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經濟在貿易衝突中呈現低迷 最大亮點來自“一帶一路”

發佈時間:2020-05-14 09:19:31 | 來源:人民網 | 作者:常紅 | 責任編輯:殷曉霞

關鍵詞:2019年,世界經濟,世界格局,經濟增速,經濟體系

人民網北京5月13日電(記者 常紅)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今日共同發佈《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形勢報告(2020)》。報告以地區為單位,對2019年幾個大國(美國、日本、俄羅斯)及各地區的經濟、政治、社會、外交領域形勢,以及重大事件和風險進行了綜合分析,在此基礎上,對2020年全球世界格局發展趨勢進行預判。

報告指出,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滑,國際貿易負增長,世界經濟中蘊藏的風險上升。國際政治中大國競爭明顯,全球武裝衝突數量減少,但是地區局部戰爭不斷,國際安全戰略穩定性下降。全球治理進展緩慢,而北美、亞洲、非洲和拉美地區的區域合作取得一定進展,“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模式紮實推進。2020年,全球形勢和世界格局將表現出八大趨勢:全球經濟進入超低利率時代、全球治理進展緩慢、區域和雙邊合作快速推進、國際戰略和安全領域的東西方割裂趨勢加劇、各國在網路空間的角力更加凸顯、科技競爭更加激烈、核擴散風險上升、極端主義行為呈國際化趨勢。

世界經濟在貿易衝突中陷入低迷 整體增速大幅放緩

報告指出:世界經濟增速大幅放緩。世界經濟經歷長達6年的增速下降後,于2017年實現了強勁增速回升,2018年增速輕微回落,2019年增速則大幅度下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2019年世界GDP增長率按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約為2.9%,比2018年下降0.7個百分點。世界各主要經濟體GDP增速均普遍下降。其中,發達經濟體GDP增速從2018年的2.2%下降至2019年的1.7%;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GDP增速從2018年的4.5%下降至2019年的3.7%。經濟增速下降伴隨著通貨膨脹率的下降。

低增長和低通脹是總需求不足和經濟低迷的典型特徵。儘管世界經濟增速和總需求增速明顯下降,但是主要經濟體並沒有出現大規模失業或者失業率明顯上升的現象。美國、歐盟和日本等發達經濟體失業率均處於21世紀以來最低水準。主要新興經濟體的勞動力市場也相對穩定,只有部分經濟形勢嚴重惡化的新興經濟體出現了失業率上升現象。全球主要經濟體失業率處於低位的現象,表明這一輪世界經濟下行還沒有造成嚴重的衰退。

為了應對經濟下行,各主要經濟體紛紛實行貨幣寬鬆政策。2019年8月1日,美聯儲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降低0.25個百分點,結束自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的加息行為,並開始新一輪降息。此後,美聯儲分別於2019年9月19日和10月31日再次降息,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下調至1.5%~1.75%的區間。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分別於2014年和2016年進入負利率環境,在還沒有退出寬鬆貨幣政策的情況下,又需要實行新一輪寬鬆政策來刺激經濟增長。歐洲央行于2019年9月18日將作為基準利率之一的央行存款便利利率從-0.4%下調至-0.5%,並從11月1日起以每月200億歐元的規模重新啟動資産購買計劃。日本央行2019年繼續維持負利率和量化寬鬆政策。在低利率和負利率的環境下,進一步刺激經濟的政策空間已經非常有限。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和南非等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也在2019年紛紛下調了官方利率,全球形成了貨幣寬鬆態勢。

全球合作總體進展緩慢 最大亮點來自“一帶一路”

報告認為,全球治理進展緩慢。一年來,全球熱點問題此起彼伏,社會騷亂持續蔓延,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盛行,全球化進程面臨的挑戰日益加大。為此,國際社會積極尋求全球性挑戰的應對之道。

在區域合作中,歐洲一體化雖然面臨阻礙,但是北美、亞洲、非洲和拉美的區域合作均取得進展。在歐洲地區,英國“脫歐”給歐洲一體化帶來巨大衝擊。一方面,英國“脫歐”彰顯出歐洲主要大國在理念上對於歐洲一體化進程的分歧已難以彌合,並由此大大增加了彼此之間政策協調的難度;另一方面,英國“脫歐”後,歐盟難以出臺新的一體化政策和規劃,也難以引導各成員採取更加有效的一體化行動。歐洲一體化進程因此面臨歐盟成立以來最為嚴峻的挑戰。在北美地區,2019年12月10日,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代表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正式簽署新版地區貿易協定——《美墨加協定》(USMCA)。相對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美墨加協定》一體化程度更高,但其排他性也更高。在亞太地區,2019年11月4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第三次領導人會議宣佈,15個RCEP成員國已結束全部20個章節的文本談判以及實質上所有的市場準入問題的談判,並計劃在2020年簽署協定。在非洲地區,一體化進程迎來新的機遇。2019年5月30日,《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AfCFTA)因批准國數量達到要求而正式生效,並於7月7日正式實施。

國際合作中最大的亮點來自“一帶一路”倡議的紮實推進。在政策溝通方面,“一帶一路”合作夥伴不斷增加,合作基礎不斷鞏固,合作環境不斷優化。2019年4月,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成功舉行,有關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方簽署涉及貿易、交通、稅收、審計、科技、文化、智庫、媒體等領域的雙邊和多邊合作文件總計100余項。

中國積極主動外交塑造起到關鍵作用

亞太地區雖然存在逆全球化和逆地區一體化的現象,但這對於中國發展也存在機遇。首先,美國和西方發達國家主導的全球化進程受挫,可以為中國道路和多元發展模式的生存與發展提升空間,中國參與全球和地區治理、發揮大國作用的合法性與機會也將增加。國際社會的話語權和發展模式將不再是西方道路獨大,這為中國等新興大國打破原有束縛,按照自身發展模式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並影響周邊國家提供了空間。

而地區多邊一體化的受挫,也為中國構造創新性的地區合作模式提供了可能性。其次,美國逆全球化的趨勢,在某種程度上有助於中國緩解對美國主導的經濟體系的過度依賴,並將更多注意力和經營重點集中在能夠發揮自身優勢的周邊地區。再次,“美國至上”的孤立主義單邊主義回潮有助於加強中國與本地區的合作,提升影響力。最後,逆全球化還帶來了西方陣營內部的衝突與矛盾,這將緩解中國發展的外部困境。全球化進程受挫和西方對外政策的內部掣肘,將降低美國主導的西方體系對中國的壓力,提高中國的國際話語權。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