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能源對經濟增長的影響
中國網 | 時間: 2006-08-29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不論從能源的人均儲量,或消費水準,還是能源的消費方式及其結果看,中國能源對經濟發展的支援都不具有樂觀性。一般而言,能源供應對經濟增長具有較大的影響。當能源價格水準偏低時,經濟增長速度較快,反之,當能源價格偏高時,經濟增長就會放慢。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進入到一個關鍵的發展時期。這一時期,一方面,經濟發展的各種基礎設施條件已經大大改善,中國正處於工業化中後期及其加速階段,這個時期的特徵是重化工業帶動,顯然如果能抓住戰略機遇,使經濟發展再上一個新臺階是必要的。另一方面,這一時期也是中國資源矛盾突出暴露時期,“瓶頸”約束加劇,如果處理不當,就有可能喪失發展機遇,導致經濟增長的徘徊不前。
    作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中國目前正擁有著難得的發展機遇。中國成功地走上了市場經濟的道路,市場所激發的效率優勢正在源源不斷地增強中國的國際競爭力。按照目前的增長速度,中國的GDP將在2030年以前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從增量上看,2003年,中國在全球新增GDP中的貢獻率已經達到了19.3%,已經超美國的18.6%,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貢獻國。中國發展的“機會窗口”已經來臨。在一國或地區的某個特定發展階段,未成年人口和老年人口總人口的比例會在較長時期內表現為一個較低的水準,此時,社會勞動力供給充足、社會負擔相對較輕,是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從目前的情況看,中國已經進入並且在未來十幾年內都將處於“機會窗口”內。
    與良好增長態勢比較起來,中國的資源約束問題卻是令人擔憂。十六大以後,我們倡導“和平崛起”,但和平崛起首先還是一個發展問題,顯然,決定發展的最根本因素並不是發展所處的環境,而是取決於其資源投入産出過程。我們可以把中國的發展看做一個很大的系統,這個系統有自己的邊界,系統內有一系列的子系統,這些子系統通過系統邊界實現與外界環境的資訊互換及物質交換。我們可以想像,只有當外界的資源能通過系統邊界進入系統,並且經過系統處理後的物質及資訊同樣通過系統邊界輸出到外部環境中,經濟體才能有效維持自身的生存與發展。
    資源約束應是中國和平崛起的硬約束條件。資源約束並不是一個新問題,在經濟學的框架內,資源約束所導致的稀缺資源最優配置問題無處不在。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中,資源約束與經濟增長的關係有著不同的表現形式,但絕大多數場合中,資源約束是以“流量約束”的形式錶現出來的,其主要特徵是資源受到技術經濟條件的制約,無法全面地由潛在資源向現實資源轉化,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擔心的是資源獲取的流量與品質,而不是資源存在與否。同時,當資源,尤其是不可再生資源存量非常有限時,資源約束就轉化成另一種約束形式——“存量約束”,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不得不開始考慮資源供給的可持續性問題。比較起來,資源的流量約束相對較軟,而存量約束卻完全不一樣,對於流量,人們可以通過技術進步、效率改進等手段使資源約束逐漸弱化,而資源的存量約束則嚴峻得多,它常常會使經濟發展受到較大的阻滯。
    中國是人口眾多、人均資源相對較少的國家,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在經濟建設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消耗了大量的資源,資源存量與經濟總量之間的矛盾越來越突出。可以説,在幾十年間,中國的資源約束已經從流量約束迅速轉為存量約束。
   (一)能源消費的剛性
    2003年,中國國內生産總值首次超過了11萬億元大關,人均GDP首次超過1000美元。經濟學的研究告訴我們:當一國經濟發展水準處於人均GDP從1000美元向3000美元邁進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激烈的社會結構調整,整個社會的需求結構、産業結構都將發生巨大的變化。
    據統計,1997~2003年間,中國城市居民消費的恩格爾系數從46.6%下降到37.l%,農村居民消費的恩格爾系數也從55.1%下降到45.6%。居民消費總體從重視生活水準提高到重視生活品質的提高,從滿足基本生存需求向追求人的全面發展轉變,汽車、住宅、通信、旅遊等正在成為新的消費熱點。這些消費結構的變化直接引發産業結構的快速調整。有關數據顯示,在500萬元以上項目中,中國鋼鐵投資增長96.6%,電解鋁投資增長92.9%,水泥投資增長121.9%,汽車投資增長87.2%,煤炭投資增長52.3%。
    應該注意,上述投資領域幾乎都集中于資源消耗行業,這將導致重化工工業以及其他資源依賴型企業超常規發展,根據2004年中國企業500強排行榜,我們得出前100強中的資源型企業的分佈情況。
    資源型企業是指關鍵資源的産出企業、運輸企業、消耗企業等,具體包括能源、鋼鐵、汽車、鐵路等與關鍵資源消耗密切相關的企業。在2004年中國企業前100強中,資源型企業超過了半數,數量達到52家,這説明中國的經濟結構正處於資源依賴的強勢階段,對關鍵資源的生産和使用決定了經濟發展的命脈。從結構上看問題更加突出:2004年位居中國企業500強前3位的是國家電力公司、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其營業收入分別48295173萬元、47528703萬元和46667311萬元,這一規模遠遠高於排名第4位的中國工商銀行的1743350萬元。這足以説明電力、石化等資源型企業在中國總體産業結構中的支配地位。可見,中國現階段的資源約束問題有著強烈的需求拉動背景。中國已經進入産業結構的快速調整期,而産業結構升級、城市化進程加快都會對資源消耗産生超額需求,産生大量的資源型企業。這是中國産業升級必須支付的成本。
   (二)資源效率的弱化
    需求結構變遷是中國資源約束剛性條件,資源使用方面的效率損失則使其剛性條件更加強化。有關統計資料顯示:2003年中國GDP總量約為1.4萬億美元,約佔世界的4%,但為此消耗的各類國內資源和進口資源佔世界消費量的比重卻遠高於4%,其中,原油為7.4%,原煤為31%,鐵礦石為30%,鋼材為27%,水泥為40%。顯然,經濟成果與資源投入相關性弱化。
    中國包括能源加工、轉換、儲運和終端利用各個環節在內的能源效率,近年約在33%~34%左右,與發達國家比,約低7~10個百分點。例如,中國火電機組平均效率為33.8%,而國際先進水準為40.6%。單位産值能耗的差距較大,中國按當年匯率計算的每百萬美元國內生産總值能耗,已由1990年2417噸標準煤降低到2000年1274噸標準煤,但仍是美國(364噸標準煤)的3.5倍,是歐盟國家(214噸標準煤)的5.9倍,是日本(131噸標準煤)的9.7倍。中國鋼鐵、有色金屬、石化、化工、建材和電力等高能耗工業的能源消費量大約佔工業能源消費量的3/4,佔能源消費總量的1/2以上。中國主要耗能工業産品單位能耗與國際先進水準相比,平均要高出40%。中國能源效率較低、單位産值能耗和主要産品單位能耗較高,正是能源綜合利用水準的反映。以煤炭為例,中國小煤礦的大量存在,導致煤炭資源開採效率不足30%,其中小煤礦的回採率只有15%,資源浪費大;原煤採出後的洗選率只有35%,大量原煤直接燃燒,既增加能耗,又污染環境;煤炭用於發電的比例仍在50%以下;工業鍋爐的運行效率(60%~65%)低於國外20個百分點;城市民用能源燃氣普及率還不到2/3,農村居民生活用煤數量較大;燃煤發電機組的熱效率還停留在33%~35%左右,廠用電率(15%)和線損率(7%~8%)合計超過了20%;中小電動機的運行效率(約87%)低於國外5個百分點。這樣,中國煤炭從開採、加工、轉換到終端消費的總效率還不足10%。不可否認,中國的資源使用效率還遠遠不能與發展國家相提並論。
   (三)國際分工的選擇
    2005年中國經濟的對外依存度超過63%,可以毫不誇張地説,中國正處於世界“加工廠”的地位,中國輸出的大多是資源密集型産品,而進口的大多是技術密集型産品,這樣一進一齣,就形成了以“資源”換“技術”的資源輸出型經濟模式。可以説,目前的這種國際分工,使發達國家的資源約束矛盾在國際上發生轉嫁,顯然,“加工廠”必然要大量地為“委託加工者”消耗資源。

   (本文摘自《中國能源發展報告》,由中國網獨家發佈。其他媒體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轉載,否則將負法律責任。)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裏巴巴中國
阿裏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