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産業扶貧到産業崛起  “彝族老家”的文旅品牌發展之路

2018-09-05 15:39:09    來源:中國網視窗    

——專訪中共喜德縣委書記曲木伍牛

喜德縣位於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中部,是一個地處高寒山區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近年來,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這個僅有20萬餘人口的彝族聚居縣,卻依靠得天獨厚的民族文化和豐富的旅遊資源,走出了一條獨特的發展之路。

2018年8月24日,筆者獨家對話喜德縣委書記曲木伍牛,聽他訴説解讀減貧路上的喜德模式。

喜德縣委書記曲木伍牛(右一)帶隊考察當地文旅資源

文化為魂喜德縣大力孵化“彝族老家”品牌金鳳凰

作為以彝族為主的少數民族聚居縣,喜德不僅是現代彝語的標準語音所在地,也是彝族漆器的發源地之一。長期的發展過程中,憑藉燦爛的彝族文化,喜德收穫了“彝族漆器之鄉”和“彝族母語文化之鄉”、“彝族克智之鄉”和“美酒之鄉”等美譽。

新時期下,這些文化瑰寶正在成為喜德脫貧奔康、跨越發展的重要推手,一項名為“彝族老家”的品牌計劃在喜德縣的大力推進下,為喜德縣的文旅發展帶來了勃勃生機。

中國網·中國視窗:涼山彝族自治州是中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全州轄1市16縣,在眾多的彝族兄弟市縣中,為何喜德會大膽提出“涼山喜德,彝族老家”的品牌概念?

曲木伍牛:彝族的老家就是涼山,而喜德就在涼山。在此基礎上,喜德縣具有十分突出的民族文化優勢:

首先是人口。喜德的彝族人口占比超過90%,彝族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在喜德縣幾乎沒有障礙。人口優勢衍生文化優勢。喜德縣除了是“母語之鄉”、“漆器之鄉”、“美酒之鄉”外,我們還有彝族服飾、手工藝品、音樂、民俗等豐厚的民族文化底蘊。

這正是“彝族老家”的真正緣由,也是這個品牌的靈魂所在。

實際上我們打造這個品牌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為了改變過去喜德縣對外宣傳品牌雜亂的狀況,讓喜德縣能夠獲得可持續的發展。“母語之鄉”、“漆器之鄉”、“美酒之鄉”等都是很好的文化品牌,但是太多太雜反而缺乏宣傳重點,所以從2014年開始,我們開始醞釀一個統一的對外文化旅遊品牌。經過週密的考察論證,我們將其歸結為“涼山喜德,彝族老家”八個字。

以漆器為代表的彝族文化瑰寶正在成為喜德脫貧奔康、跨越發展的重要推手

中國網·中國視窗:圍繞品牌的打造,也看到喜德縣同時提出了“涼山喜德,彝族老家。脫貧攻堅,唯此為大”的思路,將品牌發展與脫貧攻堅結合起來,是基於一種怎樣的考慮?

曲木伍牛:首先,脫貧攻堅是我們當下必須要抓好的工作,是一件“唯此為大”的事情。如何脫貧攻堅,喜德需要走出自己的道路。

我們根據自身的資源條件,將文化産品升級為文化商品,將文化與旅遊深度結合,實現産業業態升級的同時,達到以文旅促進區域發展的效果,使深度貧困地區能夠走出一條以文旅産業為突破口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在此情形下,“彝族老家”將是我們要為之奮鬥的一個中長期目標,相信喜德縣能夠在脫貧攻堅的總抓手下,以此為目標,實現全面發展,形成“彝族老家”這個對外的優秀文化旅遊品牌,促進喜德縣的可持續發展。

中國網·中國視窗:在打造“彝族老家”文旅品牌的過程中,喜德縣是如何行動的?

曲木伍牛:“彝族老家”是喜德縣對外的文旅形象。為了建設這個我們共同的“家”,從門面建設到內容拓展,我們都採取統籌推進的方法:

首先是解決思想問題。我們充分發揮黨的先進性,各級黨組織和黨員群策群力,使全縣上下統一思想,使“彝族老家”品牌在喜德縣深入人心,使各級幹部群眾真正認識到這個品牌的無限價值。

第二是充分挖掘“彝族老家”豐富的文化內涵,將之前提到的語言、漆器、美酒等文化符號實體化,讓專人保護它們、記錄它們、學習它們,使之成為文化産品。在挖掘內涵的同時拓展外延,對典型的文化産品進行塑造、發展、創新,力求豐富和提升品牌形象。

第三是建設對外展示的平臺和載體,這是呈現産品所必備的,而喜德縣城就是最核心的平臺和載體。我們把喜德縣城定位並著手建設成為具有典型彝族特色的溫泉小鎮,現在項目已經啟動,土地出讓已經完成。第二個平臺就是西昌周邊兩個大型區域開發:一個是邛海東山國際旅遊度假區建設,現已通過審批,項目公司已成立;另一個是紅莫溫泉康養基地。第三個平臺就是對省級風景名勝區——小相嶺靈關古道的打造。

第四是加強對外宣傳。讓外界認識喜德,認識彝族文化,從認識逐步深入到認知、認可、認同。從而將這個品牌真正推出去。

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讓處處皆風景的喜德縣在發展旅遊業上後勁十足

做大産業用産業升級來實現脫貧攻堅的最終勝利

在“彝族老家”文化旅遊品牌的打造過程中,喜德縣充分挖掘“溫泉、民俗、農業”三大資源特色,通過推進農旅結合、文旅融合發展,把旅遊産業打造成為喜德的支柱産業,實現了服務業年均增速14%,使得當地的貧困戶都能夠從産業的發展中受益,從而最終擺脫貧困。

此外,針對喜德的實際情況,喜德縣在新興産業、種養殖産業等的産業發展、産業升級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以産業帶動區域發展,讓喜德在脫貧攻堅的道路上快速前進。

中國網·中國視窗:發展才是清除貧困的真正手段,能否介紹一下喜德近年來在脫貧攻堅方面,訂下了怎樣的發展目標和發展思路?

曲木伍牛:近年來,各級組織一直在盡最大努力關心彝區的脫貧問題,在中央、省、州以及全社會對彝區脫貧攻堅的關心和支援力度、幫扶力度開始不斷增加。在外界幫扶的同時,喜德也一直在通過自力更生,盡最大的努力進行脫貧。

但不同彝區有著不同的情況,我們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破解之道。就喜德縣而言,2018年的目標是:全縣地區生産總值增長13%以上;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20%以上;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7%以上,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11%以上。要實現這一目標,我始終認同發展産業才是王道。不單單抓“産業發展”,還要抓“産業升級”,在此過程中,喜德縣要以産業發展為重點,通過各種手段實現産業升級,引領老百姓發展的同時,真正實現消滅貧困。

産業升級為喜德縣種植專業合作社帶來了豐碩成果

中國網·中國視窗:“彝族老家”已經成為喜德文旅産業的發展之道,那麼在其他産業的發展中,喜德又有哪些具體的做法呢?

曲木伍牛:具體説來,首先是種養殖業升級。我們從136個貧困村中遴選有條件的村子,每村建設300畝以上現代産業示範基地,目前已建成78個;另有一個30萬頭生豬養殖規模的現代化養殖基地正在建設。

第二是新興産業壯大。目前喜德正在建設20多萬千瓦的風電項目和3萬千瓦的光伏項目;還有一個規模比較大的綜合資源利用項目已投産,通過新興産業的規模壯大來實現老百姓的增收。

第三就是前面所説的文旅産業,將喜德縣建成具有典型彝族特色的溫泉小鎮以及縣內風景名勝區的相關開發,都有望取得突破,這也是“彝族老家”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8年我們已圓滿完成32個村2888戶12664人的脫貧任務。

建設民生讓老百姓都過上好日子

消滅貧困,最終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是脫貧攻堅真正要義。對於長期處於貧困的彝區來説,發展經濟是為彝區提供發展動力,讓彝區能夠實現自我造血。但要真正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民生的改善也必不可少。

在喜德,近年來通過扶貧資金的大力投入,在基礎設施的建設、精神文明建設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突破。

中國網·中國視窗:衣食住行,其中“住”是最難解決的民生問題,但要實現過上好日子,“住”又必不可少,喜德是如何實現貧困戶的住房改善?

曲木伍牛:彝族傳統的房子比較低矮簡陋、陰暗潮濕、沒有功能區分,距離中央提出的“兩不愁,三保障”,特別是安全住房的要求相距甚遠,所以首當其衝就要解決老百姓的住房安全問題。

喜德縣95%左右的住房需要新建,要建設近15000套住房。

關於住房建設“怎麼推進”,最重要的就是解決資金問題。我們的資金構成是多方面的,包括了異地搬遷的中央資金,四川省政府“彝家新寨”資金,喜德縣自身的財政投入,以及社會各界的幫扶和信貸資金等。

2016年,喜德縣已建成安全住房1983套,2017年建成9896套,現在還剩下不到5000套,未來三年內有望將問題徹底解決。

接二連三建起的彝家新寨,讓越來越多的百姓住上了寬敞明亮的好房子

中國網·中國視窗:除了住房改善,其他的民生改善問題,喜德是如何做的?

曲木伍牛:喜德縣以前之所以貧窮,對外形象不佳,基礎的制約是比較大的短板。在脫貧攻堅的道路上,我們花了很大力氣來進行基礎建設,特別是交通、電力、通信等,為我們的長效發展,可持續脫貧提供了基礎條件。

在公共服務方面,我們狠抓教育、公共衛生和醫療體系建設的同時,也大力提升我們的公共服務水準。

此外最重要的是移風易俗。喜德縣之所以落後,除了自然、歷史、地理等因素以外,一些自身陳規陋習的制約也是重要原因,所以我們在發展教育的同時,也狠抓陳規陋習的革除,大力倡導現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通過上述做法,相信喜德縣能夠通過努力,實現經濟、社會、民生的可持續發展。(作者:劉斌 呂紀元)

[責任編輯:秦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