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A- A+
浙江公佈11市每人平均GDP 這個差距又縮小了
發佈時間:2021-06-22 08:18:16    

   今天,我們換個角度看浙江。

  記者剛從浙江省統計局拿到全省及各設區市2020年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每人平均GDP)數值。

  根據此前發佈數據,2020年,浙江生産總值(GDP)64613億元(9368億美元),穩居全國第4位,超過居世界第17位的荷蘭。

  那麼,從每人平均GDP看浙江,會是怎樣一副圖景?

  已達高收入標準

  大家都知道,每人平均GDP,是了解和把握一個國家或地區宏觀經濟運作狀況的最重要經濟指標之一,可用以衡量國家或地區人民生活水準。

  根據浙江省統計局的初步核算數,2020年,浙江省每人平均GDP為100620元,按同年人民幣平均匯率為1美元兌6.8974元人民幣,約合1.46萬美元。

  每人平均GDP1.46萬美元,是個什麼水準?

  約是中國平均水準的1.4倍,是2019年世界平均水準的1.3倍,也高於世界銀行2019年劃定的高收入經濟體標準線1.27萬美元。

  實際上,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新世紀後,隨著浙江經濟崛起,浙江每人平均GDP水準不斷提高。

  按當年匯率計算,2002年,浙江每人平均GDP僅為0.20萬美元,到2013年,用了10年時間,這一數字首次突破一萬美元。

  時間來到2017年,浙江每人平均GDP增至12680美元,跨入世界銀行國別收入分組標準高收入經濟體門檻。

  到2020年,儘管遭遇疫情影響,浙江每人平均GDP仍進一步增至1.46萬美元。

  前不久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發佈,浙江常住人口增加1014萬人,增量全國第二。2020年浙江每人平均GDP,按照新核定的人口數,做了重新核算。

  也就是説,隨著人口集聚增長,浙江每人平均GDP保持了同步增長。

  浙江更為均衡了

  從省內11個設區市來看,浙江的發展更為均衡了。

  

  記者測算,2019年每人平均GDP杭州市最高,為134856元;最低麗水市則為60214元,二者相差約為1.24倍。

  2020年每人平均GDP最高和最低依然為杭州和麗水,分別是136617元和61811元,相差1.21倍。

  二者差距進一步縮小,表明浙江整體發展均衡性更好了,區域間的協調性更高了。

  梳理數據,涌金君還發現,目前省內每人平均GDP超過10萬元的地方有杭州、寧波、舟山、紹興和嘉興,其中杭甬舟超過13萬元,紹興超過11萬元。

  此外,湖州每人平均GDP接近10萬元;台州、衢州和溫州超過7萬元;金華和麗水則在6萬元以上。

  從這個維度來看,浙江省內區域之間也保持了相對較好的均衡性和協調性。

  前不久,《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援浙江高品質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公佈。這是中央賦予浙江的重大光榮使命。

  而浙江之所以能承接這一使命,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正是浙江具備開展共同富裕示範區建設的基礎和優勢。

  杭州近2萬美元

  眾所週知,發達國家有一個門檻,即每人平均GDP須達到2萬美元。

  對一個地區或者城市發展而言,每人平均GDP2萬美元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根據2020年數據,杭州市每人平均GDP136617元,約為1.98萬美元,是目前浙江最為接近發達經濟體水準的城市。

  其實,每人平均GDP超2萬美元並非一個簡單的數據,其背後反映的是一個城市的發展品質以及産業升級和帶動能力。

  杭州作為浙江的省會城市,同時也是長三角城市群中的核心城市之一,它有人財物各項生産要素的磁吸和集聚效應,具有一定輻射帶動能力。

  根據最新的人口普查數據,十年間,杭州共增加了324萬人。杭州更以1194萬人,一舉超越溫州,成為浙江人口總量最多的城市,佔到浙江全省的比重為18.5%。

  聚人氣,也聚財氣。近年來,杭州通過産業升級、創新驅動帶動高素質人口的加速集聚,從而又推動了經濟的高品質發展。

  對一個城市而言,人口就是城市細胞。細胞活躍,城市更具活力。

  理論研究也表明,人口聚集將帶來規模效應,而規模效應可能造成經濟效率的提升,通過提高單個人的産出,實現每人平均GDP的增加。

  如此來説,對於已初步累積起人口資源優勢的城市而言,接下來還要努力找到撬動經濟規模效應的“支點”,形成人口集聚與經濟增長的共贏局面。

  每人平均GDP之外

  雖然今天我們討論的是每人平均GDP,但和GDP一樣,每人平均GDP也只是衡量經濟發展的指標之一。

  好比GDP高,不代表每人平均GDP高,而每人平均GDP高,每人平均收入也不一定高。

  因為每人平均GDP是反映創造的財富(價值),而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則是另一層次的概念,是居民分到的財富(價值)。它們都從不同維度反映著經濟發展的水準和品質。

  

  以浙江的舟山為例,雖然從全省範圍來看,它的經濟總量處於靠後的位次。可舟山的每人平均GDP達到全省第三、老百姓收入水準也在全省前列。

  因此,衡量經濟發展,需要多個維度綜合的看。除了GDP、每人平均GDP,還應該有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教育醫療養老等民生配套水準等視角。

  以浙江2020年主要指標為例——

  GDP全國第四,處於全國第一方陣;

  從每人平均GDP來看,列全國第六,達到了高收入標準;

  老百姓的收入水準更是穩步提升——2020年全體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52397元,穩居全國第3位、省區第1位,是全國的1.6倍。其中,城鎮、農村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62699元、31930元,分別連續20年、36年居全國省區第1位。

  對區域經濟而言,讓經濟發展成就和百姓實際感受間的“溫差”,處於一個相對較好的平衡點,才是發展的終極目標。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撰稿: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