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要聞 熱點聚焦 全總之聲 中國工會 工會知識 中國工人 權益維護 港澳臺工會 工會國際 圖片新聞
省級工會 産業工會 地方工會 基層工會 女職工保護 法律法規 法律援助 勞動關係協調 勞動就業 勞模榜
首頁>>中華全國總工會 字號:
脅迫手段行為無效 81農民工打贏被迫辭職官司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4-07  發表評論>>

(脅迫手段強迫職工辭職的行為無效

———河南81名農民工打贏被迫辭職官司

本案一二審法院認定:職工個人的辭職行為與公司採取的繳納高額風險抵押金以及每月只發給50元生活費等措施有關聯。法院據此認定公司行為具有脅迫、欺詐性質並導致辭職行為無效。圖為開庭現場。

參與本案訴訟的農民工王忠,經過15年的等待和近三年的勞動仲裁、司法訴訟,終於拿到了維護他權益的判決書。

時下,一些企業利用其自身的強勢地位,在企業招聘、與勞動者簽訂或解除勞動合同時,採取欺詐、脅迫的手段規定諸多不利於勞動者權益保護的條款。當勞資雙方一旦發生糾紛,企業便搬出條款、規定説明乃職工自行同意作為訴訟的抗辯理由。此舉為勞動仲裁和法院審理帶來了諸多障礙,甚至導致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不能得到有效維護。

我國相關法律規定,任何民事行為必須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願,不得顯失公平,不得以脅迫手段強迫一方當事人。今天刊登的就是一起企業採取脅迫手段逼迫職工辭職的案例,法院判決時適用“不得脅迫”的法律原則作出有利於職工的判決,為勞動者依法維權提供了判例。

———編輯手記

3月28日,歷經近三年艱難維權,河南登封市煙草公司81名農民工的代表王忠,興高采烈地來到河南省登封市法院,向主審法官“報喜”,他和其他80名農民工的合法權益,通過二審法院的判決得到了維護。

15年前,河南登封市煙草公司以精簡人員為名,以脅迫手段強令81名農民工辭職。12年後81名農民工提出主張要求恢復勞動關係。

日前,鄭州市中級法院在登封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後,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58條“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所實施的民事行為無效”以及《勞動法》第18條“採取欺詐、威脅等手段訂立的勞動合同無效”的法律規定作出終審判決。公司脅迫職工辭職

河南省登封市的李海濱,原是河南省煙草公司登封市公司(簡稱公司)的一名農民合同制工人。上世紀80年代,他進入公司上班時,與該公司簽訂了勞動合同,合同期限至1994年12月底。

1993年5月,公司以企業進行改革為由,出臺了相關裁員方案:“為了加快公司改革,經領導研究現進行大面積裁員。被公司列為裁減的職工,應當積極主動向公司遞交辭職申請。如不主動辭職,公司將採取每月只發給裁減人員50元生活費、裁減人員必須一次性交納5000元風險抵押金。待公司形勢好轉時,再通知裁減人員回公司上班。”

李海濱在裁員名單之內,他雖然難以接受但卻無可奈何。1993年7月,李海濱向公司提出辭職。當時,雙方沒有辦理解除勞動合同手續,公司也沒有給李海濱出具解除勞動合同證明書,沒有按規定將檔案移交有關部門。與此同時,與李海濱境遇相同的還有王忠、陳桃紅、崔淑敏等80位農民工。勞動仲裁維權勝訴

2005年3月,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聽説公司經營形勢好轉,便集體到公司要求上班。公司給出的答覆很簡單:公司與81位農民工已經解除了勞動合同關係,不可能接收其回公司上班。

2005年9月26日,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向登封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請求恢復申訴人的工作;補發1993年至2005年的基本生活費,支付經濟補償金和賠償金;補發1993年至2005年工資並支付25%的賠償金;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為申訴人補繳和繼續繳納社會保險費;補簽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等13項請求。

2006年1月10日,登封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要求被訴人(公司)為81名職工發放基本生活費;公司應到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按企業參加養老保險有關規定為職工繳納自建立勞動關係以來欠繳的基本養老保險費;到醫療保險經辦機構為職工繳納基本醫療保險金;到失業保險經辦機構為職工補繳失業保險金。一審認定公司脅迫職工辭職

登封市煙草公司不服裁決,以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仲裁申請已經超過法定時效;公司已經與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解除了勞動合同為由,將81位農民工訴至登封市法院。請求法院確認:原、被告之間不存在事實勞動關係;被告勞動仲裁已超過時效;原告不應給81名職工發放基本生活費……

登封市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被告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1993年7月的辭職行為,與公司採取讓被告繳納高額風險抵押金以及每月只發給50元生活費,並承諾待公司經營形勢好轉時再讓被告回公司上班等措施有關聯。因為該行為具有脅迫、欺詐性質,所以不應認定為是被告的真實意思表示。我國《民法通則》第58條規定:“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所實施的民事行為無效。”《勞動法》第18條規定:“採取欺詐、威脅等手段訂立的勞動合同無效。”同理,採取該手段實施的解除勞動合同的民事行為也無效。原、被告之間的辭職行為無效,雙方的勞動關係仍然存在,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應繼續履行。

關於仲裁時效問題,由於原、被告雙方仍然存在勞動關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解除勞動合同的勞動爭議仲裁申請期限如何起算問題的批復》規定:“勞動者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的期限應當自收到解除勞動合同書面通知之日起計算”,公司舉不出已向被告送達解除勞動合同書面通知書的證據,被告申請仲裁不超過時效。故對原告要求確認原、被告之間的勞動爭議已超過仲裁時效的請求不予支援。

關於公司請求確認不必為81名職工發放基本生活費的問題,因雙方仍然存在勞動合同關係,雙方的勞動合同沒有依法有效解除,被告下崗期間原告有義務為被告解決下崗期間的生活費……本案中,因雙方的勞動合同尚有一年零六個月沒有履行,對未履行部分應當繼續履行,如果原告不履行則應按社會平均工資支付,如不支付被告有權利請求讓原告支付工資及賠償金。

登封市法院依照《勞動法》和《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判決如下:駁回原告公司請求確認原、被告之間不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訴訟請求;確認原、被告之間存在勞動合同關係;本判決生效後,原告應繼續履行其與被告所簽訂的勞動合同。終審維持一審原判

一審判決後公司不服,向鄭州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

鄭州市中級法院經審理確定,本案的主要爭議焦點:1.當事人雙方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2.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的仲裁申請是否超過法定時效?3.一審判決登封市煙草公司支付職工部分工資和生活費是否正確?

關於當事人雙方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係的問題,法院認為:1994年2月17日,“勞動部辦公廳關於職工辭職有關政策的復函”規定:對於勞動合同制職工提出辭職的,應履行解除勞動合同手續。“勞動部辦公廳關於全民合同制工人合同期滿後形成事實勞動關係問題的復函”規定:如果合同期滿又沒有續訂,形成了事實上的勞動關係,這種勞動關係不符合法律規定,企業與職工應儘快補辦終止或續訂合同的手續。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對合同制工人無論合同關係是否到期,僅有職工辭職行為,而未能履行解除或終止手續的,均屬違反法定程式,因此並不當然産生解除或終止勞動關係的後果,應視為雙方勞動關係仍然存在。同時,職工個人的辭職行為與公司採取的繳納高額風險抵押金以及每月只發給50元生活費,並承諾待公司經濟形勢好轉時再讓職工回公司上班等措施有關聯,原審法院據此認定公司行為具有脅迫、欺詐性質並導致辭職行為無效並無不當之處,雙方存在勞動關係。

關於李海濱等81位農民工仲裁申請是否超過法定時效的問題,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規定:因解除或者終止勞動關係産生的爭議,用人單位不能證明勞動者收到解除或者終止勞動關係書面通知時間的,勞動者主張權利之日為勞動爭議發生之日。本案中,公司不能證明勞動者收到解除或者終止勞動關係書面通知時間,勞動者申請仲裁即為主張權利,因此並未超過法定時效。

關於上訴人登封市煙草公司是否應支付職工部分工資和生活費的問題,法院認為,鋻於當事人雙方仍然存在著勞動關係,因此職工下崗期間公司有義務發放下崗期間的生活費,合同期內未履行部分的工資也應一併支付。

日前,鄭州市中級法院對此案作出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事後,主審法官在接受採訪時説,我國新頒布的《勞動合同法》規定:“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所訂立或者變更勞動合同無效。”《合同法》也規定:“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屬可撤銷民事行為。”通過兩者相比,一個屬無效,一個屬可撤銷,這從立法上體現了法律對勞動者的權益保護。

另據了解,此案終審判決後,河南省煙草公司和鄭州市煙草公司非常重視,為執行該判決,鄭州市煙草公司撥出專款1000余萬元,登封市人民政府為此成立了專案組,專門協調處理此案。日前,本案81名職工已按照判決書確定的內容,與登封市煙草公司簽訂了補償協議。由於繼續履行合同已不可能,在領取補償費用的同時,他們還與登封市煙草公司辦理了解除勞動合同關係手續。作者:郭叢生 康少偉文/圖

文章來源: 工人日報 責任編輯: 瑪莉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誠聘英才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