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網站舊版浪潮新聞中國訪談中國三分鐘今日浙江網信浙江好網民潮評社兩會浙商書畫溫州紹興衢州淳安岱山浙五年這五年創業人物訪談網路安全網路技能大賽水利新聞作品選浙江製造江蘇銀行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紙紅、網紅 您怎麼看?——浙報評論員劉雪松談親身經歷與感悟
    | 發佈時間:2017-01-17 13:23:58    | 作者:劉雪松    | 責編:安靜    

  回眸2016年的新聞傳播業,想起作者節前夜媒體朋友圈刷屏兩件事。一件是“餓了麼”公眾號,發了篇極盡煽情的“社論”——作者節:但願你心有所持,溫和堅定。另一件是某個新媒體公號的追加“劇透”,北京曾經頗具影響力的一份都市類報紙,確認元旦停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餓了麼”是一家因為摻雜了不少無證經營戶、衛生不堪戶,這一年被真正“心有所持、溫和堅定”的媒體人追蹤調查的快餐外賣平臺。但更諷刺的是,作者節這天夜裏,讓“餓了麼社論”刷屏的,恰恰是傳統媒體人。可見作者在“霧霾”中對於“溫暖”的極度渴求。也可見,傳統媒體的問題出在哪兒了。很多時候,它正是出在媒體人本身的定力搖擺。

  媒體人一旦只想守住一個飯碗,不再堅守新聞崗位的職責,不再堅持新聞理想的初心,那麼,在日新月異的傳播形態面前,在徬徨與糾結的心態之下,或被“溫暖”所感動、或被未來所困頓的“淚流滿面”,都有些莫名其妙。

7f96d56.jpg

  堅守職責,是傳統媒體不敗的定律

  我在《錢江晚報》工作了20多年,而今也是20余家國內著名網站、報社、電視、廣播平臺的專欄作家或特約評論員,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資訊傳播學院的兼職教授。尤其這些年的新聞評論作品,都是以“跨界”的形式出現在傳統媒體與各路新媒體中。實踐證明,不論新媒體形態如何變化,但是對於新聞産品的高端需求,是與傳統媒體別無二致的。而新媒體平臺上,很多具有話語分量的“網紅”,恰恰是紙媒等傳統媒體上堅守著的“紙紅”。

  因此,我認為,“紙紅”與“網紅”之間,沒有任何不可逾越的鴻溝。

  報紙作為傳統媒體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歷練、沉澱並積累了一支具有生存和競爭能力的新聞專業隊伍。但更重要的是,正是因為其專業性、影響力,以及對於傳統媒體的堅守,使紙媒至今依然有著新媒體不可替代的公信力。這也正是網路等新媒體,希望得到與傳統媒體人更多合作,以期增加影響力和傳播效果的重要原因。

  媒體人對於報紙的堅守,其實是對新聞公信力的堅守,對新聞事業在媒體傳播生態多樣化時代的一份職責堅守。

  2015年9月,一篇《別讓李嘉誠跑了》的奇文,在網上引發刷屏效應,在多元化的聲音相持不下的輿論背景下,社會、包括境內外投資者,對中國投資政策以及經濟發展的走向,更是産生了重重疑惑和疑慮。

  同年9月22日,《浙江日報》頭版刊發了我的評論文章《不信東風喚不回——也説李嘉誠撤資》,這是國內黨報以旗幟鮮明的反對聲音回應這場輿論風波的第一篇文章,不僅當時被各大網站關注並轉發,而且獲得了中國新聞獎。

  《別讓李嘉誠跑了》引發的輿論風波,是當今中國社會典型的一次價值觀迷惘,體現主流媒體社會責任擔當的案例。這篇評論在當時傳遞了三個方面的定力:對於焦慮中的外資外商,那種吃了定心丸的踏實感定力;對於焦慮中的百姓民眾,那種對未來充滿信心的希望定力;對於處在輿論風波中的黨和政府,那種可以通過黨的宣傳渠道、有公信力的傳統媒體,傳遞正確、準確聲音的傳播定力。

  當今一些媒體人錯誤地認為,報媒與新媒體,在新聞的産品上有著落後與先進之分,以為“網紅”的作品就必須是“適合”網友閱讀口味的特殊爆款文章。其實不僅不然,而且是對傳統媒體産品的自我貶值。

  新媒體中時常出現的10萬+、甚至百萬+爆款文章,真正在資訊的準確性、觀點的邏輯性等基本要素上做到準確到位的微乎其微,大部分爆款文章都缺乏時間、事實、規律的支撐。所謂的“適合”,實際上是迎合,而且其中不乏眾多有意誤導受眾的因素在內。因此對於報紙、對於真正的新聞人來説,反而是樹立傳播公信力形象的機會,是拉開職業新聞人與網路寫手職業素養的機會,是傳統媒體及媒體人佔據輿論高地、擔當職責的機會。

  2016年G20杭州峰會召開前夕,網上有一篇針對主辦城市杭州建設指手畫腳的“爆款”文章,文章稱,杭州“滿城脂粉,濃粧艷抹,擠眉弄眼”。文章歪曲杭州為了迎接G20峰會,勞民傷財泡沫化、趕跑人口空心化。文章中所有數據、事例,都緣自道聽途説和憑空想像。

  針對這篇所謂爆款文章,我在2016年7月21日《錢江晚報》上,以整版規模的篇幅,刊發了評論文章《大聲地告訴世界:這才是G20峰會前真實的杭州》。評論以職業新聞人的視角展開分析與討論,充分運用準確的事實與數據,以真相呈現,以杭州市民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回應,最終得出結論,“杭州今天可以大聲地告訴世界,杭州有能力、有實力,給世界一份別樣的精彩”。這篇文章不僅在報紙讀者中引起熱議,而且被各大新媒體平臺廣泛傳播。

  表面看來,類似的評論文章發表在浙報集團的報紙上,是對報社職業的忠誠、崗位的堅守,實際上是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對於作者、評論員這份職責的堅守。這個職責就是,做真相、真理的挖掘者、呈現者、傳播者,在當今泥沙俱下的資訊時代發出真聲音、好聲音。從這個意義來説,傳統媒體與媒體人,與其説堅守的是一份傳統的報紙,不如説堅守的是一份職責。只要這樣的相互依存、共同堅守的關係確立得牢固,優質報紙不僅不會死,反而會隨著傳播業規則的設計完善、隨著受眾辨識能力與品味的提高,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2a919c8.jpg

  堅守理想,是新聞人久紅不衰的定力

  2016中國新聞年會上,我面對一些學界人士發言説,如果您還覺得新聞産品本身不會死亡、傳播不會死亡,那麼請不要在課堂上反反覆復地跟學子們説傳統媒體已死。請您告訴他們,媒體永遠不會死,這個世界永遠需要真正意義上的有理想、有思想、有技術的新聞人。

  這一屆的中國新聞年會主題是“中國新聞學的未來發展之路”。眾所週知,這個前瞻性分析與研究的命題背後,是新聞及傳播業彌散不息的焦慮,甚或恐慌。它實際上試圖破解的是,傳統媒體新聞人,在漸次逼仄的空間中將何去何從的問題。

  作為浙報集團傳統媒體中堅守了20多年的一員作者、評論員,同時在網路與新媒體、電視、廣播等全媒體領域年均上千篇新聞評論作品的生産者,我覺得有必要對於站在新聞傳播學講臺上的人們吶喊——請你不要説什麼“人人都有麥克風”“個個都是作者”。這個世界永遠需要真正能夠發出真聲音、好聲音、理性聲音的媒體人。不論他未來的新聞或者評論産品提供給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新聞的這個飯碗永遠會在,它永遠青睞于有職業素養與專業精神的這支作者隊伍。

  這些年,除了各路新媒體平臺的約稿,我在自媒體上總量以億為計的閱讀量文章,大部分都同時發表在報紙等傳統媒體平臺上。事實上,任何一個把自己稱為“王者”的傳播平臺,都不可能離開內容生産這張“王牌”。即便今天在新媒體平臺上活得風聲水起、具有一定內容生産持續效應的“網紅”,大都有過傳統媒體的從業經歷。這表明,報紙的競爭能力,首先是産品內容、生産能力的競爭。所以對於傳統媒體來説,既把報紙做大做強、又融合全媒體平臺的優勢進一步擴大傳播效果,是順理成章的。而對於新聞從業者來説,同時成為報紙的“紙紅”與網路的“網紅”,也是並不矛盾的,而且有著內在規律。但是,維繫報紙全媒體融合效果、維繫“紙紅”與“網紅”這根紐帶的,是永遠不變的新聞理想。

  一件真正有影響力的新聞作品,是沒有紙媒與網媒的平臺之分的。2015年6月中旬以後,伴隨著放眼一片綠色的中國股市背後,是境外唱空中國股市的各種聲音。7月4日,我在浙江新聞客戶端發表評論《絕不讓惡意做空中國股市者得逞》。這是國內媒體在這一輪股災中,首次出現的“惡意做空”概念,並且明確提出了這是繼唱空中國之後,“對中國資本市場充滿惡意的操作”。這篇評論,在梳理了誰在惡意做空中國股市的同時,向決策者與監管者提出了核心觀點:“對於惡意做空與惡意唱空的攪局行為,應該施重拳、下猛藥,嚴厲打擊在這場股災中通過惡意做空而獲利出局的既得利益者,給資本市場止損、止血,祛沉疴、樹信心。”

  評論發表後,成為各大傳播平臺爭相重點推薦的觀點,獲得了社會更進一步的廣泛關注。此後,由國務院主導的政府救市、打擊惡意做空中國股市的風暴迅速掀起,中國資本市場秩序開展了延續至今的嚴厲監管與政策調整。

  這是新聞理想在社會政治經濟生活中的又一次推動與實踐,也是新聞理想在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中發揮定力作用的一次融合與實踐。這個新聞理想,還包括了對於理論的自信,對於傳統媒體新聞人堅守理論陣地的自信,對於新媒體平臺不拘地方性格局的價值自信。由此可見,傳統媒體向全媒體融合,它必須做的是新聞理想的加法,而不是適應受眾口味,在價值觀陣地上做討好、討巧的減法。只有這樣,才能盤活傳統媒體隊伍中的優質資源,做到“報紅”“網紅”的全面提升。

f393af1.jpg

  堅持創新,是媒體及媒體人轉型的實力

  這些年我穿梭在幾乎各種形態的新老媒體平臺,得到的一個深刻體會是,優質的內容生産,永遠是第一生産力。我的許多10萬+、百萬+,甚至更高閱讀量的評論作品,幾乎都帶著傳統媒體的印記,以及媒體人的身份與思考問題的特徵。這些作品,不論在選題上、還是在尺度上,都沒有新老媒體的區別。大多數作品都是同時在報紙與新媒體平臺上同步推送。唯一區別的是選題的把握、思考的維度、表達的形式上,努力尋求“原來評論還可以這麼寫”的受眾閱讀感受。

  獲得2015年全國省級晚報都市類報紙好新聞獎的《敘利亞的男童與范瑋琪的娃》,是一篇取材很小、但立意深遠的評論。9月3日這天,台灣藝人范瑋琪將她曬娃的幸福生活照發佈在微網志上。這天正是中國人民紀念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的日子,國內不少網友認為,范瑋琪在這樣的日子曬娃,是對國家的不愛,對先輩的不敬。

  而在這天,有一條與之並不相關的新聞同時出現。敘利亞人阿卜杜拉·庫爾迪正在看他3歲兒子最後一眼。為躲避戰火,3歲的敘利亞男童艾蘭·庫爾迪在偷渡途中溺亡,伏屍土耳其海灘。

  我將敘利亞的男童與范瑋琪的娃,兩件不相干的事聯繫起來評説,告訴受眾一個簡單的道理,在大閱兵這個特殊的日子裏,民眾的幸福與社會的祥和是美麗的。敘利亞人阿卜杜拉哭著説,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范瑋琪的孩子同樣也是。所以,范瑋琪的幸福生活,是中華民族今天分享和平安康生活的一個縮影。“讓一代一代的孩子平安幸福,才是一個國家真正強大、一個民族真正愛國的情懷”。

  這篇評論在《錢江晚報》及我的多路自媒體平臺上收到熱烈反饋。它表明,傳統媒體的讀者,與自媒體平臺上的受眾,並沒有出現不同的三觀,只要內容生産者堅持選題、表達等方面的創新思維,新聞從業人員個體、傳統媒體整個在全媒體融合過程中就沒有門檻、沒有障礙。

  類似日常的評論作品,是我這些年將個體與報紙一起,嘗試進行全媒體融合的敲門磚。報紙的品質是個人作品品質的強大支撐,個人作品反過來又為報紙的品質增加了厚度和亮度。這些作品的累積,為我這些年摘得自媒體平臺上“十大影響力評論”“年度名博”“年度自媒體百強”等榮譽奠定了基礎,也為報紙在新媒體競爭與融合中創造了新的價值。

  浙報集團新一輪全媒體傳播與融合正在展開,評論作為內容的主打産品之一,其佔領制高點的成功與否,關鍵看“紙紅”與“網紅”相對應的融合數量與品質。其他新聞産品也是如此。只要把發出真聲音、好聲音當成一份職責,秉持新聞理想的初心,堅持不懈地創新內容産品,一定會出現既能“紙紅”又能“網紅”的兩棲生力軍。(作者是浙江日報報業集團評論員)

  本文刊發于《中國作者》2017年第1期,轉載請註明詳細出處。

來源: 中國網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