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元宇宙
您的位置:首頁 > 要聞 新聞詳情
不揹書包上下學 杭州這所小學試行一個多月效果怎樣
都市快報 · 辛文 | 發佈時間2021-04-19 07:39:56    

   3月初,江南實驗學校宣佈,將在新學期發起一場“書包改革”,學校一、二年級的學生,週一到週四可以不揹書包上下學。

  一個多月過去了,這場“書包改革”的試行效果如何?學生的書包真的被留在教室裏了嗎?家長又是怎樣的反饋呢?前段時間,學校舉辦了一、二年級“不揹書包回家”試行反饋會議,邀請了多位家長代表、教師代表,一起探討和交流。

  學生放學了

  書包整整齊齊留在教室裏

  這場家校交流會安排在一間二年級的教室裏,下午4點,學生都已放學,一個個五顏六色的書包整整齊齊留在教室的椅子上。美術用具、文件夾、餐巾紙、跳繩等學習生活工具,有的放在課桌椅下方的網框中,有的擺放在教室後面的儲物格內。

  交流會開始之前,小學教學發展服務中心副主任馮麗娜簡單介紹了學校一、二年級不揹書包上下學的建議初衷和一個月來的試行情況。對於“不揹書包回家”的倡議,家長持有怎樣的態度?推進過程中最大的顧慮是什麼?關於學校的課後項目實施,有什麼建議?馮老師説,希望家長可以暢所欲言,不要有負擔。

  一個二年級學生的媽媽説:“孩子一年級的時候我就有想過,這麼重的書包背來背去,為什麼不能把一些東西放在學校裏?因此學校提出不揹書包時,我覺得還是蠻好的。”這位媽媽頓了頓,接著説:“但我是屬於焦慮型的家長,我很關心孩子在學校裏的學習情況,課堂作業本做對了多少,有哪些是做錯的,是因為什麼原因錯的。我覺得作業本、課本每天帶回家,讀一讀,背一背,還是有必要的。”

  “不揹書包的倡議執行了一個月,我們班裏仍有3、4個家長提出申請,希望孩子將常用的語文、數學課本帶回去,翻看一下當天的隨堂作業。家長堅持的話,我也尊重家長的意願。”一位班主任説。

  可不可以設置過渡期?

  在交流會上,很多家長和老師都不約而同提到了“設置過渡期”。一位老師説:“我們班裏大部分的孩子可以按時完成隨堂作業,但也存在個別動作比較慢的學生,作業會像滾雪球一樣積累起來。就像我們老師對孩子進行分層教學一樣,在不揹書包這件事情上,是不是也可以分步落實?”

  另一個老師也點頭:“作業做得慢,有些是能力的問題,有些是態度的問題,要因人而異進行輔導和幫助。”她分享了一個小故事——班裏有個孩子很愛看書,經常只顧著看書而忘了要寫作業,家長會督促他,學校裏的作業在學校裏做完。因為這個家長的堅持,加上不揹書包的倡議,現在孩子的作業完成情況比開學初好了很多,能利索完成校內作業。

  “很多孩子是有能力的,只是個人時間管理沒有跟上。也有些孩子在學習和成長的過程中,確實比別人慢一點,我們也要調整節奏去適應孩子的成長。不揹書包的舉措,大方向是好的,落實的過程中需要我們老師和家長共同去尋找對策,形成合力。”

  這位老師提議:“如果每個班裏確實有幾個孩子近階段還做不到完全不揹書包回家,是否可以設置一個過渡時期,慢慢適應並最終達成不揹書包的狀態。”

  變化也在慢慢顯現

  在不揹書包的一個多月裏,學生回家之後做什麼?江南實驗學校開展了悅讀江南、健康鍛鍊、自主拓展等課後項目,很多變化也悄然發生。

  一位語文老師説,語文組每週會給出閱讀建議,推薦必讀書籍、選讀書籍,孩子們可以依據自身閱讀水準在一定時間內完成,班級會定期進行分享、記錄和反饋。“我們班第一次進行閱讀分享時很歡樂,學生們自發地找夥伴、演故事,完全不依賴家長,感覺閱讀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我能夠真切感受到閱讀給他們帶來的快樂。”

  一位媽媽説,目前從孩子的整體表現上來看,還是比較適應不揹書包的。“一是減輕物理的負擔,我們是雙職工家庭,平時都是爺爺奶奶接送,不揹書包之後,老人小孩身體上很輕鬆。二是能夠提高孩子的學習效率,原來她寫作業動作比較慢,現在因為有了時間的要求,會自覺加快動作,在學校裏就做完,回來之後做一些閱讀、鍛鍊、興趣愛好的培養,能夠達到應試教育和綜合教育的結合。”

  “以前我們讀書的時候,按時完成作業是有加分的,因此能空手回家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另一位爸爸接上了話茬,“每個孩子的情況不一樣,比方説我家兒子比較胖,放學之後更需要增加體育鍛鍊,不揹書包之後,我們放在運動上的時間變多了。我覺得放學之後的時間,根據家庭的理念制定個性化的培養方案,長遠來看這是非常有必要的 。”

  與此同時,三年級的書包減重行動也在同步進行。學生在老師的引導下,篩選出當天所需帶回家的書面作業、相關的書本及學習用品,其餘的都放置在教室抽屜裏。有老師隨機抽查了四個學生的書包進行稱重,最重的竟然有5.7kg!經過篩選後再稱,成功減重3斤。老師調侃:減肥能那麼容易就好了!

  學生減下來的“負”去了哪

  家長和教師代表的發言結束後,江南實驗學校副校長王敏霞感觸很深:現在的教育環境,家長們普遍焦慮,有一些家長提出,我們學校在做減負的事情,其他學校沒有做,以後我們的孩子要和他們同樣去競爭的,那到時候怎麼比呢?

  “減負,並不是什麼都不做了,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是能量守恒的,減下來的負,增在哪?書包不背回家,意味著老師要提高課堂效率,要增加與家長點對點的交流反饋;同時家長的親子時間不能缺位,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進行親子鍛鍊、閱讀。只有家長和學校的‘負’增加了,孩子的負擔才能真正減下來。”

  江南實驗學校副校長沈頡表示,2017年學校首推“週三無作業日”時,當時質疑聲也是很大的,這些年堅持下來,“週三無作業日”越來越深入人心,很多家長、老師都把週三當作是一週學習工作的緩衝期,笑容都多了很多。最近一個月,一二年級的孩子們放學不用再背著重重的書包,很多孩子到了放學時間,拿著一個水杯,或者拎一個小布兜就回家了,腳步更輕快了。

  “關於一、二年級不揹書包,三年級書包減重,家長和老師們都提出了很多切實的想法和建議,接下來學校要逐步優化,分階段,分需求,分層次地來做這個事情,最終的目標是一致的,低年級不揹書包,高年級書包減重,大家歡歡喜喜到校,開開心心回家。”

來源:都市快報    | 撰稿: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都市快報    | 撰稿: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