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A- A+
構建新發展格局 來看長三角一體化中的"雙迴圈"
發佈時間:2021-02-24 08:58:42    

   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這是去年8月在合肥舉行的紮實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座談會上給長三角發展提出的一個新目標。

  半年來,滬蘇浙皖向著同一目標,力爭上游、競相發力,長三角新發展格局構建不斷提速。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也是構建新發展格局關鍵之年。向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新目標,滬蘇浙皖又將如何發力?

  近期,記者仔細研究三省一市的4份政府工作報告後發現,在構建新發展格局這篇大文章中,三省一市既因地制宜發揮各自優勢,又努力融入長三角一體化乃至全國一盤棋的發展大格局。

  找準定位

  打下穩定的“圈層”基礎

  構建新發展格局,我們先來看看長三角的“圈層”。

  不像攤大餅式的平均用力,而是一層一層不斷外延,每一層有每一層的重點,以點帶面。這也是支點和樞紐的要義。長三角,正是我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支點樞紐”。

  但圈內有圈,長三角三省一市的能級有差異,在這個“小圈層”中,也各自扮演著不同角色,從各自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可以清晰看出四地的自我定位。

  “圈層”的核心,自然是頂著“長三角地區唯一國家中心城市”光環的上海。而上海也有“大哥”擔當,寫下這樣的豪言壯語——

  放在國家對長三角發展的總體部署中來謀劃和推動,充分發揮上海的龍頭帶動作用,破除制約一體化發展的體制機制瓶頸,共同打造強勁活躍增長極。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

  面對靠硬實力説話的區域競爭,上海提出全力優化戰略佈局,進一步提升城市能級。

  上海政府工作報告出爐的當天,嘉定、青浦、松江、奉賢、南匯五區倍受關注。這5個曾經被稱為“與上海的關係甚至不如昆山近”的週邊區迎來發展大機遇,上海將把這5個新城打造成獨立的綜合性節點城市。此舉將是上海提升城市能級,在新發展格局中進一步發揮“龍頭”作用的關鍵一招——作為長三角市區存量開發最完整的城市,挖掘周邊新城發展增量,無疑會更加充分地釋放帶動效應。

  2020年,蘇浙兩省GDP分別破10萬億元和6.4萬億元,穩坐國內第二、第四把交椅,且保持穩定增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兩省定位也頗為相似。

  江蘇提出在推動形成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中發揮有力支點和戰略樞紐作用;浙江提出努力打造國內大迴圈的戰略支點、國內國際雙迴圈的戰略樞紐。蘇浙兩省均將目光落在練內功,培育更有競爭力的發展“策源地”上——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是兩者定下的共同目標,浙江還提到培育國家中心城市。

  “省域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必須集中資源,把握重點,才能事半功倍。”浙江省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浙江與江蘇的相似點,在於省域發展“多核驅動”,浙江要唱好杭州、寧波“雙城記”,江蘇則有蘇州、南京、無錫、南通四座破萬億的城市,“集中力量發展這些城市,是兩省更好承接上海優質資源、驅動省內發展、推動長三角高品質一體化、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最有效抓手。”

  安徽提出以聯動暢通長三角迴圈為切入點,協同開展重大項目投資、區域性消費中心建設,推動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打造一批聯通國內、國際市場的共用平臺。

  “聯動暢通”“協同”“區域性消費中心”……安徽的用詞“低調”許多。三省一市中,雖然安徽經濟實力相對靠後,但發展後勁十足。

  安徽具有“外延優勢”,作為三省一市與內陸腹地接觸最密切的省份,是長三角持續向全國輻射的“前哨”。安徽也利用這一優勢,提出支援亳州、宿州、六安打造省際毗鄰區域中心城市。值得一提的是,安徽也是唯一對域內所有地級市明確提出建設目標的省份。

  “隨著交通等基礎設施的健全和完善,安徽省眾多節點城市將迎來發展機遇期。”一位資深觀察人士説。

  被要求打造“建設長三角中心區現代化城市”的宣城便是鮮活案例。去年,商合杭高鐵全線貫通,宣城結束市區不通高鐵的歷史,而隨後又被杭州都市圈列入觀察員城市,前景看好。

  由內而外、找準定位,盡力而為、量力而行,經過半年的淬煉,長三角三省一市已經為實現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的目標要求打下了穩定的“圈層”基礎。

  各顯神通

  形成協同發展的強大合力

  構建新發展格局,找準定位只是第一步。在這四份政府工作報告中,我們不難發現三省一市發展的各種“絕活”。

  人才富集、科技水準高、製造業發達、産業鏈供應鏈相對完備和市場潛力大……長三角的諸多優勢正是靠一手手“絕活”打拼出的。

  三省一市都有趁手的“絕活”,但更為難得的是,三省一市正將這些“絕活”擰成一股繩,形成強大合力。

  發展資源要素的聚集地上海,平臺“利刃出鞘”——上海搭臺、長三角唱戲,更好地發揮資源要素集約優勢。

  説到底,還是圍繞“龍頭”二字。無論是聯通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進口博覽會、將長三角科創力量串珠成鏈的G60科創走廊、還是為長三角新興産業集群提供底層支援的藥品和醫療器械技術審評檢查長三角分中心,都被當做上海發揮龍頭作用、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平臺。上海打造的平臺已經發揮出巨大作用。始於一條高速公路的G60科創走廊上,沿線同一産業的上下游企業“對外抱團取暖、對內揚長避短”,逐步實現産業鏈上下游的自由對接,共同做大産業蛋糕。

  數據顯示,2020年前11個月,G60科創走廊9城GDP總量佔全國的1/15,財政收入佔全國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1/12;市場主體總量805萬家,其中高新技術企業2.1萬多家、佔整個長三角區域的1/3,科創板上市企業47家、全國佔比超1/5。

  大平臺孕育出小平臺,G60科創走廊上,相關産業優勢區域的龍頭企業發起設立了數個産業聯盟,在長三角催生了一個又一個産業高地。

  江蘇,産業“槍出如龍”,提出充分發揮江蘇作為國內眾多産業迴圈發起點、聯結點和融入國際迴圈重要通道的優勢。尤其是製造業。2020年江蘇亮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13個先進製造業集群和50條産業鏈培育發展取得明顯成效,9個集群入圍國家先進製造業集群決賽、佔全國1/5。

  如果從另一個維度看産業合力,那便是企業家。去年6月,長三角企業家聯盟成立,這個聯盟上正孕育著一條又一條産業鏈,而這些産業鏈都將成為長三角拓展市場、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有力籌碼。

  “産業鏈聯盟能夠讓各産業鏈上下游的關鍵性企業組合起來,形成同領域、跨領域的雙重協同發展,通過企業間的相互促進,來推動整體産業鏈做大、做強。”長三角企業家聯盟輪值主席南存輝説。

  浙江的優勢則在開放和市場,“雙劍合璧”。向外向海一直是浙江經濟發展中的鮮明特色,無論是寧波舟山港還是“義新歐”,都是浙江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的“長板”。浙江錨定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提出建設全球投資避風港、打造“一帶一路”重要樞紐、高標準建設自貿試驗區、推動投資貿易自由化便利化。

  廣闊的市場則基於浙江人的收入水準。2020年浙江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52397元,比上年增加2498元,首次踏上“5萬元”臺階,居全國各省(區)第一。收入是消費的前提,上世紀60年代,日本消費市場快速發展正是基於“國民收入倍增計劃”。而浙江發達的數字經濟,也讓浙江成為消費場景應用的“先行官”,能夠在培育新消費市場上搶佔先機。

  開放和市場的合力也在不斷壯大。前者體現在自貿試驗區的聯動,2020年11月10日,上期所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戰略入股浙江國際油氣交易中心簽約儀式在舟山舉行。這被看作是浙江自貿試驗區與上海聯動的一個重要突破。而浙蘇滬皖正探索建立跨區域利益分享機制,尋求更多合作。

  而後者則體現在長三角統一大市場的打造上。去年8月26日,長三角市場監管聯席會議在嘉善舉行。會上,三省一市市場監管部門簽署7個重點合作項目。源起于浙江,由三省一市共同開展的“滿意消費長三角”加持下,一個讓消費者放心的長三角大市場正加速形成。

  安徽則將以科技創新為突破口,“重錘出擊”。當年,安徽費心盡力引進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成為其崛起的最大底氣,這幾年科大系的高科技公司層出不窮,如科大訊飛、國盾量子等。接下來,安徽也將以科技和産業創新為突破口,加快構建長三角科技創新共同體,共建長三角國家技術創新中心。

  實際上,科創力量的聯動早已成為長三角常態。2019年底,由江蘇省産業技術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寧波材料所等共同支援發起的長三角先進材料研究院在蘇州成立。研究院將通過3年左右時間的建設,在全球範圍吸納聚集一批發揮塔尖效應的科技人才,攻克一批材料産業前沿和共性關鍵技術,推動先進材料多個領域形成發展潛力大、帶動作用強的創新型産業集群,滿足新材料産業的重大創新需求。

  三省一市正在用實際行動詮釋,在新發展格局構建中,通過協同與合作,將地方優勢轉化為整體優勢,才是做大做強區域經濟的不二法門。

  突破壁壘

  打通“雙迴圈”任督二脈

  三省一市間的合作日趨頻繁,但距離目標仍然任重道遠。如何增強暢通迴圈能力仍是值得探討的話題。

  在4份政府工作報告中,大家都或多或少提到相同的發力點,而這些發力點,正是接下來長三角暢通“雙迴圈”的精準穴位。

  科技創新是穴位之一。上海提出制定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行動方案,科技創新、産業協同等方面合作取得積極進展;浙江和安徽則提到同一名詞:長三角科技創新共同體。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産力,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更是如此。科技創新帶來的生産新場景、消費新場景等都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中之重。

  “當前科技創新更加強調交叉和前沿,科學技術創新要交叉,産業創新要面向前沿,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長三角科技戰略前沿研究中心主任張曉劍表示,長三角一體化為科學技術和産業發展創造大量的前沿交叉。特別是長三角有很多大院大所、優質高校,可以充分交流碰撞,企業和産業間也可以交叉合作。

  這是長三角科技創新共同體的內涵所在。把握住這個基本點,夯實全國乃至全球科創高地的基礎,將是長三角率先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底層保障。

  對外開放是另一個要穴。經濟學上有“母國市場效應”,即一個産品如果在國內擁有大市場,在國內擁有競爭力,必然就會有國際競爭力。

  “長三角的競爭力在國內已是首屈一指,在新發展格局中,長三角既要帶頭整合大一統的市場,又要在更好融入國際大迴圈中發揮領頭羊作用,這兩個方面都要率先探索、取得突破。”浙江大學副校長黃先海説。

  港口一體化,正是這股合力最突出的體現。滬浙皖分別提到推進長三角世界級港口群一體化治理,加快長三角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建設;深化港口合作開發,推動構建長三角世界級港口群;加快共建世界級港口群和機場群。

  江蘇雖未專門提入境口一體化內容,但在去年的一次採訪中,江蘇省港口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唐洪生曾告訴記者:“我們一直致力於與其他兩省一市的合作,加密南京-洋山快航和南京-寧波集裝箱班輪航線,推動長江南京以下港航通道更加順暢高效。”據了解,目前,江蘇省港口集團下屬港口至上海港、寧波舟山港江海轉机航線服務效能明顯提高。

  最後一個穴位,仍是老生常談的壁壘問題。黃先海認為,行政壁壘仍是長三角構建統一大市場、形成暢通內部迴圈的最大障礙。

  “關鍵還是要打破市場分割,破除行政壁壘。”他認為,國內貿易自由化和要素自由流動,最主要的障礙來自於行政邊界,行政邊界變成經濟壁壘,“因為每個地方都要追求本地區GDP的最大化,還要考慮本地區當下利益的最大化,這樣就會跟經濟一體化相衝突。”

  透過4份政府工作報告,我們也有理由相信,這一問題將得到進一步解決。

  作為長三角破除行政壁壘的先行區,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範區出現在了滬蘇浙三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去年,這塊“試驗田”成效顯著,圍繞一體化制度創新,形成了32項具有開創性的制度創新成果,構建形成了“業界共治、機構法定、市場運作”的跨域治理新格局。

  而安徽雖未進入這塊“試驗田”,但步伐卻不肯落下,提出擴大與滬蘇浙政務服務“一網通辦”、居民服務“一卡通”覆蓋面,從民生角度切入,破除行政壁壘。

  “長三角一體化中,協商機制要進一步強化,要有一定的行政權力。長三角一體化難點就在這裡,既有經濟機制又有行政機制,既要有市場機制又要有政策協調機制。”黃先海説。

  從4份政府工作報告中,能夠看到長三角三省一市各揚所長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決心。面對率先形成新發展格局的目標,這個生機勃勃的河口三角洲,未來可期。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作者:王世琪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