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網信浙江 鄉村振興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好網民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頁 > 浙江 > 溫州 新聞詳情 A- A+
溫州青年回國發揚彩石鑲嵌技藝 續寫“點石成金”夢
發佈時間:2020-10-07 09:05:59    

   “我不害怕失敗,我們本來就是為了把不可能變為可能,才去嘗試突破的。我的夢想是帶著中國非遺“彩石鑲嵌”走向世界。”

  “十一”假期,溫州博山美術館,遊客絡繹不絕。館內,一件在水泥板上鑲嵌彩石的作品引起了大家的關注。紅色的花瓣閃耀出寶石的光澤,與粗獷的水泥材質形成鮮明對比。讓非遺元素碰撞現代題材,實現這樣跨界融合的人是非遺彩石鑲嵌年輕的傳承人繆一川。
1.jpg
  在溫州,彩石鑲嵌這項有著400多年曆史的技藝,被譽為“點石成金術”。這項技藝需要根據不同題材和色彩要求配石成圖,市場價值極高,併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遺名錄。然而,就像很多非物質文化遺産一樣,彩石鑲嵌技藝也面臨著缺少年輕傳承人、無法適應市場等問題。
  名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提到:“只有一樣東西令夢想無法成真,那就是擔心失敗。”繆一川的腦海裏,時常會浮現起這句話。結束在海外16年的經商生涯回到溫州,繆一川也是為了一個夢想——傳承溫州彩石鑲嵌技藝,並將其發揚光大。他的追夢路,並不是一帆風順,但是他的熱情,從來沒有熄滅。
  電話那頭,父親瑣碎的嘮叨讓他毅然回國
  從2008年開始,已經出國十餘年的繆一川發現,父親繆成金的電話越來越頻繁了。這位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每次打給兒子的電話,簡短而瑣碎——
  “今天,最後一個徒弟也跟我説,想另謀出路。”電話這頭,父親淡淡地説;那頭,繆一川已習以為常:年輕徒弟在老手藝裏看不到前景,待不住也正常。
  “已經大半年沒有人到府看作品了,我今天把工作室又租出去了一大半,能減輕點壓力。”電話這頭,父親的語氣有些無奈;那頭,繆一川有些於心不忍,默默在網上查閱起彩石鑲嵌技藝和國內非遺傳承的現狀。
  2008年6月的一通電話,父親終於傳來了一個好消息:“彩石鑲嵌,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遺名錄了!”繆一川也趕忙告訴父親:“前些日子,西班牙當地著名畫家馬魯艾看到了你的作品圖片,他跟我説‘一定要保住這門技藝!’”繆成金聽了很振奮,可想説的話到嘴邊又戛然而止,繆一川在電話另一頭也不再説話。再一次,父子倆在沉默中挂斷了電話。
  然而,馬魯艾的讚嘆和父親無聲的請求,卻久久盤旋在繆一川的腦海中——出國前,繆一川曾跟在父親身邊學習彩石鑲嵌技藝整整8年,“如果不是我,還有誰能傳承這項技藝呢?”繆一川越來越多地問自己。但是,要放棄自己打拼十多年創下的事業,又何其艱難。
  一次與友人談心時,對方的一句話,點醒了繆一川:“你現在的生意不會因為你發生改變,可彩石鑲嵌呢?”繆一川終於有答案了:2013年,他毅然將西班牙的生意交給了跟隨多年的團隊,隻身回到了位於溫州老家的崇林齋彩石鑲嵌工作室。
  重振工作室,讓這門技藝獲得更多關注
  繆一川至今記得,回國的那一天,父親臉上欣喜的表情。然而,躊躇滿志的繆一川卻笑不出來。當時,國內工藝美術市場上,傳統手藝已陸續被工業化生産所取代,最為獨到的鑲嵌技藝,甚至被一些企業工廠用膠水粘貼所取代。繆一川遍尋溫州,竟然找不出超過5個能夠完整掌握彩石鑲嵌技藝的工匠。雖然背靠父親這位國家級非遺傳人,然而要想重振這門技藝,繆一川無異於白手起家。
  繆一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振工作室,收回出租的工作室,並重新收徒。走進崇林齋彩石鑲嵌工作室,三四名手工藝人正對石材進行切割、雕刻。繆一川為記者細數了彩石鑲嵌的十八道工序:採石、切割、設計、木工……精工細作,一道都不能少。一個A3紙尺寸的佛像作品,需要至少6個月才能完成。
  繆一川深知,要想發揚彩石鑲嵌技藝,必須讓這門技藝獲得更多人的關注和認可。那段時間,他一方面利用在海外做網際網路技術的積累製作“彩石鑲嵌”網站,一面尋找新元素開發新産品,與此同時,又充分發揮溫州商人“跑市場”的絕活。
  一個人,一輛小貨車,裝滿一車鑲嵌了彩石的首飾盒、櫃門、桌椅在全國各處跑展會。一開始往往會有人不解,幾片普通的石料為什麼那麼貴?面對這些質疑,繆一川總是不厭其煩地介紹著彩石鑲嵌的工藝工序,幾次展出下來,彩石鑲嵌在各地開始累積了一些名氣,陸陸續續有客戶到府了。繆一川説,現在,幾千、上萬的價格絲毫不會減弱尋寶者們的熱情,工作室一年營業額達到了五六百萬元。
  打破固有思路,“奢侈品”走進尋常百姓家
  繆一川一方面希望保持彩石鑲嵌的工藝品地位,一方面又想融合現代消費審美,讓這項非遺走入尋常大眾人群中。
  “不要擔心失敗。我們本來就是為了把不可能變為可能,才去嘗試突破的。”繆一川帶記者走進入他的辦公室。不大的空間裏,擺放著幾幅與剛剛展廳裏截然不同的作品。
  一張正方形水泥板以不銹鋼鑲邊,灰白的背景中留下大片空白,只有一朵梅花和幾片掉落的花瓣泛起一片漣漪,花瓣在燈光照射下晶瑩剔透。“這幅畫的名字叫《無著》,花瓣是彩石鑲嵌的技藝,留白是現代繪畫的風格。像這樣的作品,因為用石少,成本不高,但工藝價值高於普通印刷品,在家居軟裝市場上很受歡迎。”繆一川説。
  繆一川的跨界嘗試還遠不止這些。“我開發了彩石鑲嵌課件包,拍攝製作視頻,教人們製作彩石鑲嵌刻件。”繆一川告訴記者,他在溫州傳統街區開設了手工坊,在中小學校試點實踐基地,彩石鑲嵌已經走近了當地大眾。
  繆一川還有一個願望,要帶著中國非遺彩石鑲嵌走向世界。“我們已經和一個著名的傢具品牌達成了合作協議,未來我們會以聯名的形式,走向世界展會,走進更多人的視野和生活。”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作者:周琳子 邵晨嬋    | 責編:李斌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