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網信浙江 鄉村振興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浙商資産説 潮評社 好網民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我要發稿廣告合作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杭州老人登報求陪伴 戳中社會痛點
     發佈時間:2017-03-17 11:15:30    

         “有沒有志同道合的老年朋友願住我家,一起做個伴?”前不久,在杭獨居多年的張阿姨,通過媒體尋人抱團養老。今年69歲的她,沒有老伴和子女,獨自住著131平方米的房子,“靜下來時,就會覺得孤單。”消息刊登後,應徵者不在少數。為此,她甚至專門起草了一份《居家結伴養老協議》,提出需要一個月磨合期與對方試住,並在生活、求醫、安全、財産等方面列出一系列要求。

W020170317203078706910.jpg

  老人登報“求陪伴”,戳中了千萬老年人的內心痛處——老來無伴,我的孤獨何處安放?

  按戶籍人口統計,截至2015年末,浙江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984.03萬人,佔總人口的20.19%。也就是説,每5個浙江人中就有1個老年人。保守統計,全省獨居、空巢、高齡老人數量已經超過200萬人。其中,以張阿姨為代表的獨居老年群體,亦不在少數。他們因子女不在身邊、獨自一人居住,常年無人陪伴,精神落寞、備感孤獨。

  近日,作者來到杭州老齡化最嚴重的社區之一——湖濱街道青年路社區,採訪數位獨居老人。他們迫切需要的“精神養老”,家庭、社會、政府給予的關懷足夠嗎?

  四年沒下樓

  每天對著電視解悶

  “我有4年沒下過樓。”獨居了25年,87歲的老人曹迎弟説。

  曹迎弟家住6樓,老小區沒有安裝電梯。年輕人一口氣爬上去都會有些疲憊,更別説患有強直性脊柱炎多年的她。4年前,積累多年的疾病導致曹迎弟無法正常行走,從此她再也沒下過樓。

  4年的時光,她都“窩”在這間略顯雜亂的屋子裏。屋內燈光昏暗,客廳、臥室內散落著各式藥瓶和廢棄紙盒。曹迎弟平日裏買菜、買藥或購置其他生活用品,都由兒子或社區工作人員幫忙。

  青年路社區,房子多建於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是杭州獨居老人最多的社區之一。如今,這裡住著1700多位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30%。像曹迎弟這樣的60歲以上獨居老人有220位。近年來,上城區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對老年人的經濟狀況、身體狀況、居住狀況、養老服務需求意願等進行調查評估,根據不同評估分值,為老人提供相應時間的家政服務。經過評估,曹迎弟每月享受30小時的免費家政服務,家政公司工作人員按時到府,幫她洗衣、做飯、買菜等。

  對於獨居的曹迎弟來説,平均每天1小時的家政服務,也許只能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城市社區鄰里間相處的模式與鄉村不同,這裡更注重私密性,平日裏每家每戶大門緊閉,極少串門聊天。每週末,是曹迎弟的兒子例行探望的時間,他會陪母親聊聊天。偶爾社區工作人員或志願者也會到府探望,與她説上幾句話。但漫長的4年裏,大部分時間曹迎弟都是一人度過,日積月累藏了滿肚子話卻無人言説。

  “一個人住很孤獨,一天到晚,我都把電視機開著,有點聲音會熱鬧些。”曹迎弟説。電視雖熱鬧,卻不能陪她聊天。雖一人獨居,曹迎弟卻很體諒兒孫,“他們工作都很忙,也很辛苦,我一個人住著慢慢就習慣了。”早些年,曹迎弟的弟弟妹妹還常來看望她,陪她聊天解悶。“不過已經好幾年沒見到他們了,他們年紀也大了,身體也不好,樓梯爬不動了。”曹迎弟説著嘆了口氣。

  獨居三十年

  想盡辦法化解寂寞

  今年83歲的老人朱雲菊,可能是青年路社區獨居最久的老人。為了緩解孤獨,30年來,她嘗試了許多辦法。

  30年前,朱雲菊夫婦剛開始退休生活時,丈夫就因病去世。“他剛走的那幾個月,我整天閉門不出,想到他就很傷心。”朱雲菊説,那時身邊的親朋好友都很擔心,“他們都説,整天悶在家裏要生病的。”幾個月後,朱雲菊慢慢接受了現實,在附近一家小超市找了一份收銀員的工作。每天有人能聊聊天,讓她感覺暫時沒那麼孤單了。

  工作幾年後,孫子、外孫都相繼出生。因為兒子、女兒工作忙,朱雲菊便辭職回家幫他們帶孩子。“每天給他們做做飯,陪他們玩,那段時間很開心的。”但沒過幾年,孫輩們便到了入學的年紀,朱雲菊又失去了精神寄託,再次開始獨居生活。

  “人一老啊,閒下來的時間就很多。但是一個人生活,時間越多就越沒有味道。”朱雲菊聽説,吳山廣場有很多老人在跳交誼舞。喜愛跳舞的她,開始每天早晨乘公交去跳舞。如今,跳舞的習慣已保持6年,性格開朗的她也因此交了不少朋友。曾有人問她,是否想再找個老伴安度晚年。想到兩個原本陌生的人共處一室,要考慮財産怎麼分、日常如何相處、生病了怎麼照顧等問題,朱雲菊果斷拒絕了,“還是一個人住方便。”

  一個人在家時,她喜歡看報紙或者電視。一次偶然間翻看報紙時,她看到一句話,“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朱雲菊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抄寫下來收在抽屜裏,覺得孤獨時常拿出來看看。平時,她喜歡去社區裏走走,遇到熟人便一起分享見聞趣事,儘量減少獨處的時光。“兒女們都很孝順,但他們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不能凡事都依賴他們。”朱雲菊説,像感冒這種小毛病,她會自己一個人去醫院,直到身體完全康復才會跟兒女提起,“不過生病的時候躺在床上,想喝口水都沒人倒,還是會覺得有點難過。”

  去年G20杭州峰會時,朱雲菊把丈夫的遺像擺在桌上,陪她一起看電視直播。“老伴你快看,這麼多國家的領導人一起來杭州,多威風、多難得。”朱雲菊指著丈夫的照片,笑著回憶起當天的情形。

  生活易照料

  精神需求卻難滿足

  近年來,我省大力推進城鄉社區居家養老服務工作。目前,我省已建成城鄉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照料中心2.23萬個,日間照料及托老床位近23萬張,老年食堂1.12萬家。城鄉居家照料服務,較好地解決了獨居老人的基礎生活照料問題。然而,對於獨居老人群體來説,“精神養老”問題仍然突出。

  老齡化嚴重的青年路社區,是杭州最早開展老年群體精神文化活動的社區之一。早在十年前,青年路社區就開辦了社區唱歌班。去年社區引入專業社會組織“鄰聚裏社區服務中心”,以策劃活動為主運營其中一家照料中心。如今,不少老人都會來這裡聽各類講座,或者聚在服務中心的聊天室內聊天解悶。

  然而,平時看起來豐富熱鬧的社區服務,似乎也無法真正滿足老人的精神需求。“社區很照顧我們老人,平時活動也很多,但對我來説,感覺是看起來熱鬧。”今年71歲的趙先生,退休後喜歡宅在家中。他很苦惱,因為社區內針對男性老人的活動太少。趙先生説,他喜歡炒股和爬山,但想爬山或者找股友卻不得不捨近求遠。“社區裏一定有相同愛好的人,但我不知道去哪找啊。”趙先生發愁的是,有時候家裏有瓶好酒,都找不到人一起喝。

  “有些活動比較適合年輕老人參加,我年紀大了,只會去看看,湊個熱鬧。”朱雲菊認為,社區應該多考慮老年人的不同需求。“比如冬天外面冷,老人們不願意出門,但又想出來聊聊天,怎麼辦?”去年,朱雲菊想到這個問題,跟社區提出意見。很快,社區在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開設了一個聊天室,配有空調,供老人們喝茶聊天。

  而對於高齡、獨居且生活不便的老人來説,由於很少出門,社區活動更是看不見也摸不著。為此,“鄰聚裏”在青年路社區引導20多名低齡老人,組建成志願者服務隊。但目前由於志願者人數較少,暫時只能為社區部分失獨老人、獨居老人等提供服務,並且一名志願者需要同時服務多名老人。“目前志願者人數還不是很多,獨居老人精神慰藉服務需求量卻很大。”“鄰聚裏”工作人員説,接下來,社區會繼續壯大志願者隊伍,引導更多志願者加入獨居老人的精神慰藉服務。

  獨居不孤獨

  仍需社會共同努力

  登報徵人“抱團養老”的張阿姨,4年沒下過樓只有一台電視機陪伴的曹迎弟,獨居30年一直努力擺脫孤單的朱雲菊……他們的故事,正是當下老齡化社會中無數獨居老人生活的縮影。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和社會發展水準不斷提高,滿足老年人精神需求不僅是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當然之舉,也是社會進步的必然要求。

  據浙江省老齡辦統計,截至2015年底,我省“純老家庭”人口共234.16萬。獨居老人的養老服務問題,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他們迫切需要的精神需求,除家庭成員關懷之外,還需要社會各界特別是老人所在社區,提供更多的服務。

  在滿足老年人精神需求的具體政策安排上,一些國家採用引導性政策鼓勵子女為老年人提供精神贍養。如新加坡專門制定了《贍養父母法》,對子女贍養父母的義務進行了詳細的規定,鼓勵子女與父母合住,以便提供生活照料和精神贍養。南韓、日本等也在住房、稅收、休假等方面出臺了相應激勵措施鼓勵子女與老年人合住,或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及精神慰藉。2013年,我國也將“與老年人分開居住的贍養人,應當經常看望或者問候老年人”列入《老年人權益保障法》,鼓勵子女常回家看看。

  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認為,精神慰藉不只是一句口號,家人和社會需要根據不同老人需求,真正走進老人內心,提供個性化的養老照料服務。政府和市場也應當發揮作用,例如可將一些閒置房屋合理改造成適合老年人抱團居住的公寓,讓他們分別有自己的臥室,既有相對獨立的私密空間,又可以在生活中互相照料,“在引導和鼓勵年輕一代履行贍養義務的同時,還需要進行一定的制度安排,營造一個尊老、敬老、愛老、養老的社會氛圍,積極促進老年人參與社會活動,創建一個‘權利可實現、地位受尊重、經濟有保障、生活要便利、服務易獲取、個性得發展’的老年人宜居的社會人文環境。”

來源: 浙江線上    | 作者:    | 責編:汪睿佳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中國刺繡帽子鴨舌帽遮陽帽四季可調節男女通用 愛國文創 忠文創

¥58

遼寧艦燙金短袖純棉T恤春夏男女通款 愛國文創忠文創

¥89

祖國必須統一T恤短袖男女通款春夏圓領親子裝 愛國文創 忠文創

¥89

殲20戰鬥機短袖純棉T恤圓領男女通款春夏愛國文創 忠文創

¥89

中國戰鬥機短袖純棉T恤男女通款圓領春夏愛國文創 忠文創

¥89

大陸熊貓台灣黑熊兩岸統一T恤短袖圓領男女親子裝愛國文創忠文創

¥89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