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絲竹聲中的古川淡雅酒故事

發佈時間:2019-06-26 15:57:43 | 來源:中國網中國酒 | 作者:中國網中國酒頻道團隊 | 責任編輯:岳潤芝

2019年釀酒工程人才與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年度大會“文化創新創意酒品大賽”獲獎酒品系列報道之二

 

江南絲竹聲中的古川淡雅酒故事

 

中國網·中國酒頻道(邛崍報道)

 

     古川酒的淡雅,跟吳文化是相通、相融的。

    而正因為如此,似晨曦中漫步揚州瘦西湖邊書香女子的“古川淡雅酒”,才能從四川的“文君故里”邛崍,走向清淡雅致的江南傳統文化之地江蘇,並繼彈演了20餘年的“古川純糧液”清曲之後,再撥響出清新流暢的絲竹聲。

 


古川酒莊,有兩樣東西很是特別。

一是留著歲月痕跡的兩進老宅。雕梁花窗、木墻天井。古舊豪宅,是以前茶馬古道馬幫頭領的。被古川董事長收購後,整體移建到了這裡。

二是接待兼會議室裏,三面環繞的不是自己的得意之酒,而是數十瓶各色日本清酒。工作人員説,擺在這也沒有特別的意思,就是喜歡。但古川領導的辦公室裏,“碰巧”也擺有一排這樣的日本清酒——似乎並不是僅僅是喜歡了。

窺這兩個生態園林式院落裏的一斑,“古川淡雅濃香型白酒”,獲得“2019年釀酒工程人才與技術産學研創新戰略聯盟年會”的“文化創新創意酒品大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創新、創意,最後堅持,的確是古川淡雅酒走向成功的路徑。

 


40.8度”那件膽大事

40.8度,似乎是一個取巧的白酒度數。這是古川淡雅酒的度數。

在當時的酒標準裏,40度及以下,劃歸為“低度酒”;42度及以上,劃歸為“高度酒”。40.8度,確實就在灰色的縫隙之中。

這是古川酒2008年的一個創新、創意故事。

這一有趣的阿拉伯數字,竟成就出了濃香型白酒的又一創新品類——“川派淡雅酒”。度數在灰色地帶,名字卻清新文藝。

40.8度的低度酒,是古川酒的首創。在當時的市場上,基本還沒有這一度數的白酒。

這個首創,確實夠大膽的。以致推出來以後,古川酒自己內部,也曾有過爭論和懷疑:“巧”是取到了,可消費者認可嗎?外界的刺耳批評聲也不少。

放棄?還是堅持?

戲劇性的是,當外界的爭論和批評還在繼續時,消費者卻給出了答案。“古川淡雅酒”在大運河的發祥地——揚州,賣得很不錯。江蘇人飲食清淡,酒的淡雅,迎合了他們的口味。

來自市場的反饋,更直接。沒多久,就見其他品牌在這個“灰色區間”度數的酒,紛紛出現在了商店的貨架上。

“古川淡雅酒”帶動下的低度酒,在古稱“廣陵”,也是長江與京杭大運河交匯處的揚州,率先火了起來,並蔓延向全江蘇。

 


 裝扮叫“淡雅”的小姑娘

寫出一串阿拉伯數字,很容易。突破技術難度,才是酒能否得到市場認可的關鍵。

一連串的問號,擺在古川酒的面前:降度(加漿)後的“低而不淡”、“低而不雜”、“低而不濁”,如何解決?怎樣才能設計出操“江淮官話”人愛喝的酒體風味?棉柔到什麼度?淡雅到什麼度?綿甜到什麼度……

調一個沒有缺點的酒,對古川來説不是問題,最抓腦殼皮的,是要有特點,有個性,一嘗就曉得是古川的酒。

過程自然是數不清的市場調查;數不清的“加漿降度”、“處理渾濁”、“調香調味”等等的試驗;技術與市場人員之間的技術爭論,有時甚至有些激烈。

有人説,綿過了。有人説,還不夠柔。有人説,太香了。有人説,怎麼沒有幽香的味道……有的酒樣,丟進角落,又撿了回來。有的酒樣,撿回來又丟進了角落。如此,反反覆複數百上千次。

酒樣越來越集中,意見越來越統一。一份清麗的酒樣,留到了最後。各味配比協調,窖香、糧香、陳香體現出清淡幽雅的古川淡雅酒,在爭論中出現了。

之後,在傳統泥窖雙輪發酵與混蒸工藝基礎上,採用“分級釀酒工藝”的有效方法,也得到嚴格執行:分層起糟、分層入窖、分甑蒸餾、分級摘酒……

曾祖訓、胡永松、張良、郎定常、劉念、楊官榮、盧中明、黃志瑜八大白酒專家在品酒後,給出了評價:酒體醇甜圓潤、爽凈雅致,聞香清淡幽雅、飄逸細膩,入口柔,入喉潤,綿而不絕、柔而無骨,飲時舒暢,飲後舒適,使人心曠神怡,給人清雅淡逸的獨特感受。

創新的“古川淡雅酒”,淡雅出了自己的獨特和特色。

古川人頗為得意,稱這款淡雅酒的個性,就像一個綽約的時尚女子,你從她的背影,都能分辨得出來。

 


賣酒不拒“拿來主義”

賣酒,是民間的通俗叫法。而今的表述語言,叫市場行銷,或市場行銷。

早年的古川人,手上拿著行銷學的書,眼睛卻被一種跟他們酒的顏色完全相反的黑色飲料吸引住了——風靡世界的魔法飲料,可樂。

“貨賣堆山”。可樂的貨品陳列法,讓古川人腦子裏突然冒出這樣的詞語。一句通俗易懂,也十分形象的民間俗語。

大家以前賣酒,貨架上大都只是陳列幾瓶,就像被擠在人堆中一樣。如果身價平民,又不靚麗,很難被消費者挑中。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依樣畫葫蘆,拿來主義。古川人也真這樣做了。大小商場、商店裏,一排排、一堆堆的古川酒,很快抓住了消費者的眼球。又成為這個市場的首創。

古川人從來不隱瞞,古川酒的陳列方法,是受可樂陳列的影響。

衝擊力大,古川酒打開了市場,銷售量天天見漲。

可跟40.8度酒一樣,其他酒品立即跟進來,也開始這樣陳列酒了。競爭再度炙熱起來。

還是拿來主義。古川人想出另外一招。也是跟可樂學的,隨酒贈送禮品。這在當地的酒業,還沒有過。自然又是一個首創。

創新、創意,並不一定是很大、很高的東西,才可以這麼叫。它常常就在小處、細微處、常見處,當同行、其他人都還沒有發現的時候,都還沒有去做的時候。

銷售又是一個字。

僅以古川酒贈送竹編瓷酒杯為例。他們準備的贈品,沒多久便送斷了貨。

緊急向邛崍的幾家竹編廠催貨,竹編廠老闆們攤手説,那是用細竹絲一根一根手工編織出來的工藝品,你古川酒給再多的錢,我也趕不出來。

 


“發家酒”註定的喜與樂

“古川純糧液”在古川酒內部,被叫著“發家酒”。

話俗,且直白,但它卻道出了古川酒的艱難發展歷程。1997年古川酒撬開江蘇市場,並熱銷至今,成為古川酒的營收支柱,靠的就是這款酒。説它“發家酒”,並不為過。

1997年,無疑是古川酒的轉折年。從生産原酒,轉型做瓶裝品牌酒的背後,也有一段被刺痛了心的故事。

做原酒,回收貨款難,是業內皆知的頭痛事。而禮品被人轉身扔掉,指望別人幫忙推銷自家酒的希望,也就在瞬間破滅了。靠別人,不如靠自己!

古川酒如一匹黑馬,殺向了這年的“春糖會”。100多萬元的宣傳費,讓“古川酒”的廣告彩旗,從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廣場,一路插到了火車南站。這筆宣傳費,在那個年代可不是小數字。插廣告彩旗的路段——人民南路沿線,更是糖酒客商下飛機後,進入市區的必經之路。膽魄和氣量,實在不小。

簽下的訂單,驚得古川市場人員眼睛發直:一個多億。

剛出道的“古川純糧液”,就這麼閃亮登場了。

可接下來的銷售,卻也驚得古川市場人員眼睛發直。成批成箱的“古川純糧液”,被從廣東、河北、南京等地退回。被退回,並不是因為品質,而是賣不掉。

垂頭喪氣、心灰意冷,在所難免。“回鍋肉”的故事,一直在古川酒員工中流傳。那年,在揚州賣出第一瓶酒的資訊,是一家小飯館傳來的。小飯館老闆打來電話,讓他們去收貨款。

30塊錢啊!喜極的他們拿著這筆貨款,跑去菜市場買回豬肉,炒了一大盤久違了的家鄉經典菜——回鍋肉。美滋滋中,淚水夾裹。

“古川純糧液”自此紮根江蘇,一賣就是二十多年。一瓶40多塊錢,到現在都還沒漲過價。

在邛崍後方的車間裏,古川酒從單糧濃香向多糧濃香的轉型,在釀酒大師桑其明的帶領下完成;古川釀酒工藝標準和風格特徵,也得到確立。



而無意中助力“古川純糧酒”銷售和品牌再次提升的,是“文昌閣”意外事件。2000年,他們助資幾十萬元,幫助維修這一坐落市中心,建於明代萬曆十三年(西元1585年)的揚州府學建築。不想,安全圍欄上的一圈“古川純糧液”廣告,卻引來市民的質疑和批評聲。

揚州的電視、報紙,那幾天全都是關於這件事的爭論。反對的聲音説,我們揚州的地標性建築,怎麼能讓一個外地的酒廠如此做廣告?

爭論自有停息日。意外的驚喜,來自銷售統計報表,“古川純糧液”的銷售,躍了一個大臺階。喝“古川純糧液”,成了許多當地人的首選。

2003年的商務用酒熱時,古川推出了“純糧液·精品”、“純糧液·特釀”。推出這些高端酒,緣起名優白酒和地産酒的夾擊,也有跟風的意味在裏面。

這些高端酒,最終沒能如願站穩市場。鎩羽而歸,一場關於酒瓶和包裝盒的激烈爭論,竟在古川酒內部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産品銷售增長停滯、緩慢,酒瓶和包裝盒背負的“罪名”可不小。被揚州人叫著“大肚子古川”的酒瓶,就是其中之一,外包裝盒也被認為“醜得很”。  

於是,請人重新設計了好多套酒瓶、包裝盒。內部的多次爭論不見結果,便拿著去聽經銷商、商店老闆的意見。以致那段時間,有的老闆一見到古川酒的市場人員便先開口説,請你們不要再問我新盒子和新瓶子好不好看了,我都已經聽煩了。

招人煩,卻從另一側面説明瞭古川酒對自己産品的認真和執著。

 


弄弦“川派淡雅酒”那片森林

市場七八年的鋪墊之後,2017年,“古川淡雅酒”開始發力。

5月份在揚州舉行的中國白酒“川派淡雅型”成果發佈會上,古川酒正式提出了“川派淡雅酒”的概念。

何謂“川派淡雅”酒?簡單講,就是口感上比傳統川酒更柔和,比外省濃香酒口味上更豐富和優雅。

這次的高規格會,有梁邦昌、張五九、胡永松、張文學、程勁松等行業釀酒專家,江南大學、川大錦江學院、四川輕化工大學生物工程學院等中國白酒高校科研機構參加。

“將古川品牌打造成馳名商標、古川酒莊打造成傳世酒莊”,是古川酒業董事長當初立下的目標。

他在會上發言説,未來中國白酒的消費主流靠中等消費群體,而中等消費群體的特點就是追求個性與差異。品類創新差異化,將成為未來中國白酒消費的最大特徵。

十年的努力,“古川淡雅酒”已是行業的標桿産品,“川派淡雅酒”的代表。腳下的路還長,也一定會很艱辛。

2019611日跟古川酒的對話,便是從“任何一個産品的誕生,對於企業來講,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心酸過程”這句話開始的。

從産區的角度講,“古川淡雅酒”希望能成為“川派淡雅酒”標準的締造者。因而品牌化、標準化的路,將是他們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一枝獨秀不成林。古川人希望“川派淡雅酒”能迅速成長為一片森林,縈繞著江南絲竹聲的茂密大森林。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