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要聞 熱點聚焦 全總之聲 中國工會 工會知識 中國工人 權益維護 港澳臺工會 工會國際 圖片新聞
省級工會 産業工會 地方工會 基層工會 女職工保護 法律法規 法律援助 勞動關係協調 勞動就業 勞模榜
首頁>>中華全國總工會>>全國工會第十五次代表大會專題>>代表風采 字號:
全國勞動模範孔祥瑞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14  發表評論>>

新時期産業工人的楷模——記全國勞動模範、天津港煤碼頭公司操作一隊隊長孔祥瑞

10月20日,孔祥瑞在工作現場對年輕工人進行技術指導。(新華網 岳巍/攝)

新華網天津10月31日電(記者滿學傑、李靖 )他是一名普通工人,只有初中文憑,在港口碼頭上一幹就是34年。

他是一名在崗位上自學成才、勇於創新的“藍領專家”,共取得150多項科技成果,為企業創造效益8400多萬元。

2006年國慶節前夕,51歲的天津港煤碼頭公司操作一隊隊長孔祥瑞,光榮地站在“中華技能大獎”領獎臺上,接受國家對一名知識型産業工人的嘉獎。這是他繼獲得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共産黨員等20多項榮譽稱號之後的又一次獲獎。

“可以沒有文憑,不可以沒有知識。生産實踐這個大課堂,照樣培養人”

孔祥瑞1972年初中畢業就被分配到天津港碼頭當了工人。1985年,已經開了十幾年門式起重機的他,參加了職工大學的考前培訓班。那時候,孔祥瑞已經是值班隊長,是隊裏的技術骨幹。上學就要佔用工作時間,崗位上離不開他呀!他人在課堂,心裏卻惦記著生産。上課第三天,孔祥瑞作了決定:告別課堂,重新回到他最牽掛、最熱愛的工作崗位。

短暫的求學經歷雖然停止了,但孔祥瑞的求知慾望卻更加強烈了。他曾説,人可以沒有文憑,不可以沒有知識;生産實踐這個大課堂,照樣培養人。

孔祥瑞把工作崗位當成課堂,把生産實踐作為教材,把設備故障作為課題,把身邊擁有一技之長的工友當作老師,勤奮學習、刻苦鑽研。

他找來設備説明書,一頁一頁地學,一項一項地啃,不明白的查資料,不懂的找人問,直到把厚厚的説明書弄通弄熟。

孔祥瑞的家住在天津市區,入境口有50多公里的路程。那些年,他每天上下班都要坐汽車、倒火車、再換汽車,來回要走5個多小時。孔祥瑞總是帶著書,如饑似渴地學習。

孔祥瑞有個記工作日誌的習慣,小本子每天隨身攜帶,設備出現哪些故障、什麼原因、修理過程、注意事項等都一一記錄在案。日積月累,一本本工作日誌成為他搞技術創新的資料庫。

崗位上的刻苦鑽研,使孔祥瑞逐漸成長為一名專家。

一次,碼頭上一台門式起重機的旋轉大軸承出現異響。這有可能是缺少潤滑,但也可能是重大事故的前兆。如果不拆卸進行徹底檢修,門機就有可能癱瘓;如果拆卸下來後發現沒有問題,企業會蒙受上百萬元的經濟損失。

拆還是不拆?在場的企業領導和工友們都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孔祥瑞。孔祥瑞冷靜地又聽了聽響聲,果斷地説:是軸承壞了,必須拆!

根據他的提議,公司請來900噸的海上浮吊進行作業。伴隨著海吊的隆隆聲,門機上半截被緩緩吊起,回轉大軸承拆了下來。結果卻出人意料,回轉大軸承正面完好,沒有異常。

難道老孔判斷錯了?孔祥瑞陷入沉思。他認定是軸承損壞,也許問題隱藏得更深。

他冷靜地指揮吊車將大軸承翻了過來,答案終於明白了,只見正面完好的回轉大軸承背面,滾珠已經散落出槽,如果繼續使用,後果不堪設想。

門機的故障及時排除了,老孔“聽音斷病”的絕活也出了名。

“新設備上千萬元一台,技術含量相當高。當工人不是光會賣力氣就行,只有動腦筋、多琢磨,關鍵時刻才能衝得上、拿得下”

一次,一台自重達320噸的門式起重機的轉柱回轉大軸承下支撐面損壞,這好比石磨的下盤出了毛病,必須搬起磨盤才能修。而要把重168噸的門機上盤抬起,只能租用正在南海作業的海上浮吊,可這需要等上兩個月的時間。

看到碼頭上有那麼多大型船舶在等待作業,孔祥瑞説:“等不起啊!”他開始帶領工友們想方設法排除故障。

憑著長期積累的經驗,孔祥瑞想到了一個“招兒”——千斤頂。沒有海吊從上面吊,咱們就想法從下面頂。可這畢竟是沒有先例的嘗試,風險很大。

孔祥瑞與工友們反覆揣摩,決定把法蘭盤以上的門機旋轉外齒圈作為上支點,研製了焊接在大法蘭盤下的頂升支座,作為固定的下支點,這樣就解決了底座旋轉不能均勻受力的難題。

準備完畢。10個單個承壓30噸的小千斤頂與168噸的門機上盤展開了較量:

一毫米、二毫米;一釐米、兩釐米……

這座“鐵塔”終於被10個“小兄弟”穩穩地托起了20釐米,達到了維修的要求高度。門機修復僅用了9個小時,而一種專用於港口門機維修的“新型頂升支座技術”也隨之誕生。

2001年,天津港衝擊億噸吞吐量,作為當時天津港最大的裝卸公司,孔祥瑞所在的六公司承擔作業量達2500萬噸,要求18臺門機比往常要多幹三分之一的活。

還有沒有潛力可挖?那陣子,孔祥瑞滿腦子都是門機,從門機抓鬥作業的第一個動作到最後一個動作,時時在他腦海裏閃現。

經過反覆觀察和思考,他發現門機抓鬥放料時,抓鬥要先下降進艙,然後打開放料,再提升。在打開抓鬥放料那一刻,會有一小會兒的停滯。如果能把這個作業空當利用起來,肯定會提高工作效率。

孔祥瑞與隊裏的技術骨幹共同研究,嘗試把抓鬥打開放料和輕鉤提升的兩個動作合起來,讓抓鬥邊放料邊提升。他們將操作桿移動軌跡由“十”字形豐富成“☆”形,用一個指令控制兩個動作同時完成。

這項發明,使門機每鉤作業節省時間15.8秒,平均每天多幹480噸的活,六公司當年2500萬噸的任務超額完成,增效1600萬元。

2002年,這項“門機主令器星形操作法”被天津市總工會命名為“孔祥瑞操作法”,成為天津市職工十大優秀操作法之一。現在,這個“金點子”已成為同行業關注的新技術,在全國推廣。

孔祥瑞就是憑著這樣一種執著的鑽研精神和創新意識,又帶領隊裏的骨幹攻克了門機中心集電器頻頻發生短路的技術難題。這是一塊難啃的骨頭,曾經是全國港口門機屢屢出現的故障,一直讓製造廠商和技術專家感到棘手和頭疼。

孔祥瑞和工友們仔細翻閱資料,逐項分析排除,終於找出了設計上的缺陷。經過3個月的探索攻關,最後用萬向軸取代了卡隼式連接,巧妙解決了不同心易損壞的痼疾,完成了對門機中心集電器的技術改造。

這項投入僅兩千元的革新,産生了巨大的效益,被授予國家實用新型發明專利證書。被專家論證為“從全新的角度解決了門機中心集電器的故障隱患”。享有盛譽的上海港機廠吸收了這項技術成果,改進後的設備不僅服務於中國港口,而且出口到國外。

“‘洋設備’也是人造的,也會有不完善的環節。只要摸透它,就知道從哪下手改造”

2003年12月,孔祥瑞被調到煤碼頭公司一隊任黨支部書記、隊長。他要掌控的是從國外進口的價值8億元的世界最新自動化傳輸設備。這對於一直與門機打交道的孔祥瑞來説,無疑是一次挑戰。

孔祥瑞迎難而上,繼續摸索。功夫不負有心人,短短兩年光景,孔祥瑞的努力就結出了豐碩的果實。

進口的自動翻車機在港口用來承擔接卸運煤列車的任務,翻車機一次翻卸兩節車廂的原煤。由於翻車機摘鉤桿設計不合理,很容易損壞,經常造成車廂摘不了鉤,每月要停機二十幾次,維修起來費時費力,直接影響卸車效率。

孔祥瑞通過研究力學原理,找出“緩衝杠桿自身承受應力,簡化維修更換程式”兩個突破點加以改進,將原來單根一米長的摘鉤桿變成三截,中間用法蘭盤連接,便於調整角度。這樣一來,不僅減輕了摘鉤桿的承受力,延長了使用壽命,而且拆裝也更加靈活,維修更換時間由原來的3小時縮短至15分鐘。

這項技術改造自2004年1月開始,用了兩個月時間,4套杠桿總共用了不到兩千元,就解決了大問題。投入使用後,每年節省卸車時間1800小時,多接卸列車65700節,接卸原煤320萬噸。

翻車機摘鉤桿的改造成功,更加增強了孔祥瑞進一步改造、完善進口設備的信心。

煤碼頭的4個進口轉接塔是連接皮帶長廊運輸中的重要設備。隨著碼頭上大塊煤種作業增多,轉接塔擋板上的耐磨板受損嚴重,經常需要更換。換一塊耐磨板要用30分鐘,生産受到影響。

孔祥瑞意識到這是一個必須排除的隱患。通過查看轉接塔擋板結構圖和對耐磨板現有抗壓抗熱性能進行反覆試驗,他決定在原耐磨板上加裝用鋼板製成的網格。這樣,皮帶傳輸中落下的粉煤就可以在網格裏存住,避免大塊煤直接衝擊耐磨板。

這項技術自2005年4月1日改造至今,在大塊煤作業中沒有再發生一例擋板網格損壞,從而實現了耐磨板的“零更換”。僅此一項,每月即可節約材料費3600元,節約維修時間9小時,而且避免了維修工的高空作業。

“一個好工人就應該愛崗敬業,對國家要忠,對工友要義,對企業要愛,對工作要專”

孔祥瑞作為新時期知識型産業工人的代表,在他身上依然傳承著我國工人階級愛崗敬業的“主人翁精神”,時時體現出身先士卒、先人後己,與工友同甘共苦、和諧相處的優秀美德。

1999年7月1日下午3時,天津港碼頭作業現場地面溫度已達40攝氏度,一台正在作業的主力門機卻突然短路起火。

此時,烈日下曬了一天的門機表面已經熱得燙手,冒著濃煙的鐵皮機房溫度也超過了50攝氏度。此時,孔祥瑞心急如焚。南方五省電廠電煤告急,國務院急令搶運,不能耽擱啊。

“軍情緊急!”孔祥瑞第一個鑽進了烤箱似的機房。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汗水不斷流進他和工友們的眼眶、嘴角,濕透了工裝。他和5名工友個個揮汗如雨,喉嚨冒煙,每個人的工裝上都可以擰出水來。6個人喝了整整5箱礦泉水,卻沒人去廁所。孔祥瑞讓工友們輪換著出機房喘口氣兒,而他卻一直紮在機房裏不停地搶修,直到晚上11時,整整幹了8個小時。故障修復,裝船作業恢復了,走出大罐的孔祥瑞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身體像棉花一樣,癱坐在地上。

孔祥瑞就是這樣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他熱愛的本職工作中,幾十年如一日,無怨無悔。

2002年夏天,孔祥瑞作為公司技術代表,到河南採購門機制動設備。由於連日奔波,他腰部的粉瘤潰爛,必須馬上在當地進行手術治療。

手術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2釐米多的刀口,光藥棉一次就要下6塊。出差回來,孔祥瑞隱瞞了病情,像往常一樣,每天換上工裝,爬上40米高的門機,檢查設備,安排工作。炎炎夏日的煤碼頭作業,汗水和煤塵總要浸透工服,每天工作完洗澡的時候,孔祥瑞總要等到最後才走進浴室,打上一盆水,端到門角的椅子上,悄悄地擦洗,生怕工友們看到他的傷口。

可“秘密”還是讓工友撞見了。看著隊長的傷口,工友們的眼睛濕潤了。公司領導知道這一情況後,“命令”他回家休息,孔祥瑞卻説:“門機的部件馬上開始安裝了,這個時候我説什麼也不能離開。”

經過“談判”達成“協議”:孔祥瑞每天仍舊上班,只是不能走出隊部,更不能去現場。

一個多星期後,門機制動設備安裝成功,試運作顯示良好。公司領導給孔祥瑞所在隊部打去慰問電話。接聽電話的一位工友説:“孔隊在現場調試門機,這些天他真的累壞了……”原來,孔祥瑞背著領導,忍著傷口的疼痛,一天也沒有離開現場。

自從當上值班隊長,孔祥瑞二十幾年幾乎沒有和家人度過一個除夕和中秋,每逢節日他全都是在碼頭上與工友們在一起值班。他曾對工友們掏過心窩子:“參加工作後,很長一段時間就是想著多掙錢,讓家裏人過上富裕日子。後來國家富強了,企業也發展了,日子也好過了,我越來越覺得,人這一輩子只有創造更大的價值,為社會多做一些貢獻,活得才有價值。”

近年來,孔祥瑞獲得了多項榮譽,但他仍像往常一樣,天天同工友們一起,琢磨著多幹點兒事。經過幾個月的鑽研,今年他同夥伴們在港口大型機械設備領域取得了又一項技術性突破——“電纜捲筒防出槽、脫落保護裝置”研製成功。這項革新,可以避免港口大型機械電纜損壞事故的發生,自改造以來,堵住了兩起事故隱患,避免了直接損失160萬元,而這種新裝置的研製及安裝費用每台設備不足3000元。目前,這項成果已申報了國家專利。

2006年以來,孔祥瑞和隊友們一起完成的技術改造項目有20余項,為企業帶來經濟效益2000多萬元。

文章來源: 新華網 責任編輯: 瑪莉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誠聘英才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