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社會 新聞詳情 A- A+
法院欠餐費被訴:應由法治給出明白賬
發佈時間:2016-12-06 09:49:43    

  近期,濟南市長清區一家飯店店主曹女士反映,2009年到2013年期間,長清區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員前來吃工作餐多達300次,一共花費24078元,至今仍未結賬。今年10月12日,曹女士專門聘請了律師,就該費用報銷問題起訴長清區人民法院,但至今沒有解決。對此,當時簽字的法院工作人員介紹,之前農信社和法院有個協議,答應給報銷這筆餐費,據其所知,這筆錢已經劃到了法院,但不知為何還沒給曹女士。而據長清區人民法院院長解釋,“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欠飯錢的行為屬於當時簽字人的個人行為,和單位本身無關,建議曹女士直接對當時簽字的欠錢者進行起訴。(12月5日《齊魯晚報》)

u=515254644,946095370&fm=15&gp=0.jpg

  法院欠餐費不還,被餐館老闆起訴。這事的確荒唐。然而,稍微梳理一下以往的報道就會發現,這類來自基層機關單位的欠餐費不還的新聞絕非罕見,甚至很多劇情都雷同,比如大多都採取口頭賒賬或寫欠條的方式,都持續了好幾年,並且結局都是賒賬的單位以各種理由推脫,不還錢。

  在類似的案例中,被賒賬的大多是小店,幾萬元的欠款對其來説不是小數目,那麼,這些餐飲小店為何會情願被賒賬?一方面,小店想要生存,主觀上期望公家人能多來消費,尤其是在過去公務消費監督不足的背景下,小店對此的依賴更為突出;另一方面,小店也期望和機關單位搞好關係,尤其是面對一些權力影響力較大的單位,小店雖心有不滿,但還是會一再忍受對方的賒賬要求。實際上,餐飲小店拿起法律武器來維護自身權益是需要極大勇氣的,正如這次濟南的這位店主曹女士所言,如果長清區法院欠的錢少,她早就不要了,只不過現在餐館經營慘澹,她的小本生意已經不起這樣的賒賬。

  吃飯給錢,這是多麼簡單的道理。可是長清法院硬是把事情給弄複雜了,而在各方的推脫説辭中,不經意間有透露出了更多細節、更多荒唐事,據在欠條上簽字的法院工作人員介紹,早些年,長清區法院相關機構和農信社達成了一個協議,“我們為農信社方面清償債款,按照協議,他們為我們返還一部分費用” 。法院依法、依判決書進行債款清償,難道不是職責之內的事,為何還要農信社“返還一部分”作為餐費?而從“之前與農信社簽署協議的一位領導現在出了點問題”,到院長的“誰簽字找誰去”,更是引人遐想:是新官不認舊賬,還是別的原因?總之,一頓簡簡單單的飯,都能引發這麼多的利益糾葛,著實令人吃驚。

  法院欠餐費被起訴這一幕荒唐劇,實為基層權力生態的一次演繹。但不管其中有多少利益糾葛,這本欠餐的賬只要查就總能查清楚。都誰吃了飯,能不能報銷,所謂的跟農信社的“協議”又是怎麼回事,都應該弄得明明白白。店主曹女士今年10月份就將欠餐費一事起訴到法院,但至今沒能解決,對此,上級法院有必要介入了,依法秉公審理此案。

  這個荒唐欠餐費案讓人窺見了基層權力生態的一些亂象,平心而論,面對基層事務的複雜和繁瑣,想要徹底改變,非一朝一夕之功,但這絕非法治鬆懈的理由,讓法律和各項規則真正變得剛性,那麼,即便再混亂的利益糾葛,最終也能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來源: 紅網    | 作者:長雒    | 責編:安靜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