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讀:《規劃綱要》的臺前幕後

中國中醫zy.china.com.cn  時間: 2016-04-19  內容來源: 中國中醫藥報

近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司長桑濱生赴中國中醫藥報社,解讀了《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作為起草《規劃綱要》的組織者之一,他解讀了綱要出臺的歷程、相關背景以及修改過程中凸顯的重點亮點,解釋了綱要的重大意義,有助於大家更好地學習掌握《規劃綱要》的精神。

“《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的編制工作歷時一年半,數易幾十稿,凝聚了各方智慧和共識,是行業內外共同努力的結果。”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司長桑濱生談及《規劃綱要》的出臺過程,由衷感慨。他在PPT上把“數易幾十稿”幾個字加黑,足見《規劃綱要》成稿的嚴謹與凝練。

意義重大中醫藥上升至國家戰略

“《規劃綱要》是繼2009年國務院頒布《關於扶持和促進中醫藥事業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來,又一次對中醫藥改革發展作出全面部署,是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中醫藥事業發展的具體體現,是把中醫藥列為國家戰略的具體體現,是在醫改中充分發揮中醫藥作用的具體體現。” 桑濱生在解讀中,著重強調了《規劃綱要》的重要性和高度。

他認為,《規劃綱要》站在中華民族和國家全局的高度明確了發展中醫藥事業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主要任務,是新時期指導我國中醫藥工作的綱領性文件,是中醫藥事業發展的又一個里程碑。《規劃綱要》對加快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構建中國特色醫藥衛生體系,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也具有重要意義。

“《規劃綱要》中貫穿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五大發展理念,將充分激發和釋放中醫藥作為‘五種資源’的活力和潛力,能夠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培育新動力,形成新優勢,提升新水準。”桑濱生説道,《規劃綱要》具有5個最突出的特點,即高、新、全、實、遠:文件佔位、層級高,是第一個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並以國務院名義發佈的中醫藥規劃;文件適應發展新常態,除了結構佈局有新變化外,還列出了很多新提法、新內容、新政策、新舉措;文件內容全,涵蓋了中醫藥的醫療、保健、科研、教育、産業、文化、海外、民族醫藥、中西醫結合、城鄉區域、國內國際等各個方面;不僅規劃未來,而且著眼當前;文件的執行期限長,持續到2030年,是中長期規劃。

歷程艱辛行業內外聚力謀發展

“《規劃綱要》的出臺並非一蹴而就,是在黨的十七、十八大強調堅持‘中西醫並重’方針、‘扶持中醫藥和民族醫藥事業發展’和領導人高度重視的大背景下各方共同努力的結果。”桑濱生説。

他用淺顯易懂的路線圖勾勒出了《規劃綱要》的編制全過程,其中幾個時間節點抓人眼球:2014年初,國務院分管領導在聽取國家衛生計生委工作彙報時指出:“要抓緊研究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研究提出促進中醫藥發展的相關政策措施”;2014年5月,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黨組的領導下,政策法規與監督司完成前期戰略課題研究,並在隨後的一年半時間內開展規劃起草與上報國務院的工作;從國務院2016年2月14日審議至2月22日正式印發不足10天,卻與中醫藥行業內外無數專家同仁付出心血與汗水的前期工作分不開。 桑濱生坦言,為了加速《規劃綱要》出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黨組多次研究部署,加強組織領導,成立了由局領導任主任、各司辦參加的戰略規劃編制辦公室,並建立了聯絡員機制,同時成立了由局法監司、中國中醫科學院資訊所、北京中醫藥大學管理學院組成的起草小組。共組織召開專家論證會20余次,行業內外約200多位領導、專家參加。先後在安徽蕪湖、北京、上海等多地研究討論,並赴山西、甘肅、福建等地進行調查。同時委託中國中醫科學院資訊所、科技部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分別從綜合、創新、繼承3個維度開展專項課題研究,並3次徵求了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國務院醫改辦各成員(共45個單位)的意見和建議,多次徵求了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醫藥管理部門、局機關各單位的意見和建議,徵求了部分院士、國醫大師、專家的意見和建議,終於使《規劃綱要》順利進入公眾視野。

亮點頻現創新、産業等成關鍵詞

談到《規劃綱要》的主要內容,桑濱生強調,很多概念首次提出,繼承創新與中藥産業發展在《規劃綱要》中佔據較大比重,應當引起重視。

“《規劃綱要》將中醫藥繼承單設章節,表明瞭對繼承工作的重視”,他舉例説,在中醫藥理論方法環節提出“全面繼承”的概念,重視民間醫藥,還提出了中醫藥師承教育,建立傳統中醫師管理制度等,亮點頻現。

《規劃綱要》還將“創新”單設章節,桑濱生認為,這與五大理念中的“創新”理念不謀而合,充分表明其重要性。《規劃綱要》指出應建立以國家和省級中醫藥科研機構為核心,以高等院校、醫療機構和企業為主體,以中醫科學研究基地(平臺)為支撐,多學科、跨部門共同參與的中醫藥協同創新體制機制,完善中醫藥領域科技佈局,明確了從理論、臨床、新藥、設備4個途徑進行創新,形成一批防治重大疾病和治未病的重大産品和技術成果,還提出要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科研、療效評價和標準體系。

談到全面提升中藥産業發展時,桑濱生表示,《規劃綱要》中産業發展用了較大篇幅和比重,體現出了事業産業統籌發展的指導思想,其中提升中藥産業發展水準,促進中藥工業轉型升級,是國家發展要求,符合未來趨勢和國家戰略。規劃還系統提出中藥資源保護、規範種植、中藥工業、流通體系産業鏈發展佈局,體現了資訊化、標準化、産業化、現代化的發展思路。

《規劃綱要》的亮點被桑濱生總結為“四個強化”,分別是強化制度保障、強化政策創新、強化工程支援與強化體系建設。其中,“健全中醫藥管理體制,建立健全國家、省、市、縣級中醫藥管理體系;建立健全中醫藥法律體系、標準體系、監督體系、政策體系”為中醫藥事業發展提供了政策支撐。

《規劃綱要》還提出了具體實施中醫臨床優勢培育、基層中醫藥能力提升等10大工程,注重體系機制、規劃計劃、項目基地建設,共提出26個體系和22項機制等內容,為中醫藥事業發展繁榮指明瞭道路。 “繼承、創新、拓展、提升,這是我對《規劃綱要》最深刻的體會,也是振興中醫藥事業的核心思想與必經之路。”桑濱生説。

責任編輯: 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