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詳情
浙江各地人才新政競相加碼 如何構建最優人才生態
中國網    | 發佈時間:2018-04-11 11:05:35

   達摩院.jpg

阿里巴巴成立達摩院,計劃在三年內對新技術投資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成為阿里巴巴搶人才的重要高地(資料照片)

  “杭州:高端創新創業團隊,最高可獲1億元資助”“南京:40歲以下本科生可直接落戶”……這個春天,全國各地密集出臺人才新政,“搶才大戰”你方唱罷我登場。在浙江,據不完全統計,黨的十八大以來,省市縣三級已出臺人才新政200余個。

  買房優惠、租房補貼、項目資助、先進獎勵……各地人才新政競相加碼,如何才能讓人才留得住用得好?

  “收割”“播種”應兩手抓

  一個“搶”字,凸顯的是各地對高端人才的求賢若渴。

  “部分地區不考慮自身的實際條件,盲目攀比,結果人才招聘政策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常在搶才一線跑,杭州西睿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馮登華熟諳各地新政,他認為,一些城市的人才戰略差異化特徵不顯著、人才政策嚴重同質化。

  翻看各地政策會發現,新材料、電子資訊、生物醫藥、先進裝備製造等産業都是各地政府招才的重點,相似度極高。

  “強調高端,但不知道高在哪;強調産業,但沒有具體的細分。各地在爭奪人才時,提供的服務內容差別不大,差別往往只體現在物質激勵和待遇上。”馮登華認為,單純比拼地方政府財力,試圖靠短期“砸錢”吸引人才流入來改變城市發展面貌,收效不一定顯著,更難以持久。

  記者採訪發現,人才計劃名目繁多、雜亂無序,導致人才稱號過多過濫的問題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像有的市,光市縣兩級就有好幾個‘英才計劃’。”一位基層組織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由於城市間的人才計劃都相互隔離,難免出現一些人才爭搶“帽子”現象,一些擅長投機的人鑽政策的空子,在不同城市間套取更大的利益,左右逢源,助長浮躁。

  省人才發展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詩達認為,搶人見效快,短期內易出政績,但長期呢?他呼籲,人才工作要兩手抓,一手抓引進,一手抓培養,兩手都要硬。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省委組織部等多部門聯合發佈通知推出“萬人計劃”,用十年時間在全省有重點地遴選支援萬名傑出人才、領軍人才和青年拔尖人才,構建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隊伍建設體系。

  “相對於‘千人計劃’面向國際引才,‘萬人計劃’立足本土培養支援高層次人才。既做人才‘收割機’,也做人才‘播種機’,兩者比翼齊飛,是用好國際國內兩種人才資源、加快推進人才強省建設的重大舉措。”省委人才辦負責人介紹説。

  激活市場引才用才

  市場化是人才資源配置的最有效方式。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從政府直接投資向支援企業投資人才轉變,建立起政府激勵企業、企業激勵人才的“雙層激勵模式”,正成為浙江人才政策改革的鮮明特徵。

  對此,寧波海禾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李木勇深有體會。從德國海歸人才葉寧落地寧波創業,到市場一線開展調研,再到幫助對接選擇投資機構,併入選寧波人才政策中的“3315計劃”,李木勇見證並支援葉寧領銜的寧波海上鮮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的快速成長,短短3年公司估值達1億美元,成為海鮮B2B行業領軍企業。今年初,“海禾”獲得寧波市政府15萬元的獎勵。

  據統計,相比于其他省“千人計劃”主要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浙江引進的“千人計劃”專家近6成分佈在企業一線。

  為了爭搶精英人才,各企業可謂使盡渾身解數。阿里巴巴集團從電商起步,如今遍佈遊戲、搜索、社交、娛樂、體育、大數據、醫療等領域,幾乎都是依靠外部引進專業人才發展起來。

  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首席數據科學家漆遠回國時,最初先和國內另一家網際網路巨頭公司接觸,螞蟻金服一高管得知後,立即飛赴北京見他,在酒店大堂從晚上11時一直談到淩晨6時。最終,這位普渡大學終身教授選擇了螞蟻金服。

  留住一位,影響的是一個朋友圈。去年,漆遠獲得了阿里巴巴集團CPO(首席人才官)大獎,江湖稱最佳獵頭,因為他去年從美國“忽悠”回五六位人工智慧領域的專才加盟螞蟻金服,有的是他的學生,有的是前合作夥伴。

  以市場主體、市場力量、市場作用來撬動引才用才的機制創新,浙江在努力探索,但任重道遠。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陳麗君多年參與浙江省和各地市人才政策的制定,她呼籲各地政府要樹立“全領域人才觀”和“人才市場觀”。

  什麼是人才市場觀?她認為,生機勃發的創業創新城市不僅需要受過高等教育的學歷人才,也需要營造良好創業生態環境的多層次多類型人才。金融和高科技行業離不開餐飲、保潔、安保、快遞等服務業的支撐,技能要求不同,不意味著職業有貴賤之分。那怎麼來評價人才?市場需求以及用人主體的評價才是決定勞動技能價值的關鍵所在。這方面,浙江仍有大有可為的空間。

  優化生態把“根”留住

  真正的人才,最渴望的不是金錢,而是事業。

  “不單靠物質刺激,更要在創造良好的環境上使勁,這樣對人才更有吸引力,也能讓一個城市走得更遠、更穩。”落戶鄞州的國家“千人計劃”專家陳文説。

  2015年,陳文辭去央企研究所的金飯碗,帶著領先的微精密裝備技術來到鄞州創業。2016年,團隊開發的半導體封裝設備形成了産能,他帶領研發的光通訊行業新産品已進入調試階段,下半年有望推向市場,打破國外長期壟斷的局面。

  回想創業之初的艱辛和鄞州區提供的暖心服務,陳文深深體會到人才環境的重要性:創業初期,考慮到選定的廠房因裝修暫時無法入駐,為加快項目落地生産,鄞州區高層次人才服務中心僅用一週時間就幫助企業順利入駐科技資訊孵化園,用於前期過渡。企業成立後,陸續有原央企研究所的同事跟來創業,並在鄞州安家。在為他們辦理人才公寓入駐的同時,區高層次人才服務中心僅用了一週時間,就幫助3名團隊核心成員的子女辦理了區內名校的入讀手續,保障了人才子女就學的無縫銜接。

  “剛開始,初看幾個城市的招才政策都差不多,我們為什麼最終選擇浙江?”陳文表示,與他們對接的浙江人才工作團隊的專業素養、學習能力以及服務精神,令其印象深刻。這些人才工作團隊與專家們有共同語言,比如能及時察覺出政府應當給予怎樣的配套政策,查漏補缺。這樣,專家們感到遇上了知音,在面臨城市選擇時,更傾向浙江。

  “光靠一紙文件政策遠遠不夠,我們有生態環境、政策環境、營商環境等硬體支撐,我們的團隊也非常專業。”鄞州區委人才辦負責人分析説。

  這些年,浙江人才發展的理念和方法正在經歷深刻的改變,其中一個重要變化就是從單純“砸錢”“給政策”,轉變為對人才生態環境的打造,提出打造人才生態最優省理念,靠環境吸引人、培育人,實現人才的可持續發展。

  打開省委省政府去年11月出臺的《高水準建設人才強省行動綱要》,關於人才生態構建可謂無微不至,涵蓋醫療、教育、居住等各個環節。

  “引進人才需要樹立良好的用人導向,讓外界看到這個地方有施展本領的舞臺,有幹事創業的氛圍。在這樣的基礎上,再輔以經濟上的激勵、生活上的便利,才會産生更好的示範效應。”陳詩達表示,只是一窩蜂地砸錢,短期內看上去很美麗,遠非長久之計。長遠來看,必須挖掘和培養更多內源性人才,用卓越的發展環境培養自有人才,吸引人才自然流動。

  彈奏最美的人才樂章

  開春以來,部分城市紛紛出臺引才新政,除了繼續向院士、國家“千人計劃”專家等高層次人才伸出“橄欖枝”,還大規模引進高校畢業生。一時間,“搶才大戰”硝煙瀰漫。

  重視人才是好現象,必要時也需要借助優惠政策吸引人才;但凡事都要講究一個度——既要盡力而為更要量力而行,既要引進人才更要培養人才,既要政策搶人更要環境留人。

  過度的政策競爭、盲目的財力攀比帶來的本末倒置,值得警惕:不少被用各種政策引進的人才,哪錢多往哪“飛”,卻忽視事業發展,儼然變成政府的政績工程、形象工程。

  人才的優勢和價值在於使用。將人才束之高閣,僅僅用於開開會、宣傳宣傳,不僅僅浪費人才的寶貴資源,也可能將稍縱即逝的發展良機白白錯過,使得改革發展的事業擱淺。事實上,引進人才僅僅是開始,用好人才,將人才的優勢和競爭力轉化為發展的後勁和推動力,才是引才的本意。如果引進人才是一根弦,那麼使用人才則是撥動琴弦的手指,唯此,才能彈奏最美的樂章。

  引進人才,不僅要把這些人的身份留下來,更要把他們的心留下來,讓他們在新的環境下創造出更多更大的業績。這就需要在用優厚待遇吸引人才的同時,更加注重事業平臺的提供、創新創業生態環境的營造。所以,地方如果真的重視人才,不妨先從環境改善入手,從人才使用入手,多提供一些能夠吸引人才的成功案例。環境改善了,才是永久的吸引力。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吳勇 李波    | 編輯: 呂金津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