做到這一點。

金生火哈哈大笑,他覺得李寧玉做譯電科長實在屈才了,她觀察和分析問題的能力完全具備做一個優秀特工的素質。金生火追問李寧玉,如果他不是"老鬼",那她認為誰才是"老鬼"呢?李寧玉回答,這個問題超過了她的能力範圍,現在除了金生火之外,剩下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是"老鬼",包括她自己。

李寧玉從金生火的房間出來以後,直接來到吳志國的房間,開門見山地表示,她已經知道吳志國是軍統的特務。吳志國表示不明白李寧玉在説什麼。李寧玉直截了當地告訴吳志國,金生火是日本人。吳志國也已經意料到這個情況。李寧玉擺出事實,顧小夢沒有洩露密電,白小年也沒有,剩下在這個房間裏的兩個人都可能,情報不是她傳遞出去的,那就是吳志國幹的。吳志國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展開反擊,他本來以為李寧玉才是日本人的間諜,現在看來她不是,那她肯定是是共産黨!她才是那個真正"老鬼"!

李寧玉默認吳志國的指控,現在需要討論的是,怎樣才能把手裏掌握的情報傳遞出去。吳志國冷笑,李寧玉的意思是勸他向日本人自首,以此來換取李寧玉的安全。李寧玉主動提出,待會兒金生火找吳志國單獨談話的時候,讓吳志國咬住她,她願意做這個"替死鬼",幫助吳志國從裘莊脫身。吳志國懷疑李寧玉的動機,她為什麼要犧牲自己來救他?李寧玉指出"杜鵑"召開的會議,國共兩黨地下組織的負責人都將出席,如果不能及時把情報傳遞出去,抗日力量的損失將難以估量。她願意犧牲自己。吳志國被李寧玉視死如歸的大無畏氣概感動。

金生火召集大家到餐廳開會。金生火首先表明瞭自己的身份,他是大日本帝國外務省下屬機關的情報人員,帶著任務進入汪偽司令部任職,目的就是調查出潛藏在司令部裏的間諜。

金生火表示他現在召集大家聚到一起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到底誰是"老鬼"。吳志國按照同李寧玉約定的計劃開口表態,他已經知道誰是"老鬼","老鬼"就在他的軍機處裏。

金生火表示,他之前已調查出"老鬼"曾去漢口接受任務。而此次密電洩露也是天賜良機,幫助金生火縮小了懷疑範圍。五人中,只有顧小夢和吳志國去過漢口,而顧小夢那天下午去醫院墮胎,所以,老鬼只有可能是吳志國!

李寧玉沒有料到金生火有這一手,導致她之前安排好的計劃完全作廢,也不由得臉上變色。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九集

面對金生火的指控,吳志國表現得非常鎮定,表示事已至此,他不想辯解,但金生火的確搞錯對象了,他不是"老鬼"。金生火並沒急著反駁吳志國,只是説出了石原的"地獄計劃",五人震驚。隨後,金生火仿佛剛想起來,口氣誇張地恭喜吳志國,他剛得到消息,在數小時前吳志國做父親了,他老婆在醫院替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兒子,他知道吳志國的妻子有習慣性流産的病史,這次終於保胎成功,他由衷地替吳志國感到高興。吳志國變色。金生火死死盯著吳志國,特高課感興趣的是潛伏在剿匪司令部內部的間諜"老鬼",而他感興趣的是,是更大的"鬼",更多的"鬼",所以他現在不抓人,希望"老鬼"自首。

金生火提醒吳志國,一名優秀的情報人員,隨時都會做好赴死的準備,但最好不要牽連到自己最親密的人。當他起身後特意走到吳志國身旁,面微笑地説:如果有時間的話,他還會替吳志國去探望一下他的愛妻和孩子。金生火在説出最殘忍的威脅之後,紳士般告退。

張司令把王田香找來,詢問日本人調查"老鬼"的情況。王田香大倒苦水,日本人把特務處當成跑腿的碎催,重要事務根本不讓他們插手。張司令氣得直摔東西,命令王田香馬上帶人去帝國飯店埋伏,搶在日本人之間抓到"杜鵑"和開會的地下黨。

王田香佈置手下在飯店內外蹲守。他唯一掌握的情況是"杜鵑"的腿上有傷,凡是發現行動不便的客人,馬上向他報告。

李寧玉悄悄來到吳志國門外,剛要推門,從房間裏傳來説話的聲音。李寧玉凝神細聽,吳志國説話的聲音低沉,剩下就是顧小夢的飲泣聲,李寧玉皺起眉頭。

顧小夢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間,李寧玉問顧小夢去哪兒了,顧小夢猶豫了一會兒才吞吞吐吐地告知,她剛才被吳志國叫到自己房間,吳志國的樣子好像是在向她交待後事,説他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希望顧小夢做一個見證。李寧玉感到顧小夢似乎言猶未盡。

老K帶來壞消息,營救行動失敗,小錢犧牲,李寧玉仍處於極度危險中。老潘克制自己沉痛的心情,向老K建議放棄聯席會議,老K決定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研究決定。

整個裘莊終於安靜下來,徹夜未眠的吳志國悄悄下到餐廳。一個黑影突然跳出來,李寧玉攔在吳志國的面前,她始終盯著吳志國的一舉一動。李寧玉直面吳志國,難道他真的打算做叛徒?吳志國淡淡地回答,從某種意義上講,他本來就是一個叛徒,只是看站在哪一個陣營的立場上而已。他和李寧玉都是間諜,間諜的本質就是背叛。

李寧玉做最後的努力,現在她的身份還沒有暴露,事到如今吳志國可以掩護李寧玉出裘莊,傳遞情報,營救組織。吳志國用複雜的眼神盯著李寧玉,他希望李寧玉認清楚現實,她對事態的發展已經完全失控。日本人,他們共同的敵人,已經贏了。

吳志國不顧李寧玉阻攔,徑直走到餐桌旁拿起電話。李寧玉搶步到吳志國身後,迅猛地動作……吳志國捂著脖子,瞪大眼睛轉身,一臉驚恐表情,嘴裏發出的聲音,渾身抽搐,倒在血泊當中。李寧玉含淚告訴吳志國,他錯了,間諜的本質不是背叛,而是信念。

次日清早,吳志國的屍體被發現。兇手就在裘莊的三個人當中,由於白小年跟吳志國曾經起過正面衝突,成為最大的嫌疑人。但是白小年堅決否認。

吳志國是被尖銳物插入頸部動脈而死的,手法乾淨利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務所為。金生火命令火速調法醫過來驗屍。金生火認為,無論之前有什麼恩怨,吳志國現在死對誰都沒有好處,他的死意味著剩下的三人走出裘莊的希望再度渺茫。唯一的理由就是,這三人當中有吳志國的同黨,出手阻止吳志國的叛變行為。金生火突然意識到之前他一直都被石原的錯誤判斷誤導了,"老鬼"和軍統間諜並不是同一個人,殺死吳志國的人才是"老鬼"!"老鬼"也在這幾人中間,到現在還沒有顯形!

石原對金生火的做法不以為然,話中暗諷金生火把他的"老鬼"直接送進鬼門關,現在卻又冒出來一個"老鬼"。他跟金生火打賭,不管到底有多少只鬼,金生火忙乎半天,最終還是得按照他的方案來解決問題。

老潘掩護"杜鵑"前往帝國飯店,卻險些落入守株待兔的王田香手中。在千鈞一髮的時刻,老潘只能將錯就錯,讓"杜鵑"穿上日本軍服,進入了飯店裏。

法醫從吳志國的脖子裏取出一小截金屬物,經過鑒定,那一截金屬物是鋼筆的筆尖。金生火要求每人交出自己的鋼筆。白小年臉上變色,他的鋼筆不見了。金生火在白小年的床墊底下發現了那支斷了筆尖的鋼筆。白小年當場癱倒在地,被日本兵拖了出去。

抓到了兇手,金生火還是對此持懷疑態度,誰會這麼傻,把兇器藏在自己的床墊下面。石原認為金生火多慮了,也許白小年來不及處理掉兇器。不然是誰?總不成是那兩個女人幹的?金生火皺眉思索,在白小年招供之前,不能排除任何可能。

王田香親自在帝國飯店現場布控,卻在這時接到張司令電話,要他馬上去張司令家一趟。王田香趕到張司令家,發現三姨太倒在血泊裏。茶几上擺放著從三姨太身上搜出的婦科診斷。

張司令命令王田香,收拾完現場後先不用回去帝國飯店,馬上去替他查出來,三姨太誓死保護的那個姦夫到底是誰。

白小年遭受嚴刑拷打,慘呼連連,對天發誓自己是冤枉的。

《風聲傳奇》分集介紹:第十集

裘莊東樓只剩下兩個女人,顧小夢看李寧玉的神情變得非常奇怪,不願讓李寧玉靠近她。因為顧小夢認出了那支作為兇器的鋼筆,那支鋼筆的筆身有一處不易覺察的裂痕。顧小夢知道是李寧玉殺了吳志國,她才是殺人兇手!

張司令一臉鐵青來到裘莊,點名調出白小年。渾身是傷的白小年見到張司令以為見到了救星,連聲説自己冤枉,要張司令救他。張司令二話不説,掏出手槍將白小年當場擊斃。

張司令的行為使所有人震驚,石原手下和張司令的衛兵險些釀成衝突。石原大怒,張司令居然當著他的面把他重要人犯斃了,難道是想殺人滅口?!張司令説白小年跟他的姨太太通姦,死有餘辜!

金生火打圓場,張司令幫助他解決了一個疑團,這麼看白小年決不是"老鬼",一個潛伏在汪偽司令部多年的資深特務,不可能做出同司令姨太太通姦這種隨時可能危及到自身任務的事情。光憑這一點,白小年本可以向日本人力證自己的清白,但可惜他卻再也不能開口替自己辯解了。

顧小夢掌握了李寧玉的把柄,李寧玉處於絕對下風。李寧玉想用抗日大局,用私人情感、友誼,甚至用自己對兒子的愛打動顧小夢,但這一切顯然都失效了。顧小夢處於高度緊張、害怕和對她的仇視之中。她和顧小夢的交鋒中,眼看一切手段和方式都沒用了,但她突然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的地方,也許其中就蘊藏著轉機,李寧玉緊張地思考分析。

李寧玉突然意識到顧小夢的情緒反常很可能是因為吳志國告訴她,她父親和吳志國一樣也是軍統特務,所以才會找她"交代後事"。李寧玉孤注一擲,以此試探要挾顧小夢,逼迫顧小夢答應配合她的計劃行事,幫她傳遞出情報。

金生火和石原再度來到裘莊東樓,把李寧玉和顧小夢叫到餐廳,金生火表示,現在是"老鬼"向他們自首的最後一次機會。石原毫不客氣直接把矛頭指向李寧玉,字字如刀,到了現在這一步只要是明眼人都清楚,李寧玉就是"老鬼"。李寧玉一副被冤枉的樣子,無從申辯,整個人情緒失控,突然撲向石原,險些將石原掐死,氣急敗壞的石原對李寧玉痛下毒手,將她打得不成人形。李寧玉眼看就要被活活打死,石原才被金生火和顧小夢合力拉開。

與此同時,顧小夢的父親顧紹廉終於現身,軍統情報站被摧毀,吳志國和他的女兒同時失蹤,他不得不親自上陣,帶手下的情報人員前來挽救軍統行動的危機……

老K根據老潘的彙報,此次會議參加代表來自各地集中不易,如果輕易宣佈取消會議影響太大,明天下午四點前作出最後通知。

當夜,李寧玉自殺身亡。李寧玉留下遺書證明自己清白。石原和金生火檢查遺體,什麼也沒有發現,顧小夢遵循李寧玉的交代,提出其留下的遺物有蹊蹺。李寧玉留下一把隨身攜帶的梳子,而這些長短斷齒恰好組成了莫爾斯密碼:"暴露,撤"。顧小夢立了大功,終於被放出裘莊,重見天日。

顧小夢按李寧玉的囑託來到司令部門外的那家雜貨店,雜貨店大門緊閉,門外挂著"今日盤點"的木牌。顧小夢砸門,雜貨店門開了一條縫,露出一隻眼睛,問顧小夢需要什麼。顧小夢説出李寧玉教她的暗號,她的朋友托她來找單老闆。沒料對方回答説沒有這個人。

老潘根據老K指示緊急關閉了聯絡站,這並不在李寧玉的意料當中。顧小夢心急如焚,完全沒有意識到有人在後面跟蹤她。千鈞一髮的時刻,顧小夢終於同老潘派來的人接上頭,告知一切。老K發出緊急通知。老潘先於"地獄計劃"在帝國飯店放了一把火,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在火警中安全撤離……

石原和金生火狗咬狗相互責怪。石原在裘莊的挖寶行動一無所獲,只挖出一具無名屍體。對張司令懷恨在心的王田香在石原面前出點子,其實當初看到密電的還有一個人。直接把矛頭指向張司令。陷入瘋狂的石原毒殺張司令。

顧小夢從宿舍逃出,遭到憲兵追殺,關鍵時刻被老潘營救。

石原遭到查處,撤職等待處理,他借酒澆愁,搖搖晃晃從小酒館走出。躲在暗處的老潘殺死了石原,屍體旁留下一張紙條,"為了我們愛的人",落款"老鬼"。

"杜鵑"召集的國共兩黨聯席會議在蘇州河的一艘船上召開,會議開始前所有代表為"老鬼"和其他犧牲的同志默哀……。

分享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昵 稱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