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A- A+
模特公司套路學生錄音曝光:誘導借貸 簽約後接拍難
發佈時間:2020-10-27 08:16:19    

  近日,陜西西安多名女大學生向紅星新聞爆料稱,她們遭到一家模特經紀公司誘導簽約,並通過借網貸的方式繳納4800元的服務費,模特公司承諾提供“模特訓練和最基礎的商演場次及收益保障”。這些女大學生説,在合約簽訂之後,公司方並沒有提供充足的拍攝機會,她們要求退錢卻被告知需繳納高額違約金。

  “現在錢沒掙到,每個月還要還800多元的網貸。”這讓涉事學生們十分焦慮。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涉事的陜西瑄玥模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瑄玥模特公司”)在2019年曾被陜西多家媒體點名曝光,彼時西安市人社局勞動保障監察支隊介入,要求該公司説明收服務費等情況。

  據不完全統計,此事牽涉50余人,金額逾23萬。10月12日,涉事女生撥打西安市市長熱線“12345”舉報,被告知雙方已簽訂合同,屬涉法涉訴問題,建議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12日下午,瑄玥模特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紅星新聞稱,公司對提供的各項服務收費內容都做了公示。至於商演活動場次的承諾,“前提是培訓後具備專業素養”,“客戶要挑人,並不是説你沒有拍攝經驗就可以上的。”

  兼職模特需繳4800元服務費 無錢支付公司介紹網貸

  小穎今年19歲,在西安讀大三。她告訴紅星新聞記者,9月27日,她在微網志上收到瑄玥模特公司工作人員私信邀約,“問我有沒有意願做他們公司的兼職模特,參與公司平面拍攝禮儀接待。”

  小穎提供的聊天記錄截圖顯示,她詢問對方是否收取模卡費用和仲介費,對方稱該公司非仲介公司,不收取仲介費押金保證金以及模卡化粧費,“賺的是承辦商的費用,跟模特沒有關係。”

  “我覺得不收錢應該是正規的。”10月2日,小穎應約到位於正陽國際大廈4層401室的瑄玥模特公司面試。“面試是在一個密閉的房間裏進行,只有我和他們工作人員兩個人。”小穎回憶,在進行了一些基本情況的詢問之後,負責人就開始誇讚她説,以她的條件“要不是身高這一點,你就能去當超模。”

  小穎稱,當時聽著很受用,但在談合同時對方提出“6個月合同期內需交4800元的服務費”。在小穎表示自己沒錢後,負責人就熱心地向她介紹了各大網貸平臺,並保證每個月提供至少6場基礎拍攝,每場基礎拍攝費用不低於150元。小穎回憶説,負責人的原話是“報名了就能拍,拍了就有錢”,“我們公司的模特每個月平均都可以賺到兩三千。”

  “按照該負責人的説,每月至少可以賺回800元的服務費。”於是,小穎在負責人的協助下,通過360借貸App借了4800元,向負責人繳納後雙方簽訂了合同。

  今年研一的小李也是該公司兼職模特,她于9月26日與該公司簽訂了合約。據她提供的錄音顯示,瑄玥模特公司工作人員稱,考慮到小李還是學生,“作為個人建議使用第三方分期付款的方式。”

  同時,該工作人員稱,公司保證模特每月最低900到1200元的收入,只需花費3到4個小時。“如果你到下個月連這900到1200沒有掙到,就屬於我們單方面違約,這個4800元就進行全額退費的,”該工作人員稱,“咱們合同上也會寫的很清楚”。“簡單説,就是你6個月交4800,保底賺5400。”該工作人員稱,“也沒有什麼風險,就是掙多掙少的問題。”

  但對於合同內容,小李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當時根本沒來得及仔細看,光聽他給我講解了一下,就稀裏糊塗簽約了”,整個過程總共就半個小時。

  簽約後接拍難 有人半年只參與一場拍攝

  簽約後,小穎在搜索中發現了不少該公司的負面言論。10月3日,她諮詢該公司工作人員得知,想要獲得拍攝機會,需關注公司微信公眾號。小穎登錄後發現,該平臺拍攝活動少,“10月份還在發9月的拍攝通告,保證的6場基礎活動對模特需求量只有50人。”

  “簽合同時我詢問工作人員,説是公司簽約兼職模特有200人左右。”小穎向紅星新聞記者解釋説,這意味著,即使模特們有意願有時間參加基礎活動,只有四分之一的概率可以報上,“除基礎拍攝外的拍攝活動,對模特需求量就更小了,基本只有個位數。”

  小穎認為,瑄玥模特公司有意隱瞞實際情況,沒有告知接拍攝活動的風險,導致自己誤判簽約。10月3日,小穎找到該公司要求退錢,但“對方堅決不退,讓我隨便去告。”

  小穎將自己的遭遇發在網上後,不斷有類似經歷的人聯繫她,“目前已經聯繫了將近70位女生,大多數都是在校大學生,交給公司的培訓金額3000元或是4800元,除少數通過現金或微信轉賬,大多是通過支付寶花唄、美團分期、京東白條、‘有錢花’App等途徑進行分期貸款。”

  小李稱,與簽約前的熱情態度不同,簽約後該公司工作人員就像“變了一副面孔”,每次拍攝活動就給你發條消息,“能不能報上名完全是你自己的事。”而從報名至今,她只參加一場室外拍攝活動,“來回四個多小時,經歷非常糟糕。”而與對方交涉,對方稱“一切按照合約執行。”

  另一名兼職模特小趙同樣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於今年4月與瑄玥模特公司簽訂服務合同,並通過支付寶借唄借了4800元支付給對方,但迄今就參與拍攝了一場基礎活動,賺了150元。“每次通過他們公眾號報名,怎麼著都報不上。”

  相較之下,小曹則幸運一些,她于7月29日與該公司簽約並通過網貸借款支付了4800元,迄今共參與了7場拍攝活動,賺得1050元。“他們確實每個月在平臺上提供了超6場基礎拍攝活動,但是想要報名成功的話必須時刻盯著它的平臺,每10分鐘就得刷新一次,不然錯過了就錯過了。”她認為這很不合理。

  涉及金額逾23萬元 “12345”建議走法律途徑

  據小穎等人提供的合同顯示,“簽約須知”第一條稱,乙方在簽訂本合同前請務必仔細閱讀合同中各項條款內容,確定無任何爭議向甲方支付合同中對應的有償服務費,與甲方自願簽訂本合同。

  在服務事項中,瑄玥模特公司稱,甲方保證乙方經過模特相關訓練後,每月參與特定演出不低於6場,甲方保證乙方每場演出費不低於150元/場/日,演出乙方根據自身意願選擇是否報名參加。同時,該合同規定,甲方針對乙方的各類重要通知,以甲方公眾號服務平臺通知作為唯一途徑。

  合同第六條還提到,甲方建議乙方不要參加與網路貸款的提前消費行為,但甲方無權干涉乙方支付錢款的來源渠道。第九條稱,該合同雙方不産生任何勞動關係或勞務、雇傭關係。

  此外,小穎等人還被要求籤訂了一份合同解除補充協議。該協議稱,2天內乙方要求解除合同,甲方按照合同簽訂未滿2天處理,乙方只需承擔有償服務費45%的違約金;超過2日的按提交西安仲裁委員會仲裁。

  “明明是他們工作人員誘導我們借網貸,結果合同裏寫的‘建議我們不要參與網路貸款的提前消費行為,但他們無權干涉我們支付的錢款來源’,這不是耍流氓嗎?” 有學生稱,發現事情不對勁後,仔細閱讀合同發現“到處是坑。”

  據不完全統計,已有50余位女生提供了付款憑證和截圖,涉及金額逾23萬元。

  小穎等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12日她們撥打了市長熱線“12345”,對方稱雙方簽訂合同涉法涉訴,建議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可撥打“12348”法律援助熱線。

  “現在我每天都想著,怎麼還上每個月的網貸。”小穎等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本來作為大學生,經濟獨立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這件事讓自己更加拮據和焦慮。

  涉事公司:商演保底“前提是培訓後具備專業素養”

  天眼查顯示,陜西瑄玥模特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10月,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王萌。記者在百度搜索輸入“瑄玥模特”後,搜索欄跳出“瑄玥模特公司正規嗎?”“瑄玥模特公司收費怎麼可以要回來”等多個搜索提示。去年10月,《華商報》也多次報道過當地兼職模特的類似遭遇。

來源: 紅星新聞    | 作者: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