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彩珍:用中醫中藥與“腫瘤君”鬥爭到底

中國中醫zy.china.com.cn  時間: 2018-05-24  內容來源:浙江線上

浙江線上5月23日訊(浙江線上記者 方雲鳳)三十年只做一件事並不難,但要把這件事做好做出影響力,那就不容易了。

從民間走來的中醫腫瘤名家孫彩珍説,近三十年來,我堅持只做一件事,並且努力把它做到有一定的影響力,那就是——在中醫治腫瘤這條佈滿荊棘的道路上,闖出一條獨特腫瘤治療之路,用中醫中藥,與“腫瘤君”鬥爭到底。

5月5日和6日,由浙江省健康産業研究會主辦的中華中醫藥創新文化展在浙江展覽館開展專家義診活動。兩天中,杭州種福堂中醫醫院院長孫彩珍院長為100多名各類腫瘤患者進行了義診。這些患者來自全省各地,其中一部分人還來自外省。畢女士就來自上海。5月6日一大早,她就乘坐高鐵從上海來到杭州。她説,之前做了肝臟腫瘤切除手術,術後想再進一步進行中醫治療。一位朋友向她推薦了孫院長。得知孫院長這兩天在浙江展覽館義診,她馬上趕了過來。

15年前,孫彩珍院長從東陽來到省會杭州開設杭州艾克中醫腫瘤門診部,當時很多人懷疑在名醫林立的杭城她能否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後來杭州患者慢慢接納她,信任一點一滴建立起來。如今,除了杭城患者,近的像寧波、溫州、紹興等地患者,遠的像上海、江蘇、安徽等地患者都慕名前來找她看病。杭州種福堂中醫醫院也經上級部門批准准予執業,將於近期開業接診,並具備接收住院病人條件。

孫彩珍院長這一生註定和腫瘤杠上了。她説,這是命。從事中醫治療腫瘤近30年,看過的腫瘤病人毛估估有40萬餘人次。

從小泡在中藥堆里長大

孫彩珍出生於金華磐安縣方前鎮陳村,那是一個中藥材之鄉。很小的時候,孫彩珍就跟隨大人上山採草藥,由此認識了好幾十種草藥。讀小學時,由於學校沒錢,上課用的粉筆鉛筆本子,需要大家上山採草藥換。半夏、前胡、金錢草、魚腥草、山楂、覆盆子,這是她對草藥的初體驗。

那時候,家裏人有個小病小痛,也都是自己採草藥解決。當時,她的堂兄是村裏的郎中,不上課的時候,她會跟在堂兄屁股後面,看他搭脈看病,幫他配藥。

不過,最終促使她走上中醫這條路,卻是因為父親的一場大病。

1992年年初,孫彩珍的父親被確診肝癌晚期。從開始懷疑到確診,短短十幾天,父親迅速衰弱,腹水多得如十月懷胎。最初父親是走著去醫院的,後來坐黃包車去,到確診的時候,已經是推著平板車去了。醫生“好心勸退”,讓父親回家去,想吃什麼就吃點什麼。但父親才58歲啊,這麼年輕,家人當然不甘心就此放棄。

那年孫彩珍25歲,她的堂兄過來給父親看病,吃了二帖藥,但未見起色。看著父親越來越痛苦,孫彩珍和哥哥決定冒險,敲定了一個方子。但兄妹倆當時心裏真的沒底,就怕父親喝下後,就去了。過了一天,父親沒事,但到了晚上,又出現肚子脹,兄妹倆趕緊再去抓藥。

後來,主方不變,其他中藥一直視情況增減,沒力氣了加龜板,睡眠不好了,加夜交藤。父親一點點好轉,三個月後居然能起身行動了,服藥7個月,病情穩定並好轉。到後來,又重新做起了煙絲生意,那些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家裏就成了診所。從開始的一天幾個,到十幾個,到後來他們一天要看50個病人,這已經像打仗一樣了,經常看到淩晨兩三點。他們是搭脈、開方、手桿秤稱藥一條龍服務, 忙得沒有間隙。家裏也擁擠不堪,樓梯上都堵滿了人。 孫彩珍一邊給病人看病,一邊苦讀醫書,幾年後拿到了浙江省中醫學院(現更名為浙江中醫藥大學)成教學院畢業文憑和執業中醫師證書。

2003年,他們在杭州開了艾克(種福堂)中醫腫瘤門診部,2018年又設立了杭州種福堂中醫醫院,許多老病人一路跟隨。

堅定的“祛邪”派

2004年,當時一年的門診量已經超過4萬人次。病人來自全省各地,很多是病人介紹病人來的。

到現在,沒有仔細統計,孫彩珍看過的病人,毛估估有40萬人次了。

很多人誇孫彩珍是“再生父母”,孫彩珍卻説,這世上沒有什麼神醫,都是下苦功夫琢得來的。

孫彩珍最想感謝的是病人和家屬,看了近30年腫瘤,她也經歷過無數的失敗和挫折,很多經驗和教訓是用病人的生命換來的。為治腫瘤,孫彩珍去考察研究了國內各種用中醫方法治療腫瘤的門診部和醫院,在研究中,她發現,扶正祛邪法、以毒攻毒法都各有優點和局限。

經過反覆驗證後,對於治療腫瘤,孫彩珍慢慢形成了自成一套的方法:解鬱、通絡、軟堅、排毒。

孫彩珍説,歷來中醫治病,是扶正還是祛邪,意見總是不統一。許多腫瘤一發現就已經到了晚期,為了求穩,“寧可誤補、不可誤攻”的思想有;“扶正、攻邪兩不耽誤”的有;“扶正即是祛邪”的也有。

孫彩珍是堅定的“祛邪”派。

“腫瘤是癌毒高度集中之處,就像是一座頑固的堡壘,堡壘不能攻破,就談不上治療腫瘤,更談不上清掃體內的癌毒。所以我們常常用比較猛烈的手段,來祛除病人體內的邪氣。我們發現,肺、肝、胃、大腸、婦科等腫瘤,跟氣滯有關。氣滯致病,就要解鬱。腫瘤病人體內有癌毒,有瘀血、毒火、痰濕、食積停滯,所以我認為要立足於祛邪為主。”

“此時若大補,你補下去的東西,腫瘤可能吸收得更多。打個比方,100元的補藥,身體可能只吸收30元,70元可能是被腫瘤吸收了。用得不好,人參也是毒藥。就像是疔瘡,如果疔未潰之前就用人參等補藥,不僅疔瘡不好轉,反而會出現毒不外出,反向內攻,出現發熱等危象。腫瘤切不可妄補。”

孫彩珍主張餓著腫瘤,如果要補也選龜板、野生紫靈芝等,讓腫瘤補而不滯。 有時候,面對隨時都可能離世的嚴重病人,孫彩珍內心也很複雜。如果想求個太平,給他開一點調補的藥,即使治不好,家屬也不會埋怨。但如果對這樣虛弱的身體還要採取大劑攻下法,一方面不容易被家屬理解,另一方面確實要冒比較大的風險。

經過近30年的腫瘤治療實踐,孫彩珍總結出了一套規律。她認為,只要掌握好分寸,大劑攻下法有可能把病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當然,中藥講究因人而異,不是所有的腫瘤,也不是所有的腫瘤病人都適合大劑攻下法。臨床要區分是因病致虛,還是因為手術、放化療後致虛。如果因病致虛,祛邪後,正氣自然就恢復了;如果是因為治療致虛,要適當加點補虛藥,不能千篇一律的。

得了腫瘤,孫院長建議:中西醫綜合治療

早期適合手術的,可以先考慮手術;中晚期的病人,有些放化療確有療效的也建議選用,如鼻咽癌、宮頸癌放療比較好,白血病、淋巴癌化療比較好。但放療、化療後容易出現噁心、嘔吐、胃口不開,有些還會口乾、乏力,白細胞、血色素、血小板下降等問題。此時用中藥治療可以緩解症狀,增加療效,出現1+1>2效果。非小細胞肺癌靶向藥物有些人效果不錯,但皮疹、腹瀉等副作用大,也容易耐藥,中藥可以幫助減輕副作用,延緩耐藥。

手術、放化療等會影響患者正常生理功能,抗腫瘤藥物的使用會加重人體肝臟、腎臟負擔,同時出現的各種毒副反應也不利於提高療效和恢復機能。這個時候,中醫中藥早點介入,才能事半功倍。不要等到病情非常嚴重甚至已經滴水不進了,再來看中醫。

孫彩珍特別提醒腫瘤患者,不要亂吃偏方:“有的偏方只有四五味藥就號稱能治百病,這些往往都是猛藥。每個人體質不同,藥的耐受性也不一樣,亂吃反而會出事。我們對待同樣的腫瘤病人,用的藥也是不一樣的,在主方差不多的基礎上,會根據每個人的體質做增減。”

不但要醫人 更要醫心

孫彩珍院長的微信群裏,有一個特殊的群體,裏面的成員都是癌症康復病人。他們中,有些是生存15年以上的“抗癌明星”,也有5年以下的“種子選手”。

他們自發組建了癌症康復俱樂部,定期舉辦活動,抗癌明星們結對幫助新夥伴,用樂觀的心態鼓勵大家戰勝癌魔。

“應對腫瘤,心態很重要。我們很支援這樣的俱樂部和活動形式,對於癌症患者來説,榜樣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孫彩珍院長説。

找孫彩珍看病的腫瘤患者,大多都是癌症中晚期,在經歷了手術、放療、化療等後,由於種種原因放棄或“被”放棄,離開了醫院。“我這裡,或許是他們心裏希望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為了這份信任,我想我會一直堅持,坐診一天就要對得起病人的信任一天,努力讓這根‘稻草’成為牢靠的‘生命之繩’。”

如果您或您的親朋好友也跟上述病友一樣,正在頑強地與癌魔作鬥爭,歡迎撥打本報健康熱線,加入到艾克(種福堂)康復俱樂部中來。大家在這個集體中,團結起來,相互鼓勵,迎戰病魔。

責任編輯: 李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