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2021年9月2日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曝光臺 新聞詳情 A- A+
百億富豪被懸賞1000萬 淚灑討債現場
澎湃新聞 · 辛文 | 發佈時間2021-09-08 10:34:05    

   10%獎勵,最高1000萬元!

  這是8月31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的一則懸賞通告。

  由於被執行人陳建銘及相關法人上海三盛宏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三盛宏業”)等拒不履行1億元債務、利息及違約金,申請執行人向法院申請發佈執行懸賞公告徵集被執行人財産線索。凡向法院舉報上述被執行人藏匿、轉移的財産線索,幫助法院執行到位的,按實際到位執行款10%支付懸賞金。有效期至2022年8月26日止。

  陳建銘是誰?作為三盛宏業董事長,他早在2019年10月就因一張“公司暴雷,各方討錢,董事長在哭”照片刷爆朋友圈。在那場被迫召開“批鬥會”之前,三盛宏業有息負債已高達269.5億元,是其凈資産1倍有餘。

  除此之外,陳建銘還是上市公司中昌數據(現“ ST 中昌”)實控人。今年5月,陳建銘因夥同他人控制101個賬戶交易中昌數據獲利1148萬元,被監管處以罰款並被採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連日來,上交所也發佈多條關於ST中昌監管措施。9月3日,因涉及重大資産收購未及時信披,上交所對中昌大數據控股股東三盛宏業及陳建銘予以公開譴責。

  曾以100億元身價上榜“2019年胡潤百富榜”,如今被全網懸賞,被法院列入失信執行人名單,陳建銘是怎樣讓一家百強房企深陷債務違約,對於懸賞通告等事宜,中國房地産報記者9月6日致電三盛宏業了解情況,對方表示陳建銘不在公司,也不可能接受採訪,其他採訪要求走實名制採訪流程。

  1億元借款引發法院懸賞1000萬元討債

  事件起因緣于一筆1億元借款。

  2019年7月1日,被告上海三盛宏業與原告(青島天泰房地産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青島天泰房地産股份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約定被告上海三盛宏業向原告借款1億元人民幣,用於流動資金週轉。借款利率為每日千分之一,借款期限為15天,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15日。一旦借款到期或被宣佈提前到期,上海三盛宏業應于借款到期日足額償還到期借款及其他任何應付款項,上海三盛宏業逾期交納利息或逾期還款時除須及時補交利息、本金外,還需每日按未還金額(包括借款本金、利息及其他費用)的0.5‰支付逾期違約金,直至實際全部結清債務之日止。如果在某一還款日,上海三盛宏業所償還的一筆款項不足以償還當期到期應付款項,則該筆款項應首先被用於支付原告應付的費用,然後用於支付可能存在的利息、複利、違約金及其他款項,最後用於償還借款本金。

  《借款合同》簽訂後,原告于當日向被告上海三盛宏業支付借款1億元。

  雙方同時約定被告陳建銘、滁州三盛宏業為被告上海三盛宏業在《借款合同》項下的債務向原告提供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擔保範圍為《借款合同》項下被告上海三盛宏業的全部債務。在《保證合同》附件中,被告陳艷紅(係被告陳建銘配偶)向原告出具《同意函》,同意被告陳建銘根據《保證合同》的條款向原告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且同意以被告陳艷紅及被告陳建銘夫妻共同財産承擔該等保證責任。被告上海閆宏企業管理合夥企業以其持有的被告上海三盛宏業14200萬股股權全部質押給原告。

  上海三盛宏業于2019年8月30日向原告償還利息300萬元,原告主張該筆款項係按照本金1億元,年利36%,償還自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7月30日止的利息。

  所以這是由陳建銘等被執行人拒不履行生傚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才發出的懸賞公告。法院懸賞1000萬索債,陳建銘和三盛宏業就這樣被送上了熱搜。

  “懸賞公告某種程度上會對三盛宏業造成一定壓力,但兩年前三盛宏業就已經瀕臨破産深陷流動性危機,且有數百億元債務尚未兌付,被執行資訊也有60多條,多數涉及上百萬元甚至上億元經濟糾紛,青島天泰房地産想要追回這筆借款有一定難度。”某房地産市場人士認為。

  負債百億元,“風口”上的鷹不見了

  究竟是什麼壓垮了三盛宏業?

  官網資料顯示,三盛宏業集團最早于1993年成立,業務涵蓋房地産開發、科創及大數據、海洋投資、城市建設、現代生活服務等。最高光時刻是2005年曾以第49名入圍房地産百強開發企業,直至2018年三盛宏業銷售額達到187億元,土地儲備超過3000畝,連續15年進入中國房地産百強名單。房地産開發項目60余個,主要佈局長三角、珠三角以及環渤海區域,多以三四線城市為主。

  “我們不要做風口上的豬,要做風口上的鷹。”陳建銘曾給自己定下了這樣的目標。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三盛宏業開始高負債前行。上交所披露資訊顯示,自2016年4月-2019年8月,三盛宏業發債金額達93.8億元,利率在7%-8.4%,融資所得大部資金都投到了舟山、佛山、瀋陽等三四線城市房地産項目。

  但好景不長,2019年下半年開始便傳出三盛宏業深陷流動性危機消息。2019年10月21日,來自全國各地的三盛宏業員工前往三盛宏業總部大樓“堵門”討債,直接引發了業內對三盛宏業債務關注。

  公開資料顯示,陳建銘以生産經營需要為由,委託承銷商向該公司員工發行“定向融資工具·盛源1號”産品,産品期限為365天,年利率為12.5%,到期一次性支付本金及利息。這些所謂的“理財”被法院認定為借貸,其中大部分投進了房地産領域。上千名員工及家屬數次買了三盛宏業發行的理財産品,總額達8億元,其中有員工理財本金約6.8億元尚未兌付,也由此上演了“公司暴雷,各方討錢,董事長在哭”的一幕。

  一時間,三盛宏業員工理財逾期兌付、全國項目大面積停滯、甩賣總部大樓、資金被監管等多重問題集中爆發,並因多次債務違約而逐步失去了對旗下公司的控制權。

  截至2019年6月末,三盛宏業總負債417.65億元,資産負債率81.5%,有息負債269.52億元;凈利潤為-6.75億元,同比銳減890.62%。

  “三盛宏業此前的房地産業務還是很強的,但後期在房地産調控趨嚴的大背景下,它還大量高杠桿舉債盲目擴張進入三四線城市,直接的後果就是去化難、回款慢,導致公司經營巨虧,遊走在破産邊緣。”上海某房企內部人士説。

  之後,三盛宏業在債務和借貸方面的糾紛也越來越多。

  今年1月26日,三盛宏業旗下子公司中昌數據發佈公告稱,原大股東三盛宏業持有的該公司股份約2.27億股于2021年1月22日被司法凍結。同時,三盛宏業及實際控制人陳建銘存在債務違約情況,已到期未兌付的有息負債規模約105億元。因此,三盛宏業主體信用等級評級展望由穩定被調整為負面。

  另外,三盛宏業因債務糾紛涉及重大訴訟(訴訟金額1億元以上)共計20起,累計訴訟金額58.54億元。因債務糾紛涉及強制執行案件共計6起,累計涉及金額35.22億元。

  “我也是非常難過,如果那些項目能解決,我想總是能解決。”在2019年討債現場,陳建銘邊哭邊説。但兩年過去了,一切並沒有好轉,等來的是一封又一封法院判決書和執行單。

來源:澎湃新聞    | 撰稿: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澎湃新聞    | 撰稿:辛文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推薦訂閱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