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詳情
已“售罄”的樓 怎麼會屢屢冒出“最後一套房源”?
中國網    | 發佈時間:2017-04-06 15:11:23

  剛剛過去的3月,杭州樓市很鬧猛,二手房以16479套的月成交量創歷史紀錄,一手商品房成交量也創下近6個月來的新高。“不找關係買不到房子”,是限購新政出臺前的樓市標簽,“落位”則是近期的樓市流行語。

  

  雖有很多優質樓盤確實遭市場熱捧,但也有購房者懷疑,市面上有些樓盤實際銷售情況並不像聲稱的那麼熱銷,只是借3月這股東風製造“內定售罄”假像,讓購房者産生“搶房”心理。讀者徐先生説自己就遭遇了這樣一次買房經歷。

  

  已“售罄”的1號樓

  

  屢屢冒出“最後一套房子”

  

  徐先生的外甥女一直想買套房子自住,徐先生認為未來科技城板塊前景不錯,推薦外甥女可以考慮那一帶。3月18日,徐先生陪外甥女去未來科技城一帶看房子,路過一個精裝修酒店式公寓“杭州未來廣場”售樓部,便順道進去看看。

  

  在項目售樓部,徐先生發現現場人挺多的,負責接待的劉姓售樓員很熱情地向徐先生一行介紹項目的概況:這次推出的主要是4號樓,還有少量房源可售。前面開盤的幾期房源都已經賣光了。

  

  徐先生提議想去樓盤現場看看。於是劉姓銷售員帶著徐先生一行到不遠處的樓盤工地,現場附近就是省委黨校、海創園,地段不錯。等到一行人回到售樓部洽談,説起房價,“售樓員突然神秘兮兮地湊近我耳朵,小聲告訴我,4號樓是新開的,價格比較貴,他手頭有之前售罄的1號樓最後一套房源,是預訂的客戶退出來的,價格比4號樓便宜些。”售樓員表示,如果徐先生這邊能馬上付定金的話,他可以向領導請示一下,這最後一套房子可以賣給徐先生他們。

  

  這1號樓最後一套房源位於10樓,朝南,面積50平方米,總價80萬元。當天,外甥女就付了2萬元定金和3萬元團購服務費。

  

  幫外甥女訂了一套滿意的房子,徐先生忍不住把消息分享到朋友群裏,有位寧波的好朋友心動了,表示要過來看看這個樓盤,如果合適的話打算投資一套。

  

  3月24日,寧波朋友趕到杭州看房,徐先生把劉姓售樓員的聯繫方式給了朋友。很快,徐先生就收到朋友短信:“房子已買好”。第二天兩人碰面,徐先生問朋友買了4號樓哪套房源,朋友説是1號樓3樓的房子,總價83萬元,“這是1號樓最後一套房源。”

  

  徐先生瞬間有點懵:“不可能!我外甥女當時買到的才是1號樓最後一套房源。”

  

  於是,寧波朋友把買房過程詳細描述給徐先生聽,原來,同一個售樓員,同一個套路,也是私下裏告訴寧波朋友,他手頭正好有1號樓最後一套房源,馬上下單就可以買到。

  

  徐先生此時感覺自己被騙了。他打開透明售房網一查,這樓盤實際可售房源還有幾百套,其中1號樓可售房源也有五六十套。

  

  “這不是虛假銷售嗎?這樣的房子,我們不買了。”徐先生打電話向余杭區房管局投訴。

  

  房管部門已介入調查

  

  暫停該樓盤網簽端口

  

  杭州未來廣場,這個樓盤前身叫“西溪智慧健康谷”。去年10月改名叫“銀天金城”,目前在杭州透明售房網上能查到的樓盤名就是這個名字。不過在樓盤工地和項目銷售部,目前使用的還是“未來廣場”這個名字。開發商是杭州大涵置業有限公司。

  

  4月1日,作者來到該樓盤售樓部。適逢杭州限購政策再升級,因為不限購,售樓部現場人氣挺旺的。銷售人員説現在只有3號樓還有房源可售,其他幾幢樓都已經售罄。

  

  對於徐先生的投訴,當時負責接待徐先生一行的劉姓售樓員説:“這怎麼説呢?我們的房子確實賣得很快,但有些客戶因為種種原因預訂後又退房,這個情況每個樓盤都有。”為什麼相隔一個星期他都正好有已經售罄的1號樓的房源?“這個真的是湊巧,就是有客戶正好退了房子。”

  

  那麼,為什麼兩次都是私下裏偷偷告訴客戶1號樓還有最後一套房源?“售樓處人多嘈雜,私下裏告訴他們,會説得清楚些。”劉姓售樓員説。

  

  作者隨後聯繫上該樓盤的銷售總監童女士。童女士説,徐先生之前已經向余杭區房管部門投訴,公司已經對當時的銷售情況作了調查。

  

  “那天徐先生陪他外甥女過來買房的時候,我們4號樓正在開盤。徐先生他們看中了1號樓,但是因為已經全部被預訂了,我們告訴他如果不滿意4號樓,可以等下一次開盤再來看看。但徐先生他們説很喜歡1號樓,如果還有房源的話能不能賣給他們。正好1號樓有個之前預訂的外地客戶因為子女不同意退了房源。幾天后他的寧波朋友過來看房,正好有位台州客戶因為銀行辦不出按揭不得不退房。事情經過就是這樣的。”

  

  童女士説,徐先生表示要退房,並且向余杭區房管部門投訴,公司後來都第一時間處理了。“我們這種酒店式公寓項目追求快週轉,客戶多就加推。”

  

  截至4月4日,在透明售房網上,銀天金城顯示還有將近600套可售房源,其中1號樓還有50多套可售房源。“網上顯示可售房源那麼多,是因為徐先生的投訴導致余杭區房管部門把我們的網簽端口停了。”童女士解釋説,至於在余杭區房管部門介入調查前,為什麼徐先生在透明售房網上查到1號樓還有幾十套可售房源,“這是因為網簽都有滯後性,一般要7天左右時間。”

  

  余杭區房管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作者,在接到徐先生的投訴後,房管部門第一時間介入調查,在3月28日上午約談了未來廣場的相關負責人,並暫停該樓盤的網簽事宜。“目前我們還在調查中。”

  

  並非所有樓盤都熱銷

  

  很多其實是借勢“逼單”

  

  雖然未來廣場涉嫌虛假銷售事件還沒有定論,不過,在3月樓市的恐慌性搶房潮中,確實有一些樓盤實際銷售情況平平,但卻通過種種行銷手法,讓購房者誤以為房源緊俏,從而成功“逼單”。

  

  比如很多樓盤,雖然幾幢樓都拿出了預售證,但在銷售中,卻採用“饑餓行銷”手法,每次只拿出一個單元的房源,或者某幾層的房源,購房者一聽“只剩下十幾套房子了”,頓時以為該樓盤賣得非常好,産生一種“再不下定金,房子就要被搶光了”的恐慌情緒,從而非理性下單。

  

  有些樓盤,採用每天轟炸式洗腦的行銷策略。比如作者一個同事,半個多月前去城北某樓盤時留下了聯繫電話,結果每天都會接到售樓小姐好幾遍短信轟炸,稱“號子要沒了”。同事跟售樓小姐明説不買了,但售樓小姐依舊打來電話説“現在客戶和號子的比例是5:1了”。“既然那麼熱銷,用得著這麼糾結我這個可有可無的客戶嗎?”同事吐槽。

  

  還有一些樓盤,則通過微信群裏通知“要漲價”,以此來逼單。比如城西某樓盤,之前一直對外宣稱房子很搶手。不過3月下旬卻在客戶群裏連發消息,聲稱“3月30日零時起,二期房源將全面漲價,現在就通知目前意向客戶,買到就是賺到!時不我待,行動起來!”一位網友説,真想回復這個賣力的銷售一句話:“對不起,我只有錢,但沒有關係,買不了你們的房子。”

  

  事實上,隨著3月29日杭州限購政策升級,樓市的熱度將慢慢冷卻。到時候,潮水退去,誰是真熱賣,誰是裸泳,將一目了然。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 徐叔競    | 編輯: 楊薇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