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樹一幟的嶺南皮膚病流派

中國中醫zy.china.com.cn  時間: 2016-06-16  內容來源: 中國中醫藥報

秦漢時期,中原居民南下遷徙,將中原醫學帶入嶺南,萌生了原始的嶺南醫學;成型于魏晉南北朝,發展于唐宋元,鼎盛于明清,在外治法、手術、辨證、治法等方面都有較大的發展。皮膚科作為外科學的一個重要分支,在近現代逐漸成為一門獨立學科。

嶺南皮科逐漸發展完善,逐漸從中醫外科範疇細分出來,形成了嶺南皮膚病學術流派。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皮膚外科名醫有黃耀燊,其後有禤國維、張曼華、陳漢章等,繼之是禤國維的弟子陳達燦、盧傳堅、范瑞強、李紅毅等。

【歷史沿革】

“嶺南皮膚病”學術思想來源於古代外科專著,魏晉南北朝至明清時期的中醫外科學是嶺南皮膚病學術思想的基礎,奠基於黃耀燊,完善於禤國維。至此,其學術思想得到廣泛認可及傳播,嶺南皮膚病流派初具規模。弟子陳達燦、范瑞強對“嶺南皮膚病”學術流派有較好傳承;弟子李紅毅、盧傳堅、吳元勝、黃菁等在繼承學術流派思想的基礎上,結合現代醫學發揚創新。在國醫大師禤國維學術思想的指導下,其弟子們在系統性紅斑狼瘡、斑禿、脂溢性脫髮、痤瘡、白癜風、慢性蕁麻疹等不同皮膚病治療上已有一番建樹。流派的傳承人還有朱培成、歐陽衛權、劉熾等,在臨床中形成了完善的學術團隊,為發展嶺南皮膚病流派,造福廣大患者不懈努力著。

【代表人物】

  從左至右分別為:羅元愷、黃耀燊、鄧鐵濤、禤國維

黃耀燊

黃耀燊(1915-1993年),又名醒中,廣東南海人,是廣州著名的傷寒家與骨傷科醫家黃漢榮之子,為民國時期最具有代表性的嶺南醫家,秉承家學,推崇經典。黃耀燊出身於中醫世家,自幼耳濡目染,深受家庭影響,在其父黃漢榮的嚴格要求下,幼年時就能背誦 《湯頭歌訣》《傷寒論》《藥性賦》《醫學三字經》等中醫學書籍。l5歲時進入廣東中醫藥專科學校深造,在學習期間,他如饑似渴地鑽研中醫學理論,以勤奮和好問而聞名全校,並受當時的名醫劉赤選、梁翰芬、陳任枚、盧朋著等熏陶,學業日益增進。黃耀燊是《中國醫學百科全書》的編委,最早主編高等醫藥院校中醫專業教材《中醫外科學》。

黃耀燊強調內外科辨證有別,用藥亦異。擅長外科,對諸多疾患持有獨特見解,療效突出。如對瘡瘍的治療,黃耀燊不但善於視證情處方遣藥,靈活運用既有的消、托、補三大法則,且就內外科辨證之別,用藥之異,創新性總結出以下3點心得:解表藥:內科病常以惡寒為表證,用解表藥取效;外科瘡瘍初起,雖用表散之藥,但其目的不在於發汗,而在於疏通經絡以達到消腫散結。血分藥:外科疔瘡走黃與血分有關。在治法上除用清熱解毒藥外,需兼用活血、涼血藥,使其消散。但內科表證,常忌血分藥。此為兩者用藥之根本不同。藥量:外科與內科亦異,外科一般藥量較重,否則不能驅除病邪。而外科除用清熱解毒藥外,需兼用活血涼血藥,主張辨病與辨證相結合,認為舌苔是反映六腑病變的病情,療效和預後,總結出“舌苔一日未凈,余邪一日未清,重視脾胃和腎”的思想,對一些疑難病症,如紅斑狼瘡、皮肌炎、硬皮病、銀屑病、脫疽等,均有較好的治療經驗,提出清熱解毒、活血涼血治法。

禤國維

禤國維(1937年-),臨床50餘年,是流派的代表性傳承人,國醫大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當代中醫皮膚病學大家。禤國維傳承併發揚了黃氏清熱解毒、活血涼血、重視脾胃和腎的學術思想,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學術思想。擅長用補腎法、解毒法、祛濕法,自創多種驗方及技術治療脫髮病、痤瘡、蕁麻疹、紅斑狼瘡等疑難皮膚病,有“皮膚聖手”之稱,蜚聲海內外,其高尚醫德贏得社會普遍讚譽。

禤國維在臨床中,善於以“和”的思辨指導臨床辨證論治,主要從調和腎中陰陽、調和正邪關係、調和水火關係及調和方藥方面入手,旨在有效提高臨床療效。

其一是調和腎中陰陽,縱使疾病證型複雜,頑固難治者多為虛、瘀、濕、痰,而許多疾病,尤其是一些難治性、頑固性疾病與腎的關係非常密切。在調和腎中陰陽中,尤其推崇“陰中求陽,陽中求陰”“平調陰陽,治病之宗”的陰陽互濟、以平為期理念。

其二是調和正邪,大多數疾病都是由於外邪侵襲加之正氣內虛所致,故認為調和正邪是疾病診治的首要任務。例如:系統性紅斑狼瘡病情多變、病機複雜,但虛虛實實之中,腎陰虧虛而瘀毒內蘊是貫穿病程之主線,從本病最常見的臨床徵象來看,補腎陰,解瘀毒,標本兼治乃切合病機之良策。故在系統性紅斑狼瘡的辨證論治中,要注意患者毒邪與正虛的力量對比,調和正邪。

其三是調和水火,腎為水火之源、陰陽之根,腎陰不足則水不濟火、真陽無根、虛火上炎。陰虛火旺是眾多皮膚頑疾的病因,認為應以滋陰壯水,引火歸原法治之,以調和水火。引火歸原是其調和水火最常用的治法。

其四是調和方藥,把“失和”調為“和”,把“偏”調為“平”,從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在遣方用藥方面,既重視整副方藥內的調和,也注意藥味和劑量的選擇,以免糾偏太過。以“和”的思維指導藥物的選擇,可據四氣五味、升降浮沉等。

陳達燦

陳達燦(1962年-),是流派的主要傳承人,廣東省名中醫,師從禤國維、朱良春教授。對中西醫皮膚科學的研究有很高的造詣,尤其擅長特應性皮炎、脫髮等疑難皮膚病的診治。他在禤國維教授健脾補腎法的基礎上,創立“清心培土法”治療特應性皮炎的理論。清心培土法是基於特應性皮炎的病發特點而提出的治法。創立了清心培土方,其乙太子參、白術、薏苡仁、連翹、燈芯草、淡竹葉、鉤藤、生牡蠣、甘草等組成。

陳達燦認為白癜風的辨證應首重皮損辨證,抓住疾病的基本特徵而不至於為其他的次要症狀迷惑。白斑産生之源在於先天不足,後天失養導致脾腎兩虛,肝腎不足,氣血失和。基本治法重在益腎養肝,健脾益氣。然不同年齡患者的辨治又有別。對於成人,治療上多輔以疏肝理氣、重鎮安神。對於小兒,治療上重在健脾,輔以滋養肝腎。還善於運用現代中藥藥理成果與辨證辨病論治結合治療白癜風。

  禤國維(中)與弟子范瑞強、陳達燦(右一)

【傳承特點】

“嶺南皮膚流派”是在繼承黃耀燊的學術思想基礎上由傳承代表人禤國維教授發揚光大,嶺南皮膚科流派傳承工作室便是由禤國維創立而成。禤國維教授在長期接觸廣東病人的臨床生涯中,對廣東病人的體質非常了解,且深諳黃耀燊先生的臨床經驗,在繼承黃耀燊先生學術思想的同時對皮膚病的體質和發病機制提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禤國維認為,嶺南地區人群由於地理環境、不良生活飲食習慣的影響,常見濕熱毒邪侵襲肌膚、肝腎不足等證,結合嶺南多濕的特點,故提出解毒、補腎兩大基本治法,適當加用祛濕之品用於治療疑難皮膚病,收到滿意臨床療效,贏得眾多病人的口碑。其核心學術思想為“平調陰陽,治病之宗”,臨床經驗有解毒法、補腎法、祛濕法,同時注重外治法在皮膚科的運用。

【學術思想】

禤國維教授承上啟下,提出“陰陽之要、古今脈承,平調陰陽、治病之宗”的皮膚科疑難疾病治療思想。學派專家們認為中醫不是用陰陽來兜圈子的,而是可根據陰陽的理論來解決某些臨床上的問題。治療疾病,維持正常生理活動,就要“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這種調節原理可以看作是控制論的負反饋調節。禤國維教授在長期的臨證基礎上,提出了從“腎”論治、從“毒”論治皮膚病的“和解法”思想。

  流派特色技術-劃痕療法

補腎法

中醫理論中腎為臟腑之本,十二脈之根,呼吸之本,三焦之源,是各臟腑功能活動的動力所在和調節的中心。腎元盛則壽延,腎元衰則壽夭。禤國維教授十分重視補腎法的應用,他認為補腎法是治療疑難皮膚病的重要方法,許多皮膚病,尤其是一些難治性、頑固性的皮膚病與腎的關係更加密切,多大為腎陰虛或腎陽虛,如能恰當應用補腎法,往往可以使沉向愈。禤國維教授對痤瘡、難治性脫髮病、紅斑狼瘡等疑難症的辨治擅用補腎法,有獨到之處,療效顯著。在痤瘡方面首先提出“腎陰不足,相火過旺”病機創新理論。

解毒法

皮膚病受遺傳、免疫、飲食、環境等多種複雜因素影響,往往變化多端,纏綿難愈,若風、寒、暑、濕、燥、火六淫之氣過盛或侵襲人體久留不去,往往鬱而化熱,積熱成毒。外邪聚而成毒,則更難以清除。禤國維教授認為許多頑固性皮膚病與毒相關,並擅用皮膚解毒湯從毒論治皮膚病。皮膚解毒湯原方名為從革解毒湯,源自《續名家方選》,組成如下:金銀花二錢,土茯苓二錢,川芎一錢,莪術七分,黃連七分,甘草二分,主治疥瘡,加減運用為若有腫氣者,倍莪術;腫在上者,倍川芎;在下者,倍莪術、黃連。禤國維教授此後結合多年臨床經驗,將其加減化裁為:烏梅15克,莪術10克,紅條紫草15克,土茯苓20克,並命名為皮膚解毒湯,以其為基礎方用於治療多種風濕熱毒性皮膚病,獲效頗多。

祛濕法

嶺南獨特的條件所形成的人群體質,嶺南皮膚病中病因亦以濕邪為多。如:濕疹、接觸性皮炎、帶狀皰疹、脂溢性皮炎、膿皰瘡、足癬等。嶺南地區人群體質以氣陰兩虛和濕熱質居多,治則強調補而不燥、滋而不膩、消而不伐,用藥多選用花、葉類藥物和嶺南草藥,因此,禤國維教授治療皮膚病,在祛濕方面常用土茯苓、茵陳,常應用廣東的地道藥材如火炭母、布渣葉、龍利葉等,常用花藥,如金銀花、菊花、木棉花、辛夷花。再如,禤國維教授在《古今醫鑒》參苓白術散的基礎上創制了自己的經驗方健脾滲濕方,主要功效是健脾益氣、和胃滲濕,主治異位性皮炎、濕疹、小兒瀉泄等症屬脾虛型者。其弟子陳達燦在禤國維教授的學術思想指導下,在特應性皮炎方面提出“心火脾虛”病機,從而提出培土清心的治療方法,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特應性皮炎的專家共識成為該行業的專家共識並推廣,同時開發出“培土清心顆粒”,填補國內中成藥治療特異性皮炎的空白。

  流派特色中藥——薄蓋靈芝

外治法

禤國維教授認為,中醫外治法也是中醫治療皮膚病的一大特色和優勢。因為皮膚病總的來説是以皮膚病變為主,所以皮膚局部的處理佔有重要地位。許多皮膚病,單用外治法就可取效,如有些痛證,若診斷明確,適於針灸治療,止痛的效果往往立竿見影。疥瘡、圓癬、雞眼等一般施以外治法就能治愈。對一些難治性皮膚病,如果在內治的同時配合外治法,則療效更加滿意。所以,禤國維教授認為外冶法是提高中醫皮膚病臨床療效的重要方法,在皮膚病治療中有著重要的地位,外用藥物對縮短療程、提高療效起著重要作用。

禤國維教授根據中醫皮膚病的外治法的治療操作的方式及配合藥物的情況概括其為藥物外治法、針灸療法和其他療法三大類,完善了皮膚病外治法的理論體系。從治療效果來看,互有短長,應互相補充,很值得我們去發掘和發展提高。

責任編輯: 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