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詳情
湖畔大學首位90後學員:這裡每個人都是本活的教科書
中國網    | 發佈時間:2017-04-06 16:16:39

  “最年輕學員已經是正大制藥的謝其潤了,她是1992年出生的。”趕在新書籤售會前,湖畔大學首期唯一90後、陪我APP創始人兼CEO孫宇晨,只有一小時休息時間。載著他的專車幾乎穿越整個晚高峰的杭城。回復電郵和電話的間隙,他和身邊人侃侃而談,開玩笑説,自己尚是這所大學最年輕的男生。

  

  3月27日,“湖畔大學”舉行第三期開學典禮。這也意味著,包括孫宇晨在內的第一期學員的集中學習已基本結束,即將進入跟蹤期。

  

  此前兩年裏,這所幾乎聚集了國內最優秀創業者的學校,到底怎樣給學員們上課?課堂內外的思考和交流,給這些學員什麼樣的改變?

  

  但有一點毋庸置疑,正如孫宇晨所言:每個學員每個教授者其實都是一本活的教科書。

  

  有講師被學員問倒

  

  完全沒有“糊弄過去”的機會

  

  作者:此前兩年,上課都有哪些紀律?課程一般怎麼安排?

  

  孫宇晨:上課前手機會被裝進手機袋裏沒收。有疑問可以舉手提問,討論很充分,氛圍也好。可以請假,但有額度,三年能請五六天假的樣子。

  

  馬雲、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是湖畔大學的9位啟動者和校董,他們9位各自領銜一個模組,每個模組還會配著名的教授和企業家一起授課。第一期學員,每兩個月換位老師授課,很多時候老師們還會同時交叉上課,師資力量很豐富。

  

  作者:每個模組或每個學年結束,會有作業或者考試嗎?

  

  孫宇晨:作業是有的,但不是去做什麼題目。比如會讓你思考2016年的成敗得失以及2017年的展望,或者結合企業經營狀況和湖畔大學的理論方法,得出自己的結論。倒沒有考試——社會看待企業的“標準答案”,是這個企業市值多少,但像湖畔大學這種學習方法,太多東西沒有標準答案,很多企業都是在探索自己的路。

  

  按照湖畔大學此前公佈的學制,前2年集中學習,每2個月一次,每次四五天;後一年為跟蹤期,最後可能會寫論文,當然也可能會考察學員企業的經營和發展。

  

  作者:這兩年下來,你覺得授課總體是怎樣的風格?

  

  孫宇晨:我覺得最好的一點,就是以案例教學為主,而非理論教學為主。國內一些著名商學院可能會以教授為主,分享學術界的經濟管理、學術研究進展等內容。但畢竟他們不在“一線作戰”,對於真實案例的認知和感受有限。而湖畔大學能找來大量當事人,非道聽途説,這最具説服力。

  

  :課程上會有錄音錄影嗎?未來會公開嗎?

  

  孫宇晨:有,目前還是做內部教學做案例,但未來,我想會有公開分享,分享是湖畔大學很重要的精神。

  

  作者:學員對教授者也會有相應的評價體系嗎?

  

  孫宇晨:有的,一度一些老師來上課,會被問得下不了臺,主要是一些科班老師或投資人。因為有的學員也算資深企業家,想糊弄過去不太可能。

  

  創業者抱團取暖之所

  

  最喜歡馬雲一堂臨時加的課

  

  作者:很多人一看學員的身價,都會將湖畔大學定位為CEO俱樂部,這一點你怎樣看?

  

  孫宇晨:湖畔大學招收學員有兩個標準——要做一間一百年的公司,或者做一個影響一百萬人的産品。

  

  考察的一個是影響力,一個是賺錢。但湖畔大學和別的商學院最大的差別在於更相容,認為湖畔大學是CEO俱樂部的人,忽略了湖畔大學更深刻的本質——屬於創業者的學校。這是創業者抱團取暖之所,而非聚集達官顯貴之地。比如我們課程一期是柳傳志先生主講,他就告訴我們,創始人永遠是孤獨和痛苦的,很多話都是創始人互訴衷腸才有共鳴,這是屬於創業者的話題。

  

  作者:湖畔大學是輸出價值觀還是方法論多一些?

  

  孫宇晨:價值觀輸出比較多一些。這和國內一些商業院所講授的拓寬人脈、速成發展什麼的確實不一樣。到湖畔來的學員基本沒有太多這樣的訴求,其商業連接能力也不再是稀缺能力,而且很多早已相識,所以學校抓“痛點”還是比較準的。

  

  作者:你個人最喜歡哪堂課?

  

  孫宇晨:馬雲在2015年9月突然加的一次課,學校打電話讓大家來參加。那時很多人唱空中國經濟,坦白説,那個階段我自己也有點信心不足。臨時加課的主旨是為了提升我們的信心,也確實很有提升。

  

  作者:馬雲來得多嗎?

  

  孫宇晨:我記得四五個模組他都來了,算很勤了。我想在未來,這些企業家們從工作崗位退下來後,可能會給湖畔大學更多時間。

  

  作者:湖畔大學是否有比較濃的馬雲個人烙印?

  

  孫宇晨:確實有這個烙印,畢竟馬雲是首任校長。但同時我感覺他也很注意這點——他並不希望湖畔大學有太濃厚的個人色彩,從“湖畔大學”的命名就可以看出來。湖畔大學未來還是一個相容並包、容納各種思想和商業流派的學校。

  

  作者:這種價值觀的輸出對你們影響大嗎?

  

  孫宇晨:這個我在自己的書《這世界既殘酷又溫柔》裏也寫了——格局決定一切。企業能長得多大,能變什麼樣,從創始人和企業格局的基因就決定了。所以湖畔大學的價值觀輸出,還在於提升企業格局和企業基因——可以説,其他商學院是“強身健體”,湖畔大學做的則是“基因改造”。

  

  從事實體經濟的學生比以前多

  

  同學間的商界白刃戰已不少見

  

  作者:校方會否將學員們所在的企業發展,納入是否能畢業的評定標準?

  

  孫宇晨:目前看不會。其實在湖畔大學學習的過程中,已經有學員離開當初的公司,甚至放棄了實際控制人的地位。但創業是一種過程,不能説勝敗。

  

  作者:學員也可以上臺當講師?

  

  孫宇晨:教學相長。湖畔大學也有很多學員走上講臺。所以其實談不上誰教育誰,這也是湖畔大學一開始就有挑戰的地方。

  

  當然,隨著學員人數的每年增加,湖畔大學也在擴大師資力量的基礎,不一定找商界最優秀的人,更要找各行各業做得最優秀的人。來上課的,也有像孫儷那樣的旁聽生。我相信未來可能會有舞蹈家、軍事家等等在各個領域做得最好的人。所以我覺得,即便我們沒有教科書,但每個學員每個教授者都是一本本活的教科書。

  

  作者:相較於此前兩期,今年招收的第三期學員中,從事實體經濟的似乎在增加。你怎麼看?

  

  孫宇晨:第一期中大多都是網際網路公司的創始人,但今年,既有生菜大王也有養豬大王等等。不管是通過網際網路科技還是實體經濟賺到一百萬,首先,網際網路作為新經濟的一部分,它並不比傳統實體經濟的組成部分更高。社會對兩者的認同應是平等的。

  

  隨著網際網路紅利的削弱,我們可以從實體經濟人那裏學到更多東西,也可以進入傳統實體經濟中去釋放新紅利。

  

  我們只是思考如何用網際網路來提升經濟,所以並不存在哪個經濟要搞垮哪個經濟一説。

  

  作者:教室之外就是商場,同學之間是否也有“白刃戰”?

  

  孫宇晨:已經有了。

  

  現在學校招一些學員,可能就是看中雙方是競爭對手。商業是不斷發展影響和不斷跨界的過程,衝突肯定難以避免,甚至愈演愈烈,這也很正常。

  

  社會看待企業的“標準答案”,是這個企業市值多少,但像湖畔大學這種學習方法,太多東西沒有標準答案,很多企業都是在探索自己的路。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 陳偉斌 黃小星    | 編輯: 楊薇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