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浙江 > 浙江新聞 新聞詳情 A- A+
出清僵屍企業謀轉型 紹興柯橋讓老産業生發新動能
發佈時間:2017-03-29 09:12:09    

   早春時節,傳統工業重鎮紹興市柯橋區拿出了一份工業經濟“開門紅”成績單:今年1月至2月,全區規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利潤預計同比增長10%。

 
  這一成績,對柯橋來説來之不易:2016年,柯橋規上工業增加值僅增長0.5%、利潤則下降5.5%;2015年、2014年,規上工業增速也都在5%上下徘徊……
 
  一組用能數據也反映出柯橋工業經濟的回暖:今年截至3月13日,全區工業用電量同比增長7.72%,工業用熱同比增長22.26%,工業用氣同比增長128.72%。
 
  “種種跡象表明,通過堅定不移地打好轉型升級系列組合拳,柯橋工業正逐漸走出持續幾年的低谷,傳統發展動能在逐漸修復,新動能也在加快蓄積。”柯橋區委書記徐國龍認為。
 
  今年的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援紹興開展傳統産業改造提升試點。”名列我省“10+1”傳統産業之首的紡織業,在柯橋工業經濟中的比重佔到64.9%。柯橋這幾年修復傳統動能的種種探索,可被視作改造提升傳統産業紹興試點的開篇破題。

 
  生死之間

  僵屍企業置之死地,經濟活力方能後生
 
  “我想不久後,區企業解困辦應該就可以解散了。”面對作者,原柯橋區委副書記、解困辦主任馬芳妹説到企業解困話題,語氣輕鬆。
 
  企業解困辦是柯橋于2013年設立的臨時機構,最忙的時候曾有十幾名工作人員,每天忙得團團轉;而現在,解困辦只剩下兩名工作人員。
 
  曾經,陷入擔保鏈、資金鏈危機的一大批企業,像一塊大石頭壓得柯橋工業經濟喘不過氣來。
 
  柯橋企業的“冰河期”,始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當時外需低迷、銀根緊縮,加之有些企業盲目投資,以華聯三鑫為代表的一批柯橋企業陷入困境。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我們以政府公信力背書,説服銀行放貸或是其他企業接盤,為這些困難企業輸血,但不少當時保下來的企業後來還是倒掉了。”馬芳妹説,像當時保下來的華聯三鑫等企業,後來還是虧損,最後只能破産。
 
  為什麼這些企業最終還是救不活?“因為它們本身就是長期粗放發展的産物。市場需求不振,産能嚴重過剩,人力、環境等要素成本又不斷上漲,哪經得起市場的風吹草動。”馬芳妹説。
 
  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及國際油價的劇烈波動,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柯橋陷入困境的化纖等行業企業越來越多。全區陷入“兩鏈”危機的企業最多時有77家,涉及債務超過200億元,全區信貸不良率一度達到4.1%。
 
  2013年,柯橋成立解困辦,專門解決區內大企業破産、重組等問題。馬芳妹就是那時“臨危受命”。
 
  “我們汲取了2008年的教訓,決定該破産的企業就得破産,出清僵屍企業堅定不移。”馬芳妹説,“擔保鏈、資金鏈錯綜複雜,關鍵要找準‘止血點’,以盡可能少的流血來切除‘癌變組織’。”
 
  2014年到2016年,柯橋處置僵屍企業187家,核銷不良貸款276億元,不良率下降到去年的2.96%。
 
  出清僵屍企業的同時,柯橋近年來開展印染行業“亮劍行動”、小微排污企業整治,通過治水治氣倒逼淘汰落後産能,關停印染企業69家,淘汰落後印染設備3047台(套),淘汰落後印染産能45億米,印染企業用地減少6900畝……企業死了一批,但要素活了大片。
 
  “低小散企業退出,不但盤活了要素,也騰出了市場,化纖這個前幾年嚴重惡性競爭的行業現在正逐漸回暖。”天聖化纖副總經理沈紹平對作者説,“我們年産50萬噸的新生産線已進入設備安裝調試階段。”
 
  破立之道

  破産可以不停産,拍賣同時是招商
 
  在處置破産企業時,柯橋這幾年摸索出了一套獨創的方法:破立並舉。破産可以不停産,拍賣同時是招商。
 
  柯橋在排解“兩鏈”風險時發現,不少深陷其中的企業産品有市場、生産也正常,只是因為擔保鏈的牽連或其他投資失誤陷入危機。特別是柯橋的這些企業大多是化纖企業,生産設備一旦停止運轉一段時間,幾乎就等於報廢。
 
  和僵屍企業不同,對這些企業,柯橋摸索出一套“託管”的辦法,一邊企業照走破産程式,另一邊政府出面尋找有實力的同行來託管企業,利潤由託管方和被託管方分成。“這樣可以實現銷售不減、稅收不少、職工不散、社會不亂。”馬芳妹説。
 
  柯橋南方集團就是這麼一家企業,資金鏈出問題後,區裏找到物産化工集團來託管,企業1300多名員工沒散,生産設備沒停,2016年還實現利稅4500萬元。
 
  不過,要實現這樣的目標,對政府服務水準提出了更高要求。託管的大企業去哪找、人心如何穩定、利潤怎麼分……這一系列問題涉及各方利益和社會穩定,必須是政府、也只有政府才能當好破産企業、託管企業和債權銀行之間的中間人。
 
  浙江歐亞薄膜材料有限公司先是被浙江榮盛控股託管,繼而又被收購,現更名為永盛薄膜科技有限公司。“去年5月復産以來,光稅就繳了1000多萬元,今年以來訂單也排滿了。”永盛薄膜董事長陳永潮告訴作者,託管讓他們對這家企業有了更真切的了解,最終才下決心收購。現在公司正打算上一個新産品項目,目標是三五年內實現80億元到100億元的年銷售額。
 
  像永盛薄膜這樣的例子在柯橋有不少,馬芳妹告訴作者,許多破産企業都曾是紹興甚至全省有名的大企業,有能力接盤的也必然是大企業。這既是企業破産,同時也是招商引資。近3年來,柯橋通過破産重組引入了包括世界500強在內的一批大企業。
 
  新舊之變

  補上關鍵短板,老産業生發新動能
 
  今年春節剛過,一直在紹興印染行業做打漿稱料工作的張力來到柯橋,發現自己竟然幹不了老本行了。“招聘會逛了一圈,這麼多印染企業竟然只有一家招打漿稱料工,還要求會操作電腦。”張力説。
 
  “借著到濱海工業區(馬鞍鎮)集聚發展的契機,柯橋印染企業普遍‘機器換人’,去年全行業技改投入36.5億元,生産自動化程度大大提高,所以對員工的要求也提高了。”濱海工業區有關人士表示。
 
  通過印染産業集聚升級,柯橋印染業不但實現清潔生産,更實現了産業發展品質的提升。今年以來,柯橋印染企業平均加工價格提高20%,最高提高50%,在産值基本持平的情況下,印染業稅收增長13%。
 
  “新舊動能之間沒有絕對界限,傳統不等於落後,只要引入新要素補上關鍵短板,舊産業同樣可以生發出新動能。”柯橋區經信局局長倪仁龍表示,柯橋目前正在打造五大千億級産業,其中高端紡織、先進製造、建築産業現代化,都是傳統紡織業、製造業、建築産業的升級版。
 
  專攻“智慧紡織”的環思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去年把總部從上海遷到了柯橋。“柯橋邀請我們落戶,是看到了當地企業智慧製造的短板;同樣,我們也看中了柯橋紡織企業改造提升的需求。”公司CEO吳福根説,落戶柯橋後,環思科技營業收入從前年的幾百萬元增長到了去年的5000萬元。
 
  迎豐印染董事長傅雙利告訴作者:“流程管理、能耗管理、成本控制等是柯橋印染企業的短板。我們正與環思科技等談合作,想打造柯橋印染業的首個‘智慧工廠’。”
 
  像環思科技這樣被引進到柯橋、助力傳統産業實現“機器人+”“標準化+”“網際網路+”的企業越來越多。金柯橋科技城揭牌以來已累計簽約落戶高端人才45人,其中“國千”人才25人、“省千”人才20人。
 
  3月初,柯橋又有總投資526.9億元的17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183.3億元的10個招商項目組團簽約,高端功能性布料産業園、薄膜差異化特種生産線等傳統産業改造提升項目是其中的重頭。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鄧崴 陳佳瑩 周智敏 周楷華    | 責編:楊薇    審核:俞舒珺/汪傑菲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諮詢熱線:13157110107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