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材“優質優價”效益仍待釋放

中國中醫zy.china.com.cn  時間: 2018-10-22  內容來源:經濟參考報

據《經濟參考報》報道記者在各地調研發現,得益於種子種苗源頭檢測、品質安全追溯等現代技術的應用,部分地區中藥材品質、價格均有所提升。但由於定價機制不足、第三方檢測缺乏等問題存在,我國中藥材“優質優價”效益仍有待進一步釋放。

市場倒逼中藥材優質優價

甘肅省隴西縣是全國最大的中藥材集散地之一。2011年,當地藥農們為了追求藥材賣相,延長保鮮期,用硫磺熏制黃芪、黨參、當歸等藥材。記者近期在隴西調研看到,在政府監管和市場調節下,這裡中藥材交易形成了市場倒逼機制,硫磺熏制等違規生産行為不見了,中藥材開始體現出“優質優價”。

46歲的李繼元是隴西縣首陽鎮樵家河村人。他的農家小院內,到處擺滿成捆的黨參。“黨參根據品質分6個等級,平均每斤30元。”李繼元説,他非常重視藥材的品質,常年不打農藥,根據土質不同調配有機肥,堅持人工鏟草,去年自己靠“種好藥”收入了5萬元。

品質好,價格才會高,這已經在樵家河村形成了一種導向。李繼元説,商販來他家收購藥材時,先問有沒有農藥殘留,劣質藥材一律不會收購。“即便進入交易市場,工作人員也會檢測有無殘留,村裏經常有因為殘留問題遭退貨的,損失不小。”他説。

記者了解到,2014年起國家不斷加強監管,一些地區中藥材市場走上優勝劣汰的發展軌道,一改長期“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迴圈。在隴西,沒經過熏蒸的比被熏蒸的藥材價格每公斤多出了10元;道地藥材與非道地藥材價格差異也逐漸拉開,廣東陳皮價格比山東的陳皮高出數千元。

對品質安全的把控成為一些生産企業的自覺意識。甘肅省岷縣順興和中藥材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小型飲片加工企業。企業董事長景小勤説,為了杜絕劣質藥材流入,公司已至少投入200萬元用於中藥材品質檢測,每個生産環節都有檢測技術。

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副主任郭蘭萍提供的《2017年中藥品質保障及中藥産業健康發展報告》顯示,隨著國家的重視及技術的進步,中藥材整體品質得到很大提升,多數中藥品種混亂問題得到根本解決,大量充斥市場的中藥偽品也很少見。

“小偷”提升中藥材品質

記者調研發現,中藥材交易行業“優質優價”機制的形成,主要得益於前端源頭安全、中期規範種植、後續品質可追溯這“小偷”。

一是源頭上選育優質種子種苗。走進甘肅省中藥材種子種苗品質檢測中心,工作人員正對中藥材種子進行化學檢測。“隴西黃芪種植混雜著蒙古黃芪、膜莢黃芪,種質混雜普遍存在,莖稈顏色有紅有綠、個頭有高有低,導致中藥材品質難以保障。”檢測中心負責人陳衛宏説,他們開展的中藥材種子種苗技術研究,對黃芪品種進行“提純復壯”,選一種優質品種,大面積推廣,逐步淘汰掉混雜種子。

二是規範化種植成企業發展“標配”。郭蘭萍介紹,近些年我國GAP(《中藥材生産品質管理規範》)、GMP(《藥品生産品質管理規範》)的推行,極大地促進了中藥現代化,中藥飲片、中成藥的生産逐漸擯棄了小散亂的狀況。

今年全國流感暴發期間,濟人醫藥集團的疏風解毒膠囊一度供不應求,企業的銷售額由此刷新紀錄。“為保證療效,我們的原料90%都直接採購于核心産區和自己的GAP種植基地,核心成分大黃素比藥典標準高出好幾倍。”濟人醫藥集團副總經理徐文龍説,企業標準遠高於藥典標準,産品不僅能佔領市場,還有議價權。

三是中藥材品質追溯體系日臻完善。“拿手機掃一掃二維碼,可以出現中藥材産地責任人、生産合作社和檢測結果等資訊。”陳衛宏説,隴西縣道地中藥材品質安全追溯平臺運用現代資訊技術,已在全縣大規模生産的10個龍頭生産經營主體建立了追溯點,能夠實現對中藥材“來源可知、去向可追”。除了政府作為,天士力控股的中天藥業等企業也探索設立了數字化追溯體系,手機掃一掃二維碼,可以出現原料、生産工藝、生産日期、生産批次、檢測報告,實現了對全産業鏈的追溯。

借助快速檢測、追溯等技術的應用,隴西縣首陽鎮中藥材交易中心規定,凡是來交易藥材的種植戶,必須提供身份證,個人資訊會被錄入追溯系統,發現農藥殘留或重金屬超標的中藥材,客戶通過溯源找到供貨商,無條件退貨。

中藥材“優質優價”效益仍待釋放

專家和企業人士表示,目前一些地方還存在中藥材優質難優價、價格聯動慢的現象,應多措並舉進一步釋放中藥材“優質優價”潛力。

“一些地方越是藥材精貴,越佔不到主流地位,用好藥材並沒有好處。”廣州中醫藥大學教授陳建南説,廣東砂仁品質好,但産量過低,很少被用來做藥材,反而雲南砂仁品質較差,卻價格低廉,得以大規模生産,道地藥材反而被不道地的排斥出去。

與農産品類似,中藥材年産量有大有小,價格波動也較大。然而,目前發改委對中藥材調價失靈,行業協會調節又過慢,中藥材與飲片的價格變化沒有形成聯動效應,如蟬蛻、重樓的原材料瘋狂漲價,飲片的價格卻難有提升。

首先,探索體現優質優價的中藥管理機制工程。郭蘭萍建議,借鑒日本漢方藥等先進國家生産和管理理念,從提高産品品質著手,將中成藥價格與原材料價格進行關聯,通過鼓勵中成藥優質優價,促進中成藥生産企業使用優質中藥材,以好的産品謀求好的價格,進而推動全産業升級,從而確保中成藥産品品質。

陳建南和保和堂焦作制藥有限公司總經理單曉松等人建議,儘快調整定價機制,允許同一個中成藥品種,用不同的級別、命名和定價,同時應允許中成藥終端産品按照不同品質和規格拉開檔次,交由企業自主定價。

其次,亟待加強第三方檢驗檢測體系建設。“我國中藥材生産規模化和專業化程度較低、來源複雜,難免出現魚目混珠的現象,這也是很多人使用傳統藥方感覺作用不明顯的重要原因,因此需要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進行批量檢測,保證進入市場的中藥材品質。”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張伯禮説,藥品藥材的第三方檢測在國際上已是慣例,在我國設立中藥材第三方檢測機構,不僅可以評估藥材品質,還可以幫助藥農科學種藥,同時為藥農與下游企業對接搭建平臺,實現全産業鏈的安全運轉和可溯源。

責任編輯: 李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