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詳情
86年前的今天: “中國空軍的搖籃”在杭州誕生
中國網    | 發佈時間:2017-04-16 17:50:20
  提起杭州,大家最先想到的大多是西湖,可在上世紀30年代,有一個地方竟然比西湖還出名,它就是筧橋。
 
  這個離杭州東站很近的地方曾是個千年古鎮,但它之所以能揚名全國,甚至震動世界,全是因為那場“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的全民抗戰。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86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31年4月16日,中央航空學校在杭州筧橋成立。
 
  作為抗戰時期中國空軍的搖籃,筧橋不僅是中央航校所在地,更是日本空軍精銳首次遭遇慘敗的恥辱之地。這裡凝聚著抗戰期間,年輕中國空軍羽翼未豐就敢向強大日本空軍亮劍的“浩浩軍魂”和逼迫日本航空聯隊長剖腹自殺的”赫赫軍威”。

 
  現在讓我們穿越歷史,去追憶那個年代發生的故事。
 
  首批中國戰機杭州筧橋起飛 他們是淞滬大戰的真正揭幕者
 
  2015年6月,當作者來到筧橋時,老街上92歲老人易志根依然記得“那天早上來了颱風,天上的黑雲木佬佬(作者注:杭州話是“很多”的意思)”。
 
  易老口中的“那天”是1937年8月14日,就在前一天,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八一三”事變,上海淞滬會戰開始。
 
  14日淩晨,整個長三角地區都籠罩在颱風過境前的一個巨大的低氣壓下,暴風雨區域達300公里,風速達每秒22米。
 
  淩晨5點30分,看到這樣的惡劣天氣,停在杭州灣附近的日本艦隊司令長谷川清下令“在天氣好轉之前,暫停空襲”。他此前一直認為“要置中國于死地,就要牢牢控制上海和南京,首先要消滅中國的空軍”。
 
  就在3個半小時前,南京的中國空軍指揮部命令各轟炸大隊對敵人在上海及附近水域的重要目標據點實施連續轟炸。
 
  令長谷川清沒有想到的是,淩晨7點,由筧橋航校教官組成的中國空軍第35中隊,竟然不顧暴風雨就起飛了,這是最早出現在上海上空的中國戰機。一大早,還在睡夢中的日本兵聽到了震天的幾聲巨響,他們設在公大紗廠內的軍械庫爆炸了。 沒過多久,分別從安徽廣德機場和江蘇揚州機場出發的第二、三批中國戰機接踵而至,日本人盤踞在匯山碼頭和吳淞口的軍艦火海一片,還有一艘驅逐艦被擊沉。
 
  直到9點40分,長谷川清才喘過氣來,可三輪攻擊已經結束。
 
  時任第9集團軍總司令的張治中在回憶錄裏説“大家都把這一次淞滬會戰稱為‘八·一三’戰役,實際上8月13日並未開戰,不過是兩軍對壘,步哨上有些接觸。”。
 
  因此,浙江理工大學渠長根教授認為,8月14日早晨的空襲可以説是淞滬會戰的揭幕戰,來自筧橋的中國空軍成了這場大戰的揭幕者。

 
  浙江《東南日報》1937年8月15日刊發的報道
 
  杭州上空連遭慘敗 日軍航空隊隊長剖腹自殺
 
  長谷川清從沒把中國空軍放在眼裏,可這也不能全怪他,當時中日空中力量確實不在一個檔次。
 
  在落後的舊中國,飛機只能從國外買,全國戰機僅223架,損毀一架少一架,而世界空軍強國日本的陸海軍共有戰機約2700架,還能獨立製造飛機。
 
  那個早晨,遭到轟炸後,長谷川清十分惱火,下令駐台灣的精銳“木更津”和“鹿屋”航空聯隊下午報復性轟炸杭州筧橋機場。
 
  而就在前一天中午,南京中國空軍司令部命令原本在華北的第四大隊次日趕赴筧橋機場備戰淞滬,該隊的大隊長正是後來被稱為“空軍戰神”的高志航。
 
  易志根老人當時才14歲,上小學六年級,是地方防護團的成員。據他回憶,大概是下午3點多的樣子,他還在學校裏等著開會呢,這時就有日本飛機就到杭州了。
 
  雲很低,日本飛機飛得更低,“膏藥旗都能看到”,不過,小易志根被大人拉到家裏的八仙桌下躲著了,完整的空戰過程他只能靠聽。
 
  實際上,9架“九六式”日本轟炸機到達杭州上空的時候,高志航和他的大隊正埋伏在4000米高的雲層中,驕橫的日軍轟炸機剛俯衝到機場扔了炸彈,就遇到了從高處俯衝下來的高志航和第四大隊。

 
  浙江《東南日報》1937年8月15日發表社論《我空軍大勝利》
 
  “中國的‘霍克3’戰機,是雙翅膀的,日本人的是單翅膀的,很好分辨”,易志根説,空戰大概半個小時就結束了,他聽見了飛機掉下的聲音,但一直到晚上才從桌子下面出來,當晚杭州報紙就出了號外:“號外!號外!0比6!中國空軍無一傷亡,擊落日軍轟炸機六架!”。
 
  杭州沸騰了,中國沸騰了,歷史學者顧國泰表示,雖然為了鼓舞士氣,戰績被誇大宣傳了(實際擊落3架),但這更像是一個預言:15日淩晨,無法相信自己失敗的日機從他們的航母上起飛,再次襲向杭州和上海,據日本航空史學專家野原茂記載,僅8月13、14、15日三天,日機就被擊落十二架,而擊傷的戰機,僅15日一天就超過十架。
 
  三天后,兩個日本航空隊被迫暫停這種半自殺性的攻擊,鹿屋航空隊隊長石井義大佐剖腹自殺謝罪。
 
  筧橋空戰打破了日本空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震動了整個世界。世界各大報紙和通訊社都詳細報道了此次空戰。1939年,當時的國民政府更是把8月14日定為“空軍節”。
 
  據戰史記載,在歷時3個多月的淞滬會戰和南京保衛戰中,高志航和戰友擊落敵機230架,擊斃敵飛行員327名。日軍飛行員對高志航又恨又怕,連發誓時都説:“我要做了虧心事,出門就碰上高志航。”

 
  中央航校舊址
 
  抗戰空軍“四大金剛”全是筧橋航校畢業 “紅武士”劉粹剛還是個杭州女婿
 
  英雄的部隊裏總能涌現更多的英雄,在一波又一波的空中搏鬥中,平均年齡還不到25歲的被譽為“空軍軍魂”的高志航、“紅武士”劉粹剛、“飛將軍”樂以琴和“江南大地之鋼盔”李桂丹,被時人並稱中國空軍戰士“四大金剛”。
 
  這四名英雄都曾在筧橋中央航校學習和畢業,是空軍的絕對主力,但“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等到南京失守前後,中國空軍消耗殆盡,戰機僅剩30架,“四大金剛”也先後喋血長空,為國捐軀。
 
  1937年11月21日,在河南周家口機場,高志航在起飛迎戰日機前,一枚炸彈在他身旁爆炸,犧牲時,高志航的雙手還緊緊握著飛機的操縱桿,年僅30歲。
 
  1937年12月的一次空戰中,樂以琴的座機被敵人擊中,跳傘時,為避日軍射擊,張傘過遲,樂以琴壯烈殉國,年僅22歲。
 
  1938年2月18日,李桂丹率隊參加保衛武漢的空戰,僅其1人即擊落敵機3架,激戰中不幸中彈,壯烈殉國,年僅24歲。

 
  劉粹剛和許希麟
 
  “四大金剛”裏的劉粹剛是個杭州女婿,這位英雄的身上還有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1933年春天,筧橋航校的東北青年劉粹剛來杭州玩,一個週日下午,20歲的他在杭州城站候車時,第一次遇見了18歲的許希麟。
 
  後者剛剛畢業于杭高師範培訓班,被安排到離筧橋不遠的臨平小學當校長。18歲的女校長,娟秀溫雅,讀書時就已經收到過無數情書,可從未回過任何一封。
 
  劉粹剛跟蹤打聽到她的學校和芳名後,快樂滿懷,竟開著飛機來到學校上空盤旋,直看到許希麟如母雞護著小雞般把學生都趕回教室,才醒悟自己太過魯莽了。
 
  後來,他給姑娘發去一封情書,其中寫道“余因目睹日人在東北之暴行,毅然應考,決志入伍,庶將來能盡此國民之義務也”,卻石沉大海。劉粹剛不斷地寫信、寫信,一年之後,姑娘敞開芳心,終於同意和他在城站約會。
 
  1934年,兩人在西湖邊的天香樓訂了婚,次年,兩人結為夫妻。1937年10月27日,在山西忻口會戰時,曾擊落11架日機的劉粹剛降落時,不幸撞上了一座小樓,機毀人亡,年僅24歲。
 
  接到噩耗,許希麟痛不欲生,一度想自殺殉情。一個深夜,她竟一口氣吞下三十六枚硬幣,被家人發現送醫急救,撿回一命。
 
  後來,她在《念粹剛》一文中寫道:“粹剛!你雖不能親手將我國旗,飄揚于東京上空,你的同志絕能擔負起此大任,敵人蹂躪下的失地,也必有收復的一天”。

 
  中央航校學員
 
  開國大典受閱的17個飛行員中,13個是筧橋出來的

  筧橋空戰原址上人民空軍繼續“強國衛空”使命
 
  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中國空軍最困難的時期,先後得到蘇聯、美國志願飛行員的幫助,飛機越打越多。反觀日軍,太平洋爆發後,中國大陸的200多架日機被抽調一空,一度僅剩10多架。
 
  1943年,制空權已經轉移到中國軍隊方面,1945年,在華日軍航空隊山窮水盡,中國飛機衝入敵佔區上空,可以放手向日軍攻擊,真正揚眉吐氣。
 
  杭州不能忘記筧橋,新中國更不能忘記筧橋。
 
  據浙江省檔案館的資料,1949年10月1日,參加天安門開國大典的6個梯隊17架飛機組成的空中檢閱方陣中,有13名飛行員和指揮員是從杭州筧橋航校出來的。
 
  他們參與駕駛13架飛機飛過天安門上空接受毛澤東主席檢閱,他們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骨幹力量。
 
  如今的筧橋空戰原址,駐紮著新時期更強大的人民空軍,他們傳承了“筧橋精神”,在這裡繼續履行著強空衛國的神聖職責。
 
  中共浙江省委黨史研究室在其編著的《中國共産黨浙江歷史的1000個為什麼》一書中提到,中央航校是中國近代第一所規模最大、組織健全完善,管理最嚴格的航空人才培訓基地。學校設施齊全,設備先進,由國內優秀軍事人才擔任教官,教學模式先進,其影響遍及全國。中央航校加速了中國空軍建設的步伐,對研究中國空軍發展史、航空技術發展史具有重要價值,因此被譽為“中國空軍的搖籃”。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李鵬    | 編輯: 楊薇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