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閱讀市場已達254.5億元 6成用戶願為電子書花錢

2019-08-05 10:06:26    來源:北京日報    

每日限免1小時,分享圖書贈一得一,閱讀時長換書幣……從免費閱讀到花錢“追更”,消費者正在讀書類APP的“誘導”下,逐漸接受付費閱讀。據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發佈的《2018中國數字閱讀白皮書》,中國數字閱讀市場規模已達到254.5億元,6成數字閱讀用戶願意為電子書付費。搶灘內容付費市場,已成為傳統媒體在商業模式轉型道路上邁出的一大步。

花式激勵“放水養魚”

早7點至9點,地鐵裏的上班族幾乎人人都盯著手機。有的刷刷新聞,有的看看熱播劇,也有不少選擇讀一會兒小説。

“第91章正是緊張的時候,APP突然提示我‘未完待續’,買後才能接著看。”14號線上,市民王凡最近正在“追”《全職高手》。微信讀書頁面突然提示,他可以花0.16元閱讀下一章節,也可以直接享受充值9元的首月優惠。“這本書共有1000多章,開月卡也就是一頓早餐的費用,挺划算的。”

較低的付費門檻,只是讀書類APP培養用戶黏性的手段之一,各式各樣的激勵機制可謂層出不窮。

在微信讀書中,閱讀30分鐘兌換一枚書幣,每週上限是10枚,通過書幣可以直接購買書籍閱讀。此外,還有分享、點讚、組隊等多種機會獲得無限卡天數。

每週讀書10小時以上的田先生支招,通過各種激勵方式,閱讀1個月可以獲得20多天的無限卡,形成持續閱讀的習慣,“朋友間公開的排名機制也刺激你超過好友。”

網易蝸牛讀書則用“1小時免費”的方法。“如果超出1小時後還想繼續看,花1元就能購買全天時長。”網友南宇説,他更願意接受單次購買的方式。

白皮書顯示,各年齡用戶的實際付費金額都高於他們的付費意願。也就是説,在付費之前,用戶也許並不願意花錢,可只要被書籍內容吸引,付出的費用就會超出預期。

放水養魚,是讀書類APP花式激勵的內在邏輯。

免費付費互搶市場

提起付費閱讀,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老牌玩家——閱文。

早在2003年,閱文集團旗下起點中文網就提出網路文學付費閱讀模式。其2018年財報顯示,線上閱讀業務收入達到38.3億元,佔總營收的7成以上。

然而,閱文集團平均月付費用戶數卻由2017年的1110萬人,下降到2018年的1080萬人。

付費用戶的減少,與免費閱讀APP的興起不無關係。近半年來,包括趣頭條旗下米讀小説、連尚網路旗下連尚讀書等在內的免費閱讀平臺如雨後春筍,再度席捲網路文學市場。

所謂免費,其實是“免費閱讀+廣告”的模式。在米讀小説中,每閱讀數頁內容就會出現一則圖書推薦廣告,最頻繁的三五頁就會推送一則。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此前表示,一些平臺通過簽約版權的方式,以“免費閱讀+廣告”來獲得用戶和收入,“這種方式對於付費閱讀短期是有影響的,但長期看是個利好消息——用戶也在支援正版閱讀。”

不過,就目前的免費閱讀APP而言,內容還是其最大的軟肋。

“現有的免費平臺採購的主要還是比較低端廉價的批量授權,更多吸引低消費能力、層級分佈下沉的人群。”一位內容創作者表示。

可以看到,在米讀小説等平臺,佔據排行榜最前列的依然是霸道總裁文。

傳統媒體試築“付費墻”

根據白皮書,我國數字閱讀用戶的電子書付費意願已達到66.4%。讀者願意為優質內容付費,也為傳統媒體搶灘內容付費市場打開了一扇門。

今年7月,人民日報數字傳播、量子云、瀚葉股份宣佈成為合資公司——人民閱讀,躋身付費閱讀領域。

根據官方介紹,人民閱讀專注於時政與人文的深度閱讀服務。打開APP,可以閱覽《看世界》《VISTA看天下》《21世紀商業評論》等名刊,也可以閱讀黨政博覽、經濟管理、中外文學等6大類超2000冊圖書。

從收費方式看,人民閱讀一年會員費用為388元。除圖書、期刊外,每天更新的專題內容也是人民閱讀的一大特色。例如《垃圾處理的“中國式出路”》專題,集納了24條專業內容,既講到古人對垃圾處理的重視,又提到國外垃圾處理的經驗,內容豐富詳盡。

放眼國際,以《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泰晤士報》等為代表的老牌傳媒巨頭,早已紛紛築起了“付費墻”。而在國內,能吸引讀者付費閱讀的內容,大多是權威性、專業性的傳媒産品。

2017年年底,財新傳媒正式啟動全面收費;2018年8月,《南方週末》宣佈推出付費會員制度,非會員僅可閱讀部分內容;2019年年初,第一財經付費産品上線,付費頻道以深度內容為主。

據了解,在實行付費閱讀滿一年之際,“財新通”宣佈其個人付費用戶超過20萬,並保持持續穩定增長。這一數字超出業內預期,也讓傳統媒體對付費閱讀領域充滿希望。(作者:陳雪檸)

[責任編輯:秦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