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元宇宙
您的位置:首頁 > 要聞 新聞詳情
女子4年起訴離婚8次未果 男方家屬發聲
瀟湘晨報 · 歐俏妤 | 發佈時間2021-04-23 07:27:58    

   “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拖下去影響我的一生。我只是想要一個正常的家庭,過正常的生活。”湖北黃石的陳女士因不堪忍受丈夫胡某的無端猜疑和暴力毆打,4年內,她共起訴離婚8次,但均未獲得法院支援。

  據陳女士講述,2016年9月20日,陳胡兩人登記結婚,婚後三個月,丈夫胡某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被診斷為“心境障礙伴精神病症狀”和“偏執性精神病”,後進入蘄春康寧醫院進行住院治療。陳女士介紹,胡某這次入院治療,不僅病情沒有緩解,後期還越來越嚴重,“做的事講的話越來越離譜、極端。”鋻於此,陳女士向胡某提出了離婚。

  陳女士提供的書面證據顯示,她從2017年2月第一次起訴離婚,到2020年8月第8次起訴,前後經歷了黃石、新州、黃岡三個地區法院的介入。先是黃石港區法院以胡某拒不配合做精神病鑒定,案件無法審理為由,要求陳女士撤訴。然後是新洲區法院認為胡某屬於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沒有判處離婚,並指定胡某母親為其監護人。最後是黃岡中院以陳女士和丈夫感情未破裂為由,不準予其離婚。

  對於陳女士的離婚要求,其丈夫胡某的弟弟稱,他們目前之所以不同意離婚,主要是因為陳女士婚姻期間並未履行好作為一個妻子的責任,對丈夫的病情從來不管不顧,而且背著丈夫將兩人的共同房産賣掉佔為己有,這讓他們憤憤不平。

  目前,雙方仍未就此事協商一致。

  針對此案,遼寧京玉律師事務所主任肖志強認為,根據《民法典》婚姻篇的相關規定,法律衡量是否具備離婚條件的標準是夫妻感情是否破裂。而在審判實踐中,如果是婚前就具有精神病史,並且故意隱瞞,婚後發現一方患有精神病,而且久治不愈,這是可以作為衡量感情破裂因素的。如果是婚後才患病的,那麼夫妻就有相互扶助的義務,而不能以患病為由隨意主張感情破裂要求離婚,這種行為不符合《民法典》婚姻篇的原則和精神,因此胡某婚前還是婚後患病,屬於司法機關認定的關鍵點。

  對話陳女士

  【1】現在我對他沒看法,只希望能解除婚姻關係

  瀟湘晨報:起訴離婚8次,為什麼一直沒有成功?

  陳女士:有些經濟上的問題比較複雜,所以我現在説實在話,精神上挺崩潰的。他有精神病,對我的精神折磨沒有停止過,影響了我正常的生活,我還遭受了兩次毆打。這樣的感情,要怎麼樣才能算破裂?現在我對他沒看法,只希望能解除婚姻關係。

  瀟湘晨報:你們多久沒聯繫了?

  陳女士:從他2017年2月離家出走開始,就沒聯繫了。當時他從家裏清了衣服還有拉桿箱,招呼都沒打,偷了我的信用卡和錢包裏的現金,就走了。到現在,中間為了辦離婚協議,大家一起去他家裏見過一次。

  瀟湘晨報:他的病主要表現是什麼?

  陳女士:只要是我身邊有任何的異性,他就會懷疑、狂躁。他自己的朋友、他的親戚或者我的朋友,只要是異性,他都會十分敏感。如果下班回去晚了10分鐘堵車的話,他就懷疑你是幹什麼去了。

  瀟湘晨報:治療之後沒有好轉麼?

  陳女士:回來之後,變本加厲,比以前鬧得更兇了,在我們小區拿著汽油要出去殺別人什麼的。他晚上不睡覺,我第二天上班還是要睡,就分房睡。有一次晚上,我在小房間裏睡,他把門撬開了,進來就到處找,衣櫃、抽屜都要翻,説我藏了人。

  瀟湘晨報:他自己有上班嗎?

  陳女士:他生病後就長期臥床,醒了就抽煙。他媽媽在第五次起訴後作為他的監護人就管著他,每天吃點藥,他吃的精神類的藥都是比較便宜的。他是因為在工作期間發病的,受到勞動法的保護,以前單位會按一定的勞務標準給他發點錢,工資應該有1400——1600塊錢,具體的我不太清楚。

  瀟湘晨報:他曾有過暴力毆打你是怎麼回事?

  陳女士:有次是我去醫院做常規的婦科檢查,問下保安在幾樓化驗,説了幾句話。他從竊聽器裏面聽到了和異性講話的聲音,就跑來醫院打我,掐著我的脖子讓我很長時間喘不過氣。後來保安來勸架、拉扯,他一聽聲音是和我説話的保安,就説你跟我老婆有一腿。保安感覺莫名其妙,意識到他精神不正常就報警了。

  我當時很傻,被打了沒有去驗傷和拍照,但有他道歉的時候親手寫的保證書,他打我這件事,在他描述的內容裏是承認了的。

  【2】不喜歡跟人交流,膽子小怯場

  瀟湘晨報:你以前對他印象怎麼樣?

  陳女士:膽子比較小,往回看的話,還是因為那個病,他比較害怕人多的時候。人多了的話,他就喜歡一個人在角落裏面看手機、抽煙,不喜歡跟人去交流,陌生人多的場合,他有點怯場。

  精神跟我們正常人有點不一樣,然後動不動會吃醋,正兒八經的那種翻臉。

  瀟湘晨報:你們怎麼走到一起的?

  陳女士:一開始我家裏是不同意的,覺得他們家條件太差了,但我那時也28、29歲了,屬於年紀有些大了。他在外面話少,人比較老實,除了工作之外還在外面有一份兼職,日子馬馬虎虎也過得去。加上他會來事,來我單位給我送東西吃、去我媽媽那裏給她送東西吃,上下班接送,後面還是接受他了。

  瀟湘晨報:他家庭條件什麼情況?

  陳女士:他家裏是農村的,爸媽離婚了,家裏三姊妹,他是老大。他當時也是覺得我是獨生女,工作也不錯,外形也吸引了他,對我家人軟磨硬泡,主動追了我很久。

  瀟湘晨報:他母親對他的行為會有管束麼?

  陳女士:他媽媽知道我那天在醫院被他打了,她就在家裏收拾東西、要回老家,就説這都是兩個人的事她管不了。我是這樣認為的,你原生家庭不好,並不是我造成的。法院偏向弱勢群體、精神病患者的話,我又不是不承認撫養費,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盡力而為。不能説因為達不成一致的協議金額,就不離婚。

  現在我一個大齡女青年,我的自由、我的權利在哪?我的人生幸福嗎?

  對話胡某弟弟

  瀟湘晨報:你們不同意離婚的原因是什麼?

  胡某弟弟:法院判決離不了是有理由的。第一,哥現在住院,沒有的自主行為能力;第二,這四年當中,治病期間,女方作為妻子,沒有負擔一分錢的醫藥費,也沒有來照顧過他一天;第三,她私自把房産給賣了,賣的這個錢她全部自己拿了。當初這個房子是由我哥的單位名額買的福利房,首付款是我哥在我和妹妹還有他老總老婆那裏借的錢。平時我哥的工資作為家用,陳的工資還貸,這房子就不是她的。

  瀟湘晨報:你們的訴求是什麼?

  胡某弟弟:離婚我們不是不同意,都是講道理的,但是這中間牽扯的房産分割、信用卡債務、醫藥費治療費、後續撫養問題都沒解決,要求哥哥凈身出戶,我們不同意。

  瀟湘晨報:你們有沒有向女方隱瞞病情?

  胡某弟弟:這個病也不存在對她隱瞞過,哥哥之前入伍當兵六年,都做過全面檢查,是沒有問題的。

  瀟湘晨報:他有精神病以後,是誰在照顧?

  胡某弟弟:我照顧我付醫藥費,陳沒有來過一次、出過一分錢。如果她能盡一點妻子的責任,我哥的病可能不會像現在這麼嚴重。

  我本身條件也不好,還要上班賺錢,但是是我親哥躺在那裏,我沒辦法,再難也要上。前幾年我房子買了沒錢裝修,哥哥出事,家裏天都塌下來了。經濟負擔重,我帶著小孩住了幾年沒水沒電的毛坯房。

  瀟湘晨報:他倆初期感情怎麼樣?

  弟弟:我一開始就不支援他們結婚,女方是哥哥在KTV裏認識的,後來他們結婚我都沒去。

來源:瀟湘晨報    | 撰稿:歐俏妤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瀟湘晨報    | 撰稿:歐俏妤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