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專題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優訊>影視>劇情
電視劇《傾城之戀》分集劇情介紹
優訊-中國網 china.com.cn/info  時間: 2009-03-23  責任編輯: 錦尨



第19集

在百樂門舞廳,漢奸帶著日本鬼子來搜捕幫助抗日的中國人。在漢奸即將認出一名暗通抗日部隊的女子的千鈞一髮之際,范柳原突然向日本兵發起攻擊,並趁亂拉著那名女子逃出舞廳。范柳原問起她的身份,她説自己是抗日的中國人。范柳原決定護送她到蘇北。

三天不見范柳原回來的徐先生不知范柳原的行蹤,急火攻心發起燒來。

在去蘇北的途中遭遇日寇,那名女子中槍受傷,兩人機智地逃過一劫,此時範柳原才得知這個女子名叫桃紅。

來到一個小鎮,桃紅正要讓范柳原返回,卻又遇上一隊偽軍抓丁。桃紅露出神槍手的本領,兩人聯手逃脫。背著桃紅長途跋涉,范柳原終於堅持不住累倒了,桃紅對范柳原産生了好感。把桃紅送到遊擊隊根據地後,范柳原和桃紅扮成一對夫妻來到鎮上給徐先生打電話,要他拿錢來贖范柳原,為抗日出錢。

徐先生要去蘇北贖范柳原,徐太太擔心丈夫安危不讓去,但徐先生還是去了,徐太太只得找白流蘇訴説。

白流蘇把范柳原的事告訴寶絡,寶絡很是興奮,又是稱讚又是擔憂,對范柳原唸唸不忘。

徐先生來到遊擊隊駐地,見到范柳原,把錢交給桃紅。回去路上遇到敵人,好在有桃紅保護。范柳原和徐先生對這次特殊的經歷印象深刻。

白良越突然闖進白流蘇房,大呼股票全部套住了,還要白流蘇想辦法拿錢補倉。白流蘇説她已經沒錢了,白良越就鼓動白流蘇向唐家要錢,或者乾脆逼唐家離婚。白流蘇無奈答應。

國勢在變,戰爭中的股市飄忽不定。白流蘇被白良越哄著又把錢投了進去,誰知錢像打水漂一樣沒了。白良越還借了人家的錢,害得人家天天上門催債,幾乎出了人命。

白老太又召集各房開會,讓各房出錢先把債還了,並令白良越把管家的權利讓了出來。白家到了更為艱難的地步,白良越、四太太整天吵架。

白流蘇沒有辦法,也是賭一口氣,打官司要求離婚。最終,婚是離了,但流蘇一文錢都沒有得到,還賣了自己的金釵付了訴訟費。官司打贏了,白流蘇卻病倒了,還被四太太數落,寶絡氣不過,為流蘇説話。

洪蓮哥哥去看洪蓮,發現洪蓮瘦了很多,並意外昏倒,十分擔心。

范柳原對做生意上沒有興趣,但幾次戰亂偶然的機會,總是讓他掙了錢,生意越做越大,但是他一直牽掛著洪蓮,經常找邱律師訴苦。

邱律師來找洪蓮,發現她病了。洪蓮請求邱律師,千萬別把自己的病告訴范柳原,邱律師無奈答應。邱律師回去後,沒有説出洪蓮生病的事,反而描述著洪蓮的幸福生活。

洪蓮病重,被送往醫院。

唐一元鴉片的癮越來越大,梁夢麗也抽了起來。唐老爺見狀,將兩人關在家中。

第20集

唐一元和梁夢麗兩人煙癮發作,綁了小丫鬟,偷偷出門。不想被黑道綁了票,唐家人大驚,以為是白家人因離婚之事記恨而雇人綁票,報了警。

警察來到白家,白老太以禮相待,雖然家中貧寒,但余威還在,表現出大戶人家的尊嚴。白流蘇自願跟警察走。正亂時,警察署傳來消息,綁票的事跟白家沒關係。

警察來到唐家,唐老爺焦急萬分,決定此事不能靠巡捕房,要靠江湖。白流蘇擔心唐一元的安危,決定以離婚後的身份去唐家安慰唐老爺。唐老爺見了白流蘇,老淚縱橫,流蘇念著往日的夫妻情分,主動提出由她去贖唐一元。

白流蘇帶著二十根金條,獨自冒險,將唐一元贖了出來。唐一元已不成人樣,悔不當初,對流蘇表示了深深的感激。

徐太太拿了唐老爺的謝銀來到白家,誇流蘇真有白家人的風範,白老太稱自己不能做主。白流蘇稱夫妻雖散,情份還是有的,這是她應當做的,錢不能要。

白家日益敗落,坐吃山空。老家的一切都賣光了,現在是靠著親友借貸支撐著。白流蘇在家裏的地位變成一個吃閒飯的人,十分狼狽。

范柳原去醫院看望劉哥,無意中發現洪蓮的丈夫在醫院,這才知道洪蓮病得很嚴重,他氣憤得回去將邱律師痛打了一頓。

范柳原趕到醫院,洪蓮已經到了彌留之際,卻像是一直在等他,看到范柳原終於來了,洪蓮就那麼笑著走了。

戰爭在打著,老百姓的生活在繼續著。白家艱難地支撐著,男人依舊不出去做事,女人天天為小事爭吵,轉眼幾年過去了。

唐家,唐一元因抽鴉片而去世。

白流蘇拿著毛皮衣去當,發現一文不值,無奈之下,將自己的戒指當了。

唐老爺托徐太太到白府勸流蘇,讓她回去奔喪。徐太太趕來報唐一元去世的消息,白家人圖著唐家的錢,都希望流蘇去守寡,只有寶絡堅決反對。流蘇傷透心。

徐太太回到家中,告訴徐先生,欲將寶絡介紹給范柳原。

白流蘇拿著唐家為她贖回的戒指,考慮再三,決定去唐家奔喪,遭到寶絡的強烈反對,兩姐妹傷心欲絕。

第21集

范柳原自洪蓮死後,再不言婚嫁。范柳原來到上海,徐太太、徐先生親自迎接。徐太太堅決要給他介紹寶絡,徐先生拿著寶絡的照片給范柳原看,范柳原看著照片覺得十分眼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

流蘇與寶絡欲赴唐家,誰知半路遇見日軍在抓人,被范柳原相救。范柳原玩世不恭的態度,令流蘇十分排斥,兩人發生了不愉快。

徐太太來到白家給寶絡説親,白家人聽説徐太太要將寶絡介紹給大富豪范柳原,像是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縷曙光,白老太也異常興奮,大家決定明天全家和寶絡一起去相親。

寶絡也為明天的相親羞澀的激動著,流蘇為她出著主意。白老太將三太太、四太太召集在一起,聲明寶絡這次相親對白家將來的重要性,並要求各房不用出錢,但要出首飾衣料,讓寶絡風風光光地去相親。

范柳原在酒吧喝酒,與日本人發生爭執,大打出手,最終在警察的幫助下,抓走了日本人,自己卻受了傷。

全家上下高興地為寶絡準備妥當。大家來到飯店,卻遲遲不見范柳原的蹤影,流蘇拼命安慰寶絡。過了很久,范柳原終於出現,當他看見流蘇時,眼前一亮。飯桌上,流蘇夾槍帶棒地拿話刺范柳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飯後,范柳原先請大家看電影,後又去跳舞。流蘇與寶絡推脫,但是白良越、良泳卻執意鬧著要去。

第22集

舞廳,白家人除寶絡穿得有點時尚的艷俗外,餘下的都是老式的衣裳,與整個舞廳的氣氛格格不入,加之白家人都不會跳舞,受到范柳原的嘲諷。

范柳原與徐太太跳完一曲後,來邀請寶絡,寶絡因為不會跳舞而推脫著。范柳原又請三太太、四太太跳舞,都説不會。因為之前的過節,范柳原故意不請白流蘇,流蘇也壓著一股勁。白良越大著膽子邀請徐太太跳舞,卻是洋相百齣。

范柳原再次邀請寶絡,寶絡緊張萬分,出了醜,羞得中途逃走。此時,三太太想讓范柳原邀請流蘇,范柳原卻故意冷落,以為流蘇不會跳舞。

不想流蘇自己站了起來,大方地與范柳原下池跳舞。流蘇的舞姿標準而優雅,一時風光無限。白家人驚訝地看著。寶絡臉色蒼白,獨自一人在洗手間傷心地哭泣。白流蘇與范柳原不停地跳舞,白家人見白流蘇大出風頭,又心生不滿,催著要回家。

回到白府,白家所有的人都對白流蘇極為不滿,流蘇去敲寶絡的門,想跟她解釋自己並無意傷害她,不想寶絡把門關得死死的。

白老太也責怪流蘇,寧願其去唐家守活寡。白流蘇告訴白老太,寧可當尼姑也不去唐家。白老太大怒。

范柳原不斷與不同的女人相親,徐先生試圖勸阻,范柳原卻告訴徐先生,以後不要操心自己的私事,令徐先生大吃一驚。

唐老爺請徐太太幫忙,請流蘇在一元出殯那天回唐家,過繼一個遠房侄子。徐太太也説出了流蘇在白家的艱難處境。

范柳原打電話到白家找流蘇,被阿花誤以為是找寶絡,讓寶絡接電話,誰知范柳原卻表錯了情,讓寶絡異常尷尬,對流蘇更加嫉恨。流蘇下樓接電話,遭到各房的數落,流蘇成了白家的眼中釘。

第23集

徐太太打電話找流蘇,約她到咖啡館談事,誰知又被白家人誤會她是與范柳原約會。

白流蘇出去赴約,白家人異常不安。咖啡廳內,流蘇告知徐太太最近因為相親事件遭到家人與寶絡的冷落。徐太太則告訴她,願不願意回唐家。流蘇本不想回去,但是為了擺脫目前在白家的處境,守一輩子活寡也認了。

白流蘇回到家中找寶絡,寶絡將之前流蘇送給她的東西全部還給了她,並説對她們的姐妹之情産生了懷疑,兩人不歡而散。

四太太接到徐太太的電話,無意中得知流蘇欲回唐家,並將此事告訴了白老太。大家都覺得這是改變白家目前生活的唯一方法,堅持讓流蘇去奔喪。

范柳原回到香港,鬱鬱寡歡,令徐先生十分擔心。徐先生找到邱律師,請教讓范柳原開心的辦法,邱律師説除非洪蓮復活,令徐先生愕然。

白流蘇心灰意冷,欲出家為尼,遭到住持的拒絕。白老太責怪流蘇出家之事,流蘇將在白家的苦悶傾吐而出。白老太則告訴流蘇別為自己活著,想想這個家。

白良越單獨找到徐太太,拐彎抹角地説如要流蘇去唐家,必須要付出代價,想再敲詐唐家一次,被徐太太看破。

徐太太為白流蘇介紹對象,讓流蘇感激不盡。但是在與黃先生的相親過程中,流蘇十分不自然。

唐家也為流蘇回唐家之事焦急萬分,決定親自找流蘇談談。誰知電話被白良越接到。白良越來到唐家,假借流蘇之意,和唐老爺談條件。最終唐家拿出鉅款,被白良越瞞著流蘇收下。

四太太找到白流蘇,欲讓流蘇騰出房間讓給侄女住。流蘇頓時覺得萬分絕望,忍無可忍搬出了房間

第24集

白流蘇找到徐太太,詢問上次相親之事,誰知被意外拒絕。

白流蘇最終決定回唐家,讓阿花不要告訴任何人,被寶絡聽到。此時,白家各房的人都各懷鬼胎地在旁邊偷偷看著。

白流蘇身心疲憊,為了白家,決定妥協回唐家守活寡,寶絡趕來阻止,告訴流蘇哥嫂已經把她給賣了,流蘇深感寒心,兩姐妹抱頭痛哭,但是白流蘇還是坐上了去唐家的車。

范柳原打電話給徐太太,請她務必幫忙讓白流蘇去一趟香港,徐太太十分驚訝,立即打電話到白公館,得知白流蘇已經在去唐家的路上。

徐太太急忙趕到唐家,白流蘇已經收下了唐老爺的支票,徐太太急得又哭又鬧,苦勸流蘇不要跳這個火坑,唐老爺無法,只得説,只要流蘇幫唐家認了侄孫子,以後她還是自由的。徐太太聞言破涕為笑,帶著流蘇高興地走了。

出殯那天,白流蘇來到唐家,禮數週全地認了繼子。儀式結束後,唐老爺又拿出錢試圖挽留,流蘇婉言謝絕了。

徐太太勸白流蘇去香港散心,並説一切花銷都不用她出,流蘇本不想去,經不起徐太太盛情相邀,遂答應。

大姨娘見唐老爺仍然為不能留住白流蘇而遺憾,就出主意把唐家公司裏做事的老薑介紹給流蘇。老薑和流蘇見面,流蘇反感老薑的刻板、吝嗇,突然想念起范柳原的風流倜儻。

回家後,白流蘇和寶絡説起和老薑的見面經歷,突然決定不去香港了,老薑雖然小氣,但會過日子,也就湊合著過吧。

徐太太急忙給范柳原打電話,柳原要徐太太想方設法拆散流蘇和老薑。徐太太只得使出渾身解數,兩邊説壞話,但是流蘇居然説“我是殘花敗柳,沒什麼可挑的了。”這下徐太太沒轍了,范柳原又派徐先生到上海助陣。

老薑起了疑心,找了私人偵探調查到白流蘇過去在報紙上鬧出的新聞,於是一口回絕了。白流蘇心中一陣失落,連這樣的男子也看不上自己。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發表評論>>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昵 稱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