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新聞專題網信浙江今日浙江
網站舊版浪潮新聞中國訪談中國三分鐘今日浙江網信浙江好網民潮評社兩會浙商書畫溫州紹興衢州淳安岱山浙五年這五年創業人物訪談網路安全網路技能大賽水利新聞作品選浙江製造江蘇銀行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萬能險之後 保監會擬收緊投資型財險監管
    | 發佈時間:2017-01-16 16:36:18    | 作者:中國經濟網    | 責編:安靜    

  最近兩年,保險行業的一舉一動備受市場關注。繼不斷收緊萬能險業務之後,保監會又打算將監管風暴“燒”至投資型財險産品。

  近日,作者從相關險企人士處獲悉,保監會擬對投資型財險加強監管,強化風險管理。

  “防控風險可能是加強該類業務面臨監管的主要原因。”有業內人士表示,在當前低利率環境下,資本市場的投資回報率在下降,如果放任其發展,可能會出現系統性風險。

  據悉,此類産品自2000年在我國首次出現後,曾成為熱銷産品,但隨著2008年金融危機的爆發和監管政策的收緊,很多機構和産品退出市場。據不完全統計,當下經營該産品的財險機構僅有8家。

  有觀點認為,投資型財險對於資本市場的環境和險企自身的投資能力要求較高,很多險企對該業務態度謹慎。正因如此,即便監管收緊或暫停該業務的審批,對市場的影響也不大。

  投資型財險與萬能險相似

  隨著低利率時代及“資産配置荒”的到來,資本市場投資收益率的逐步下滑,保監會對於投資型産品的風險監控愈加嚴格。在繼頻繁發文收緊壽險機構經營萬能險業務之後,保監會又盯上了具有投資功能的投資型財險産品。

  某中小型財險機構內部人士對 作者表示,近期,監管對投資型財險業務有加強風險防控的動向,但具體會如何監管現在還不確定。

  據作者統計,作為投資型業務的代表産品——萬能險,尤其是中短存續期産品,2016年受到重點監管,保監會多次發文對該産品進行規範,以防範風險發生。

  “投資型財險跟萬能險性質極為相似,區別就是一個是壽險性質,一個是財險性質。”某業內人士對作者表示。

  所謂投資型財險,用專業術語來講,也叫非壽險投資型産品,該産品將保障功能與投資功能相結合的一類保險産品,可以按照投資收益是否約定,分為預定收益型(固定利率或聯動利率)和非預定收益型。

  資料顯示,該産品在國內市場上首次出現于2000年。此後,多家財險公司開始大力推動投資型財險産品的銷售。如人保的“金牛家財險”,太保的“安居理財家財”,華泰的“理財一號意外險”等産品曾熱銷一時。

  不過,隨著資本市場下行,加上2008年保監會下發《關於加強財産保險公司投資型保險業務管理的通知》,要求投資型産品的可使用規模與償付能力150%以上的溢額掛鉤,多家公司紛紛停售投資型財險産品,此類産品在市場上幾乎銷聲匿跡。直至2010年底,非壽險投資型産品重新現身非壽險市場,並且出現了非預定收益型産品。

   作者梳理保監會網站審批資料發現,自2010以來,共有8家財險機構有非壽險投資型産品獲批,這8家分別是:華泰財險、平安財險、紫金財險、眾安保險、天安財險、人保財險、太保財險、安邦財險。畢馬威中國發佈的《非壽險投資型産品發展介紹與風險應對》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非壽險投資型産品的投資部分存量規模超過3000億元人民幣,並且市場集中度很高。

  “目前,國內市場上的投資型財險産品的種類並不多,這個跟國內的資本市場也有關。”北京工商大學保險係教授王緒瑾對《每日經濟新聞》作者表示,投資型財險産品跟資本市場息息相關的,開展該産品相對應的要求就是資本市場行情一定要好,能産生較高的投資回報率,目前來看,國內資本市場的回報率跟國外比還有些差距。此外,該産品對保險機構的投資能力要求也很高,所以很多機構對待這類産品的態度都很謹慎。

  防控風險是首要考慮因素

  即便開展投資型財險業務的機構並不多,但該産品仍舊存在很多風險。

  上述畢馬威相關報告曾指出,非壽險投資型産品面臨投資、承保、費用、退保、銷售誤導、流動性等多重風險。和萬能險相似,其中影響較大的是,預定收益型産品投資收益無法覆蓋負債成本的投資風險,並且如果出現大規模退保,或者資産負債期限錯配嚴重(如上一批産品到期需要支付,而資産流動性不佳或出現違約,新産品銷售又跟不上的情況),或者公司聲譽出現問題,可能會造成較大的流動性風險。

  “防控風險可能是監管首要考慮的因素。”王緒瑾對 作者表示,如果監管全面收緊或暫停該類業務,防風險肯定是監管機構的主要考量因素。

  作者注意到,2008年後受市場環境影響,保監會曾一度嚴格收緊該類業務的申報,後來雖然有所放開,但也一直在加強對該項業務的監管。2012年,保監會就曾四次發文,對財險機構理財險業務的準備金評估、業務管理、內控規範、準備金回溯分析管理等內容進行規範。

  就在數天前,保監會在有關財産保險公司産品開髮指引的通知中還明確指出,禁止保險公司承保既有損失可能又有獲利機會的投機風險的保險産品。相關業內人士分析,上述條款中所謂的投機風險,相當於保險公司的一种經營風險,保險公司在一端售賣高投資收益産品後,試圖以此做大資産規模,然而這些投資款多用於投資非標準化債權資産等高風險投資,實際投資收益可能無法覆蓋承保成本,由此將保險經營變相做成一種“投機”的業務。

  事實上,2016年以來,監管部門的一個明顯的信號就是——防控風險。而在近日召開的2017年保險監督工作會議中,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也公開表示,要把防控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重點圍繞公司治理、保險産品和資金運用三個關鍵領域,下決心處置潛在風險點。對於觸碰風險紅線的,要堅持露頭就打,出手要快、下手要狠,確保把風險消滅在萌芽狀態;對於形成風險隱患的,要增強同風險賽跑的意識,跑在風險前面,瞄準要害、果斷處置,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風險。

  不過,不同於萬能險,規範投資型財險對整個行業的影響並不會很大。“從事這類産品的保險機構本身就不多,所以即便是規範或者是暫停業務審批,可能對市場的影響也不會很大。”王緒瑾表示。

來源: 中國經濟網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潮評社

網信浙江

今日浙江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