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億元資金到賬 1919能否靠融創係的投資扭虧為盈

發佈時間:2021-08-12 11:08:47 | 來源:中國商網 | 作者:周子荑 | 責任編輯:曹洋

酒類流通行業“獨角獸”企業和地産大鱷聯手了。8月9日晚間,1919對外公告表示,融創係資本天津潤澤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澤物業)認購1919股票的2億元資金已到賬,這是1919D輪融資的首筆到賬的投資款。而早在2018年,阿里巴巴集團(以下簡稱阿裏)就將20億元注入1919,只是獲得阿裏鉅額投資的1919並沒有如期實現盈利和門店擴張,還出現現金流惡化的情況。這次1919能否靠潤澤物業的2億元實現扭虧為盈?

2億元資金到賬

8月9日晚間,1919發佈股票定向發行認購結果。潤澤物業以每股72.74億元認購公司274.95萬股股票,投資2億元。此次定向發行意味著1919的D輪融資首筆投資款到賬。

1919相關負責人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公司D輪融資首個投資人落定,融創投資1919的“2億元定向增發+4億元老股轉讓”已于8月9日全部完成並公告確認。1919新零售商業模式成熟,單店盈利能力提升,連續11個月盈利,這是融創中國及其他投資人看好1919的主要原因。隨著D輪首位投資人落定,未來公司將陸續有更多公告確認新投資到賬。

這一定向發行可追溯到上個月。7月8日,1919發佈股票定向發行説明書稱,公司擬定向發行不超過274.95萬股普通股股票,發行對象為潤澤物業,預計募集資金不超過2億元。

據了解,潤澤物業係天津卓越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越物業)的全資子公司,而後者為持有北京融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10.39%股份的股東,北京融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又100%控股融創房地産集團有限公司。此外,卓越物業的董事長馬志霞現為融創中國的執行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擔任卓越物業的董事。

阿裏投資未能改善業績

實際上,自2014年登陸新三板以來,1919備受資本青睞,共進行了六輪融資。其中,2018年阿裏攜20億元入場,這也是1919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融資。但是,《壹玖壹玖酒類平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上半年度募集資金存放與實際使用情況的專項報告》顯示,在扣除發行費後,1919的實際募集資金凈額為19.93億元,到2020年年中這20億元已燒完。但1919的業績並無太多改善。

數據顯示,2017年1919凈虧損4997.35萬元,2018年虧損擴大到6.3億元,2019年和2020年繼續虧損,數額分別為5.3億元和2.77億元。而在關乎酒類流通行業命脈的現金流指標上,1919持續惡化。2017年-2020年,1919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1.06億元、-3.53億元、-10.93億元、-10.08億元。

更為重要的是,1919此前發佈公告表示,在阿裏20億元投資中,5.09億元用於償還銀行等金融機構貸款,8.84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剩餘6億元用於資本支出,具體用於未來一年門店擴張,目標是開設2000家門店。可2019年,1919在關店116家的同時,新開門店僅有836家,截至2019年末其終端門店數量為1991家,遠沒實現目標。此外,有關1919關店的消息更是頻見報端,到去年年底,1919有直營門店800余家和加盟店1000余家。

能否實現扭虧為盈

在去年年報中,1919提及今年的目標是“營收67億元和扭虧為盈”。那麼,阿裏20億元注資後沒實現的目標在融創2億元注資後能實現嗎?

對此,白酒行業分析師晉育鋒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融創係資本進入後,1919可以實現和融創中國的戰略協同以及自身客源的擴大,畢竟融創中國涉足住宅、商業地産、文旅等多個産業,客戶資源並不缺乏。“但實際對接是否順暢不好説,因為從理論上講,阿裏注資1919也可以為其帶來大量的流量和全套工具資源,但效果並不明顯,且融創中國很多投資都是百億元起步,2億元對其而言微不足道。”

融澤諮詢白酒分析師劉曉威也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一般而言,隨著企業的發展,其對資金的需求會越來越大,融資數額應不斷增長。但在阿裏對1919注資20億元後,融創係資本的注資只有2億元,可見這2億元對1919而言更多意味著‘保命錢’。”

這種背景下,1919扭虧為盈的目標能實現嗎?晉育鋒認為,1919這兩年最大的變化就是從以加盟模式為主向以直營模式為主轉變,1919將很多加盟店關閉或轉為直營店,而收購加盟店的庫存等消耗了其大量資金,未來1919的直營店還會面臨更高的租金成本、人員成本等,1919實現扭虧為盈挑戰不小。不過,1919此前的直營模式對總部的集採能力挑戰很大,後期1919還和部分加盟商産生了糾紛,轉變模式也是無奈之舉。

一位1919的加盟商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1919不允許加盟商自採,100%為集採模式。而華致酒行、中酒連鎖等加盟商都對中國商報記者透露,公司要求加盟商約80%的産品從公司採購,另外約20%産品可以外採。

盈利模式存疑

劉曉威則坦言,“1919想實現盈利並不難,如果受損,也不是1919,而是其加盟商。”他認為,1919在實現大面積擴張后,近兩年又陸續把虧損的門店關掉,保留盈利的門店,相當於對門店不斷進行優勝劣汰。這樣一來,1919未來或可實現保利潤的目標,但是會有很多加盟商被淘汰。

據了解,2019年以來有關1919關店的消息頻見報端,但1919對此類消息進行了否認,表示只是在進行正常的門店優化。以加盟模式為主的華致酒行為何沒有出現這一問題?對此,白酒行業內部人士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華致酒行有大量的酒廠資源,其加盟商此前就是華澤集團(華致酒行上市前的母公司)的經銷商,與華致酒行有更深度的綁定關係。此前,還有華致酒行的加盟商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華致酒行有時會反向採購加盟商的産品。

實際上,在上游産品資源層面,1919或落後於華致酒行。中國商報記者梳理髮現,在2016年-2018年的財報中,1919均將業績下滑原因歸結到茅臺。1919表示,“報告期內,茅臺等産品供給不足,銷售額大幅下降,對公司業績産生了較大影響。”相比而言,華致酒行簽約名酒企的主力産品較多,比如茅臺的配額或開發産品、五糧液的年份酒等。

更重要的是,1919或尚沒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劉曉威坦言,1919是傳統的酒類連鎖銷售門店,通過商貿模式做新零售,其上游産品資源和下游消費者黏性都不強。在上游廠家産能過剩而流通資源稀缺時,廠家才需要借助流通資源將産品銷售給客戶,但目前商業環境已發生巨大變化。1919還依賴廠家提供高品質和高性價比的産品和服務,卻無法為廠家提供終端客群管理和消費者培育服務,因此才説它並沒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實際上,1919的營收、利潤,甚至融資等都不重要,因為這都無法改變其背後的商業邏輯,這2億元的融資只能起到‘保命’的作用。”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