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優訊
沉迷《魔獸世界》十個理由
優訊-中國網 china.com.cn/info  時間: 2010-01-18  責任編輯: 子不語

我想,作為一個玩過《星際爭霸》《魔獸爭霸》《暗黑破壞神》的忠實暴雪擁護者來説,在這裡評論《魔獸世界》,應該比某些意淫獨斷的磚家叫獸更具説服力。

自從昨天看過水妖和陶宏開的PK視頻後,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對於大陸五百萬魔獸玩家而言,用一句“愛得越深就越心痛”來形容多舛的這幾年,實在不過分。一個提供生活休閒娛樂的遊戲,被歪曲惡咒為毒品,在我們被等待拉長得極細極脆弱的神經線上,又再次切上無情的一刀。

為什麼,愛一個人只需要一個理由;而愛這個被輿論妖魔化了的魔獸,卻需要那麼多堅強的理由……

自2006年接觸魔獸世界開始,它陪我度過了四年光陰。在我疲倦的時候,我會一個人去甜水綠洲釣變異魚,看著浮子聽著水花體驗片刻無思無想;當我在工作中遇到曲解和責難的時候,我會在奧山阿拉希的洪流中用殺與被殺來發泄;當我糾結于思念和回想的小情調時,我會去灰谷艾薩拉冬泉谷一切祥和而美好的地方……它像是速溶咖啡,在我任何溫度的情緒下都能輕易溶于我的生活;它像一串隨身攜帶的鑰匙,平時不刻意尋找它的存在,但一旦消失,必定引來焦灼;它像一根煙一張紙巾,信手拈來填滿每一寸寂寞空洞需要填補的片段。

這四年裏,我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孤高的求職者,到四處碰壁到自我否定與肯定的交織,到現在對自己恰到的定位和穩定的工作;我從對愛情懵懂幼稚的女孩,到經歷失戀的痛楚和絕望,到現在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從偏執自大目空一切的人格,漸漸**成喜歡思考和自詰的習慣……其間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AFK過,也轉戰私服和臺服,但反反復復四年之後,最終又回到了CWOW的懷抱中。

四年,也許對許多戀人來説,一份戀情都難以持續這麼長的時間,可只有大陸的WOWer們,才知道這份感情有多少沉澱、多少無奈、和多少期待。

沒有玩過一個魔獸世界滿級號的人,無法體會這份強烈的依賴感和歸屬感,無法理解對於一個特別遲又忘了開的遊戲,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癡傻的玩家在綿長而執著地等待。

的確,我沉迷了,還有五百萬魔獸玩家也沉迷了。如果説,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如果説,硬要給這份感情加上一些冠冕堂皇的説法,我願意和妄自尊大的磚家叫獸們分享我沉迷的理由。

歡迎點擊,也歡迎電擊。

1、厚重的歷史內涵

自魔獸世界以前,以及從魔獸世界以後,我都沒有碰到如此歷史積澱的遊戲。無論是瘟疫籠罩的安多哈爾,還是麥迪文體內的惡魔薩格拉斯,還是遠古大戰後崩壞的諾森德雪原,還有神秘莫測無可考證的泰坦之神……在魔獸世界的每一個種族、每一片地圖、每一個BOSS的身上,甚至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物件上都有可以考證的史料。

而魔獸世界的歷史,是在魔獸爭霸的基礎上被豐滿過的獨立的歷史故事。這一點,能引起廣泛的魔獸爭霸玩家的共鳴(比如曾從事魔獸爭霸3地圖編輯的我)。他們會時常發現魔獸世界和魔獸爭霸有相通的地方。甚至連暗夜精靈為何沒有法師職業都可以找到答案。這種宏大的構架、厚重的內涵和嚴謹的設計,不消説就是經典中的經典之作,這是眼下欠缺肺活量的快餐式網路遊戲無法比擬的,更別説網頁遊戲了。

和魔獸世界相比,用花哨的場景和絢麗的技能來轉移視線,而忽略了歷史背景支援的遊戲,很容易被戳到軟肋。動輒故事發生在戰亂年代、或者現代人穿越回古代、再不濟點的就搞成玄幻奇俠……反正只要能砍怪、能升級、能PK就萬事大吉。這種發育不良的遊戲才是渣滓,是經不起推敲的次品,是開發和代理目光短淺全力撈金的産物。

為什麼國産武俠都如此短命,難道真的是技術跟不上嗎?那些風景秀麗模型精美的武俠為什麼也難摘“經典”的桂冠?理由正是文化底蘊太經不起推敲和咀嚼,太經不起武俠迷們挑剔的評議。試問一個終日在野外屠殺動物升級的“大俠”,又能讓人感受到多少武俠之風呢?作為一個武俠迷,我感到一種悲愴的淒涼。

2、多元的遊戲體驗

無論你是學生還是上班族,無論你是休閒一樂還是執著冒尖,無論你是熱愛斂財還是暢享花錢……在魔獸世界裏,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你可以像DD、V大、蘋果牛一樣成為PVP不朽的人物,也可以像蒼天哥一樣無所卓越卻風趣幽默,還可以像地獄霹靂火一樣找尋BUG中的樂趣……也許你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名極其普通的玩家,那麼野外偶爾打到的紫裝、副本拿了心儀的裝備、倒賣賺了錢、達成萬人斬成就、研究出一個強力的天賦……這一切只要你認為是樂趣的東西,就是樂趣。

玩遊戲就像是從A點到B點,有的人百米衝刺要爭奪人先,有的人一溜小跑只需保持靠前,有的人全當散步不緊不慢,有的人走走停停駐足觀賞……只要合適自己的,就是好的。沒有人傻到和作家比文才,和歌手比歌喉,和磚家比資歷。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正如沒有遊戲是完美的,能在遊戲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一份樂趣,就是莫大的收穫了。

3、豐滿的劇情任務

“啊,新人,請你去殺幾隻雞證明你的能力吧!”如果這對話出現在2001年的《熱血傳奇》中,我會欣然接受。但時隔十年,網遊寶座換了一輪又一輪,這種俗套的劇情和對白,為什麼就絲毫沒有改進呢?任務NPC不是被山賊搶走了物什,就是錦囊丟在什麼山溝裏了,要不就是小孩被老虎獅子之類的野獸叼走了。國産遊戲的劇情,難道是拷貝不走樣?真是低能得讓人蛋疼。以至於玩過幾個遊戲之後就沒了閱讀任務文本的興趣,直接點接受、追蹤任務怪自動跑、砍怪、追蹤交付NPC自動跑、交任務。

如果説還有一種劇情可以震撼到心靈深處,唯有魔獸世界。

經典任務“愛與家庭”自然首推第一。騎士精神和父愛淋漓盡致的表現,經典臺詞“我見過最高尚的獸人,也見過最卑劣的人類”讓魔獸世界的PVP觀得到了昇華。打打殺殺只是遊戲技巧的磨練,而非種族之間的宿仇。

聯盟經典任務“永志不渝”傳達的是永恒的愛情。即使深愛的妻子成了戰爭的陪葬,她仍活在丈夫的心中。當他與妻子的靈魂相逢,那令人動容的深情表白,總是讓我潸然淚下。

當你聽到帕米拉的哭訴時,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的小女孩拼回她的洋娃娃時,心中有沒有一絲酸楚?

當你為十字路口的科爾找回被野豬人殺死的妻子的屍體,而他啜泣後表示要重新振奮開始新一輪戰鬥時,心中有沒有一絲崇敬?

當你聽詛咒之地入口的英雄焦急地反復告誡“我們在對抗錯誤的敵人,拋開偏見對抗燃燒軍團”的時候,心中有沒有為殺過敵對陣營小號而有一絲羞愧?

魔獸世界裏每一個有名有姓的NPC,都有他自己的故事。他們不僅僅是交予任務、給予經驗和金錢的NPC。當你願意了解他們更多,願意傾聽更多的時候,一定會收穫不曾了解的感動。

4、高端的平衡測控

從勇者歸來的引入聖物欄、納克薩瑪斯之影的瞬發奧爆、戰鼓震天的消失移除獵人印記、風暴前夕雙持薩滿的崛起、黑暗神殿牧師出現大驅……歷次遊戲的改動,總能引起職業的BUFF和NEF之爭。

NGA上出現大批高端數據流,風怒CD、主副手速度選擇、命中溢出、堆急速等專業數據的出現,造就了一大批數據控玩家。他們對三圍有著無比精確的測算,對距離有近乎偏執的控制。這在PVP領域未嘗不是一個好現象。當一系列神秘的計算公式被搬上臺面,當測試假人面前熱鬧非凡,當朋友聚餐時總離不開魔獸世界裝備選擇的話題,當上班總愛偷偷開起NGA看功略……還有哪個遊戲能引發如此狂熱的學習研究熱潮?職業平衡是和永遠爭論不休的話題。沒有遊戲能做到十指一樣長短。但起碼在歷次的改動中,可以看到遊戲開發者為平衡作出的努力。

在遊戲裏,多勞多得是種美德,想要得到,除了努力當然還需要一些運氣。這和成功的道理是相同的。在魔獸世界裏,沒有花人民幣就能鐵定得到的東西,即使你有億萬身家,仍然需要靠努力才能獲得想要的裝備。和類似《征途》的遊戲相比,砸錢就能當老大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即使是休閒玩家、修仙玩家,只要付出遊戲時間,仍然可以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5、不屈的團隊精神

如果不曾打過團隊副本,可以説,魔獸世界的精髓你只領略了一半。

魔獸世界創新的副本設計、團隊概念、DKP制度,在60年代的魔獸世界時期絕對是網遊史上無可取代的巔峰理念。你對於團隊而言,是四十分之一;但團隊對你而言,就是百分之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和職責,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有效推進團隊副本進度,才能提升團隊成員的裝備。培養一個人,需要整個團隊的努力;而最先培養起來的一批人,必然要為其他成員謀福祉。這是團隊的精神:支援、分享。

在我們缺乏人際交往、精神空虛的一代而言,四十人副本無疑給了一次關於凝聚力和友愛的洗禮。只有親身經歷過大副本的磨礪,才能明白有一群相親相愛的朋友是何等的幸福。當看到治療自己紅血打起繃帶卻把藍都化成神聖的光芒撒在你身上,當看到戰士開破釜開盾墻群嘲奔向你的怪物,當你看到倒T之後盜賊衝上去開閃避頂住BOSS讓隊友有時間戰復而自己被放倒,當你看到隊友在BOSS的踩踏中一一倒下時卻無力回天的無奈,當你看到卡了十幾個CD之後終於推倒了BOSS眾人歡呼雀躍的場景……有多少公會在黑翼紅龍面前卡了幾個月?有多少熱血男兒在那一刻眼眶濕潤?那是一種不屈的團結後獲得勝利的喜悅和滿足,這種喜極而泣的經歷,在現實中能有幾次?

我相信魔獸世界中有許多玩味的地方,而最值得記住的,是開荒中不屈不撓和你一同赴死的朋友,那才是遊戲中最寶貴的財富!

如今,四十人副本時代已經過去,我現在的公會二團正在進行SW開荒活動。在這裡我想感謝公會的兩位RL,沒有你們,就沒有我們團隊的成長。你們的辛勞,所有人都感同身受。

謝謝,猥瑣才是王道、蟹兄。(你們黑手兄弟終於紅了一次)

/敬禮

6、細膩的細節表現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雪地和沙地能留下腳印,並有秩序地消失。這足夠時間讓你踩出一個心形。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食人魔食譜上寫著三句話:把人殺死,把人煮熟,吃人。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裝備上“皇帝的新衣”之後外觀沒有任何改變。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十字路口附近的農場生活著四口之家。小男孩喜歡追逐羚羊,小女孩很乖地喂豬。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風凍原殺死動物之後跳到任何有水的地方就能洗凈血跡。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灼熱峽谷中有個黑鐵矮人被困在廁所裏,要求你給他帶20個絲綢做手紙。

如果你仔細觀察過,會發現休拉薩盆地犀牛頭上都站著牙籤鳥,而你動手打犀牛,小鳥就會驚恐地飛走。

……

以惡搞出名的暴雪,在細節的處理上簡直堪稱完美。當然,這些細節中的驚喜是留給喜歡觀察的玩家的。

7、豐富的周邊效應

還能有哪個遊戲能擁有這麼多忠實粉絲?強大的魔獸周邊,不僅包括玩偶,挂件、鑰匙扣這些物件,還包括有關魔獸的一切文學、繪畫、音樂、視頻創作以及網路社區。

相比其他遊戲門可羅雀的功略、專題、投稿,魔獸世界可以説是集大家之所成,濃縮了五百萬玩家的智慧和才華。試問如果對這個遊戲不熱愛不投入,哪會有這種成就呢?

只有魔獸世界能挖掘出這麼多草根明星,也只有魔獸世界的動蕩能激發這麼多人才的潛能。

在魔獸世界停服的幾個月裏,出現了多少優秀的人才。從吳理的四格漫畫出版開始,魔獸世界相關的文學作品開始受到關注。但介於輿論的壓力和媒體的阻力,魔獸文化無法正大光明大張旗鼓地面世。更大程度上,只局限于小範圍的欣賞品評。

但這一切仍不足以抹煞“魔獸文化”的蔚然成風。大勢所趨是説攔就攔得住的嗎?

8、珍貴的朋友情誼

魔獸女玩家琴雅在博客上寫道:C鍵的輝煌比不過O鍵的黯淡。可見,魔獸世界不是一個人可以玩的遊戲。如果永遠的孤軍奮戰,不與人溝通交互,還不如去玩單機遊戲呢?在魔獸世界裏,總會有這樣那樣的際遇,碰到不同性格不同脾氣的朋友。也許只是打個照面一起做了個任務,也許是打過兩三次副本,也許免費為你開了次門,也許因為綜合頻道的閒聊拉近了距離……總之,有各種各樣結交朋友的機會。時間久了,在好友欄眾多的姓名中間,總有為數不多的兩三個人,是你一上線就想按O鍵察看對方的。這兩三個人,必定是性格脾性、價值觀念、技術水準和你非常相似的。

在我們平時狹隘的社交圈裏,也許能難、也很少有機會結識這種較為親密的朋友。你們可以毫無顧忌地交互資源,甚至可以聊一些隱私的話題。人格的接近激發傾訴欲,而網路的文字傳輸又能避免一定的尷尬。這是為什麼網聊會熱度不退的原因。在魔獸世界裏,曆險、副本、任務、戰場都可以拉近人與人的距離,很多行為習慣上可以看出一個人是否與你的性格相倣。

朋友情、兄弟義,不是關閉電腦就可以中斷的,這是虛擬世界在現實內心中的延續。有出了裝備無條件讓給朋友的,有為幫朋友PK不遠萬里的,有帶朋友小號任勞任怨的,有為朋友一擲千金圓夢的……

從前有句話很流行,逐風一齣無兄弟。可我想説的是,不要侮辱“兄弟”這兩個字。如果為了一件裝備就鬧翻的,那他還不夠資格做你的朋友。真正的朋友,絕非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9、有趣的小小驚喜

啤酒節遙控小汽車,冬幕節雪人偽裝包,春節的節慶長裙,火焰節的舞娘……每一個節日都不會錯過驚喜。

有堅不摧之力、斯坦索姆的馬龍、藏寶海灣的海明威……種種忍俊不禁的設計,能讓遊戲更為生動。

包裝盒、動力機車、翻滾的飛行坐騎、太空步,我們還有許多未曾發現的東西。

在這樣一個似乎永遠探索不完的世界裏,總有那麼多吸引人的東西。

叫獸又要説了,你沉迷了,你被迷惑了。

好吧,看喜劇片是為了一笑,看笑話是為了一笑,聽搞笑彩鈴是為了一笑……

既然生活中有這麼多尋找趣味的方式,為什麼獨獨否定魔獸世界中的驚喜樂趣呢?

磚家叫獸們,請問你們是辦正事還是找樂子呢?

10、承載的不朽期望

魔獸世界是一款“一直被模倣,從未被超越”的遊戲。副本理念被多少遊戲引用,任務NPC頭頂的標記、動作條的排列、介面的雷同……多少遊戲都能找到魔獸世界的影子。追根溯源,不過是仰人鼻息分一杯羹罷了,在那些不再無盡等待下去、但又認準了魔獸式遊戲的玩家身上賺點甜頭。在輿論強烈抨擊譴責魔獸世界的今天,依然有那麼多玩家用自己的堅持來反抗,用守候來祈禱。為了維護我們的精神家園,水妖站出來了,儘管這中間最終獲利的一方與玩家無關,儘管我們永遠是只有心知肚明卻沒有話語權,但我們的心聲不該被聽見嗎?我們的意志不該被宣揚嗎?

自家的孩子,哪怕關起門來打罵,也不容許外人對他有一點傷害。

這種情感的捍衛,以及道義的執著,在磚家叫獸和以利為先的媒體面前,難道不該有一些振聾發聵的宣言?

等待TBC,等待WLK,我們在做別人早已做過的事,許多玩家流落臺服、美服、歐服、私服……但無論身在哪,對魔獸世界的情感是不變質的。愛魔獸的心是不分地域的。

我們還在等,還在一輪又一輪的安慰和期盼中翹首等待。

我們戲言等到下一代才能到北極。

我們相約到諾森德再攜手奮鬥。

我們深深眷戀的並非遊戲本身,只是舍不掉那份濃稠的情誼罷了……

五湖四海的朋友因為魔獸世界相識相知,甚至相戀相許。它是戰友們的桃園,也是戀人們的紅娘。這根牽連起友情愛情的紐帶,這些昂揚的鬥志和純潔的祈願,難道是“毒品”可以定義的嗎?

我在悲憤交加之餘,前思後想許多因果。

請問叫獸,如果你遇到一個美麗、善良、賢惠、溫柔、聰慧、才氣、典雅、自尊、體貼、氣質、孝順的女人,會心生愛慕嗎?如果會,我也給出了十條沉迷的理由,請問,你,憑什麼叫我不要沉迷?不許沉迷?對於自然而然分泌的情感,憑你一句話就可以扼殺的嗎?

所謂,不到長城非好漢。沒看過《泰坦尼克號》也不算忠實的影迷。

那麼同樣作為網遊史上長期無法被超越的經典之作《魔獸世界》,建議磚家叫獸也抽空體驗一下。沒玩過《魔獸世界》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最後,想和磚家叫獸們講個小故事。

説的是宋代大文豪蘇軾非常喜歡談佛論道,和佛印禪師關係很好。有一天他登門拜訪佛印,問道:“你看我是什麼。”佛印説:“我看你是一尊佛。”蘇軾聞之飄飄然,佛印又問蘇軾:“你看我是什麼?”蘇軾想難為一下佛印,就説道:“我看你是一坨屎。”佛印聽後默然不語。於是蘇軾很得意的跑回家見到蘇小妹,向她吹噓自己今天如何一句話噎住了佛印禪師。蘇小妹聽了直搖頭,説道,“哥哥你的境界太低,佛印心中有佛,看萬物都是佛。你心中有屎,所以看別人也就都是一坨屎。”

  文章來源: 中國網綜合消息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昵 稱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